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特别的童年记忆(下)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5:17 字数:3325 阅读进度:18/43

叮咚叮咚

爸,开门开门啊。张欣文坐在书房拿着平板向外喊道。

我正炒菜呢,你去开下。

一个推一个,都是些懒鬼;李晓蝶从卫生间里出来抱怨着说,接着走过去推开了门。

您好;门外站着一个头戴帽子,穿着职业服的年轻人,胸口上写着“城邦快递”,手上还捧着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是快递吗?李晓蝶问道。

是的,麻烦您签收一下;说着他打开了笔盖递给了李晓蝶。

我最近没买东西啊,老张?你买东西了吗?

张德艺好像没听见,一个人站在厨房正翻滚着炒菜锅。

行!这样签了就可以了吧。

可以了,谢谢;快递员把盒子上的白色单子撕了下来,转身下了楼。

关上门后,李晓蝶顺手把盒子放到了鞋柜上,掏出手机,继续玩着刚刚还没过关的消消乐。

吃饭了;没一会儿功夫,张德艺已经做好了四个菜。

欣文听到后,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啊!怎么又有番茄鸡蛋;她露出不满的表情。

你爸也就只会做这几道菜,你不知道啊?

啊!我不想吃饭了,明天还是您来下厨吧。

行行行!还开始嫌弃我了,看吧!我就说女儿还是离不开你。

好啦?不就是想让我继续当你们的保姆吗?还来这套。说话间她把筷子递给了张欣文。

对了,你的快递,我放在鞋柜那了。

嗯?我没买东西啊。是不是你的?

不是啊!那是谁的?两个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那个盒子。

李晓蝶放下了筷子,走了过去,一把把包在盒子外的灰色塑料袋扯开,一个白色的盒子映入眼帘。

鞋子!她惊讶的说道,脑子里不停的在想自己有没有买过。

嗨!你又偷偷给孩子买礼物了吧,真是的!她转过身把鞋子从盒子中拎了出来。

一双紫色的平底鞋瞬间勾住了张欣文的眼睛,手里拿着的碗从指间渐渐滑落。这一刻,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

事到如今,我知道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可是…欣文她只是个孩子,而且是个好孩子,这可能就是个巧合。张德艺一脸为难的看着对面的方文佳和徐晓然。

第二天下午,她们约好了在咖啡馆见面,张欣文向爸爸妈妈坦白了一切。“我没想到她会出事,我只是想让她错过表演,就这么简单”。张欣文看着眼前的这双鞋颤抖着说。

德艺,晓蝶;方文佳挪了挪眼前的咖啡开口说道。我知道上学那会,我的一些行为让你们对我有偏见,但是我们现在都有各自了家庭了不是?我总觉得大人的事,不应该牵扯到孩子吧!

是是是!上学那会…我们两的确和你们之间有点误会,但都是过去了不是吗?张德艺偏头看了看李晓蝶。

你放心,我们是绝对不会让孩子干这种事的,怎么可能嘛!

是啊!文佳,我们是同学,虽然之间有些不愉快的事情成为我们的隔阂,但是你是知道我们绝对不会教唆孩子去使坏的呀!旁边的李晓蝶眼含泪珠的看着方文佳。

徐晓然自从进了咖啡店就一直没张口,眼神落在她两身上就没离开过。

看到现在的情形,我们也很难过,那能怎么办,只怪意外来的太突然了。李晓蝶说道。

你们说完了吧;徐晓然突然开口说道。

说完了,我来说说。首先,方文佳和你们是同学,我和你们不是!其次,我能够现在稳当当的坐在这,平静的听你们讲完,是为了我另一个女儿佳一。

对面的两人,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但不敢接她的话。

佳一刚失去了一个妹妹,她不能再失去一个妈妈。

我现在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徐晓然把双手放到了桌子上,身子往前倾了一点儿。十五天之内,滚出这座城市,我永远都不想再看见你们!

赫赫!徐晓然;我们刚刚说的很清楚了,你家沁文是意外,你不接受也得接受。这白纸黑字,监控说的很清楚,她是被撞死的。李晓蝶不屑的看着徐晓然。

我们能做到现在已经仁至义尽了,这次沁文的离世,你们知道对欣文造成了多大的伤害吗?你担心佳一,我还担心我女儿会得抑郁症呢!她接着说。

你说什么?欣文经常欺负沁文不是一次两次了…好啦!徐晓然打断了方文佳,尔后说道:“李晓蝶!你是一个孩子的妈妈,如果有一天你的孩子也受到了同样的伤害,不知你能不能像现在的我这么镇定自若。”

你少来唬我们!你敢动欣文一根汗毛,你试试!李晓蝶一掌拍在了桌子上接着指着眼前的徐晓然。旁边的人都看向了她们。

既然这样,就没法聊了!徐晓然靠在了后面的背椅上,摇着头笑了起来。

走吧,老公。她挽住了方文佳的手,离开前又突然转过头看着李晓蝶说道:“鞋子只是第一份礼物”。

随着身后的咒骂声越变越模糊,方文佳看了看眼前的徐晓然。

你这样做会不会不好,太过了吧?

