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3 章 第 23 章

小说: 魔尊拜佛说菩萨骗我 作者: 宸瑜 更新时间:2022-01-16 字数:3362 阅读进度:23/72

十七愣愣看着他,眸光微动,“你看见了什么?”

可惜江逸并未回答,只保持着他那怪异的笑容,摊手召出两把冷白月刃。

刀锋在月光下闪着寒光,他低声道:“现在,就让我来试一试吧。”

嗯?试什么?

还未弄清楚他什么意思,便见方才站还在自己面前的人,唰的一下变成了虚影,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冲了过来。

十七以珠化刃,与他刀剑相向,寂静的树林里只有打斗之声此起彼伏。

江逸的招式讲究的是速度,两手月刃快速变换着招式进攻,从远处看,只看得见几道寒光像流星般划过又亮起,亮起又划过。

十七从未与他对过战,也就不知他的实力竟这般强大,加上自己还未完全开发出佛珠的用法,因此五十招过后她便落了下风。

江逸一步步逼近,她便一步步后退。

忽然,他瞄准了自己招式间不小心露出的缝隙,月刃唰的一下瞬间便划开了她右臂上的衣服。

她今日穿的白色,鲜血很快便染红了周遭布料,即使在黑夜里也依旧明显。

但还好,她收招得快,伤口并不深,至少手臂还能动弹。

可接下来意向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只划伤她手臂的月刃,竟从冷白色逐渐变为了血红。

江逸露出一抹狞笑,道:“你不知道吧,我的月刃一旦在月光的照耀下沾了血,便会释放出远高于以往的力量,直到敌人死亡,才会变回原来的模样。”

“哦,要打就打,你话好多。”十七将三颗佛珠变成了一根长棍。

他冷笑一声,旋即冲了过去。

如他所说,变红的月刃的确力量变得更强了。江逸的速度与招式还是那般,可他手上武器所蕴含的妖力,却比方才要高了两倍。

十七的长棍与它相抵的时候,她甚至能感觉到武器传给自己的震动,那是非常大的力道。

不出十招,她握棍的双手便已开始微微发抖。

调整了下气息后,她再次握紧长棍与他缠斗。可这回明显已经支撑不住,不仅是力气,就连灵力也快枯竭了。

江逸似乎看出来她已经是极力支撑,便加大了攻势想尽快结束这场战斗。

天不助她,就在这时她竟出现了非常大的破绽,江逸迅速反手拿月刃,朝她脖颈狠狠划了过去。

......

林子里静得出奇,只有清风拂过树叶的声响。

江逸的月刃被化作圆碟的佛珠挡住了,圆碟旁边,是操控着它的两只手指。

他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缓缓抬起头来,一丝金雾自她眼尾漂浮,他轻笑了声,“果然如此。”

话音刚落,胸口猛地一阵疼痛!

他甚至未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胸口忽然遭了一掌,然后自己的身体便飞了出去。

嗙嗙嗙——

好几棵树干硬生生被它的背部击断,不,应该说被她的掌力所击断。

待终于摔地,他顿时吐出一口大血来。

江逸撑着身子缓慢站起,望向十几米开外的那人,偏头啐了一口血,再次召出月刃,化作虚影攻了过去。

可这次却不同方才,他不仅速度没她快,身上还连续中了她好几掌。就连血红的那只月刃,也无法近她的身。

“原来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吗?”他捂着胸膛,喘了几口粗气,“真不知你这样一个人物,又是为何要隐瞒身份进入聚仙宗的?难不成同我一样?”

他在拖延时间,好恢复自己的妖力。

对面那人似乎是知道他的算盘,却并不着急攻过去,只睁着一双无法看清神情的眼,直直望着他。

“怎么,你现在听不懂我说的话了?”

江逸突然笑了起来,缓缓直起身子,“原来你不过是藏在她身体里的一缕魂啊,没有思想,没有感情,只会在最紧急的时候出现,我说的对吗?”

仿佛一具傀儡似的,她只站在那儿,没有任何反应。

江逸不再说话,他敛起笑容,抬手擦去嘴角血渍,再次做出攻击姿势。

“不过是一缕魂而已,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能耐。”

话落,场景再次上演。

这次他用上了身体里所有的妖力,使自己的力量能得到一个短时间的爆发,而这个效果也的确很明显,他要比方才那两次战斗更快速,更强大了。

可对面那人也不落下风,甚至可以说是游刃有余,轻而易举便化解了他每一招攻势。

他不甘心,拼着全力想去伤她分毫,可最终得到的,却是自己又一次被击飞在地。

那人这次没有给他喘息的时间,在他落地的那一瞬间,三根金柱嗙嗙几声,以三角形插在了离他头上和两只脚下几寸的位置。

他刚站起来,金柱之间又连成了三道透明的金光屏障。他仰首,正要飞上去,却被最后一道金光屏障直接封顶,摔了下来。

紧接着,脚步声响起。

那人走过来,只看了他一眼,便双手合十闭上双眼,嘴里低声念叨着似经文一般的咒语。

“啊——”剧烈的疼痛顿时从他脑中传来,他抱着头跪在地上,忍不住发出痛苦的嚎叫。

可没过多会儿,连他的身体也开始传来剧烈疼痛。就像无数双手在他的身体里,撕扯着他所有的筋脉一样,明明身上没有一处伤口,他却觉得自己快要四分五裂了。

就在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呼喊:“十七——,你在哪儿啊?”

