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脑洞世界

小说: 群穿火影搞建设 作者: 奶粉白大魔王 更新时间:2020-11-22 02:32:17 字数:4195 阅读进度:270/273

耳边再一次传来诺斯卡的声音,站在无数鱼蜥尸体上的奈粉回过头冷冷的注视着她,一直尚没有死绝的鱼蜥想趁奈粉分心,用自己的尾巴抽向奈粉。

奈粉头也没有转,伸出双手抓住了鱼蜥粗大的尾巴,用力一摔,整个鱼蜥从低拔起摔在地上,低声鸣叫了几秒之后,便再也没有声音。鲜血从鱼蜥的身体中溅出,飞向了脸上带着微笑的承认版诺斯卡,她就仿佛像是没有看到这些一样,嘴角的笑容依旧是这般的浪漫。

鲜血从她的身体中穿过,她就像是没有实体的幽灵,什么东西都已经没有了再污染她的资格。

“现在可以告诉我,这里到底是怎样的情况了吧”

奈粉随意的坐在一堆尸体之中,再次询问。

诺斯卡悬浮在那暴风雨下的天空之中,小麦色的长发开始随着风雨的飘摇而在半空中飞舞。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相反她的脸上却显示出一脸严肃。

“生命是伟大女神赐予我们的礼物,它珍贵且脆弱,每个人只拥有一次,也许有些人不了解其中的价值从而轻易放弃,但有些人,却会将其看的比任何东西都要沉重。只要可能,哪怕是付出任何的代价,也会想要活下去。”

“相信这份生命的沉重,你也是可以感受的到吧,从你身上我看到了活着的,尽管你过的并不如意,但是你却真真在在的活着的,和许多空有生命却丝毫不珍惜的人相比,你才是真正活着的人。”

这一次奈粉没有着急询问问题,而是静静的坐在鱼蜥的尸体上,望着无边的冷雨,在石堡的那边现在应该已经安全了吧,鱼蜥已经全部被奈粉吸引过来了,所以现在哪里应该已经安全了才对。隐隐约约,奈粉已经明白了眼前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她需要确认。从这个疑是知情者的身上确认自己的猜想。

诺斯卡慢慢朝着奈粉飘来,没错就是飘,她的两只脚已经离开地面,身体悬浮在空中犹如一只幽灵。她慢慢的接近奈粉,走到她的身边,随后两只悬在空中的脚缓缓落地,像是能够触碰到尸体一般,踩在鱼蜥的尸体上,坐在了奈粉的身边。

“我是诺斯卡。”

奈粉点了点头,她已经猜到了,尽管和印象中的诺斯卡的气质完全不同,但是她也有许多与诺斯卡相像的地方,这样奈粉一早就怀疑这个人是诺斯卡,只是不知道她将自己带到这地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石堡里面的诺斯卡也是诺斯卡,曾经的我,这里是我的记忆,我痛苦的根源。”

一切都像是奈粉所想的那样,但是还有一个问题奈粉不清楚。

“为什么要将我拉进你的记忆里面,你想要我做什么。”

自己和诺斯卡并不熟悉,且不说她是怎么制造这么一个空间的,单说自己并不和诺斯卡很熟,她找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要报仇也该去找那只萝莉才对,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诺斯卡摇了摇头,否认了奈粉的话,她的眼睛望着远方的石堡,里面流露出淡淡的哀伤与不忍。

“并不是我将你拉入我的世界,而是你进入了这个世界,和我一样,被困在这里,永远永远不能出去。”

“这么说你是被困在这个地方”

“这也是你的结局。永远的沉浸在内心的痛苦之中,永远没有办法出去。”

“最后一个问题有没有办法离开这里。”

奈粉想起了在树林之中,她擦拭的那些石柱,现在想起来那些石柱摆放的方式看起来像魔法阵并不是巧合,在收拾那些东西的时候奈粉就觉得树主摆放的像是魔法阵,看起来是那个岛曾经的主人设下的强大魔法,自己不小心启动了那个魔法,现在自己则掉入了这个魔法所构成的世界之中。

