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靶子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5:04 字数:5009 阅读进度:6/43

周六到了,养老院的早餐每天都是安排在早上八点一刻,行动不便的老人由专门的工作人员送餐,甚至有些还要亲自喂;对于方文佳这样既健康,看上去还挺矫健的老头来说,根本用不着麻烦其他人。周庆掐着时间,早早来到方文佳的门前,八点过五分,周庆看了看手表,没过几分钟,房门打开了。

早上好,方叔;周庆露出了一排整齐的黄牙,不知道他抽烟的人,会以为他没有漱口。

你早啊;方文佳眼神快速扫视了周庆,就好像扫描仪一样,马上就能打印出来另一个周庆。周庆左手拿着本包装好的书,穿着一件花格子衬衫,里面好似贴了件黑衣服用来衬托,洗过的头发还没完全干透,看上去是有些着急赶时间,其实是起晚了些。

有事吗?方文佳问。

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刚好路过这。

刚好?方文佳露出了嘲讽的笑容,这跟他第一天来到这,那个看起来有点痴呆且害羞的形象截然相反。方文佳顺手锁上了门,这是他的单间宿舍,听说能住单间的一般都是较为特殊的客人,可能是因为借着和领导的关系,所以才能住吧;周庆想。

早餐时间到了;周庆假装看了看表;我们一起去吧。

路上周庆一直在脑海里思考,怎么开口把书给老头。正想着这事儿…方文佳开口说:“你…是住在这?”

是啊;周庆一下回过神来。

还没结婚吧,有女朋友了吗

额…离婚好几个月了。

噢?真对不起,大早上就提你的伤心事。

没关系的,都过去那么久了。我现在已经搬到这来住了,一心只为工作。

哈哈…方文佳大笑道;这么年轻就来住养老院啊,你还真有趣。不过能有这份事业心也挺好的;方文佳好似故意提顿了一下。

嗨!谁能想到人生能有这一遭呢,感情不如意,还不如专注工作呢!所以我就搬过来了;周庆面露尴尬的回答道。

方老,听说您喜欢看书,所以我买了这本给您;说完周庆递给了方文佳。

《月亮与六便士》,淡蓝色的书壳上没有任何配图,就只有简单的几个字。

这是本好书啊?你看过吗?方文佳左右掂量着这本书。

还没,我不看书的。

你不看书,却送我书?方文佳偏头看了看周庆;怎么你有事求我?方文佳句句都好像在戳破着周庆的心思。

早上好,方老;食堂大妈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早上好啊,今天就喝碗白粥吧,其他不用了;方文佳笑脸相迎。

好的;你呢,食堂大妈斜眼看了看周庆。

两个豆沙包,一碗粥,谢谢。从食堂大妈的眼神里,周庆能感觉到一种陌生感油然而生;她不认识自己是正常的事,作为工作人员,平常吃饭都是直接用餐车送到办公室门口。

两人在食堂的最右的拐角处坐了下来。方叔,那这本书;周庆刚一坐下来就把书递给老头。

我看过了,你拿去看吧。

噢好的;周庆心里稍有些失落。想了想,又接着说;方叔,那您平常都有什么爱好啊?

爱好…有很多,比如运动,看书,写作之类的;方文佳喝了口粥,皱褶眉说,现在年纪大了,年轻时候,爱骑车,旅游,当然不得不说我最喜欢的是画画,这应该也算是个坚持到现在的爱好了。

画画!原来我们院里还藏着个大画家呢,能否欣赏一下您的作品;周庆放下了筷子露出好奇的眼神。

好啊,但我手机也没拿下来;要不改天吧…对了,你们李主任的办公室就挂着我的画啊,我送过一幅给他。

啊?就是那副,画的是日出的那副;周庆睁大了眼。难道方老和李主任就是所谓的老相识?他心想。

对啊,那是我的风格。你觉得怎么样?

