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小说: 倾城王妃,王爷滚远点 作者: 秦子观 更新时间:2019-12-03 00:43:54 字数:2357 阅读进度:234/245

“啊啊啊!你是那个混小子,竟然敢吐本太子一身!我要杀了你!”太子陆珏月前前往陕北一步,亲身督临救灾,本来路程计算好昨日就能到,奈何回泷城途中天降暴雨,耽搁一日,才快马加鞭赶回来,身子累的不行,就又被这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混蛋小子给吐了一身,这让他如何不气?

喝了酒的谭深醉醺醺的,一颗脑袋两颗大,知道自己让别人麻烦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瞧见少年态度诚恳,姑且又是个瞎子,也就不想与她计较了,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这一身脏污,又实在忍耐不住,他是太子当然不能这么委屈自己,本想直接踹她一脚出出这口恶气,却没想到脚才伸了一半,就感觉有一道力量抓住了,迫使他半分不能动弹,然后那人居然还借力打力,直接将他推倒。

太子陆珏迅速撑地起身,咬牙切齿的看向他,:“放肆!”

【这位太子出场的时候,孟星尧陡然之间瞪大了眼睛。这是什么情况?这个人……分明就是那位疯子王爷祁陵夜啊!】

【再有,孟星尧怎么觉得自己的记忆越来越模糊了?她本来的记忆越来越淡了,怎么出来的都是师姐的记忆?】

【孟星尧有些慌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怎么……越来越觉得自己不是孟星尧了?所有的感觉有点像师姐谭深?】

————ps言归正传

而那人却全然没有因为上位者的压迫而露出一点儿害怕,而是半醉半醒的拍了拍脑袋,嘴角勾着一抹不屑的嗤笑:“都跟你道歉了,还欺负我?”话落,那红衣少年已经转了身,身体摇摇晃晃的往前走,语气懒懒散散:“唔,这是你咎由自取………怨不得我!”

“你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本太子今天就要教教你怎么做人!”说罢,太子陆珏目光陡然一凌,脚步重重一点,如同一只迅捷强硕的猎豹就要扑向前面牵着金毛犬的红衣少年。

可偏偏,就是差了那么一点儿,那少年身体摇摇晃晃间,明显喝得醉醺醺,可就是躲过了他的攻击。

见状,那丰神俊朗的太子陆珏心下一惊,眉头微蹙,这个家伙显然是个高手!继而露出一种棋逢对手的兴奋感,:“能在本太子手下躲开的人,你还是第一个!”

谭深继续往前走,实在不想同这个难缠的家伙打斗,她现在胃里还不适呢!

可要是,有人不知死活的挑衅她,她也不会手软!

嘴角勾出一个不屑的嘲笑,她迅速闪身回击,几乎眨眼之间就已经是压倒性的扼制住了那人脖子,将他圈禁在自己身前,语气似乎有些惋惜:“第一个么?在我手底下一招都过不了,只能说明……那些人是在奉承你!哦,对了!你说你是太子是么?”

“还真是个………辣鸡。”少年嘲讽一笑,说话尾音极轻,就呵斥在锦衣华服的男子耳朵边,温热的气息撩拨的他却是更加愤怒!

升平第一次,被人这么对待,如此羞辱!

太子陆珏从喉咙中挤出几个冒火大字,:“放肆!我是太子!”

这下,那红衣少年却是放开了手,不过却并非是因为害怕,而是……而是……像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一般的,嫌弃的拍了拍手。

然后十分礼貌的低下头,谦虚微笑道:“在下,锦王谭深!”

锦王……谭深?似乎有些耳熟。

多年前,太子陆珏尚且是个三岁小童,调皮的爬上了皇帝皇帝批阅奏折的龙案,闪烁着两颗葡萄般的眼睛,指着放在龙案上那一道写满了黑色小字的明黄圣旨:“帛王……什么…深……”

皇帝将他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是锦王,谭深,是你姑姑姑父的儿子,今天刚刚出生的,父皇封他为南离一国第一个异性王爷!”

因为是第一个异性王爷,所以他的记忆很深刻,原来这是皇姑的儿子!

可是,也太狂了!小小一个王爷居然敢欺负自己这个堂堂太子!

陆珏当即叉腰,就笑出了声,:“谭深,哈哈哈,等着父皇处置你吧,本太子这就要给父皇贺寿,顺便揭露你的恶行!”

他说着就要往前迈着大步子,十分得意的赶去告状,背后却突然响起了一道十分散漫却又字字戳心的话。

“唔,告状么?太子……还真是小孩子呢。”

太子陆珏脚步陡然一顿,瞬间转过了头,却见那红衣少年正十分惬意的双手环胸,笑的有些醉人。

他当即黑下了脸,:“你说……谁是小孩子?”

谭深往前挪动两步,身子优雅:“看来太子殿下耳朵似乎不好用,本王认识一个江湖郎中,有时间可以为太子治治。”

“你!”?陆珏气的头冒火花,一口恶气抑郁心中。

谭深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继续讲道:“听太子的声音也有十七八岁了吧,又不是七八岁的小孩子,还需要什么事情都和自己的父皇打小报告吗?更何况,本王吐了太子,已然秉着十分诚恳的态度和太子道歉了,可太子殿下你却是得理不饶人的想要报复本王,本王不过是出于自卫方才还手罢了,更何况太子身为储君,未来的帝王,气量竟是如此的狭小!这事儿闹到了皇帝舅舅面前也是本王占了理,而且不知道皇帝舅舅会不会因此,对太子你……有所改观呢?”

他这话说的也没错!可……总是抹不下面子!

想了想,太子陆珏直接一甩衣袖扬长而去,一副激昂愤慨道:“哼,是本太子大人不计小人过,懒得和你这个小孩子计较!才不是怕你!”

小孩子,这三个字他还是很在意的!自己长这么大,都没有人说过自己像是小孩子!

谭深摇了摇头颇有些无奈的笑笑,肠胃又是一阵翻江倒海,一手撑着树杆弯腰吐了起来,背后有人在为她轻轻拍打背部。

正是刚不久,才说过欣赏她的镇北大将军幺子乔应卓。

谭深又是一吐,乔应卓捏着鼻子,边拍边道:“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太子黑着一张脸,身上的衣服都被弄脏了,老狐狸,不会是你吐的吧?”

“呼————”长长吐了一口浊气,谭深点了点头,:“很不巧,正是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