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谜团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5:11 字数:3138 阅读进度:11/43

来!喝着喝着!周庆喷着酒气说道,坐在对面的梁医生眼神已渐渐变得涣散。

今天刚下班,梁医生就被周庆死拉硬拽的拖到了他宿舍。

少喝一点,没事的!天还没黑,梁医生就闻到周庆身上的酒味,不知道是昨天的没散,还是今天刚喝的。

就这花生米,酒过三巡后,梁医生觉得该走了,从他坐下就一直在听周庆抱怨这,抱怨那的,早就不耐烦了。

我说,今天就到这吧,你也别难过了,生活…就是这样,工作也是这样,谁有如意的呢?说完他把最后一点儿酒干了。

老梁啊,我羡慕你啊,我现在…真是一点儿也看不到自己的未来,就像那个谁说的:年纪轻轻你就来这养老啦?周庆红着脸用手比划着说道。

我觉着吧,我是差了点,无论是学历也好,阅历也好;但我很努力啊,怎么会这样呢;我到现在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可笑!说完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好啦好啦,我都懂;你看…我明天还要送女儿上学呢,我得先走了,你也少喝点儿!梁医生有点着急的说道,接着缓缓起身拿上了公文包。

周庆歪着头好像在思考着什么,随后抬起头眼睛直盯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自嘲的笑着摇了摇头。

走吧!回家小心点。说完他低下头,双手垂在了两腿之间。

那我走了,你少喝点。梁医生把衣服甩到了肩上,喘着粗气,摇摇晃晃地离开了养老院。

都走了,走了好啊!留下我一人不是挺清净的吗?周庆自言自语的说着。

前妻再婚了,工作也被搞得一塌糊涂,身边连个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呆在这里干嘛呢?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呀!周庆把头埋在了两腿之间,感觉脑中好像有一根正在盘旋的线不停地在打转。

没一会,九点的闹钟准时从手机里响起,这是每个晚上提醒周庆去查房的信号,从搬来这开始,李主任就给他多安排了一项工作。

查房,查你妈啊…周庆条件反射的骂了出来。一想到领导对他的不公,想到同事对他的排挤,甚至想到了这么些年在生活上遭遇的挫折,就像被恶魔缠身,怎么甩都甩不掉。

无数条血丝已经塞满了他的双眼,憋在头顶的怒火眼看达到了沸点,只要一声领下,巨大的能量将会喷发出来。

他握紧了拳头,手上的青筋不停地在抽搐,一瞬间血液中一股滚烫的热量从脚底极速般的涌上头。

最终,愤怒还是没能再憋回去;他起身拿走了在桌上放着的手电筒,摇摇晃晃地跑到一楼,一脚踹开了行政科办公室的门;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了那几个女人和李和顺正站在他面前不停地嘲笑他,一顿拳打脚踢后,眼前出现的幻觉烟消云散,办公室里变得一片狼藉。

他狂笑了起来,偏过头后又看到了自己在办公桌前努力工作的样子,是那么的傻,无知!

到现在,就连发泄都没人知道,他想。正当他准备扭头向外走的时候,方文佳从身后走了过来。

“怎么,我就说你小子不行;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哈哈哈哈…”方文佳的笑声好似正在燃烧的火焰,劈头盖脸扑到了周庆的脸上;此时内心的怒火被再次点燃,周庆不停地抓着手里的手电筒向方文佳挥舞着。

空空如也的方文佳,怎么也抓不到,更摸不着。周庆仿佛一下从梦中惊醒,调过身来,直指方文佳的房间跑了上去。

这个点,养老院的大叔大姨们都已经休息了,落根针在地下都能听的到。楼道左右两头安装着摄像头,一到晚上摄像头的红点就不停的闪烁着。上到三楼后,周庆朝着摄像头竖了个中指,随后拖着沉重地身体走到了301门前。

老东西,给老子出来;周庆一边骂一边用脚踹着门,但房间里没有任何动静。

旁边的老头老太太听见声响后都伸出半个头一看究竟。

看什么!给老子进去,关你们屁事。周庆朝着周围的人叫喊道。

小周啊,你这是怎么啦?是不是喝酒了?周围的老人发出这样的声音。

你们别管,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睡你们的!

