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角色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05 10:05:21 字数:2354 阅读进度:22/43

好像每个人的人生里都会有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我想。

她为了梦想走了,在期间认识了她的丈夫,有了孩子,但最后还是离了。现在一个人带着伊娜,在一家私企做设计师,以她的资历,生活水平不会差,但为什么还要创业呢!

难道是因为离婚的关系让她转变了人生方向。她的梦想到底是什么?我好像都没问过。我总觉得每个人在离开时都会拿梦想当作借口,她也不例外;或许也可能是有人优胜于我。

怎么还在洗啊?浴室外传来徐晓然的声音。

马上就好了。我关上了阀门,飞快的用毛巾擦干身子。徐晓然不叫我,我都没反应过来自己在洗澡。

刚推开门,就看见徐晓然正在凉衣服。

方文佳,你今天抽烟了?她转过身审视着我。

没没抽啊。我心想可能是今天坐在我后面那个男人,他一直在吸烟,简直是个烟鬼。自从我戒烟后,每次看到抽烟的人,我都会不停的摇摇头,心里暗自说一句“真是无可救药”。

你闻到烟味啦?我假装问了一句。

是很浓的烟味,你是不是又抽起来了!

噢可能是因为今天见的那个客户,我可没抽。

真的?

那当然!我理直气壮的说。其实在沁文走后的那些日子里,我可没少抽;后来身体出现了问题,还在医院躺了几天,出院后再也没碰过。

你今天怎么不回来吃饭呢?徐晓然走到了我面前。

不是说客户嘛!哎你这个人怎么老是疑神疑鬼的。

她看了看我;我就问问嘛。然后侧过身从我旁边走了过去。

对了,佳一找你。她回过头来又说了一句。

好,这就去。我挠挠头,往书房走了过去。

爸,你看看吧!佳一指了指画架上的那副油画。

画面里有个短头发的女孩背对着我,侧过半边脸好像在跟我们说话似的。身上穿着件绣有草莓图案的白色毛衣,整个人趴在了窗台上;一时间,我好像看到了沁文,不!这就是她。

沁文,累了就去床上歇会儿。我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爸爸!佳一把我从幻想中拉了回来。

你觉得怎么样?

啊?

我说,你觉得画的怎么样?

好啊,我我觉得不错;转眼我盯住了旁边的窗台。

“我画了一个月了,只是没告诉你们,一直都放到柜子后面”;她小声的说。

很好,我相信沁文能看见的!我摸了摸她的额头。

快睡吧!明天还要上学呢。我假装镇定的看着佳一,其实内心早已乱做一团。沁文虽然离开了,但只要一看到熟悉的东西,我还是会情不自禁地想流眼泪。

爸!我明天就要把这幅画寄去宋庄了,下周在mk展出。

噢,好事啊!是上次你跟我提到的那个展览对吧。

是,就是那个。

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告诉爸爸。

她摇了摇头。不用,我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该画什么题材的画。只要我一坐到画架前就会忍不住想起妹妹。

以前她经常坐在那当我的模特;她指了指旁边的那把木椅。可是现在……佳一撇着嘴低下了头。

佳一,其实爸爸…

爸,我很想妹妹,很想!我就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她用手揉了揉眼角,头扭朝了一边。

佳一,我们必须接受,必须面对接下来的生活,你也一样。

那沁文呢?她的人生就以这种方式结束了吗?

佳一的话像一把利剑一样戳入了我的心脏,这种痛对于我来说就是一种折磨。我给不了自己答案,更何况是佳一。我告诉自己。

佳一;沉默许久后,我开口说道。

沁文的离开就是她的答案,如果她的离开能给你带来力量,那就是你的答案。你明白了吗?

就好像这幅画,我相信她看的见,你也要相信。

相信,我相信,但是现实就是我的妹妹离开了我们,她死了!

佳一用手捂住了双眼,身体开始颤抖了起来。

好啦好啦,爸爸抱抱。最终我还是用了最直接的方式,我想这样大家都能好受点儿吧。

佳一躲进了我的怀里,双手紧紧攥着我的衣服。我能感觉到她的眼泪从我的手臂渐渐滑落了下来,但她始终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怎么回事!徐晓然推开了门,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俩,随后又把视线转到了那幅画上……

上次听你过说梁平那个事,处理的怎么样了?伍恒在电话里问我。

哼!偷了我的作品,你说他敢怎么样。

哎!我说你真的是心慈手软。要是我,早就告他了。

告是告不了了,我那些作品,虽说想法是我的,但始终是他们画的,况且我还没署名!

对了,前段时间他还约我去聊聊呢,哈哈哈这小子居然还傻乎乎的跑去甲方那里,打算把我甩开,自己和他们合作。

哈哈哈年轻人始终太年轻。

人家一看就知道是我的作品,立马就给我打电话了!

这种人早晚得摔一跟头;伍恒说。

是啊,所以哎,算了,不提这个事了。怎么!你小子还想的起来给我打电话?

这不听说有好事发生了呀,所以我才特意来探个明白。

好事?什么好事!你又要结婚啦?哈哈哈哈

你少来吧!你和何雯的事我都听说了,她专门打电话来告诉我们约个时间聚一聚。

嗨!就是画展的事儿嘛,有什么的。你想多了。

老情人终究是老情人啊,兜兜转转还是会遇到。

你少来!说点正经的啊,不然到时候何雯误会着呢。

胡生也知道了,到时候店开起来,我们会过来的。我跟她讲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就尽管提,你猜她怎么说的。

怎么说。

她说没事,方文佳在就好了,你们忙你们的,到时候来就好。

这很正常啊。

得了吧,你小子那鬼心思我还不知道。何雯虽然离婚了,但你别忘了,你也是有家室的人!

打住,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哟,看吧,说曹操曹操到,胡生打过来了,我先挂了啊。

喂喂!这臭毛病,每次都是话没说完就挂。我顺手拿手机扔到了桌上。

这老同学见个面怎么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非要弄的跟旧情复燃似的。这两个狗东西!

正当我起身准备去接水时,何雯的电话来了。

喂;何雯,怎么啦?

你今晚有空吗?约你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