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四个人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5:12 字数:2988 阅读进度:12/43

天啊大龙虾!真是意犹未尽啊,我怎么就醒了呢!心里千万个不甘心,从嘴巴里传出来的吧唧声,好像真吃着什么一样。

老爸,你在吃什么呀?哈哈哈沁文的笑声传到了我耳朵里。

爸爸梦到大龙虾了!可好吃了我懒洋洋的说道,接着侧过身,尝试着把眼睛睁开。

嗯我刚刚有没有流口水啊?

没有没有,你很乖,就跟我一样。刚说完她就趴到了我身上抱着我。

是吗!那现在几点了阿?此时、我的眼皮又不自觉的塌了下来。

到饭点了,妈妈让我来叫你起床!但是看你睡的像猪一样,也不忍心叫你。

谁是猪,你才是猪呢!

爸!你再不起来就错过美味了啊;不知佳一什么时候来的,这说话的语气跟她妈越来越像了。

沁文,快去洗手;佳一把沁文叫了出去。

爸,你赶紧的啊!

知道啦!我不耐烦的说道。

她们走后,我侧过身平躺在床上试着把沉重的身体向外抽出,但整个身体好像被涂满了胶水,死死的粘在了下面。

哎看来不能这么拼了,再这么熬夜加班,身体会吃不消的……想到一半,整个人又渐渐失去了意识

方文佳!要叫几遍!几点了,还不起!千里之外的声音像几百响鞭炮一样在我脑子里炸了起来。

起起起来了!来了;我猛地从梦中惊醒,下意识回答着、且声音越说越大,生怕徐晓然听不到;整个人像个冒失鬼一样从床上弹了起来,随便用手摆弄了下头发,就快步走了出去。

五月份的昆明,好像提前进入了夏天,就算坐在家里也会不停地冒汗。

沁文,我的扇子哪去了?是不是又被你拿走了!

没有啊!我怎么会拿你的扇子。沁文一脸懵的看着我说。

在这在这!佳一从卧室跑了出来,手里拿着把扇子;给!

我顺势打开一看,白色的扇子上被画了一个人!

这谁?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佳一。

李白啊;这几天我们正好在学古诗,我照着课本上画的,怎么样?她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我还没说话,沁文就先笑了起来;这李白怎么连腿都没有。

这不正画到一半嘛!就听到爸爸在找扇子…

“嗨!谁让你画的,我好好的一把扇子被你搞成这样”。憋在嗓子眼的话终究被我咽了回去。

画风一转!嗯,画的不错,那就把他画完吧;我强装镇定的说出这几个字,但一想到上个月,同样也是在我的鼓励之后,她就把我的油画颜料涂的满墙都是,心顿时像被揪了一下。

那我画完给你!佳一拿着画转身回了房间。

这就没事啦?要是我早就被骂了。沁文一脸不屑的说道。

你不做错事谁骂你,再说了,你这种还属于做了不承认的那种,简称“惯犯”。

谁做错事了,真是的!沁文摆出一副妒忌的样子看着我。

我没再理她,抓起了放在一旁的手机,玩了起来;而她一直站在我面前。

几秒后,她好像一下想起了什么,态度来了个大转弯!拿起了放在桌上的茶壶给我倒起了水;每当这种“讨好人”的行为出现时,我这心里都会不自觉的咯噔一下。

呦吼!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呀。

怎么了?很奇怪吗?随后她把杯子递给了我。

怎么?有事。我试探着问她。

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开口说道。额爸,其实有个事吧,想跟你分享下;她边说边走了过来坐到了我旁边,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这种感觉跟前几次越来越像,都是有事求我的前兆。

其实她突然停顿了一下;爸,你知道的啊,学校下个周要举行文艺汇演,我们班的舞蹈也排的差不多了,但现在就是服装的问题了。

服装不是班里统一购买吗?

