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球场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16 01:33:42 字数:4098 阅读进度:26/43

给!

谢谢嗯!这咖啡真好喝;我尝了一口后对何雯说道。

那是,你以前就喜欢喝我做的咖啡。

你做的?哇真想不到你还会做咖啡。

赫赫赫喜欢的话我以后还是天天给你做。

不了,我觉得在医院的那段时间好像彻底让我苏醒了过来。谢谢你告诉我这么多秘密。我还有很多没想起来的事,但我觉得明天我得离开了,我得去东京看看沁文和徐晓然。

我不拦你,也许我可以和你一起去,这样会比较好。

还是算了吧!这几天打扰你了,让你忙前忙后的。

又不是一次两次了,客气什么呀!何雯笑了笑。对了,伊娜从北京出差回来了,晚上我们一家三口一起吃个饭。

好啊好啊,她应该比以前更漂亮了吧。唉?一家三口。我回过头来诧异的看着何雯。

嗯嗯。文佳!我们结婚了,这现在是你的家。

开什么玩笑!我发现你越来越幽默了,怎么可能。我看着她一脸严肃的样子,瞬间发现事情又开始有些不对劲了

周四约场球呗!电话里是从上海打电话来的胡生。

你小子要回来啦?我调侃的说道。

昨天就回来了。我和伍恒说好了,下周方合开业,到时候一起去帮忙。电话里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我换了只手拿电话,食指快速的摁手机侧面的音量键。

我说,你那边是不是信号不好,声音太小了。

不是…你等下。没过几秒,他的声音恢复了正常。

孩子刚睡下,他妈妈正哄着呢。

嚯嚯…想不到你这小子还那么有责任心呢!你刚刚说什么呢,没听清。

嗨!何雯的店不是要开业了嘛,我和伍恒的说好了,提前几天过去帮忙。

噢!是这样啊。

怎么?她没跟你说啊。

嗯,是啊。我们好久没联系了;我勉强的说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你又做什么坏事了?

你别乱说,没那回事。

哎~老方!有时候我觉得你吧,差不多得了;人家何雯做这些又没那个意思,你想那么多干嘛!都一把年纪了。

是啊,我就是哎,算了算了。跟你也说不明白。你还是好好的想想怎么哄哄你老婆孩子吧。

三年前,胡生在上海和相识仅仅三个月的肖娜闪婚;我和晓然因为工作的原因没去成,就因这事年前他还向我抱怨着呢!

看你小子现在这状态整个一正人君子啊。我换了一个话题问他。

你要再这么阴阳怪气的说话,我就挂了啊。

别啊,兄弟;我为你开心啊,声音那么大,人一定在楼道里吧,哈哈哈哈

行啦,别扯这些。

我来接你吧,你把航班号发给我。

不用了,你俩还是趁着这几天好好锻炼下吧,不要到时候一上场就变成软虾。

赫赫!我身子骨硬着呢。对了,晓然给孩子买的衣服合穿吗?

合适合适,你再替我谢谢晓然,你这个媳妇真是好。

得了吧,你还是亲自感谢她吧。

行,那到时候见。

周四下午,我们约好在中心公园的篮球场见面。伍恒全副武装,从头到脚,都是崭新的。帕森斯的蓝色球衣穿在身上,新款的战靴在脚上闪闪发光,整个人显得很潮。

不过为什么是帕森斯的球衣,你就不能买件明星球衣吗?

我老婆喜欢他啊,他看着我说。

我两找了个长椅坐下,眼看时间就要迈过三点,心想胡生这小子恐怕又要迟到。

你说你老婆喜欢他,他喜欢打篮球?

不是喜欢打篮球,而是喜欢帕森斯的帅;就这一身全是帕森斯的;他突然站起来比划着。衣服,裤子,鞋子是他的联名款。除了头上的头戴,这是因为头发长的原因,所以我才随便买了个。

这么说都是你媳妇给买的;我敲起了二郎腿。

是啊,她全包了啊。

噢呦,你小子可真幸福;看看你的将军肚就知道日子过的有多滋润。对了,孩子怎么样啦?

诗雨还有一年就高考了,她还是想去外面读…嗨!你说就这么一个女儿,要不了多久就要走了,想想还真有点舍不得。

你急什么,这不还有一年嘛。

要做好准备啊,我这当爸的糊糊涂涂的就和她妈把她拉扯大。不过话说回来,也完全靠她努力啊,我们也帮不了她什么,所以尊重她的选择。说完他弯下腰重新系了系鞋带,瞬间我看到了他头顶处秃了一块,即使周围的头发再怎么遮,在阳光下还是那么明显。

老铁们,哈哈哈哈……胡生的笑声从身后传了过来。

阿呦,好男人就是你,你就是…我开起了玩笑。

滚,多久不见了,这张嘴还是不饶人。伍大编辑,想我了吗?

想,想死你了;你小子终于改过自新了,成熟了啊。

我说你们嘴里能说点我的好吗?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从运动外套中掏出了一把钥匙。看!以后来家里玩。

你这么快就在这买房了?伍恒问。

不是,这不是工作调动嘛;要在这边呆一段时间,借这个机会就来看看你俩。

呆多久?

可能三个月吧,我们三个人一起过来的。

噢!挺好挺好。我说道。

怎么样,方子;这几天有没有好好练练啊?

