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7章 幸会幸会

小说: 女教师的贴身高手 作者: 橙色龙卷风 更新时间:2018-05-07 20:34:59 字数:2574 阅读进度:1021/1212

陆军并没有急于下结论,而是看向鱼水晴:“你觉得,每个鱼塘,大概有多少损失?”

鱼水晴的俏眸转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地说:“我具体也说不太清楚,不过,照现在来看,整个鱼塘除了土石方,几乎要重修一遍,之前的这些虽然偷工减料了,恐怕用料也不少,所说呢,每个鱼塘大概估计的话,损失至少应该在五万以上,或者有七八万的样子。”

“哦。”陆军点点头,看着远处打电话的那个工人,神情慢慢变冷。

杨金堂凑过来说:“陆军支书,每个鱼塘七八万的话,四八三十二,这就是三十多万的损失哪。”此时的杨金堂,额头上居然冒出了冷汗:这四个鱼塘如果真的要重修,他和麦圈都有责任哪!就算让他和麦圈总共承担一半的责任,也是十几万哪……这可怎么办?

把全家的存款全部搭进去也不够啊!

打电话的那个工人,显然是这几个工人之中的小头目,打完电话之后,他仍然离得陆军几人有些远,冷眼看着陆军几人,满脸的不屑。

余铁生实在憋不住了,大吼一声:“你们竟然把鱼塘搞成了这样,立即给我停工!停工!”

杨金堂心情忐忑,望望陆军,再望望鱼水晴,不由得后退了几步,恨不得现在就逃走。

鱼水晴大声说:“现在立刻把你们的包工头,那个姓邵的给我叫过来!这事今天如果解决不了,你们一分钱的工程款也别想得到!”

那工人一步三摇,走了过来,蔑视地看着鱼水晴:“敢扣我们的工程款?你还是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再说吧!”说到‘斤两’两个字的时候,他还向陆军瞟了一眼,意思很明显,看你能抗得住么?

余铁生说:“什么斤两?你仗着谁的势力?你们是承包方,我们是发包方,你们的工程质量不合格,我们当然不会给你们放款!这是天经地义的!”

鱼水晴说:“这倒还在其次,关键是,我们的鱼塘不能及时启用,耽误了我们养殖鱼苗,这个损失可也不少。”

陆军向她点点头:“鱼总,我心里有数了。”

相比之下,在余铁生、鱼水晴和陆军三人之中,居然最年轻的陆军反而是最沉稳的。

因为陆军经历过了大风大浪,生死之战都没含糊,别说这点小小的工程上的事了,压根就没怎么放在眼里。

不过,是非曲直肯定是要分辨清楚的,怎么着也不能放任这个邵工头在古树屯撒野,这是原则问题。

鱼水晴比陆军还着急哪,凑近了陆军,压低声音说:“你说吧,现在怎么办?对方确实有靠山。”

她说话的时候,身子离陆军有些太近,身上自然散发的那种成熟女人的味道,丝丝缕缕,袭入陆军的鼻端,陆军忽然觉得,好象这种味道,有些熟悉?

闻到这种熟悉的味道,陆军心里一动,但立刻收敛心神,眯着眼睛看向那个有些嚣张的小头目,陆军笑了:“呵呵,事情总会解决的。毕竟,他们需要我们的工程款,对不对?”

杨金堂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陆军支书,要是那位秦乡长让我拨付工程款,我可不敢违抗啊。”

余铁生哼了一声:“杨金堂!咱们把话说明白了吧:你要还是古树屯村的会计,这工程不合格,就绝对不能付给他们一分钱。”余铁生望向陆军,“就算秦乡长怪罪下来,也有陆军这个支书替你顶着,你怕个鸟?”

陆军凝视着杨金堂:“杨会计,在这个工程款的事上,你是听我的呢,还是听秦乡长的?你先搞清楚自己的身份。”

“啊?那个。”杨金堂觉得自己的腿开始发软,他犹豫着说:“陆军支书,人家秦乡长的官大啊。”

“哦。”陆军微笑地看着他,“那你的意思是说,会听命于秦乡长喽?”

“不不,不是。”杨金堂再抹一把额头上的汗,“陆军支书,这个,我当然不能背着良心给他付款哪。”

余铁生哼道:“墙头草。”

陆军说:“杨金堂,你可要想好了。只要我陆军当支书,你要是敢随便乱拨一分钱,你这个会计就不用做了,以后就靠力气挣钱就是了。”

余铁生本来还觉得有些替陆军着急,在听到陆军这句话之后,余铁生顿时觉得象大热天喝了一杯酸梅汤,身心俱爽啊!

他望着陆军,心中暗道:好小子,这话有份量,就该这么说!

杨金堂额头上的汗越来越多:“呃,陆军支书,我……我肯定听你的。”

陆军眯着眼睛看着他:“你可以选择不听我的。”

杨金堂说:“不敢,不敢。”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杨金堂肯定就直接给陆军跪下了!

鱼水晴见陆军确实控制了古树屯的局面,心中稍安。

陆军走过来说:“鱼总,你带手机了没?”

“嗯?”鱼水晴一怔,“带了啊,怎么地?”

陆军瞟了那工人小头目一眼,向鱼水晴压低声音说:“等会你就不显山不露水地,偷偷录像。”

“啊?哦。”鱼水晴立刻恍然,知道陆军这是故意要取证,因为接下来要过来的人,还不知道是什么人呢。

她知道有陆军在,这偷工减料的事肯定能解决,芳心顿时暗喜,觉得自己没有看错陆军。

不多时,养殖场的大门口,又来了一辆黑色的丰田霸道,那辆车显得特别威武,一进大门,就径直向着陆军几人所站的地方,轰然开了过来。

丰田霸道的车一停,从驾驶座出来的,是一个行动敏捷、身材壮硕的板寸年轻人,一看就有些功夫底子,他殷勤地跑向副驾驶座的方向,弯着腰拉开车门:“邵总,请。”

摆着谱从副驾驶座上出来的中年人,大概有不到四十岁的样子,白净脸,双眼皮,一身白西装,打扮得非常年轻,手里还夹着一根雪茄,他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哎哟,听说古树屯换支书了?新支书是哪位啊?我是邵连升。”

板寸年轻人森然环视了一圈众人:“这是我们邵总。”

刚才打电话的那个工人,早已经凑了过去,点头哈腰地说:“邵总,您来了就好了。”他小声地向那位邵总汇报着情况。

邵连升精明的眼睛,转个不停,最终定在了陆军身上。不过,他还是忍不住会向陆军身边正在摆弄着手机的鱼水晴多看一眼,因为鱼水晴实在太水灵了,是男人都会多看几眼。

陆军定定地站在原地,微笑地看着邵连升:“我就是古树屯新任的支书陆军,这位就是邵总吧?幸会。”

陆军摆出来的架势,就是要让邵连升上前几步,跟陆军握手。因为陆军压根就没有迎接邵连升的意思。

邵连升也不由惊讶了一把:我艹,这支书也太年轻了吧?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啊!看老子怎么玩他!

于是,久历江湖的邵连升,降尊纡贵,快步走向陆军:“哎呀呀,陆军支书啊,幸会幸会。”

【作者题外话】:第一章更新送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