简直太棒了,每次我去找李主任都会在那幅画面前停留很久;您能送我一幅吗?我也想要。

送你!想的美;我不是什么人都送的。说完方文佳一口气喝完了整碗白粥。

听完这话,周庆更加确定他和李主任的关系非同一般。

小子,你叫周庆吧;周庆点点头。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搞这一套啦,今天到此为止、也是最后一次。不对!从我来这第一天你就有想法了吧。

我?我没搞什么啊。周庆听的一头雾水。方老,我没听懂您的意思。

我的意思这么说吧;方文佳双手杵在了腿上。你既然是办公室文员,想必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办公室里吧;你既然离婚了,把心思放在工作上那是理所应当的,但不是把所有时间精力都放在我们这些年过半百的老人身上。

方老,我不是那个意思;周庆面露苦色的说。

行啦,我都知道;我吃好了,你慢慢吃,该去锻炼喽。说完方文佳端着碗起身离开了食堂。

他一定是以为我来找他是为了套近乎,嗨!这老头真是的,想那么多干嘛。周庆放下了剩半个的豆沙包,刚要起身,他反问自己,难道不是吗?我这么做不也是为了自己吗?李阿姨马上迎来退休,办公室主任的位置就空了出来,我好歹也要努力一下吧,不能白干啊。虽然这老头有点难搞,但是不能放弃啊;回过神来,周庆放下碗,回了办公室。

第二天早晨,几乎同样的时间点,周庆又来到方老的房前等他。门开了,方老就疑惑的看着他。

你怎么又来了;方文佳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方老,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说,昨天我来找您真不是为了向你套近乎,您别多想。

我说什么了吗?方文佳转过身锁着门。周庆!你别再来了我很感谢你从我来到现在对我的关怀,我不想知道你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真的没必要。

不是,您别误会,我这个人真是一心一意的工作。我来这也有一段时间了,养老院的老人和我都是相互照应,他们有什么事情也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我,你没听他们提起过我吗?

哎!怎么提起的你,这关我什么事;你的事情做完了吗?你没事吗?一天天的就盯着我。

我真不是为了李主任才来讨好您的,您…嗨!周庆瞬间词穷不知道怎么解释,双手插着腰,摇了摇头。

我从来没说过你是来套近乎的;方文佳开口说道。而是你从来没说过你想要干什么,对吧!

我想在养老院里大多数的老人都和我成了朋友、加上对您的画很感兴趣、所以我才…况且我认为关爱老人也是我工作的一部分,因为在这里工作我就该适应环境,或者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老人这么排斥我,所以我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您。

赫赫~孩子,你生病了吧。生病就该去看,我知道你离婚了心情不好,但是我也没办法安慰你啊。

我不是要您安慰我…啊,老天;周庆抱着头说。算了算了,咋们下去食堂边吃边聊吧。

不用,就在这聊吧。聊完个吃个的。

好吧,其实方老,我就仅仅只是想找您聊聊天,因为我观察到您来这这么久了,好像也没什么朋友,平时梁医生也忙,那么多病人他不可能做的面面俱到的。再说我听说您的孩子,还有老伴的事情后,我其实就是想着多关心一下您。

好好好,既然你听说了。那我问你:“第一你讨好我不是为了升值加薪,第二还说要为了关心我。那我现在告诉你。小朋友,我谢谢你,我真不需要。”另外、我没病,不用梁医生操心。

方老,是,我承认,是有那么点意思,但也不全是啊,我没那么势力。

你的意思就是我说错了;方文佳背起了手说。孩子,今天周日,你告诉我,是不是往后的日子你都要来这里等着我,每天如此;我劝你别没事找事,你这样的,我觉得即便升了职也坐不稳;说完方文佳转身向楼梯走去。

周庆追在他身后;方老,我不是这个意思。

方文佳突然转身,你不是这个意思,那你是什么意思!别一天没事找事,闲的慌就出去溜达去,年纪轻轻就整天窝在这里。留步!

方文佳叫停了周庆,自己独自下了楼。

气急败坏的周庆回到办公室后,一直默不作声;怎么做个工作就那么难呢,这老头有病吧,还是我有病?非要跟他过不去。哎!不就是个办公室主任嘛!我何必变得低头哈腰的;这简直叫什么事嘛,真是越想越混乱,根本不理解自己为何要这么做,更想不通怎么一到方老那就变得语无伦次。周庆端起了桌上的茶杯,刚要喝,却发现连一滴水都没有了。

要说周庆那么费劲的去讨好方文佳,难道不是为了以后的工作?同事都看在眼里了,更别提方文佳了。三番五次被拒绝的周庆,脑袋愈发预热,从刚开始借着“嘘寒问暖”的老好人角色到后面的“穷追不舍”,在别人眼里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跟踪狂,在这么下去离“变态”已经不远了。

周庆和方老的故事很快传遍了整个养老院,不知不觉中,从老人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对周庆的打量充满了怀疑;“他对我们的好,不会也是想图点儿好处吧”,“听说有个办公室主任要退休了,那位置一空出来,谁接任啊”,“怪不得周庆会那么拼命,听说他离婚了,但无论是工作或生活都不能走捷径啊”这样的话渐渐在养老院的老人群中议论起来。