诺斯卡很有可能也是如此,要知道她是跟

着自己一次被小女孩吞掉的,没有看到她一直以为她已经被小女孩给消化了,现在看起来并不是这样,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进入这个魔法世界的,从废墟遗迹上来看,并没有除了自己和小女孩之外再进入遗迹的痕迹,很有可能是从其他的入口中进来的吧。

但是现在这些已经不再重要了,现在唯一重要的是怎么离开这里。只是诺斯卡口中所说的那些话,奈粉并不打算去听,什么叫做没有办法了,只能永远的困在记忆的痛苦之中,没有试过又怎么会知道到底有没有办法,一切都是要试过之后才能知道。

诺斯卡起身,她的双脚缓缓离开地面,身体在原地旋转,麦色的散发在雨水中摇曳像是一只翩翩起舞的美丽舞蝶。黑雨,似乎逐渐变大,耳边的落雨的嘈杂声也越来越大,而诺斯卡的身影却逐渐变的透明起来,等到她彻底消失不见的时候,一阵大风吹来,迫使奈粉不得不说闭上眼睛。奈粉明白这是要换另外一个场景的前奏。

奈粉站在石堡的中间,她也没有说话,眼睛冷漠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她身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与鱼蜥战斗之中所受的伤已经全部好了,那些伤口就像是消失了一般转眼之际就已经消失不见,就连她的衣服也完好无缺上面看不到一丝破损的样子。

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的,都只不过是诺斯卡记忆中的幻影,尽管看起来是那么的真实,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片镜像而已。

奈粉远远的望着,望着天空的冷雨,压下来的黑云,以及呆若木鸡的小诺斯卡,渐渐的渐渐的,小诺斯卡的身影逐渐发生变化,小小的身体开始变大,很快她的样子变成了大诺斯卡的样子,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对着奈粉凄美的一笑,一阵吹了过来,世界随之崩坏。

景色逐渐化作碎片,白光太过刺眼,奈粉只得闭上眼睛。

奈粉的脑袋感觉恶心,身体像是在天空中失去了方向感,分不清哪里是左哪里是右,哪里是上哪里是小。脑袋里面的东西像是被小孩子当做涂鸦的颜料放进了调色板里,随后被粗暴的搅拌起来,整个脑袋思想都想是被抽了出来,非常痛苦。

等到奈粉的视觉再次恢复的时候眼前的世界再一次焕然一新。

但是这个世界却和奈粉以往见到的那些世界不同,这里虽然还是莫端斯的石堡,但是整个石堡显得干净整洁与明亮。

诺斯卡静静的坐在石堡外的一个千秋上,身体随着秋千咯吱咯吱的摇晃着,她的妹妹则在一旁愉快的玩耍,母亲则在阳光之下温柔的望着两人。这里的诺斯卡不再是小诺斯卡,而是实实在在的她,一个成熟的诺斯卡。

奈粉缓缓走进,诺斯卡抬头望向了她,并对她做出一个嘘声,同时让出自己坐下的一部分,示意奈粉上来一起坐。

奈粉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坐上去,只是在下面静静的望着诺斯卡,脸上浮现出一丝疑问。她的问题实在太多太多了,但是这些问题诺斯卡却始终不会完整的告诉她,就像是解密一样,明明只差最后一步但是无论如何却也没有办法找到着最后的一步,无数的人为之气氛,但是依旧无济于事。

对于此时的奈粉来说,就是这样的情况,明明只差一步就可以弄清楚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但是诺斯卡却总是说些不知所云的话。向她提问已经毫无意义了,她是不会坦诚的告诉自己,与其去问她为什么,还不如耐着性子等她自己说出来,那个时候再自行判断好了。

诺斯卡对于奈粉没有接受她邀请,没有坐上自己的秋千感到一丝不满,她带着一丝责备的眼神,问道“怎么不上来难道我身上又味道吗”说完还低下头仔细的嗅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吧,恕我冒昧的问一句,现在