有什么事好好的说啊!这到底是怎么了?没多久,周围的老人都站了出来,看到周庆这样,又不敢靠近。

你们不懂,我都是被他们给害的!

话音刚落,闻讯赶来的保安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周老,您怎么啦?其中一个年长的保安问道。

周老?周庆歪着头挑起了眉说道;谁是周老?

你他娘的什么眼神,到底是我喝多了还是你喝多了。说完又转过头:方文佳,缩头乌龟!躲在里面我就不知道了吗?给老子把门打开,怎么,怕我打你?

年长的保安给其他两个助手使了眼色,向周庆靠近了一点,但立马被他察觉到。

干什么!周庆从身后掏出了手电筒,夹在侧面的小刀瞬间弹起。

三个保安被吓得往后一退。

周老,有什么事可以慢慢说,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对吧!年长的保安用熟练的语气劝着眼前的这个人。

你们…想干嘛呀?要把我逼死啊?我做错了吗?啊!周庆用带有刀的手电筒指着三位保安。

周老,您别冲动,有话慢慢说。

说,说什么说!老子今天就是要拿方文佳开刀,看以后谁还敢对老子不尊不敬的。

霎那间,周庆再次回过头,看着门前写着301的这块牌子,随后猛地一下撞开了门。

他冲进了房间,嘴里不停地叫喊着什么;屋内漆黑一片,短短的几秒内只听见了他一个人的声音,三个保安顺势冲进房间,两个人率先把周庆架了起来,但很快被他给挣脱了,慌乱之中,其中一个年轻的保安不知从地上抓到了什么,趁周庆还没反应过来,重重地敲到了他头上……

十分钟后,警察来了,救护车也紧随其后。周庆被人抬了出来,脸上的血正以最快的速度从脸颊滑落到身上,没多久,穿着的白体桖已被染红。

还有气!医生不慌不忙的指挥着旁边的护士帮忙止血。晚上九点二十五,救护车离开养老院,周庆被第一时间送往医院,三个保安被警察带到了闻讯室。养老院的领导也前后赶到,每个人都带着慌张的面孔。那晚,院里的老人们一夜未眠。

我们到达现场应该是九点半左右,这个你们可以调取监控看的;年长的保安说道。

当时听到楼道上有动静,我和队长,也就是最年长的那个,还有我一个老乡,三个人一起去了现场。另一位年轻保安说道。

当时,周老情绪比较激动,我们到达现场后,他掏出了手电筒,那个手电筒侧面配有刀,周围的老人一看周庆掏出刀来,立马吓得往后退,我们三个保安站在一侧,另一侧是没有任何防护措施的,但就在我们劝导周老的时候,他撞开了301的房间。

那是个什么房间;闻讯室的警官问道。

那…就是他的房间。

两位警官停下了笔;你是说他冲进了自己房间。

对的,但具体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对了,他嘴里一直在念着一个叫“方文佳”名字的人,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人的名字。

接着说;警官瞪大了眼睛直视着年长的保安。

当我们冲进去后,我的两个同伴控制住了他,但没想到他铆足了劲想摆脱,之后我被他踹了一脚,撞到了旁边的衣柜上。张小龙!不知他从地上抓到了什么,猛地一下砸到了周老的头上!年长的保安诚恳地说道。

张小龙!请告诉我们、你当时打到了他什么地方,打了几下?警官的声音铿锵有力。

打在头部,就一下;他紧张的挫着手说。

是这个吗?一名警官从桌上拎起了装在透明袋子里的黑色手电筒。

对,我就是拿这个打了他;当时我不知道是什么,可能是情急之下…张小龙变得有些犹豫。

后面他就昏了过去;他补充道。

那你说说这个人吧;警官问年长的保安。

只知道他姓周,好像来这很久了,他就住在301,我只知道这么多;警官您是知道的,我们保安更多的是看门!

他之前有没有过这样的举动?

额…这倒没听说过,我是两年前来的这里,没怎么和他说过话…

审讯一直持续了半个小时,最终也没问出个一二三来!

几位警官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张小龙。

行先到这里吧!

警官,那我可以走了吧?

你不能走!现在人还没醒。

张小龙皱起了眉,头顶冒出的虚汗最终凝聚成珠穿过层层发根顺着脸颊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