是云宓的声音。

江逸一怔,连忙强撑着爬起来,大喊一声:“啊——”

“十七?是你在那吗?”有脚步声愈来愈近,不止一个人,而是多人。

她耳朵动了下,旋即收回佛珠,江逸也在同时瞬间化为了烟雾飞向天边,直至消失不见。

接着她双眼一翻,整个人晕倒在地,眼尾的金雾也随之消失在夜色里。

-

再次醒来,十七已是在自己的房间内。

云宓正趴在床边守着她,十七挪动手指,碰了碰她的脸。

“嗯...”云宓揉了揉眼睛,直起身,见她已醒,顿时喜道:“十七你醒啦!先别说话,五长老说你嗓子烧得厉害,我去给你倒水润一下!”

她特地倒了两杯凉水过来,喂十七喝下。

本来十七刚醒,还没感觉到自己嗓子有多干渴,这两杯凉水一下肚,她霎时便觉犹如久旱逢甘霖,一开口能冒出一股熄火的烟来。

“云宓...”她的声音仍然有些嘶哑,“我这是怎么了?”

“还说呢,昨日妖物攻击齐鸣镇,咱们明明是一起对付妖物的,可我们打着打着,你人就不见了。你跑去哪儿了啊?”

十七回忆一番,道:“我发现那些妖物都从是西南方过来,便摸了过去,然后......”

许是睡了一夜,昨日的记忆有些模糊。

她停顿了一会儿,接着道:“然后我在树后发现一个黑影,便追了过去,一路追到了荒山树林里,再然后......”

“再然后我们便打了起来,我打不过他,接着......”

“接着什么?”

十七蹙紧了眉,发现自己竟一点儿也想不起来之后的事情。她最后的记忆只停留在他手持月刃,朝自己脖颈划过来的场面。

“啊对了!”她抓住云宓的手臂,“昨日我追的那个黑影就是江逸!这次妖物攻击齐鸣镇也是他策划的,你现在赶紧去告诉宗主,请他尽快想出应对之策,必须得抓住江逸,否则他会伤害更多的无辜百姓。”

“好好好,我这就去,你先好好休息。”说罢,云宓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十七摸了摸自己的嗓子,这里仍然干燥得冒火似的,昨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江逸当时的确朝自己致命之处攻了过来,可为何,她眼下却好好地躺在这里?除了手臂上那条伤口之外,全身上下可以说是完好无损。

难不成是他放过了自己?然后将她打晕跑了?

嗯...可能性很小,但不是没有可能。

“醒了?”

十七吓了一跳,抬头朝门口那人狠狠瞪过去,“你下次再这么吓我,我就告诉师父你闯进我房间对我欲行不轨之事,然后把你连人带包袱扔出夜合峰!”

穆野轻笑一声,走过来坐在床边,“嗓子都哑成这样了,还说这么多话,你不怕恶化成哑巴啊?”

“是哑巴师父也有能力治好我,师父治不好还有五长老呢,他人长得那么帅,医术又那么好,我就算哑了瞎了他肯定也能治好。”

十七微微扬着下巴,毫不畏惧他冷下来的眸光。

她偏要这么说,气死他气死他!

穆野听完果然冷脸,盯着她看了会儿,忽地嗤笑一声道:“我的错,对你太好了,以至于你都忘了自己的处境。”

说罢,抬手便掐上她的脖子,五指缓缓收拢。

十七吃痛,却一声不吭,只拿一双红了的眼瞪他。

其实他手上没使多大力气,至少对他来说,一成力都没有。他只是生气,生气她不再讨好自己,生气她明目张胆地跟自己顶嘴。

还生气她方才故意惹怒自己。

“你这般看着我,倒是像对我失望似的。怎么,我对你好几日,你便觉得我不会杀你吗?”

闻,她只是冷笑一声,“怎么会呢,你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吗?”

穆野顿了瞬,松开了手,“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问你,昨日你是如何知道妖族会攻击齐鸣镇的?还有,你既然知道,又为何不早些告诉我?你将我带到树上,就是为了让我欣赏数百人被残害的场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