的你可以看到我吗”

“奈粉你可真是可笑,我看不见你,我怎么和你交流的,难道我还对着鬼话说吗”

奈粉脸色严肃的问道,诺斯卡听到奈粉的话握住自己的嘴巴偷笑,从秋千下下来,轻轻的捏住奈粉的脸,像是对待自己的妹妹一般对待起奈粉。

“那真是太好了,看来这一次真的是你,你可以将问题的答案告诉我了吧。这里到底是哪里。”

听见诺斯卡的回答,奈粉松了一口气。在这里站着的人不是出于某个记忆的人,话说回来她的母亲在她三四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妹妹也是,而现在这里她妈妈和她妹妹都活的好好的,这不对吧。

“小家伙怎么总是爱乱想,你是我们的家人,就算你是北方漂流过来的人,只要来到了我们莫端斯那就是我们的家人。玩够了没有,玩够了回去吧,你的利亚修女可以嘱咐过我让我好好的照看好你,你要是有个三长两段我可没有办法向他们交代。”

奈粉前进的脚步停止了,她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诺斯卡。

奈粉从未对她们提起过自己的事情,唯一告诉过他们的消息就是自己的名字,但是在这个世界上谁会在意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女孩的名字,她不应该知道奈粉的事情,更不要说是进入隐流之前的事情,那些事情如果不是刻意被提出来,就连奈粉这个本人都会忘记。

为什么她们会知道,而且,而且自己还是从北面过来的,这

帝国首都是在莫端斯西边,不该是从西边过来的嘛不过如果修女没有死,当时在逃难的时候奈粉和修女成功从哪里逃了出来,并且从那边朝着莫端斯前进的话,确实是从北方走下来。

但是不可能,利亚已经死掉了,绝对不可能,她被小绿收养同时成为了隐流,这点绝对没有错。

奈粉的身体开始缓缓后退,诺斯卡看出奈粉想要溜走的想法,噗哧一笑。

阳光从天上打在她的身上,让她沐浴在柔和的阳光里面,整个人身上看起来都摸上了一层神圣的光彩,她正站在阳光之中微笑,看起来就像是一名非常普通而温柔的邻家大姐。

“小孩子不要老想着离家出走,有什么问题跟诺斯卡姐姐说,诺斯卡姐姐会帮你处理的,是不是又和利亚闹矛盾了你要体谅利亚啊,她毕竟是那么多孩子的修女,不止是你一个的,不可能将所有精力都集中在你的身上,想要来玩的话,可以来找我,活着找诺斯尔克,我妹妹肯定会喜欢和你一起玩的。”

诺斯卡已经从秋千上下来,微笑的望着奈粉,奈粉警惕着她,在她下来的一瞬间离开转身逃走。

这是奈粉脑海之中唯一的念头,这里不正确,不正常。

但是她的脚还没有迈出几步,诺斯卡便已经追了上来,双手轻轻的放在奈粉的肩膀上。

奈粉一惊,诺斯卡的速度有这么快吗

事实胜于雄辩,既然跑不过她,那么就战斗把,习惯性的手伸向腰间的短刃,但是遗憾的她摸的只有空气,她身上的所有东西都消失不见。而她此时更是被诺斯卡牢牢控制住了。想挣脱,但是诺斯卡不仅速度惊人就连力气也十分惊人,奈粉引以为傲的力量在诺斯艾克面前完全没有一丝作用,根本无法从诺斯卡的身上挣脱出来。

这时她才注意到,自己穿着的也再也不是自己原本那虽然破烂,但是行动十分自在的衣服,而是一件白色的短裙,上半身则是一件粉红色无袖的高领衣服。这绝对不是奈粉这个会穿的那种衣服,同时她也该收到了,不是诺斯卡强到令奈粉感到无能为力,而是她的力量变弱了,所有的力量全部消失不见,这个状况比奈粉在那个不知名的岛上还要严重,在哪里她至少还有怪力和强大的恢复能力,这里似乎她就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