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不成器

小说: 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作者: 橙色龙卷风 更新时间:2018-04-02 13:21:12 字数:2658 阅读进度:644/1521

陆军说:“这倒没什么问题。可是,你现在能确定,是陆虎做的吗?”

*真缓缓摇头:“目前还不能确定。”

陆军说:“那先看看情况再说。”

*真答应道:“嗯。”

赵丰年开车还是相当地快,不到一个小时,到了南江县城。

按照谭四所说的出事地点,*真指挥着赵丰年,赶了过去。

城郊的一处岔路口,两辆轿车互相撞击得很厉害,其一辆灰色轿车,直接翻进了路边的沟里,另一辆黑色轿车,则是车头被撞得面目全非,横在马路,交警和刑警都在,还拉起了警戒线。

*真和陆军三人刚一出现,被谭耀辉看到了:“白姑姑!我们在这里!”

陆军三人一边往他们凑过去,一边观察着情况。

谭四并没在,田秀丽扶着已经失神的李凤致,谭耀辉也是一脸的菜色。

“到底是什么情况?”*真追问谭耀辉道。

谭耀辉茫然摇头:“车祸啊。”

*真的心顿时一沉:看来这个谭耀辉是不成器了。

她走向警戒线的时候,立刻有民警提醒:“同志,请靠后,不要越过警戒线,谢谢合作。”

此时周围看热闹的人本不多,最多只有十来个人,还有人在拍照,被民警不断地警告着。

*真江湖经验丰富,向民警说道:“同志,我是伤者家属,能不能过去看看情况?”

民警立刻警觉起来:“伤者家属?你跟伤者是什么关系?”

*真随口胡扯道:“我是伤者妻子的姑姑,伤者的妻子受的打击太大,我是过来帮助处理事的。”

民警疑惑地看了看她,又向远处的谭耀辉看了一眼,意思是征求他的意见。

谭耀辉向这边走过来,点点头:“是啊是啊,这是我姑姑!”

民警说:“现在不能叫伤者了,因为车祸的被害人已经确认死亡。”

“哦。”*真做出悲痛状,“那我们也要看一眼,至少算是见最后一面吧。”

民警说:“死者谭耀,是那辆灰色轿车的驾驶员,在正常行驶,被这辆黑色轿车越线撞到,车子侧翻到了路边的沟里,当时谭耀没系安全带,当场死亡。”

介绍完毕后,民警说:“死者的样子,可并不好看,你确定要看?”

*真说:“我当然要看!”

民警认真地看了看三人说:“只能过去一个人,你们自己选。”

*真看了陆军一眼,陆军点头道:“白姐,还是你去看看吧。”

*真便在那个民警的带领下,来到了路边那块蓝色的塑料布前,看到了脸蒙着一块白布的谭耀。

还有几个民警,正在两辆车以非常认真的态度,在仔细地勘察。

其一个领头的年警察,走了过来:“你是谭耀的家属?”

*真点头:“嗯,我是家属代表。”

那年警察向*真亮了一下警官证:“我是南江县公安局刑警队长邢开光,有什么情况,我们会随时跟家属联系。”

“谢谢邢队长。”*真有模有样地说,“我看看我这个侄女婿的样子,好不好?”

邢队长一摆手:“看吧,最多三分钟。”

然后,这位邢队长惊讶地发现,这位死者妻子的姑姑,胆子可不是一般地大!

她竟然在看到谭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时,脸神色丝毫未变!居然还将脑袋凑了过去,借着手机的亮光,认真查看死者的受伤之处!

邢队长不由感叹:这简直是天生做法医的材料啊!

他可并不知道,*真手下杀过的人,加起来至少也有几十条了,当然不会怕什么死尸。

邢队长由于惊讶于*真的胆大,忘记了时间。

*真一直借着手机的亮光,查看了五分钟,这才缓缓直起腰来,冷静地看向邢队长:“邢队长,肇事者呢?调查清楚了吗?”

邢队长沉吟了一下说:“我们刚刚得到的消息,这辆黑色轿车的车主,是一个水果摊贩,出事的时候,他还在水果市场贩卖水果呢,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这一点有许多人可以证实。我们刚刚跟车主通过电话,他正着急自己的车被人偷了呢!还没来得及报警。”

“哦?肇事车辆是被盗车辆?”*真的一双弯眉,顿时拧了起来:事有蹊跷啊!

“嗯。”邢队长点头,“死者经常跟一帮社会的人混迹在一起,朋友关系有些复杂。另外,我们正请技侦队那边,排查附近所有的监控,希望能找到有用的线索。”

“哦。”*真转转眼睛,“那麻烦邢队长了。”

邢队长摇头说道:“这是我们份内的工作,请节哀。”

见*真要离开,邢队长忽然又说:“对了,这件案子,看起来不象是普通的车祸,如果要寻找真相的话,恐怕要对死者进行尸检,希望家属能积极配合。”

*真点头:“嗯,我们会尽力配合的。”

邢队长跟随*真,来到谭耀辉等人身边,又重申了一下需要尸检的事,此时的李凤致双眼哭得红肿着,根本没了主意,让她签字她签。

田秀丽仍然不住声地在安慰着她:“凤致啊,你千万不能想不开啊,耀他这是意外,他撒手走了,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啊,你也不要太悲伤了。”

李凤致看到*真和陆军出现的时候,眼睛里似乎有了些光芒:“白姑姑!陆军!”叫了一声两人之后,李凤致扑到*真怀里,这才放声大哭!

刚才,她竟然是一直憋着没哭出来。

显然,在看到了*真几人之后,她才感觉到了有人撑腰,这才开始发泄自己的悲伤。

*真抱着哭得肩膀耸动的李凤致,轻拍她的肩膀,柔声安慰:“好了好了,事已至此,哭也无用。这里的事情,先交给警察吧。我们先回家,再商量接下来该怎么做。”

谭耀辉说:“是啊,那咱们先回家吧,这里也太冷了。”

*真又看了谭耀辉一眼,更觉得这家伙不成器了:自己的亲弟弟死了,冰凉的尸体还在那边放着呢,他竟然怕冷?要回家?甚至没有看出来有什么悲痛的样子?

陆军问道:“谭四哥呢?”

谭耀辉有些不高兴地说:“凭你也能叫我爹四哥?”

陆军的年龄,确实他还小,他才有这样的疑问。

*真可是把陆军看作能与自己平起平坐的人物了,见这家伙竟然对陆军不敬,毫不客气地是一巴掌扇到了谭耀辉的脸:“你放肆!回答问题!四哥在哪?”

“啊?”谭耀辉被扇得一愣,捂住了脸,半天才说,“我爹他……他听说我弟弟死了,昏迷了,被救护车给拉走了。”

*真恶狠狠地咬牙:“你……你爹去了医院,你这做儿子的竟然没跟着过去?”

谭耀辉说:“胡勇跟着去医院了,还用我过去?胡勇在县医院有熟人,肯定没啥事。”

*真盯了他一眼:“好,那咱们现在去医院,我必须见到四哥。”

:第三章更新送。

https:///html/book/43/43383/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