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女人

小说: 你好方文佳 作者: 米可M 更新时间:2020-09-16 01:33:43 字数:3438 阅读进度:28/43

妈!都说了最近太忙了,公司事情又多

多大的事情啊,天塌下来还有人顶着呢,周六回来吃饭!我们也好长时间没看到佳一了。

行行行,到时候我让晓然带着她回去看看你们吧。

你忙什么啊电话里突然冒出一句我爸的声音。

拿来!我跟他讲。啊!有多忙啊……你忙你的,到时候我去接佳一。我爸用强硬的语气说道。

行行行,答应您们还不行吗?那周六见啊

哎~真是烦死人了。挂掉电话之后我就莫名的生气,最近事情那么多,梁平这狗东西居然就在我隔壁成立了公司,背地里还挖掉了我好几个客户;就因这事那天我还和他吵了一架。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我一想起当初才大学毕业的他他妈的就是个小白啊!算个什么东西嘛!

另外更让我心烦的就是,周六是方合开业的日子;我决定在那一天把和何雯的事情全部解决掉,也算是做个了结吧。

晓然!跟你说个事儿。周六爸妈让回去吃饭啊。

好啊!好久都没回去了。说完她又继续拖着地。

我来吧,你歇会。我抢过了她手里的拖把拖了起来。最近晓然的态度转变了很多,也没像以前那样自作主张了,现在凡事都会和我商量。

嗯?彩虹打电话来,手机怎么没响呢!她站在沙发旁边扣着手机说道。

喂嗯~~你慢慢说好好好!我现在就回来。

怎么啦?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她一句。

你别管了,待会佳一就从补习班回来了。我出去一趟!她边说边慌慌张张的收拾东西。

嗨!是怎么了嘛!

哎呀,你别管了;我会处理的。她不耐烦的说道。

是不是你弟弟又出事了啊?到底怎么啦!不是说好了有什么事都要讲出来吗?

徐晓然走到我面前停下了脚步,双手叉起腰无奈地看着我。“徐宏深出轨了”。

啊?听到这句话后我不禁吓了一跳,来源于自己内心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等等!我跟你一起去,那现在是怎么回事。

你好好看着佳一就好了。在电话里她说的含含糊糊的,不过我能大概猜到事情的严重性。那女的现在就坐在我们家我走了。徐晓然拉上了门,楼道里传来的脚步声越来越小,很快便消失了。

徐宏深的出轨让我联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我更加坚定必须尽快了决和何雯的关系,恨不得马上!

别哭了,遇到点屁事就哭;一点出息都没有。

徐晓然赶到家里时,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

爸,你让他跪着干嘛呀!起来,宏深。起来!徐晓然一把把他弟弟拉了起来。

坐在沙发上的爸爸不停地抽着烟,一言不发。

现在什么情况?徐晓然问他。

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这个家,千错万错都是我的责任我是问你到底怎么了?徐晓然打断了他。

她怀了我的孩子,两个月了……徐宏深蹲了下来,双手抱住了头。

徐晓然倒吸一口气说道:“你们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半年前。

半年前!你这臭小子藏的够深的啊!

那柔柔去哪了?

被咱妈带出去了。小孩子不该知道这事。

嚯嚯,你也知道啊!快活的时候怎么不想着点孩子。

别说了!坐在沙发上的爸爸突然开口。让他自生自灭吧。宏深!你是成年人了,这件事情你自己负责。

爸!对不起。

你还是留着对彩虹说吧……

一时间三个人同时陷入了沉默,不过最后还是爸爸先开口了。

男人谁不犯点错呢?解决就好了嘛,留不留孩子,离不离婚,你自己看吧。爸爸看了看徐晓然,又接着说道:“你帮帮你弟弟吧,这个家也只有你能帮他了。”

爸!我怎么帮他啊;这是他自己的错,能怪谁。

我的意思是给她点钱让她走吧,难道你想看着宏深离婚吗?

哎!这不是钱的问题,现在是有孩子了不是吗?

我一直在说孩子的事情啊,给她钱,让她别再来骚扰我们了。

宏深,你的意思怎么样?离婚吗?

蹲在一旁的徐宏深没啃声……

好!如果你决定离婚,我和你妈是绝对不会接受那女人的。到时候你就自己搬出去住吧!

徐宏深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尔后抬头一副委屈的样子看着徐晓然。

姐,你能让姐夫再帮我一次吗?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我以后真的不敢了,一定好好对这个家。

呵!一出事就想到你姐夫了,每次都是这样!你要不要点脸啊!有你这样的弟弟我真是…

行啦行啦去哄哄你老婆孩子吧;爸爸打断了他们,接着让徐宏深去找老婆孩子。把宏深支开后,他让晓然坐到了自己旁边。

晓然,我知道今天文佳为什么没来;是不是因为上次那个……

爸,他今天公司有事,所以

好了好了,我都懂;我不难为我女儿,一个家啊!谁不遇到点事呢,这不遇到事的人就不会成长你说是吧?

