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小说: 毛泽东与文革大起底 作者: 崇新岳 更新时间:2015-05-23 01:09:12 字数:2112 阅读进度:117/591

*****上接*****

**与文革大起底(167)/第十节倒刘第二炮(22)

周恩来还是一如既然,对**殷勤客气,对**也礼貌有加,双方都保持友好。

**的气色不错,这让**感到安心。**前些时候托人给**传话:“要好好养身体,要养得像七千人大会的时候一样,能够做三个钟头的报告。”今天看上去,**的身体还真养得不错。**给**投去坚决支持的目光,更鼓舞了**。

**开始发言了,第一句就说:“苏联的二十三大,我们不参加。我们不去参加,左派腰板硬了,中间派向我们靠近了。”

**说完这句,等大家的反应。会场上果然如他所料,**沉默不语。因为**知道,他如果跟**辩论,只能是越抹越黑,这种牵扯到“民族自尊”的问题,肯定是越“左”越有理的。其他人也同样沉默不说话,因为没有人愿意在对外关系上,被扣上一个“腰板不硬”的帽子。另外,高官们不说话,也是想避免刺激**与**发生争执。因为出席苏共二十三大,并不是一个大问题。中国与苏联的关系,本来已经不好了,即使中国去参加会议,也不会有大的改善。

大家都不说话,就是等于默认通过了**的意见,这样**就小胜**,否决了**的决定,打击一下**的威信。**还要乘胜追击,继续“批”一下**,说:“苏联是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开这个会,我们靠自力更生,不靠苏联。”

**这段话,是暗批**提出要依靠苏联提供机器设备和零件。**提出完全相反的路线“自力更生”,不靠苏联。在中国,凡是提出“不依赖外国”的口号,总是没有人能够反驳的。

**再乘胜追击,继续说:“我们不参加会议,但可以写一封信,我们的旗帜要鲜明,不要拖泥带水。我们讲过,赫鲁晓夫是叛徒、工贼,他们那些人总是要**的。**好嘛,一反我们,我们就有文章可作。”

**早先说赫鲁晓夫是“叛徒、工贼”,后来“叛徒、工贼”的帽子又转移到**头上,因为**是“中国的赫鲁晓夫”。

这时彭真向**提出一个小难题,说:“这次我们不参加,那么修正主义开会的时候,我们还发不发贺电?”

**也没有被彭真难住,回答说:“发还是发,我们发贺电,是向苏联人民发的。”

在出席苏共二十三大的问题上,**小胜了**,但**开这次会的目的,并非仅仅如此。上次**借,用暗语向**提出“和解”。而**则要在今天的会议上,用暗语对**发出“最后通牒”,向**宣告:“你要投降的话,现在还来得及”。

**这时把话题一转,先攻击**的问题。**主管文化界和教育界,文化界的问题,政治局在中才作出决议,**不便在此时“批”文化界的问题,于是他转而“批”教育界的问题。

*****下接*****

*****上接*****

**与文革大起底(168)/第十节倒刘第二炮倒(23)

**先挑明他的观点,就是“教育界也要搞革命”,**先说明教育界要搞革命的理由,他说:“现在大学、中学、小学大部分都被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地主、富农出身的知识分子垄断了。解放后,我们把他们都包下来,当时包下来是对的,但现在要对他们搞革命了。这是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不然将要出修正主义。”

**马上附和说:“他们搞资产阶级的精神建设,这是阶级斗争。”

**继续说:“过去我们蒙在鼓里,许多事情都不知道,事实上是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在那里掌握着教育界。社会主义革命越深入,他们就越抵抗,就越暴露出他们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面目。如吴晗、翦伯赞都是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他们俩都是**员,**员却反对**,这批人实际上是一批国民党。”

**先借机把吴晗“批”一下,然后对着彭真,更加挑明了说:“还有你那个北京刊物,是吴晗、翦伯赞的前线。廖沫沙是为捧过场的,提倡过‘有鬼无害论’。阶级斗争展开的面很广,包括报纸、刊物、文艺、电影、戏剧。现在全国28个省市中,有15个省市开展了这场斗争,还有13个没有动。去年九月份我在中央工作会议结束时,专门讲了北京有人要造反,你们怎么办?也不要紧,造反就造嘛,整个解放军会跟上造反吗?”

这里**点名批了彭真的北京市委刊物和“三家村”之一的廖沫沙。同时**又向众高官指出当前的形势:全国28个省市中,有15个表示支持**,还有13个没有表示支持,但整个解放军都是支持**的。

然后,**继续阐明,他将用怎样的方式来进行教育界的革命。**说:“我们要发动年轻人向资产阶级反动权威进行斗争,不要压青年人,让他冒出来,好的坏的都不要压。把新生力量,如学生、助教、讲师、一部分教授,都解放出来,把剩下一部分死不转变的老教授孤立起来。吴晗、翦伯赞就是靠历史吃饭的,学生读过的,吴晗还没有读过呢,俞平伯一点学问也没有。我们解放军的军长、师长,对宋朝、明朝、尧舜不知道,同样打胜仗。”

**见机“捧”一下**,说:“大大小小的仗,没有一个是相同的,还是按实际情况办事,要学**著作。”

**很高兴**这时候出来捧他,但这里他还要谦虚一下,说:“不要学翦伯赞的那些东西,也不要学我的那些东西。要学就要突破,不要受束缚,列宁就不受马克思的束缚。”

**再捧**说:“列宁也是超,我们现在提倡学**著作,是撒**思想的种子。”

**终于接受了**的捧,说:“那么这样说也可以。”但**还是要表示一下谦虚,又说:“但不要迷信,不要受束缚,要有新的观点,要有新的创造。”

之后,**说出了最关键的话,他说:“要让学生鸣放,学生要造反,要允许造反,就是要让教授被学生打倒。年纪小的、学问少的,打倒那些年纪老的、学问多的。”

*****下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