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和杨燕约会

小说: 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作者: 橙色龙卷风 更新时间:2018-02-28 14:07:04 字数:2231 阅读进度:315/1212

陆军见杨燕打开门,立刻钻进来,一把把杨燕抱住,刚要亲一口,突然,另个房间田采娥话了,“燕子,你开门干啥呢?”

杨燕十分紧张,被陆军抱着娇躯有点颤抖,她回答:“我刚才跟在省城同学聊,他问老家下雪没有?我没有,她不信,我拍张照片等会儿给她发过去。”

田采娥:“神经病,这么冷的,你隔着窗户拍一张不行吗?明你还要去上班呢。早点睡觉哦。”

杨燕回答:“人家怕拍的不清楚。知道了。”杨燕应付过去,把门插好,牵着陆军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又把自己房间的门锁上。这才低声问:“陆军哥,你找我什么事?”

陆军看看杨燕丰满的娇躯,仅穿着贴身的内衣,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低声:“今真特奶奶的冷。燕子,我先借你的被我暖和一下。”着,陆军脱了鞋,钻进杨燕的被窝。

“陆军,你这坏蛋,竟然钻我的被窝?要是被人知道了,我的脸往哪里搁?”

陆军嘿嘿一笑:“不会被发现的,即使被发现了,你把脸搁在我胸前就是了。谁敢闲话,我撕了她的嘴。”

“你这坏人。”杨燕担心被娘发现陆军来自己房间。就把灯关了。

陆军拉住她的手,:“杨燕,哥刚从外面回来,身上就像结了冰,你的可怜我一下嘛。帮我暖和一会儿呗。”

杨燕一脸的娇羞把一只温暖的手伸过来,握住陆军冷凉大手,“陆军哥,你身上怎么这样凉?”

陆军心道:“哼,杨金堂财迷,西厢房没有生暖气,那房子还透风。今晚上外面零下七度。我不冷才怪。”陆军搂着杨燕暖和了一会儿身子,嘿嘿笑着:“杨燕,你什么时候进的乡政府?”

杨燕:“刚去的。”

陆军:“乡里的万书记,是我哥们,你今后要是有事,只管找我。”

杨燕惊奇地:“真的吗?”

陆军,“这还假的了。你看我这儿有万书记的微信呢。我跟他聊,给你看看。”

陆军打开万书记的微信,跟万书记闲聊了几句,杨燕发现陆军和万书记真的挺熟,就相信了陆军的话。陆军悄悄把手伸上来,轻轻抚摸着杨燕的胳膊,杨燕身上仅有内衣,光洁裸露的胳膊被陆军摸得有点凉,身子情不自禁地缩了一下。“陆军哥,你还没有暖和过来?”

陆军:“没有呢,我有想法,你看行不行?”

杨燕就:“什么想法?”

陆军嘿嘿一笑,“燕子,隔着衣服不好暖过来,你看这样行不,我能不能把衣服?好妹妹,你要是让我暖和一下,回头我一定好好酬谢你。”稍微有点常识的女孩,也会察觉陆军这种过分的要求,其实就是耍流氓。绝对不会答应陆军的要求。要是那样一来,不被骑了才怪呢。除非脑残的女孩,才会听不出对方的用意。可杨燕偏偏就是那种脑残的女孩,这时刻的杨燕,早就被陆军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脑,哪里来得及多想,就点头:“也好,不过,你暖和了就得离开。”

陆军:“当然,给我十分钟时间。”杨燕答应了,十分钟的预热时间,对于陆军这种燃情高手来足够用了。果然,还不到五分钟,杨燕就被陆军大手一阵抚摸,浑身燥热难当,禁不住"jiaochuan"起来。“陆军哥,我娘,女孩子结婚之前最好不要做这件事。可我实在想试试,你……就进来……”

陆军见杨燕这么好上手,立刻一个翻身骑上来,黑着灯没法欣赏杨燕那娇嫩的花园,不过陆军从实际体验中感受到处女的味道。陆军虽然经验不少了,但是因为心情激动,导致用力过猛,引得杨燕发出一声不正常的低叫。

隔壁屋里,田采娥一直没有睡着,她总觉得女儿房间有动静,不放心地问,“燕,你还没睡觉,捣鼓啥呢?该不是又偷偷看那种不该看的电影?”田采娥担心女儿不是没有道理,以前她曾经逮住过杨燕偷看那种电影,还学会了自己安慰自己。

“这个死妮子,一定又在搞自己。”田采娥担心女儿对这种事上瘾,就披上衣服过来查房。这功夫,陆军刚把杨燕开垦出来,杨燕苦尽甘来,正在舒服的时候,听田采娥来敲门,吓了一跳。

田采娥:“燕子,你还把门锁了,我不用猜,也知道你没干好事。”

杨燕气呼呼:“老妈,我都这么大了,我的事,你能不能少管?”

田采娥:“死妮子,我是为你好。你年纪不了,都快结婚了。本来看看也无所谓。可是,看那种电影会上瘾的,你现在乡党委办上班,总看这东西,在这方面稍微经不住有诱惑就会**。我是为你担心啊。”

杨燕道:“我这么大人了,我自己心里有数。我的事,你就别管了。你回去睡觉。”

田采娥劝不了,叹口气只好泱泱回去,“这死妮子,自己搞有啥意思?”

田采娥走后,陆军也趁机大肆展开进攻……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快乐ji情的杨燕,被陆军连续送上最高峰神游,

一个时后,陆军悄悄穿好衣服,离开杨燕家。陆军心里很满足,“娘的。杨金堂你背后捅我刀子,我就送你帽子。今算你便宜,只收到一顶,另外一顶,改日再增上。”

陆军回到家,舒舒服服睡了一觉。

第二,田采娥早早起来做饭,杨金堂去县城跑关系,就她们娘俩早饭也好做,煮了鸡蛋,热了牛奶,叫醒杨燕,杨燕吃了早饭去去乡党委办继续上班。田采娥给女儿收拾房间,她突然发现,女的床单不见了。“这死妮子,床单哪儿去了?”

莫非弄脏了?准备洗了?不对啊,这床单我刚洗了没几呢。来了月事弄脏了?也不对啊,我们娘俩经期差不多,刚过去啊。田采娥俯下身找了找,结果在床下找到团一团的床单,顺手把床单打开,顿时被震惊了,因为床单上,殷红的一片血迹。“死妮子,难道自己把自己破初了??”

田采娥万万没想到,昨晚上陆军来了杨燕的房间,占有了杨艳的第一次。

【作者题外话】:第二章更新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