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9章

小说: 毛泽东与文革大起底 作者: 崇新岳 更新时间:2015-05-23 01:14:09 字数:1496 阅读进度:579/591

@盈盈小资女24856楼2013-09-1212:20:55

看崇老师写的文革,让我们更加详细的知道了当时的国家领导人的心理状态,感觉写的很好,很客观。但是崇老师反驳反对老泽东的人的辩解我觉得很苍白,也许崇老师是站在**这面思考问题的,不过无论什么时候如果是个人的意志强加于他人,就是独裁了。**的公有制理想是美好的,但是**脱离了实际的状况去实现它显然就是幼稚了。当时的中国的人民群众刚从半封建半殖民的转变过来,人民群众的思想意识大部分都是小农意识,还带有民族劣性的奴性思想。如果大众的思想意识不上升一个层次,那么公有制就是空谈,美国1957年拍了电影,建议崇老师有时间看一下,同时代横向比较就会发现,当时西方的民众意识已经上升了很多,即使这样,我认为当时走资本主义的路是正确的,如果当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们民主投票一下,那么周,刘,邓等的票数一定是大于毛的,问题是毛不同意,这就有点独裁了,最后只能说无知的群众成全了毛的文革,最后也是无知的群众害了中国。

-------------------------

为了说明你的问题,我想借用几个寓言。

第一个寓言:几个食客,到饭店里去吃饭,饭菜上来了,他们对饭菜的味道不满意,于是破口大骂厨师。

我最反感这样的食客,厨师是饭菜的制作者,他费了很大的劳动做出饭菜。而食客是饭菜的享用者,即使是厨师的饭菜不和你的口味,也应该尊重厨师的劳动,不应该骂厨师,对不对?

以此比喻,国家领导人是厨师,制度就是他做出来的饭菜,老百姓就是食客,就是享用饭菜的人。国家领导人创建一个制度,是非常不容易的,要经过各种各样的斗争,摆平各种各样的利益集团,打倒各种各样的反对势力,是要付出艰巨劳动的。老百姓只是享用制度的人,即使是这个制度不和你的口味,也应该体谅领导人的劳动,不应该骂人。

第二个寓言:还是几个食客,到饭店里去吃饭,上来一盘清蒸鱼。第一个人说:“清蒸鱼不好吃,红烧鱼好吃。”第二个人说:“我不喜欢吃清蒸鱼,我喜欢吃红烧鱼。”

第二个人的态度是客观的,而第一个客人的态度是主观的,因为他把自己的爱好,作为判别事物好坏的标准。他本人不爱吃清蒸鱼,就把“清蒸鱼不好吃”上升为一种真理,他没有想到其他的人可能喜欢吃清蒸鱼。

以此比喻,社会主义是清蒸鱼,资本主义是红烧鱼。尽管你可以不喜欢社会主义,可以不喜欢**,但是你也应该想一想:是不是还有其他的人喜欢社会主义,喜欢**呢?

所以那些批评**的人,最好在前面加一个限定词:“我认为**……”,不要把自己的喜好上升为真理。

第三个寓言:打捞到一种从未见过的新鱼,这种鱼是做清蒸鱼好吃呢?还是做红烧鱼好吃呢?在做出来之前,谁也不知道。这时厨房里的厨师们就发生争纷了,有的厨师主张做清蒸鱼,有的厨师主张做红烧鱼,最后就是一场斗争。

以此比喻,社会主义是清蒸鱼,资本主义是红烧鱼。在1949年以前,中国是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既没有搞过社会主义,也没有搞过资本主义,这时候中国的厨师们就要替中国的前途和未来规划了,**要做清蒸鱼,**要做红烧鱼,文革不就是厨师们做清蒸鱼,还是做红烧鱼的斗争吗?

第四个寓言:有人说:厨师用这种新鱼做清蒸鱼,是拿鱼做试验,做出来不好吃的话,就把一条鱼损失了。那么厨师用这种新鱼做红烧鱼,不同样是拿鱼做试验吗?谁又能保证做红烧鱼就一定好吃呢?

在1949年的时候,中国搞社会主义,是一种试验;搞资本主义,同样也是一种试验。因为中国从来没有搞过资本主义,谁能保证搞资本主义就一定成功呢?

如果中国不搞试验,那么就是继续搞半殖民地半封建的那一套,那殖民者都请回来,上海、天津继续推行外国租界,外国银行都请回来,外国工厂都请回来,最好把大清皇帝也请回来,彻底复古,那就是不搞试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