第 22 章 第 22 章

小说: 魔尊拜佛说菩萨骗我 作者: 宸瑜 更新时间:2022-01-15 字数:3879 阅读进度:22/23

“十七。”

她正望着撑天的巨柱惊叹,身后突然响起楚南琛的声音。

回头一看,他不知何时出现在自己身后,看了一眼巨柱,问她:“这是在做什么?”

“师父,我发现将灵力灌注于佛珠体内,可以改变它的形状,让它变成我自己想要的样子。”

十七欣喜地同他分享自己的发现,可他只是说:“赶紧收起来吧,宗主他们会看见。”

“哦...”她只好堪堪收回佛珠,变回三颗悬于自己肩上。

楚南琛叹了声气,解释道:“眼下佛珠为何会听你的话还不知晓,你的身份在宗主及几位长老那里仍旧存疑,还是不要如此惹眼为好,你说呢?”

“师父,我的身份在你这里...也存疑吗?”

十七直直望向他。

尽管知道她并无别的意思,可他依然别过了脸去,“我自是……自是相信你的。”

闻,她旋即弯起笑眼,“师父待我好,那师父相信我就够了,旁人怎么想我才不管呢。师父,上次你说你的身体好些了,那现在呢?”

说起此事,楚南琛近日觉得有些蹊跷。

他这副身体可是损伤了大半修为的,要想好起来哪那么容易?恢复到以往的高度更是几乎不可能。

可自从十七住进夜合峰后,他的身体不仅一日比一日好了,且修为竟也在慢慢恢复,这是他怎么也想不到的。

楚南琛抬眸看向她,神色严肃,问道:“十七,你失忆后,可曾有想起过关于以往的片段?”

不知师父为何会突然问这个,十七仔细回忆了一下,“好像有一次,不过也没什么画面,只有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

“金色的光芒?”

“嗯,跟佛珠散发的一样,只不过比它要强烈些。嗯...还有点刺眼。”

他看向她肩上悬浮的佛珠,突然想起,之前十七眼睛受伤,自己为她治疗的时候也曾在她眼里看见过。

只不过那是极细的一缕,又消失得极快,他便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听完她这番描述,他便知道当时自己并未看错,那的确是她眼里闪烁的金光。

不,那不是金光。

楚南琛蹙紧了眉,他不知道该不该告诉十七,那三颗佛珠上散发的也不是金光,而是佛光。

世人常说佛光普照,她肩上佛珠所散发出来的,便是这个佛光。

只有佛出现的时候,佛光才会出现。

十七,到底是何人……

“师父?”见他出神,她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楚南琛回过神来,听她再次问道:“师父,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身体近日好些了吗?”

“嗯,好多了。”

“我就知道,师父你人这么好,身体也一定会健健康康的,老天爷不会亏待你。”

他垂眸笑了笑,“但愿吧。”说完,转身欲回别苑。

可刚走没两步,他又倏忽停住了步子。

“师父,怎么了?是有东西落了吗?”十七问道。

只见他缓缓回过身,神情震惊又复杂地看着她,张了张嘴:“你上次,是不是也说过同样的话?”

“什么话?”

“祝福我健康的话。”

她挠挠头,“好像...是有说过吧,我不太记得了。”

“你说过,你说,我一定会好起来的,就在我们见面的第一日。”

楚南琛的神色有些怪异,他微微睁大的双眸与以往的淡漠截然不同,虽然说话的语气依旧平静,但他的眼神却暴露了他的情绪。

他似乎,情绪有些激动。

十七感到莫名,却仍是乖乖答道:“师父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的确是说过,怎么了吗?”

楚南琛没有回答她。

他只是好像得知了什么震惊的事情似的,蹙紧的眉间霎时平坦,视线也从她身上缓缓移走,嘴里低声说了两遍“怪不得”,整个人看起来神叨叨的。

十七有些担心,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便只好走上前,抬手覆上他的额头。

肌肤相触的刹那,楚南琛浑身一震,连忙后退一步躲开。

“我没事,你...你别担心。”

“师父,我怎么瞧着你是又病了,要不还是去五长老那儿看一看吧?”

他别过脸,脸色有些泛红,“我哪里是生病,是被你吓得。”说完,不等她开口便瞬行离开了后山。

十七才刚脱口而出一个“我”字,面前的人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挠了挠额角,十分不解。

奇了怪了,我何时吓他了?

她摇摇头,懒得再想,转身打算再继续熟悉会儿新武器。

等等。

她站在原地,一拍脑袋恍然大悟。

师父这是在说我丑呢!

*

十七回到别苑时已是黄昏,楚南琛同她说,宗主来穿过消息,说是证实了穆野为道长友人的身份,此后可以安心住在这里。

她带着这个消息去了穆野的房间,没有人。于是又回了自己房间,依然没有人。

奇怪,去哪儿了?

虽然他经常动不动就不见,但今日他离开时有些奇怪,看见佛珠时的脸色也很沉重,这让她感觉很不好。

于是吃过晚餐洗漱过后,她便一直不曾熄灯,始终在房间里坐着等他。

约莫到后半夜的时候,十七早已困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忽然感觉脸上有些痒。

抬手抓了抓,刚放下又开始痒。睡梦中的她终于被成功弄醒,睁眼看去。

是穆野。

他正坐在桌面上,捏着一缕她的头发在她脸上扫来扫去,见她醒来,随意说了句:“睡得真沉。”

十七揉揉眼,确定不是自己在做梦后,掐了一把她手边的大腿,“你跑哪里去了?”

