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疼起来要命

小说: 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作者: 橙色龙卷风 更新时间:2018-02-28 12:30:52 字数:2226 阅读进度:154/1521

程海通已经明白了对方的惩罚方式,想到自己要被马蜂蛰,一劲地求饶。可是左爱不听,最后,左爱把沾了蜂蜜的手,又在严翠景绵软的胸口上蹭干净。

这时候,那边陆军大喊道:“马蜂要来了,你们俩赶紧跑。”

就见陆军飞似的跑过来,身后跟着密密麻麻一大片马蜂。左爱吓得扔了蜜罐,撒腿就跑。

虞夕也紧跟其后,陆军跑过来,大声招呼,“虞夕,左爱,快跑,往水里跑。马蜂怕水。”好在距离湖边不是很远,左爱跑得慢,虞夕跑得快,两个人几乎是同一时刻跑到湖边,虞夕一个猛子就扎进了水里。左爱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跳下去,“虞夕,我不会游泳啊。”左爱尖叫道。

虞夕:“没关系,水不深。你抱住我,憋住呼吸。”

扑通,陆军也跳进水里,紧跟着黑压压的马蜂包围过来,三个人全都沉到水下去了。马蜂在水面嗡嗡飞了一圈后,就飞走了,几分钟后,山坡上响起了杀猪般的惨叫声。左爱从水里冒出来,兴奋地手舞足蹈,“程海通,你活该。”

马蜂和蜜蜂一样,都是喜欢甜食的动物,尤其是马蜂的老巢遭受袭击后,会发动猛烈、疯狂的进攻,不过陆军,虞夕和左爱都躲进了水里,马蜂不敢碰水,只好转移攻击目标。它们杀回来,就发现了严翠景和程海通,这俩人身上抹着蜂蜜,马蜂对这东西很敏感,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来连吃带蛰,疼的二人连声惨叫,严翠景更是哭着骂道:“左爱,老娘要是死不了,一定找十个男人轮了你……你个妖精……哎呀……疼死了。”

虞夕和左爱从水里浮出来,看到二人的惨象,全都捂着嘴巴吃吃笑起来。

严翠景还好点,虽然胸部也被蛰了好几口,疼的她眼泪直流。比起程海通要幸运多了,程海通的丁丁被马蜂蛰了五六口,现在肿的都成亚洲头号猛男了,比驴都大。二人实在挺不住了,叫唤了一阵子,就昏过去了。

虞夕,左爱笑得前仰后合,左爱这回算是出了气,兴奋抱住虞夕和陆军又笑又蹦,“真解气,蛰死他们这对狗男女才好。”

马蜂蛰完人就慢慢撤退了,陆军:“我们过去看看,这俩货别不经折腾,被蛰死了,我们就麻烦了。”

三人跑过来一看,程海通和严翠景都背蛰的昏迷不醒,关键部位肿的老高,中毒现象十分严重,必须马上医院救治,否则还真会有生命危险。陆军:“你们俩,把他们的衣服穿上,我来打电话让医院来救人。

陆军帮着拔了120,然后三人就先撤离了。

医护人员把程海通和严翠景抬上担架,运往医院。

左爱担心地:“他们醒过来后,会不会告我们?”

虞夕:“应该不会。别忘了,他们俩的关系不清,要是搞我们,大不了陪他们点医药费。马蜂蛰的他们,又不是我们蛰的。”

陆军:“严翠景是有夫之妇,不敢随便报警的,我估计他们只能吃哑巴亏。”

虞夕:“不要怕,就算真的出了事,姐帮你顶着。左爱,今你得请客啊。”

左爱:“没问题,我们吃什么去?”

陆军:“上次我和虞夕吃的烤串不错,还是去那里吃。”

虞夕:“好啊,吃完了,去我的别墅斗地主。”

陆军犹豫了一下,他本来想吃了饭回学校上完自习呢。虞夕见他犹豫,就:“怎么,陆军你不敢?”

左爱:“不可能,军哥是我们二中的纯爷们,旷课这种菜一碟的事,他怎么会不敢?”

陆军胸脯一挺,“那是,走,喝酒去。吃饱喝足,斗地主!”

虞夕:“干脆多买点烤串带回去吃,我们衣服都湿了,这晚上还有点凉呢。”

于是,三人买了足够吃的烤串,带到紫枫花园别墅,进家后,虞夕本来打算先去洗个澡,谁料,换衣服的时候,觉得不对劲,眉头紧皱。

左爱就问:“虞夕,你怎么了?”

虞夕咬咬牙,:“我的屁股好痛……估计也被蜂蜇了……哎呦,好痛。”

陆军惊讶道:“怎么会这样,快点给我看看。”

虞夕跟陆军也不见外,只穿内ku往床一趴:“你会治疗吗?”

陆军看看虞夕的美臀,浑圆而挺翘,用手摸了摸,虞夕惊叫一声,“别动,好疼。”

陆军:“应该是有蜂刺在里面。左爱,你帮我去拿点酒精来,没有酒精就拿高度的白酒。”

“好,我去找。”左爱跑到餐厅,找到一瓶高度老白干拿回来,陆军拧开瓶盖,退下虞夕湿漉漉的内ku,先用酒精将伤口附近清洗了一下,然后用镊子在红肿的地方找到蜂刺,轻轻挑出来。

蜂刺在灯光下一照,显得格外清楚,陆军笑道:“虞夕,你什么时候被蛰的,马蜂的蜂刺都被你的屁股夹断了。那只马蜂估计也死了。”陆军知道,马蜂和蜜蜂不一样,蜜蜂的刺带有倒钩,蜇人后刺会留下,连同蜜蜂的内脏也会带出,所以,蜜蜂蛰完人,不久就死了。马蜂不会,马蜂的刺是没有倒钩的,至于为什么会留在虞夕的屁股里,可能是当时虞夕跳入水中的时候,连同那只马蜂一起带入水中,加上她的臀部肌肉弹性特别的好,就把这根刺弄断了。

虞夕撇撇嘴巴,“陆军,讨厌死了,你别取笑我了,人家那里好疼呢。”

左爱嘻嘻笑起来,“虞夕,被马蜂蜇啥滋味?”

虞夕气道:“你竟然还幸灾乐祸,要不是为了帮你出气,我今能被马蜂蜇?”

左爱吐了下舌头,不做声了,虞夕又:“罚你帮我洗澡,扶着我去洗澡间。”

“遵命,老大。”左爱扶着虞夕去了卫生间。功夫不大,里面传来哗哗水声,陆军对虞夕的身体,已经不陌生了,不过他还是想偷kui一下两个美女沐浴的香艳镜头。

陆军正在想各种理由混进卫生间,“比如,我装作尿急?不行,她们会我耍流氓。最好,她们有个人不心摔倒,我冲进去帮忙扶起来。哎,太老套了,估计不会发生这种万分之一几率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