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门不当户不对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3:48 字数:2633 阅读进度:4/43

周庆和杨梅已经结婚两年了,一直都没有孩子;各项大大小小的检查,去了多家医院就是查不出一个实质性的结果。相互猜疑的同时,两人也少不了吵架;杨梅总是怀疑是不是周庆的问题,同样的,周庆也觉得这怀不上孩子啊,杨梅的问题也少不了。

两人的相互不理解,愈演愈烈。

他们曾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在父母的催促下,两人办了婚礼。原本快乐的两个人,就因为孩子的问题,搞得整个家都鸡犬不宁的。

刚结婚的时候,杨梅怀过一次,但那时的周庆就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一样,整天顾着玩。每天朝九晚五的生活,一下班就瘫在沙发上玩游戏。杨梅总说他:你啊,跟其他男人没什么区别,我真是瞎了眼了。没多久,不知是情绪的原因,还是生活的压力,方方面面都能感觉的到,这个家不欢迎这个即将到来的小宝贝。

都说生活琐事会磨灭一个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卖房销售的他,拿着底工资,卖不出房,就被人看作是不努力。闲人都说这都结婚了,还不知道拼命赚钱;以前是条咸鱼,现在变成了一条家里的观赏鱼,活生生成了家里的宝。生活的开支,还都要两边的父母操着心。

杨梅不是不想放弃,时间拖长了,自己也就没选择了。

眼看着周庆天天这样,自己心里也不是滋味,更多的是抱怨。

生活上的事,两个人的所做所为跟个孩子没什么分别,唯有时间才能让他们成长。但是啊,杨梅的爸妈不这样想啊,这好歹是个家庭,孩子没了可以再要一个,再说了,可能有了孩子之后,更能激发这小子的斗志,别再一天无所事事了;他们认为。

去年年末,杨梅她妈妈再也忍不住。这事得好好管管了,她说。

就因为这事,还住在他们家了,天天买菜做饭,借着说是为了给两个人补补身体。其次是好好的管管这个女婿。周庆劝过几次,毕竟是我们自己的事情,您就别管了。但老人家不愿啊,这一来二去的两个人的矛盾就激化了,不久后迎来的爆发的时机。所有人都像摘掉了平常一副好人像的皮囊,各种丑话胡话脱口而出。

埋怨声,深深扎到了杨梅的心里。

谁不想改变呢?每个人都渴望改变现状不是吗?

一气之下,岳母走了;就因为这事还差点让两人离婚。后来杨梅她妈妈想想也是自己心太急了,但总觉得有些话说出来会更好,要孩子不是件简单的事,急不得,都怪之前梅梅怀上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照顾她。另外,这周庆啊,我真是看走眼了。

都到这一步了,说这些有用吗?杨梅她爸抽着烟说。

你们文化局还招人吗?你想想办法把他弄进去,至少稳定点儿也是件好事啊。

得考试啊!事业单位、你以为那么简单。就他这样子,你觉得能考起吗?

那怎么办啊,我们的女儿就这么栽了吗?杨梅妈妈掐着大腿说道。

怎么办?要不是你当初向着他们,现在会是这个局面,我看你真是老糊涂了。

我糊涂,你没责任是吧?她不是你女儿,对吧!

不是这个意思。我当初就看出来了,这小子家里条件又不好,这我其实不在意关键是他那个样子简直就是个混混,一点上进心都没有。杨梅爸爸挥舞着手,烟头积攒的烟灰瞬间掉到了地上。

我不管,工作的事情,你得帮他解决。杨梅妈妈坚定的说。

当局者都明白,杨梅家庭优越,而周庆就不同了;门不当户不对,从一个小村庄考上大学后,本来读的就是教育专业,但毕业后出来打拼了几年还是没有考上编制内的教师,这让他心灰意冷,本来是一个聪明能干的小伙子,杨梅当初看上他也是因为他身上有着这样的魅力,还能隐约能感受到周庆的不容易,他曾说过,父母在老家,等自己有能力了就把他们接上来过好日子,这样的责任感在前几年确实感动了还是学生的杨梅。

可周庆这人啊,自尊心强,受不了气;虽有能力,有头脑,可是啊,就是人太直,就毕业到现在大大小小的工作也换过不少。

前后思来想去、还不是自己的原因。

都说成年人的世界不容易,他确确实实体会到了这一点。来自社会的打压已经够了,回到家后还要面对来自丈母娘和老岳父的“混合双打”,经常用含沙射影的话来调侃他们家,心里的闷气就越积越深。

某几个夜晚,他很庆幸,自己还没有孩子。

结婚后,周庆的爸妈都没敢怎么来他们家,平常也就是打打电话;当初周庆在父母的阻拦下硬是要把杨梅娶回家;“我爱她呀”,难道还不够吗?你们不是要我开心吗?现在穷不代表以后也穷。

抱着这样的口气,父母拧不过他,婚后两个老人忍气吞声,每次见面时也免不了被亲家数落。房子,车子,哪一样是他的?周庆想;结婚前一个样,结婚后,杨梅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以前的快乐也渐渐烟消云散,彷佛像一场不敢回忆的噩梦一样。

想到这里,周庆心里就萌生了成百上千的后悔。

没孩子,也好;那干脆别要了。他现在终于明白当初父母的良苦用心了,只是当时自己太固执,想的太简单。

所以不要一错再错,就这样也挺好的,要是有了孩子,以后那家人还不站在我头上拉屎啊;他觉得。

从那时候开始的每个晚上,总觉得自己睡在了别人家的沙发上,彻夜难眠,有天晚上好不容易进入梦乡,微微翻了个身,自己就掉了下去;他看着眼前这张米黄色再普通不过的沙发,伴着月光的照射下映出了沙发上的褶皱,彷佛看到了几张大大的笑脸,就好像在告诉自己:滚吧,你不配。

没过几天,周庆又换工作了。

办公室文员,归纳档案,为人建档案这份工作要做的细节很多,但对周庆一点都不难,不用怎么动脑也能完成;从面试到上岗不超过4天的时间,最最关键的是,这份工作在郊区,离杨梅的家很远。

怎么又换工作了?哈哈哈;销售部的同事取笑着说。

哎,想开啦;再说在哪坐班不是坐啊。

所以你真的要去养老院上班了?

对的。

哈哈哈哈;周庆把手上的西服甩到了自己肩上,从一阵笑声中离开了销售部。

在养老院,虽然工资低,但他并不在乎;与这些老人打交道,渐渐地他突然发现原来老人才是这个世界上相对善良的群种。自己内心的正能量也被这些老人重新调动起来了。自己仅仅是一个做办公室的,除去平常的工作之余,他时不时的还会跑去和老人们聊聊天,喝喝茶之类的。

最关键的是,养老院同意了他申请住宿的事情,因为家比较远,其实也是想避开那一家人,躲躲也是好的。抱着这样的想法,他总觉得来这不久后,自己终于清醒了过来。

没过几个月,杨梅提议和周庆离婚;这使得周庆也能全心全意的把重心投入工作中,细致到每一个老人说的话,提的要求,虽不是他的工作,但都是抢着做,因为现在能让他开心的也就只有工作了。

工作越来越多,有了动力,人也就越来越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