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小说: 女尊:家有三夫四侍 作者: 初雪 更新时间:2015-03-16 21:04:57 字数:2996 阅读进度:2/84

“没有,没有,娘亲我真的是去了后山了。”莫灵慌张的回答。

“看来不打你真的不行了啊,刚刚去后山找你,没有找到,你还敢跟我说你去后山了。”莫痕越说越生气,“平时要你练武,你能躲就躲,能偷懒就偷懒,从来都不积极,怎么起个大早去练了。更大胆的是,你竟然让瓶儿读书,而且他读的比你还要好。”

娘亲后面的话让莫灵的心彻底凉了,要知道这个时代是不允许男子读书的,除非是得到女子的同意,现在没有经过娘亲的允许,自己却擅自主张的让瓶儿读书,当然是触犯了娘亲。若是说瓶儿偷学的也不说不过去,学的比自己还好,肯定是很长时间了,瓶儿自小就跟着自己,怎么可能不会发现。莫灵是又着急又害怕,想不到自己因为一时好奇贪玩去了妓院,就被娘亲抓住了。心里暗自埋怨上天对自己的不公平,可是有什么用呢,已经被发现了。矛头指向了瓶儿,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被娘亲骂,至少不会被骂的这样惨。略略转过头,瞪了一眼瓶儿。

“娘亲,灵灵确实去了后山,怎么会骗您呢,昨日看到瓶儿武艺超过了我,所以有些不好受,就决定每日要加紧练习。虽然娘亲当初同意瓶儿学武是为了保护我,但是身为将军之女的我,怎么会让一个男子保护呢,这样也有失您的尊严啊。灵灵今天只是没在山面上而已。”

莫灵的话让莫痕起了疑惑,轻皱着眉头,语气稍有些缓和“什么叫,没在山面上?”

莫灵看娘亲的话语有些缓和,暗自庆幸,继续说道“就是我在山洞里了,小时候练武,无意中发现的,觉得那里很好,所以就常到那里去练了。不信,您问问瓶儿,我带他去过呢。是不是,瓶儿?”莫灵戳了戳在一旁还是有些发抖的瓶儿。瓶儿被莫灵一戳,身体猛然一颤,继而反应过来,连忙回答“是,是。主人,确实是这样的。瓶儿和主子去过的。瓶儿不敢欺骗主人。”

莫痕听后,并没有说话,皱起的眉头,也松了一些,来回大量着莫灵,偶尔看看莫灵身边的瓶儿。

“妻主,灵灵不能说谎的,虽然平时是顽皮了一些,但是不会跟你撒谎的,她也没那个胆子啊。”爹爹见到莫痕稍微缓和了一些,急忙在一旁劝说。

莫痕安静的大量让莫灵的心提了起来,暗自祈祷,希望不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那你为何允许瓶儿读书,竟然不跟我说,就私自作决定,我看你是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而且竟然做这么大的决定。”莫痕犀利的语言里透露着威严

“我觉得让他读书也可以吧,这不分男女吧。再说他也挺聪明的嘛”莫灵低声嘀咕。

作为21世纪的人,虽然穿越到了古代的女尊国度,但是脑子里难免会有些和这个时代不同的想法,而这些想法恰恰是这里绝不允许的。更甚的是,莫灵的嘀咕被莫痕听到了“你……你,你竟敢……”莫痕气急了,话已不成语句了。

“妻主,妻主,别气,别气。”爹爹赶忙上前扶住了因生气而身体微晃的莫痕。

“妻主,灵灵从小就顽皮,难免会犯错。这次,虽说是过分了些,但毕竟还是个孩子,不知事情的轻重,妻主教训就是了,别让小孩别气坏身子。”爹爹金浩的劝说,表面是为了娘亲好,但是话里则是极尽的为莫灵开脱。莫痕若真是和莫灵生气的话,就是和一个孩子治气,莫痕一个将军,以她的地位,怎能和孩子治气?!

莫痕明白金浩是在利用自己的身份地位给莫灵开脱。也罢,毕竟灵灵是他生的,难免会宠爱一些,再者,自己也就这么一个女孩子,想来要说罚,自己也舍不得。但是,犯下这么大的错,教训是一定要有的,不然旁人会说她堂堂一个将军教子无方,况且也要借着这个机会让莫灵懂得自己应该懂事些。

“看在你爹爹的份上这次就不再深究,但是,罚是必须有的,让你记住这次的教训。”莫痕松了口,让莫灵也松了口气,但是,想到自己还是要受罚,心里就不舒服。下意识的想到瓶儿,一定要问清楚怎么回事,要他好好把风,结果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莫灵想想就很憋气,从小到大,都死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真是个窝囊虫。

回过神来,莫灵看到眼前的“家伙”,顿时毛骨悚然。这就是传说中的……挨板子!