老子不练也完爆你。

滚!我还不了解你。

我觉得啊,还不用老方出马,她女儿佳一就够你喝一壶的,你没看朋友圈啊;佳一那三分练的可真是出神入化。

别别别;不过啊,作为叔叔们的表扬,我会转告她的哈哈哈,我笑了出来。

沁文呢,沁文最近嗨!伍恒拐了一肘胡生。

对不起对不起,我习惯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没事,我们老朋友见面说点这些也没什么,都过去那么久了。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伍恒把手上的球扔到了胡生怀里。

行啦行啦,还打不打!我叫喊道。

走着啊!谁怕谁啊。

刚刚还在远处的那片云不知什么时候飘到了我们头顶,正好遮住了太阳,球场一下子变得舒适起来。

三对三的篮球赛,打半场一共有四个小组,我们组算下来是休息时间最长的一个。我左右看看这两人身上不停的在冒着虚汗,一看就知道是因为天气炎热的关系,才不是打球累的。

伍恒,待会你去防那个白衣服的后卫,还有其他两组那两个黑衣服的,相对比较矮一点的。我端着瓶饮料说道。

不行啊,你去防;我跟不住啊,刚刚你也看到了。那几个人估计经常在球场锻炼着呢,和我们怎么能比。伍恒皱着眉头说道,帕森斯的球衣被他掀起来一半不停地煽着风。

你去吧,你状态稍好点;旁边的胡生突然说道。后卫你来,篮板我两负责,接到球后,你就尽管投吧。

哎呦!我说你俩怎么回事,不说好提前锻炼锻炼的嘛,怎么还没打几个回合就成软虾了。

你也不看看,这都几岁了,多少年没打了;想比之下,我们的对手…我看着没一个超过三十岁的。伍恒双手向后杵在了草坪上,继续用衣服扇着风。

马上到我们了,好好准备,好歹在上面多待会儿吧。不要每次刚上场就被打下来,多没面子。胡生站起来说道。

对啊,我们还没老呢,至少得赢一回吧;我说道。这样,待会厉害的我去防,你们两拼命的给我喂球。

行,全靠你了。

三分钟后,我们回到场上,伍恒和胡生站到了身后,蓄势待发。

球传出来了,我紧贴着穿黑衣服的男人,不给他任何机会跑出空位投篮。黑衣服跑往左侧艰难接住了从弧顶传来的球,他的队友反应极快的跑到我们面前给他挡拆。

胡生盯住,我叫喊道。眼看黑衣服从我右侧越过,自己想贴过去,却被另一位对手挡在了后面,感觉自己撞到了墙上一样。黑衣服好像察觉到上前盯防的胡生,便立马做出了投篮的姿势…

糟糕,他是传球;不知什么时候,另一名对手趁伍恒不注意溜到了禁区。只听见篮网“刷”的一声,一比零。

没事,没事;再来。胡生嘴里念叨着。

他跑到弧顶刚把球递给对手,就被传到了黑衣服手里。当时我认为他要突进来,绝不会随意投。谁知他一个假动作后立马跳起,我习惯性的向后退了两步,一个打板三分,又进了!

哎呦,伍恒痛苦的叉着腰,摇着头。

打四个球,三分算两个,现在三比零,换我们发球。

防一个,防一个,黑衣服叫喊了起来;声音跟个大学生一样有力洪亮。

我们命悬一线;好好打啊,我说道。

开球,伍恒跑上来给我挡拆,对手反应很快,立马就猜到了我的意图前来补防。我铆足了劲从黑衣服和另一个对手身边挤了过去,仿佛看到了一片宽阔的大海。

跑!胡生用身体顶开了右侧的防守队员,一瞬间球速以一百码的速度砸到了胡生肚皮上,球从他十公分厚的脂肪弹了起来最后掉在了他手上。

投!!!好球!!我和伍恒瞬间怒喊道。

三比一,好戏即将开始。这时,其中一个对手正小声的和黑衣服说着什么。借他们分神的瞬间,我向伍恒使了个眼色,让他继续给我挡拆。

开球,伍恒挡拆,我假装突进去,立马吸引了两名防守球员的注意,伍恒瞬间溜到身后,我把球从胯下往后一传,用身体挡住了两名队员。面对无人之境,伍恒拔起来把球投了出去。

篮球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完美的弧线,在篮脖子上颠了三下,奇迹的掉进了洞中。

平了!哈哈哈,他两再次叫欢呼起来此前每次上场还没有得到过三分,看来好戏要来了。

伍恒信心满满的把球给了黑衣服。防一个,防一个;我也大叫起来。

黑衣服站在弧顶拿着球看了看我,一个击地球又传给了我,想必是想让我重新给他。只见回球刚弹到他手上,他立马就跳了起来,一瞬间我感觉他的球鞋碰到了我的膝盖,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听见“哒”的一声。球以最快的速度射进了篮框。

好球好球!对方球员像拿了总冠军似得手舞足蹈。我看了看伍恒,又看了看胡生,发生了什么,我到现在都没反应过来…

打得不错啊!!旁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这声音好像前不久听到过。

哎呦,这是谁啊!胡生笑着朝她走了过去,伍恒也紧随其后。

校花果然名不虚传啊,过了那么多年还是那么美。伍恒称赞道。

我站在球场中央,看着穿着碎花裙子的何雯有点不知所措,她从手提袋里拿出了饮料递给了他两,随后眼神落到了我身上。

嘿!愣着干嘛!伍恒向我招了招手。我最后还是走了过去。

谢谢,我接过了她手上的饮料,不自然的对她笑了笑。

我定了位置,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吧,方便吧?

那没问题!我和胡生都能去。对吧!

去去去,能和校花共享晚宴是我的荣幸。

你呢?何雯对我说道。

他当然能去,他敢不去吗?

不是,我你你你,你什么你啊。赶紧走吧,洗个澡吃饭去。

他两揪着我的衣服,拉着我走出了球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