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小说: 炮灰死去活来 作者: 古木架 更新时间:2020-10-18 02:40:11 字数:3016 阅读进度:22/22

白棋只是随便调戏一下系统,没怎么放在心上。她掀了被子给苏元涵随便盖上,吹灭蜡烛,就带着好心情回房睡觉去了。虽然是大年夜,但她对熬夜守岁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暖乎乎的被窝更有吸引力。

然而系统的确是升级了。

早在白棋再第二场任务该死没死成,系统汇报总部的时候,炮灰组的组长就从系统获取数据,暗暗考察新员工,然后很满意。

“不错不错,吃苦耐劳,安分守己,不做多余的事情,这个新人很有潜力嘛,值得培养!”

组长精神一振,决定不论如何要留住这个新人,不能让她跑了。

实在是——炮灰组太难招人了!

之前招了十个,十个全跑了!人都没有,更别说业绩!

作为炮灰组的组长,简直一把心酸泪。自从上任开始他就开始愁啊,愁得快头都快秃顶。

再这样下去,新设的组估计要玩儿完,组长也只能灰溜溜地回到原来的岗位,那也太不好看了。

不行,必须得把炮灰组撑下去!

组长咬牙下定了决心。而把炮灰组撑下去的前提是得有员工,招到人而且能留人。组长反思着,炮灰组的工作人员来一个跑一个,要么是心里委屈,要么是钱不到位。

钱的方面,炮灰组员工的工资奖金和其他两个组一视同仁,而他们公司的工资水平已经遥遥领先其他行业,所以应该不是钱的问题。那就是心里委屈了。

要说最能提升员工工作体验的,无非就是任务途中全程陪伴的任务系统。

于是炮灰组组长开始从弃职的员工中吸取经验教训,申请升级系统,完善系统功能,提升员工的工作体验。

他们炮灰组因为是新开的,人事凋零,资源远远比不上其他两个大组,分拨的系统也是最原始版本,痛感都是不能屏蔽的,只是个莫得感情的任务传声筒。

比如第一个员工就是因为受不了濒死的疼痛才弃职。

于是组长首先就申请系统屏蔽痛感功能。

一开始屏蔽百分之三十。

百分之三十不够,就屏蔽百分之五十。

百分之五十还受不了,干脆免痛百分百,让炮灰能够安安祥祥地死去!

经过前面十个人弃职点的反馈,炮灰组组长已经累计为系统升级了十次,这才有了屏蔽死亡痛感、识别剧情人物、消除伤痕、聊天问答等功能。

所以到炮灰11号入职的时候,升级了十次的系统已经比较完善。可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组长深知等人提出来的时候,肯定又是准备弃职的了,所以出于留人用人的热切,组长主动要求系统,炮灰11号如果对他们有什么不满啊要求啊要及时上报,尽快给她解决!

系统记录中,无非是配角组跨组发布临时任务时,炮灰11号曾经抱怨过它太过冰冷严肃,于是将这个抱怨忠实上报于炮灰组组长。

组长一听,太冰冷严肃没有人情味儿?

立刻大手一挥,升级!升到有商有量充满人情味儿,务必让11号感觉到组织的温暖和关怀!

以上,就是系统变得有人情味儿的原因。虽然白棋没有深究,但是她体会到了,也就达到了组长的目的了。

***

大年初一,新年伊始。

苏元涵一早醒来,想起昨晚某个没良心的丫鬟盘问完话就把自己丢在床上的行为,忍不住唉声叹气。即便如此,他还是换洗一新,打开了门。

门外三个人都在等着了,见了他都欢欢喜喜说着吉祥话:“少爷新年快乐!”

“少爷大吉大利!”

“少爷万事如意!”

苏元涵也笑着说了:“新年快乐,岁岁平安!”而后把准备好的金银稞子一一赏给他们。

他对金银外物并不执著,院子里只有一个丫鬟两个小厮,十分体恤,是以愿意多打赏些,让他们高兴高兴。

先给了来喜来顺,两人都欢天喜地地道谢,吉祥话不要钱一样往外说。

他笑了笑,最后看向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小丫鬟,细细地打量她。她今日也换了府里发的新衣,乌黑的发丝上系了喜庆的红绳,映着莹白的小脸,真是面如桃腮,明眸皓齿,越发的清丽动人了。

苏元涵直直看着她,越看越是心动。

若她能够一直这样专注地看着自己、期待着自己,眼里再也容不下别人,心里再不想那个不知道在哪里的未婚夫多希望她能开窍一点,察觉到自己的情意。

“少爷?”