“打,50大板。”莫痕冷冷的开口。

莫灵听了有想哭的冲动,但是娘亲发话了,就意味着没有收回的可能了。

慢慢的起身,不情愿的趴在了凳条上,双手紧紧的抓住凳条的两侧,双眼紧闭,等待着板子落在自己的屁股上。

“啊!”一声惨叫,标志了惩罚的开始。

莫灵感觉自己的屁股像是要开花了一样,钻心的疼,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汗水已经布满了额头,内衣也因为汗水贴到了自己的身上。现在只感觉挨打的屁股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意识也在渐渐的模糊……忽然感觉屁股上一个重物压了下来,莫灵疼的倒吸一口气,意识也被拉了回来,“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了,是奴的错,奴愿意替主子受罚,求将军不要再打主子了。”瓶儿带有哭腔的乞求声在莫灵的耳边响起。

在场所以人都惊住了,谁也没想到瓶儿会这样做。

“瓶儿,你好大的胆子啊,我还没有责罚你,你居然还拦起来了,灵灵是你主子,本将军就不是了吗?”

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出来,现在莫痕是极其愤怒的,所以都屏住了呼吸,生怕牵连到自己。莫灵对瓶儿的举动也是奇迹的震惊。

“奴不敢,奴只是心疼主子,她还小,受不起这样的惩罚的,奴没有看好主子,没有尽心跟随主子,本就没想逃脱将军的惩罚。只是,奴恳求将军,主子的惩罚都加在怒身上吧。”瓶儿跪着前行到莫痕面前,不住的磕头,声声碰头生也碰撞了莫灵的心。

“你以为你的责罚会比灵灵的轻吗,本让你专心照顾她的,可是你倒好,竟然让她自己出去了,自己还安心的睡觉。不好好侍奉主子,这罪理当重重的罚。”

“管家,把这个罪奴拉出去,日晒鞭打。”

所有人都替瓶儿提心,因为受罚的人会被吊起来,鞭打不说,还有在太阳下面晒上几天,至于是几日,只有主人发话,才可放下来。一般人,只是鞭打就会弄得半死,再晒上几日,恐怕是活不了了。

管家稍向前,到了莫痕的面前,半鞠躬“主人是否能重新考虑下,毕竟瓶儿也只有15岁,也还是个孩子,鞭打就够他承受的了,如果再日晒,恐怕命就不保了。看在他平时侍候主子也尽力的份上,就从轻发落吧,留他一条性命。”

“管家,瓶儿当初是你带来的,现下进入我将军府,就要听从于我。这次,他擅自离开主人,不能好生照顾,这算是尽力吗?这次谁都不能替他求情,要么就一并的罚。管家,按理说,这府内,奴都是由你教导和管制的,他出了这样的差错,是你的责任,你也该受罚。”

管家是莫痕的心腹,平时莫痕都是很器重她,不会轻易的罚她。这次,为了莫灵,连她都被牵连进来,看来莫痕是很重视莫灵的,再者也看出来,这次莫痕是真的生气了。

所有的人都不敢再说什么,瓶儿很快被拖了出去,就算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也还一直都在问莫灵求情,乞求不要再罚莫灵。

“妻主,灵灵现在也受到惩罚了,就停下来吧,她还小,经不住的,到现在就够了,想必她是再也不敢了。毕竟她也是您的女儿啊!”

金浩看着瓶儿被罚的这么重,心里更担心自己的女儿,生怕莫痕狠心再罚莫灵。

说是心疼,莫痕当然是心疼,毕竟那也是自己的孩子。现下气也是消下来了,心里的疼惜泛上来,看着趴在长凳上莫灵,脸上布满了汗水,脸色是那样的苍白,心里非常的难受。

“罢了,罢了。都下去吧,若是下次再犯这样的错,责罚就不会这样轻了。”莫痕叹气,手挥了挥便走出了房门。

金浩顿时惊喜,抓住机会“来人,把小姐扶到床上,请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