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不告而取,谓之曰偷

小说: 农家小甜妻:腹黑相公宠不停 作者: 元一一 更新时间:2019-04-04 13:46:50 字数:2487 阅读进度:248/926

小÷说◎网】,♂小÷说◎网】,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告而取,谓之曰偷

第二百四十八章不告而取,谓之曰偷

薛贵没想到王方木会出这个头。

按道理,作为里正,他应该是最不希望村里发生不光彩的事情的,可王方木他偏偏就一点遮掩的意思都没有,似乎想公事公办,坐实老薛家偷盗有罪名?

薛贵咽了咽口水,说道:“里正,这只是我爹娘和二哥,困因为沟通不及时而产生的误会。”

“你知道的,我二哥以前一直没出过门,我娘也没想到今天正月十五,大晚上的二哥一家人竟然全都出门了。”

“我娘去我二哥家的时候,叫不开门,担心二哥一家遇到危险,这才把锁砸开,虽然行为有些不妥,也是因为关心则乱。”

“就像刚才,我爹没来得及出去开门的时候,双双不也担心家里这么多人的情况,让大家砸门吗?”

“所以里正,今晚这事,真是个误会,砸锁也是事急从权,跟贼人什么的,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解释牵强附会,至少明面上能说得通。

薛贵还非得拉上她给老薛家洗白,对她道:“双双,还不快点给大家赔个不是,这大半夜的,别再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

薛双双笑了笑,薛贵不愧是读书人,一张嘴都能把死的说活,活得说死,颠倒黑白的本事确实厉害。

可薛贵凭什么就认为,这事他说了就能算的吗?

薛双双语气天真的问:“四叔,你是说这些白米白面还有肉都是我爹孝敬给爷爷奶奶的吗?”

薛贵点点头:“是,这是你爹给爷爷奶奶的孝敬。”

薛双双微微皱眉:“原来是这样吗?可是我从来都没有听爹提起过。”

薛贵微笑:“双双,你都已经是出嫁女了,没必要让你知道。”

薛老太这下又来劲了,大声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薛双双你一个出嫁女,还想管娘家的事,你个小贱蹄子怎么这么不要脸?”

她倒是想骂薛双双居心不良,想从娘家拿东西补贴婆家,可林白那么大座四合院盖在那里,家里有牛车,两人身上穿的衣裳又十分体面,一看日子就过得好,根本不需要娘家补贴。

薛双双倒是顺从的点点头,笑了笑道:“奶奶和四叔说得对,我已经出嫁了,不知道这些也正常。”

薛老太一下子就得意起来,薛贵心里却打起十二分警惕,薛老头更是一脸戒备的看向薛双双。

因为薛双双这人,她越是顺着你的话说,接下来就能把你的脸打得越肿。

也就是薛老太不长记性的,以为薛双双已经服软了,还在那里沾沾自喜。

薛双双道:“四叔,我爹孝敬给爷爷奶奶的东西,我因为已经出嫁了,不知道是正常的,可为什么这件事,连我爹娘自己都不知道,还以为家里失了贼。”

“我就是想问问四叔,我爹娘都不知道这些东西是拿来孝敬给爷爷奶奶的,四叔反而对我爹家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

薛贵被问住了。

薛老太眼睛子转了转,大声道:“当然是我告诉他的。”

“老|二那个短命鬼,不就是拿了他些白米白面几十斤肉吗?这点孝敬给我老太婆怎么了?”

薛双双道:“我爹给爷爷奶奶敬孝确实是应该的。”

薛老太高声道:“既然知道是应该的,你这小贱蹄子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滚出去,少在这里碍我老太婆的眼!”

薛老太此时心情非常好,连被撞破的头都没有那么痛了。

哼,还是她老四能干,从老|二那个短命鬼家里砸锁搬东西又怎么样?被薛双双这个小贱蹄子找到又怎么样?

她家老四几句话,就让这些东西过了明路,成了她的东西。

薛老太已经想好了,以后家里什么东西都不用买了,缺什么直接去老|二那个短命鬼家里搬就是!

薛老太把厨房里的人往外赶:“走走走,一个个,大晚上不睡觉,跑到别人家里来多管闲事,真是吃饱了撑的。”

众人脸色都十分难看。

果然老薛家和薛顺关起门来是一家人,闹了半天,反倒成了他们多管闲事。

以后,再也不管老薛家这些破事了!

王方木看了看薛双双,再看看老薛家人,摇了摇头,叹口气也转身往外走。

众人心里憋着一股气往外走,却听薛双双喊道:“哎,里正,各位叔公,还有各位乡亲们,事情还没完,你们别急着走啊。”

众人自然不愿意这么憋屈的被薛老太骂走,听到薛双双这么说,便停下脚步。

薛老头眉毛一抖,喝道:“双丫头,老四都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怎么还要胡闹?”

薛双双道:“爷爷,我这是为了四叔好,可不是为了胡闹。”

薛贵:“???”

薛双双道:“四叔说这些东西是我爹孝敬给爷爷奶奶的,虽然我不知道真假,可就算是真的,也不是你们上门砸锁搬东西的理由!”

“不告而取,谓之曰偷!”

“没有经过我爹的同意,上门砸锁搬东西,就是盗贼行为!”

“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也没读过书,不懂这个道理情有可原,四叔是读书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薛贵心里一跳,眉头狠狠皱起。

薛双双道:“爷爷奶奶不懂道理,也不知道这么做的严重性,四叔身为读书人,不但不劝阻爷爷奶奶,反而在旁怂恿他们犯错,这么大不孝,怎么对得起四叔读书人的身份?”

薛贵慌乱喝道:“薛双双,你胡说什么,我身为子女,顺从父母,怎么就是怂恿他们犯错了?怎么就是大不孝了?”

“四叔,双双没有说错!”林白朗声道:“古语有云:事谓阿意曲从,陷亲不义,一不孝也!”

“像双双这样,知道四叔犯了错,就给四叔指出来,这才是孝顺长辈的正确方法。”

“而不是一味阿谀奉承,怂恿长辈犯错,陷长辈于不义。”

薛贵:“……”

薛老头眼睛狠狠一跳,薛双双这一手厉害了,老四要是背上个不孝的名声,那就永远别想考功名!

薛老头沉声道:“你奶奶做的那些事情,你四叔毫不知情,这些事都跟他没关系。”

薛双双讶然:“可奶奶说,她已经告诉四叔了。”

“四叔若是不知道,倒也情有可原,可四叔知道奶奶做了不对的事情,不提醒劝阻奶奶,这就太不应该了。”

薛老太跳起来,就往薛双双扑来,抬手就想挠她的脸:“我打死你个心思恶毒的小贱蹄子,让你坏老四的名声!”

薛双双侧头避过,冲薛贵冷冷一笑:“四叔,你要是再不劝着点奶奶,让她越错越多,到时候影响到四叔下场考试,那可就得不偿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