你也不希望看着她两离婚吧,好好的一个家庭难道非要弄得妻离子散才满意吗!

可是爸!我这次帮不了他。我和文佳也要生活吧。

我知道!这个你就别操心了,我会安排的。你也去劝劝你妹妹吧,总会过去的好吗?答应爸爸

次日。

方总,门外有位您的客人。前台小娜说道。

我今天没约客人啊?

他说他是您的亲戚,叫徐正…

爸,您怎么来了;我露出诧异的表情看着眼前这位老人。

文佳啊!好久没来你公司了,焕然一新啊!连前台的都是这么漂亮。

嗨!哪有哪有,我们里边说吧。

我把老丈人拉到了自己办公室里,顺便给他沏了杯茶。

爸,什么事啊?还让您亲自跑一趟,您打电话我回来就好了呀。

好了,你小子别装了。赫赫赫我是为宏深的事情来的。

噢宏深啊,嗯!晓然昨天跟我提了一下,现在怎么样了。

那女的就是要钱,摊上这样的也没办法,你说是吧。

嗯的确。让宏深也别太大压力了,会过去的。

哎!怎么过的去啊。不给钱,那女的以后会天天“登门拜访”,我和你妈咋受的了呢。

您二老啊,也该享享福喽;要不就搬过来和我们住吧,老和他们一家三口这么挤在一起也不像回事嘛。

行!你这话说的还挺让我高兴的。那我也不藏着噎着了。

这么些年晓然也不容易,为了扶持你做出了很大牺牲。你承认吧?你看看你这大公司,多气派呀还有两个女儿,虽然沁文走了这么多年,但是啊!或多或少我还是能感觉到晓然对自己的自责。她真的为你们付出了很多呀!

这我知道的呀!其实我一直觉得这个家,甚至作为我来说,没有晓然的话,就没有我的今天。

嗯!你知道就好;就怕你小子成了白眼狼,哈哈哈哈哈

算爸爸求你了,再帮他一次吧,好吗?

这?我也没少帮他呀!

我知道!这男人谁能保证一辈子不犯点错呢?你说对吧。

我愣了一下虽然我猜到他今天来这的目的;但是我真没想到一个人可以无休无耻到这种程度。我真想问他:“爸,如果有一天我对不起徐晓然,您会原谅我吗。”

哈哈哈哈行!爸,我把钱转给你,要多少?

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收到钱后,老丈人起身准备离开了。

您在这吃饭吧,中午我带您去楼下吃西餐!

不了,下次吧。等下次叫上宏深他们一家再一起吧。

好对了,爸。烟!我反身从抽屉里把上周别人送给我的烟递给了他。

你俩都少抽点吧!我说道…………

钱呢!喂!徐宏深我问你话呢?

现在咱俩去医院把孩子的事情解决了,立马给你。

呵!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啊。你在赌场输的那些钱应该是你所有家当吧。还冒充大佬,其实你就一孙子。

我可不管啊,钱一分都不能少。

拿到钱的徐宏深,心落下了一半;其实那天去找方文佳借钱他就在楼下,不好意思上去而已。

那怎么办呢?只好让他父亲贴着老脸去要了呗!

走吧!我俩没必要在这逗圈了;这是你的钱看到没有。徐宏深把电话拿到了那女的眼前。看到钱后,女人瞬间变了一副嘴脸。

走啊!怎么!怕疼啊!

要不我们在拿这些钱去趟澳门?

滚犊子吧你!还想害我是吧!摊上你这样的我真是倒了血霉了。

哎!既然这样那也就…就这样吧。钱先付我百分之五十。

不行!少他妈跟我来这套。

哎呀!我说徐宏深!你真以为自己是富豪啊。现在不是你跟我讨价还价的时候,不给是吧!那老娘天天蹲你家门口!你试试。

快给!别磨蹭。女人凶狠的看着徐宏深……无奈之下的徐宏深,最后还是妥协了。

行,明天早上九点;医院门口见。说完女人转身离开了………

喂…钱我拿到手了;不过只给了一半。明天从医院出来他会给我另一半。

我知道呀!放心吧!明天就看你了…哈哈哈。

对了,明天我们九点去医院;你准备一下!别出什么岔子了!

那绝对的呀!事成之后怎么会少了你的……你放心吧………

雨停了,天空渐渐放晴,女人打着电话走下了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