办公室里,最先察觉到异样的是李阿姨,也就是要退休的那个女人。但毕竟要退休的人怎么还会在乎这些事情呢,每天上下班,她依旧对每个同事挂着多年练就的职业笑脸;她觉得,以她的职业操守,一定会站好最后一班岗。官虽不大,但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下个月小她十岁的妹妹就会被调来这里,办公室主任的位置,早就和院长商量好了,等她走后,妹妹就走马上任。这事儿,你知,我知,他知,不要在伸张了,李阿姨曾对自己的妹妹这样说过。

李姐,你听说了没有?趁周庆没在,旁边的夏盒美凑到了她旁边。

什么啊?李阿姨一幅装作不知的表情。

哟!您这真是要退休了,对“凡间”的事情也不闻不问了?夏盒美左右看了看,接着小声的说;听说周庆想做你的位置,你不知道啊。

不知道啊,怎么回事?

他听说养老院有个叫方文佳的老人和李主任是老相识,天天缠着人家,还不是为了那个

对对对,这周庆啊,真是不像话;旁边办公桌的小田,李曼曼,张彩馨,立马凑过来说道。

您就不管管?你这还没退休的,人家就开始撵你;小田说。

对啊,也不想想,我姐平常对他也不薄啊!

想不到他是这样的人,怪不得平常那么拼,平常一个曼曼姐曼曼姐的叫,手上有什么做不完的活吗?我帮你去弄吧,原来是打好了算盘的。

我们几个估计都被他打过几次小报告了吧;彩馨说。

这你一言我一语,好像大家对平常这个拼命工作的小兄弟一下子就积攒了这么多怨恨。

李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曼曼问。

什么啊?

你退休后,难道你对这个位置就没有一点想法?比如谁来接任之类的。

额我到真没想过这事儿,不过在你们说之前,我确实觉得小周不错,人确实努力上进。

李姐啊,您可别被他弄糊涂了。就你这个位置,当然我不是撵你走的意思啊人退休之后总得找个像样的接班人来接手啊,这样你也放心不是。

这倒是,可是对啊,我还真得想想这个问题,你到提醒我了。

我提议小田,不错吧;曼曼自豪的拍了拍小田。

不行不行,我哪坐的稳这个位置啊;小田故作谦虚的说。

我觉得你可以的,你门觉得呢,小夏、彩馨?

选小田再好不过了,您走了,往后的日子我们得选个想您一样靠谱的人才行啊;彩馨说。

对啊对啊,这都是为您着着想;小夏说。

啊呀你们就别夸我了,我都是个老人了;说完李姐赫赫赫的笑了起来。

曼曼借机用手拐了拐坐在旁边的小田;接着小田的身子向前倾了点,姐姐,我想我不会让您失望的。从小田坚定的眼神中,李姐捕捉到了一个强有力的信号,“看样子,她觉得势在必得啊”。她想。

好,我知道了,你们几个都跟了我这么多年了,我是知道的;李姐保持着笑脸顺着看了看她们四个人的表情。我明天会跟领导说说,不过,我也没个准啊。

先谢谢李姐啦;小田露出灿烂的笑容。

那你们忙,我出去办点事儿;说完李姐拿上包走出了办公室。

势在必得!放心吧,到时候再约他们吃顿饭,你懂的!曼曼对着小田挑了下眉。

哟!小周,怎么一个人在门口抽烟啊;李姐的声音超乎寻常的大,好像在有意提醒某些人。

她们四个相互看了看,迅速回到了自己工作岗位上。

没一会,周庆踏着沉重的脚步走了进来。看到周庆一声不吭的坐在椅子上杵着腮帮子发呆,曼曼开口了。

啊呀!这个文档怎么又打不开了啊,小周,你能帮帮我吗?

周庆没有回应,目光呆滞,好像在发呆。

小周小周。曼曼又叫了几声。

曼曼姐,你找我啊;周庆立马回过神来笑着说。

快来帮帮我,没你不行啊。

周庆打起精神起身坐到了她椅子上,没过三十秒,问题便解决了。

你看吧,我说什么来着办公室里没小周,我们一天都活不下去,什么疑难杂症在他这就是小事。

那是,小周可是我们的福星彩馨和小田接二连三的夸了夸周庆。

赫赫赫姐姐们真过奖了,那我去忙了,说完周庆回到了自己位置上。

此时,办公室的四个女人再次互相对视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