“嘶,还敢掐我?”穆野放下她的头发,起身一把将她扛在肩上。

“啊!你做什么?!”

“闭嘴。”

穆野将她扛了出去,踏出门外,直接飞上了天,一路飞到后山最高到一棵树上,才将她放下来。

这棵树足足有七丈高,十七根本站不住,只要往下望一眼便腿肚子发软。

她死死挂在穆野身上不松手,“快带我下去!”

“骑仙鹤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怕高,这会儿倒怕上了。”

“那能一样吗?你让我骑你我也不怕啊。”

眼前那人愣了下,不可置信地轻笑一声,“你方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哎呀你快带我下去!”她将头埋在他肩上,紧紧闭着双眼。

“你怕什么,就算掉下去,我又不是不会接住你。”穆野擒着她的下巴将她的头拿开,命令道:“把眼睛睁开。”

无法,她只好睁开眼睛,却也不敢往下看,只能直直与他对视。

而后便见他面容冷了下来,问道:“我问你,这段时间你可曾回想起什么?一五一十地告诉我。”

“你们怎么都问这个问题呀?”

“都?还有谁?”

十七犹豫一瞬,老实回答:“师父今日也问过来着。”

穆野蹙了下眉,“那你如何回答的?”

“我同他说,曾有一次回想起一点,不过不是什么画面,只是一道非常强烈刺眼的金光。”

“他怎么说?”

“然后他便不知想什么事情想得入神了,我也没问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掂了下身上的人,“下来。”

“我不,会掉下去的。”她将他衣服攥得更紧了。

“不会,我会接住你。下来站着,快到时辰了,给你看个东西。”

十七半信半疑,睁开一只眼鼓起勇气往下看了一眼,而后犹犹豫豫地将两条腿放了下来,在树枝上站好之后这才将两只眼睛都睁开,但手仍是紧紧攥着他的衣服。

“你,你要给我看什么呀?”

穆野抬手指向远处山脚下的镇子,夜色浓重,人们早已歇息,整个镇上没有一家亮着灯火。

可没过一会儿,那边突然响起一声惊天巨响。紧接着一家接一家的灯火亮起。万家灯火中,数十道妖气四处乱窜,横行霸道。

十七即使站在远处,也依然能听见从那里传来的微弱的,人们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她瞪大眼睛,完全忘记了自己站在高处时的害怕,转头看向穆野,“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妖?”

“你确定要我现在给你解释吗?”穆野似笑非笑着。

他这话倒是提醒了她,十七赶忙道:“快!快带我下去!”

他没拒绝,抱着她稳稳地落在了草地上,而后十七二话不说便跑回了别苑,刚好碰见楚南琛出来寻她。

“师父!”

“不用说了,我都知道了,我已经收到宗主的消息,走,去主峰集合。”

“嗯!”

说罢,再未看身后跟来的穆野一眼,慌忙赶去了主峰。

邬鸿卓已在第一时间集齐了各峰弟子,并由林霄林长老在第一时间安排好了各自的工作,十七赶到之后便同云宓一起下山去了镇子上。

此时的镇子已经变成人间炼狱,四处横行着妖与精怪,聚仙宗所有弟子下山后便立刻开展行动,救人的救人,除妖的除妖。

十七在除妖队列中,熟练地运用着自己新获得的武器。不知是作祟的妖太弱,还是佛珠太厉害,它们一旦被佛珠贯穿便是灰飞烟灭。

虽然打斗非常顺利,她也并未受伤,但她很快发现这些小妖似乎源源不断的。

她仔细观察了一下,刚才她们下来时镇子上的妖大约几百只,可现在眺望一圈,也只比方才少了几十只而已。

不远处的大师兄关辞似乎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两指并拢往眉心一按,用天声发号施令:“各位弟子听令!敌人在使用人海战术,我们必须找出源头才可停止这场混乱,明白吗?!”

“是!”

得到关辞命令后,众人便在对付妖物的同时寻找这场混乱的源头。

十七观察了一遍再次出现的新一批妖物,发现它们都是从西南方过来,于是用佛珠化作数十柄飞镖悬在自己身边,在前往西南方的同时,一路清理向她扑过来的妖物们。

约莫前进到镇子边缘时,不远处一棵树后突然闪过一道黑影。

未免黑影逃脱,她来不及通知关辞和云宓,自己立马追了上去。

追了一炷香的时间,他们来到一座渺无人烟的荒山,黑影也终于在这时停下了脚步。

十七在他五丈之外停下,眉头紧锁,问道:“你是谁?为何要攻击齐鸣镇?”

那人缓缓转过身,掀下自己的兜帽,露出那张熟悉脸来。

“江逸!竟是你!”十七召出佛珠,随时准备进攻,“你为何要攻击齐鸣镇?”

“当然是为了你。”他扬起一抹邪笑,一步一步走近她。

她微微一愣,同时步步后退,“你什么意思?”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降伏玖引子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吗?玖引子是我故意放出去的,如她的名字一样,她不过是个引子。”

江逸停下脚步,唇边的笑容越发明显,“那天我没有昏迷,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看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