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算账赔钱,赵家倒欠九十两

小说: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 元一一 更新时间:2019-04-02 22:09:39 字数:2486 阅读进度:192/926

小÷说◎网】,♂小÷说◎网】,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账赔钱,赵家倒欠九十两

第一百九十二章算账赔钱,赵家倒欠九十两

薛双双对赵青松道:“秀才老爷,那我也行事鲁莽一回,你猜,我这一鲁莽,是打断赵学文一条腿呢,还是两条腿呢?”

你可真够凶残的,直接就威胁上了!

众人听得目瞪口呆。

林白立即道:“双双,动手的事情我来。”

“好呀。”薛双双笑眯眯看着赵青松:“秀才老爷,林白哥哥他只是爱护我,看不得我受委屈,所以行事鲁莽了些。”

林白冲赵青松呲牙一笑:“秀才老爷放心,我肯定把赵学文三条腿全都打断,你多包涵。”

陈秋娘差点抚额,林白也是个不靠谱的,当着双双的面,说什么三条腿!

赵学文看着越走越近的林白,吓得直往赵青松身后缩,惊恐大叫:“不,别过来,你别过来!爹,救命!”

李月桂指着薛双双骂:“我还不相信了,薛双双你真敢让林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行凶,还有没有王法了?”

薛双双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秀才娘子可不要乱说,什么行凶?林白哥哥只是行事鲁莽了些,你们多包涵就是了。”

赵青松头上又冒汗了。

他就是知道,薛双双不是开玩笑的,要是赵家今天不能让薛双双满意,她说要打断赵学文的腿,那就是要打断赵学文的腿。

就跟当时逼着他写保证书是一样的,他堂堂秀才老爷,在那之前,就没想过会被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逼得白纸黑字写保证书。

赵青松喝止道:“慢着。薛双双,你到底想怎么样?”

薛双双笑道:“我不想怎么样啊。”

“秀才老爷是读书人,见多识广,既然觉得行事鲁莽不算什么,不需要负责任,那肯定就不需要负责任。”

“我们也鲁莽一回,这事就算扯平了。”

这怎么扯得平?

你们这么鲁莽一回,就要把赵学文的三条腿全部打断,赵学文以后就是个废人了啊!

赵青松太阳穴“突突突”的跳,咬牙道:“学文一片爱慕之心虽然赤诚,可他的鲁莽行为到底给你造成不好的影响,为了表达我们赵家的诚意,我们愿意赔银子。”

薛双双摇头道:“那多不好意思呀?不然还是算了,谁还没个行事鲁莽的时候呢,秀才老爷你不用那么客气,只近让我们也对赵学文行事鲁莽一回,这事儿就算完了。”

赵青松黑着脸:“不用不好意思,要多少银子,你说。”

薛双双道:“既然秀才老爷那么客气,一定要给赔偿,那我也不能不给秀才老爷的面子。”

“看在秀才老爷那么诚心的份上,我也不多要,你们给一百两银子就好。”

李月桂跳起来:“一百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

赵青松脸色十分难看:“哪里需要那么多?”

薛双双道:“怎么不要?”

“我受到惊吓,心理产生阴影,精神受到摧残,说不定以后一生都会影响,单这一点,这一百两银子就赔偿不过来。”

“更别说赵学文让我名声受损,就更是多少银子都无法弥补的。”

薛双双委屈道:“我是看在秀才老爷诚心的份上,才意思意思让你们赔一百两银子就算了,不然可不止这一点。”

“你们要是实在觉得这银子花得太多,那我不要了。”

李月桂忙道:“是你自己说不要银子的,可别反悔。”

薛双双不要银子,那就是铁了心要废掉赵学文!这蠢妇竟然连这点都看不出来。

赵青松一巴掌打在李月桂脸上,喝骂道:“闭嘴,你这蠢妇!”

李月桂被他打懵了:“老爷!你打我干什么?”

赵青松没空理她,对薛双双道:“一百两就一百两,我同意了。”

薛双双“哦”了一声:“其实我是真的不太想要银子。”

赵青松差被她气得吐血。

你不想要银子还开口就是一百两?简直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李月桂惊呆了:“老爷,老爷,我们家哪来的一百两银子?”

要是他们家有一百两银子,还用得着这么费尽心机想娶个有钱儿媳妇儿吗?

薛双双惊讶道:“你们家没银子?秀才老爷,你说愿意出银子,该不会是骗人的吧?”

赵青松都想把李月桂掐死算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赵青松咬牙道:“我们读书人说话一言九鼎,我既同意出银子就肯定会出这个钱。”

薛老太一双三角眼瞪向薛如意,不满道:“你不是说赵家已经穷得吃不起饭了?怎么还拿得出一百两银子?”

在薛老太心里,什么都没银子重要,几本破书能值什么钱。

要不是薛如意刚才再三跟他们强调赵家已经没钱,又说动了薛福,说赵秀才那几本书能让薛大海考秀才更有把握,她是不会同意赵家用收来抵汤药费的,就算卖田卖地,赵家也得把银子凑出来。

结果一转眼,赵家就从薛双双手里拿到十两银子,还轻易就答应赔给薛双双一百两,听起来就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薛老太眯起眼睛瞪着薛如意:“该不会是你为了要合离,才这么欺骗我老婆子?”

要不是家里没个人帮忙干活,她才不会同意薛如意合离回家呢。

一个嫁过人的女人,早就没了清白,就算是合离,说出去也不好听,还不是丢人现眼。

薛如意心里暗恨薛老太势利,眼里除了银子什么都看不到,面上却委委屈屈道:“奶奶,赵家是真的没有钱,不信你看,薛双双肯定拿不到银子的。”

薛老太重重“哼”了一声:“最好是你说的这样。”

薛福对赵青松道:“既然秀才老爷已经把事情都处理好了,那就走吧,早点把事情办了,省得还得拖到明天。”

薛双双笑眯眯道:“那正好大家一起走,大伯父你们去秀才老爷家里搬书,我去收钱。”

林白道:“我陪双双一起去。”

赵青松脸上的表情跟吃了屎一样难看。

虽然他借口着读书的名头成天不着家,但是赵家有多少家底他是知道的,哪来的一百两银子?

要是真让薛双双上门讨银子,他们赵家拿不出来,到时候当场闹起来,那就丢脸丢到镇上去了。

所以,可以让老薛家大房上门搬书,绝不对让薛双双和林白上门要银子。

赵青松不自在咳了一声,说道:“读书人两袖清风,一百两银子数额巨大,本秀才暂时拿不出来那么多。”

“先还你十两银子,剩下九十两先欠着,以后再还。”

他朝李月桂伸出手:“银子拿来。”

李月桂不敢不给,怀里还没捂热的十两银子又原样回到薛双双手里,外加多了九十两银子的外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