是倒是;但是我鞋子得换个新的,我的那些都跟衣服不搭。

噢?那你看中了哪个?我笑了起来。

就学校门口那个,我都看好了她一下没收住,巴拉巴拉说一大堆之后,好像察觉到我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立马堵住了嘴。

噢原来是早有预谋啊!前几天你妈去接你,你怎么不说这事。

哎呀!这不是前两天没想起这事儿嘛。

那你现在想起来了,去跟妈妈说吧。说完后我拿起了手机比划着

啊爸!人家其他小朋友都买了,就我没有,难道表演的时候穿旧的去吗?

你那些鞋子就叫旧啊!才买几个月的鞋子,你看看被你造的不行!

沁文把身子扭了过去没多久又转过来对着我。

连张欣文都有了,他爸前两天就给她买了一双,好看死了!沁文做出一副难过的表情。你就知道天天加班,都不关心我一下!

“嚯嚯!又来这套,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心想。但是一提到张欣文的爸爸,我就来气。

哎,真是的!“去把包拿来”。

噢!那好吧。去之前我得说下这双鞋稍微有点贵,我一直担心

担心担心什么啊?你那点猫腻我还不清楚;明天我陪你去买吧;我一脸嫌弃的看着她。

行,那谢谢爸爸;她咧开嘴笑得把眼睛都挤成了一条缝。

真拿你没办法,“造孽”的主。

对了,爸,你下午没事吧?

没事!

要不,我两出去转转吧,带着我姐一起?

我没再说话,而是用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接着她瘪了瘪嘴,摊开了双手。

那明天就明天吧!说完后她灰溜溜的走了

难得休息的日子总是感觉过的如此之快;“才睁开眼天就黑了、刚闭上眼天就亮了”。

这不,已经快十一点了。

你最近别老加班了;徐晓然坐在梳妆台上说道。

嗯恐怕还得再忙些日子。我躺在床上看着她说。

最近正在筹备下个月的合作方案呢,前几天和北京一家公司达成协议了,可能过不了多久会有一部分艺术衍生品上市,到时候孩子们又有新玩具玩了。

还是让她们以学习为主吧!不过有时候我真没搞明白你之前设计的那几个卡通形象,我觉得也不错呀;徐晓然停下了手,疑惑的看着我说。怎么,这个就突然火了呢?

哎互联网就是这样,可能在不经意间因为你的一个方案,或者一个不起眼的形象就被炒火了;以前梦想着许多甲方找上门来,突然之间,它就实现了。

以前那些人就属于没眼光;她冷冷的笑了一声。现在发现你了,又觉得你是个人才了。

也不能这么说,我是运气好,赶上了好时候。三十来岁就能在这行站住脚,别的人还在喝西北风呢。

徐晓然偏过头看着我;你还记得当年我们结婚前,那次去你们老师家的时候,他怎么说的你吗?

我摇了摇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他说跟你在一起一定要有足够的勇气,但是我觉得不后悔。

你选对了;我朝她笑了笑。行了,快来睡觉吧!

哎!现在看我是赌赢了,但日子还长着呢她起身离开了梳妆台,接着躺到了床上。

你会一直赢的,你要相信!

但愿吧行了、睡觉吧。

好吧!艺术家亲自给你关灯。

对了,下周沁文参加艺术节,你能请假吧。

没问题啊,到时候我把工作室的单反带上;还有,刚刚我想说我最近发现佳一的画越来越好了,你知道那天她在扇子上画了个什么吗?

没等她回答,我就赫赫赫的笑了出来。她在上面画了个李白,你还别说,她的形抓的还挺准,哎呀你说她以后要真成为一个画家,那该

以后?你想让她成为第二个你啊!

那怎么了?

你想,我可不想!

可是我觉得睡觉吧!很晚了。徐晓然突然打断了我,不想让我再继续说下去。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只要说起佳一画画的事情,她就特别抵触;因为她不想让我把没实现的愿望寄托在佳一身上。

我躺了下来,看着墙顶的灯所映出的影子,忍不住在想,其实徐晓然说的对,我不该把佳一当成自己的影子。

但如果…我变成她的影子,会怎么样呢?我反问着自己,渐渐合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