那双明亮的眸子眨了眨,有些疑惑,还有些得不到赏钱的着急。

苏元涵心中一声叹息,藏起眼中的情绪,仍是温和笑道:“少不了你的,小丫头。”

说罢将装着金稞子的荷包递给她,终是忍不住,抬手在她乌黑柔顺的发顶轻柔地抚了抚。

“谢谢少爷赏!”小丫头得了赏,纤细雪白的双手捧着荷包,眉开眼笑地道谢。

说着她一矮身,脱离头顶的手掌就要跑开。

苏元涵赶紧将她喊住:“白鹭。”

白棋只好顿住脚步,疑惑地问:“少爷还有什么吩咐吗?”

苏元涵一双眼睛盯着她,轻声问:“昨晚我似乎喝多了,是你送我回来的?”

白棋心中立刻警觉。

嗯?难道是想起什么来,要秋后算账?那可不行!

她眼睛一转,脆生生地回答:“不是呢,少爷。是您自己走回来的,奴婢只在前头给您掌灯。”

苏元涵:“”

就这么被她两句话堵死了。

他心中一时无比复杂。这个丫鬟,她到底有没有心?

白棋见他沉默,心里偷笑,捧着装着小钱钱的荷包赶紧溜了,开开心心数钱去。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无奇。

无非就是走亲戚啊拜年啊,将军府显赫门第,自然门庭若市,来客不绝。府里的大小主子也都很忙碌,各家亲戚应付起来似乎没完没了。不过这都不关白棋的事,因为苏元涵根本不会带她出去。来了客,也不会往他自己的院子里引,自然也就用不着她端茶倒水的。

白棋对此十分满意,日子简直赛神仙。她觉得这么省心省事的少爷,实在找不出第二个了。

只是调查苏元涵异常的任务,也没有任何新的进展。

苏元涵清醒时喝醉时她都问过了,再问也没啥效果,旁敲侧击更是没用,她觉得大概也就只能到这儿了。

如此一来,白棋就闲得有点无聊了。

一无聊,就开始骚扰系统。

这天下午,院子里没人,她一边浇花一边小声催系统:“你快把任务交了吧,没几天了,还要留着时间等反馈呢!”

苏元涵院子本来是没有花也没有草,只有两棵掉光叶子的树,但是年前府里采买了一批花卉,说是摆在府里图个花开富贵的好兆头。苏元涵明摆着不喜欢花花草草的人,竟然也叫白棋去挑些回来。

白棋也就去了,她也不知道哪些名贵哪些寓意高洁,既然让她挑,她看橙红色的报春花开得浓烈好看,让来喜来顺抱了回来,搁在院子边上。

然后她日常工作就是照看花卉,没事浇着玩,浇不死也是花花们命大。

今天已经是正月十二,离任务时限还有三天,确实该提交结果了。

系统念了一遍她的笼统版原因,跟她确认:

白棋挥挥手:“提交提交。”

系统:

系统:

白棋叹气,“知道啦。实在不行,我就一个平地摔把自己摔死,这样又不崩人设,又合情合理下线。你说是不是?”

系统:【】

一点也不合情合理。

白棋浇完花,又拿剪刀修剪叶子。悠悠哉哉不一会儿,再次听到了系统的提示,是任务结果来了。

果然不愧是最近业务最为繁忙的配角组,效率是相当高,她留的三天实在实在绰绰有余。

系统播报着结果:

虽然心有预料,但白棋还是很不高兴:“真的白忙活了?我可是打听来打听去,打听了好久的!”虽然最后也没打听清楚。

系统继续:

白棋脸色立刻阴转晴,喜滋滋道:“这还差不多,没有五位数,四位数也好,好歹有点辛苦费嘛!”

白棋:“?”

配角组没完了还!

不要以为改了时限她就能查出来,没耐心了,不奉陪了,她要换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