徐晓然停了下来,抬头看着方文佳说道。

方沁文,到底是不是你女儿,有时候我真觉得你不配做她的爸爸。

我怎么不配,我只是不想让事情扩大,沁文走了,我想她也不希望这样。

她不想,她不想!她亲口告诉你的吗?

你简直无知,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在凶手面前就这幅衰样。

徐晓然,我说了,沁文是意外,我也不想,我也很自责,但能怎么办呢,都过去那么久了,我们还有佳一不是吗?生活不应该继续下去吗?难道就要一直走不出来了是吧!

你这句话敢不敢站在沁文墓前再说一遍,她会原谅你吗?会吗?你告诉我?徐晓然一下没收住情绪,崩溃的站在街上大声哭了起来。

看着眼前已经全然崩溃的徐晓然,街上路过的行人投来了异样的眼光。方文佳觉得刚刚只是一时糊涂,才说出那样的话;他只是不想看到徐晓然再这么折磨自己了。

方文佳走上前抱住了她,徐晓然在他怀里挣扎着,哭喊着,整个人好像丢了魂魄一样,不再去在意这个世界的变化,不再去理会身边每个人的看法,滑落的每一滴泪水都充满了有沁文在内对这个家庭的回忆。

“她感觉一切都走了,再也扛不住了。”张欣文这颗眼中钉在这多留一天,她就永远也不会放下对她的“杀意”。

谁不是从孩子时代走过来的呢,她会不明白吗!

严俊芳跟学校请了几天病假后,主动提出了离职申请;新来的代课老师是一位长着娃娃脸的女生,看样子应该是刚大学毕业。

自从沁文出事之后,那天在学校里她们四个的对话内容也被传开,听说是小西先告诉了她的闺蜜,就这么传着传着整栋楼都知道了,大家遇到张欣文都开始躲着她,不时在后面议论她。

这个代课老师,指派了新的班级委员,没有人再推荐张欣文。没过两天,她病倒了…

文佳;您看咋两能单独见个面吗?电话那头是张德艺德声音,听的出来他好像在恳求。

最近几天,我们家确实经历了很多,欣文在学校被同学议论,也没再当班长,一回家就躺在床上以泪洗面。同学们都说是她害死了沁文;张德艺一脸惆怅的说。

对不起,文佳,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看到女儿这样我于心不忍,她是那么的优秀,我不想让她有什么心理负担。你们有什么冲我来吧,我愿意承担一切。

方文佳听完后叹了口气;我们算是老朋友了,谁年轻时候不是个刺头呢?有时候发生点口角过了也就忘了,打打嘴仗也就算了。

我一直以为现在的孩子跟我们那会儿一样单纯,可爱。可是呢,时代不一样了,孩子们会从各个方面被误导。

是是是,平常我太放纵她了!无论是上网,打游戏等等,我都批准,因为她成绩一直很好,况且还是班长…

她心理出现了极大的问题,你们应该是感受的到的。方文佳后悔说出了这句话,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没尽到责任。

徐晓然根本没做什么,虽然她那天是很认真,但是后面她心软了;所以…你不要以为我们做了什么。

啊…这。

徐晓然说:“大人的坏可能是真的坏,而小孩不是。”我今天来见你,她知道。以后我们也不会再纠缠你们,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离开,因为你们的存在还是会对佳一造成伤害,可以吗…

三个月后,生活好像恢复了平静。在这段时间里,佳一呆在家每天画画,写字,该补的功课也都补了起来,书房里堆了很多她的新作。沁文的东西她又重新帮她整理了一遍,有时候晚上她还是会想起沁文,偷偷地躲在被子里哭,但一到早上就装作没事人一样。

徐晓然辞去了工作,她说她想把更多的时间留给佳一,留给这个家。

张德艺带着一家人走了,至于去了哪?我没问!

前几天,梁平主动联系了我,口气很大;说想约我出来见个面,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

新学期开学了,佳一背着书包一个人去了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