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二章 如果盛苍苍需要它的话……

小说: 前方高甜:爹地,有人挖你墙角! 作者: 弦月了了 更新时间:2020-03-24 05:26:56 字数:2578 阅读进度:272/450

盛苍苍一下一下按压容宝,强行逼迫自己要冷静,自己是医生,现在只有她能救得了容宝。

现在在她眼中就只有容宝,别的什么都没有。

一下,又一下, 盛苍苍的动作近乎机械。

她脑子里闪过了和容宝相处时的一幕幕,她虽然不是容宝的亲生母亲,但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根本不用血缘来定论,她与容宝之间,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盛苍苍无法接受容宝忽然这样出事,还是在家里出事!

她眉宇间的神色越发镇定冷静,给容宝做人工呼吸,一下又一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就几分钟的时间。

她听到容宝呛了一口水。

那一声呛水的声音,盛苍苍觉得这世上就没有一个声音能比这个更动听的了。

容宝迷迷蒙蒙的,眼前还是有些晕黑的感觉,他闭了闭眼,然后感觉眼前才是逐渐清晰起来,他看到了爹地和妈咪正低头看着自己,眼睛里都是担心。

爹地那总是阴沉沉的脸就算了,他看到妈咪是真的好担心啊,眼睛都被泪水盈满了。

容宝心里就有些难过,他伸出手想去抓抓妈咪的手。

盛苍苍察觉到容宝想抓自己的手后立刻就抓住了他的小手。

容宝现在很难受,脑袋就像是要炸掉了一样,可他还是努力对着盛苍苍笑了笑,“妈咪,你不要难过呀,我就是不小心摔了一下,我没事的哦。”

盛苍苍听着容宝这若无其事的话,一边替他处理后脑的伤口,一边情绪再也克制不住,“妈咪带你去医院,你的头还撞伤了,要立刻去检查一下,还有,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刚刚是怎么摔的?”

她有看过容宝浴室里的那个小浴缸,应该就是容溯为了容宝专门打造的,大小什么都适合孩子,一般情况,是不会发生这种溺水的。

关键是,容宝将水放满了,那水直接和浴缸边缘齐平了。

这样的情况下, 容宝不小心摔下去,的确很容易溺水。

盛苍苍将容宝抱起,容溯从一边伸出手,“我来抱吧。”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缱绻,显然还没有完全从醉后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盛苍苍却抬起头冷冷看了一眼容溯,“容溯,你还配做一个父亲吗?”

刚刚要不是她执着要来容宝这里,容宝会怎么样?

盛苍苍光是想都不敢想。

容溯按了按眉心,看着容宝小脸煞白的样子,没说话,幽沉的眼底里都是心疼。

他看了看盛苍苍,又看了看容宝,眸光闪了闪。

盛苍苍根本不管容溯怎么想的,抱着容宝就去了车库,容溯也跟了过来, 她看了容溯一眼,没说话,任由他坐在后面。

容溯的脸还红着,整个人还是醉酒后的状态,现在还按着太阳穴,看起来很头疼的样子。

“小宝,你是怎么晕倒的?是不小心脚滑了摔倒后磕到了晕过去的,还是在晕过去之前有些不舒服?”

盛苍苍问的很仔细,这些情况提前都知道,这样到了医院里,也可以立刻做对应的检查。

容宝现在还晕乎乎的,脑袋被磕的地方尤其疼,其实他现在最想躺下来闭上眼睛。

可是他知道,他要是这样的话,爹地妈咪肯定会担心,所以,容宝强忍着, 还很认真地回答道,“我放了水和泡泡剂,然后刚进去没多久,就觉得晕乎乎的,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想从浴缸里出来的,可是一站起来就晕,我两只手抓着浴缸边缘想出来,可是没有力气,然后我就摔下去了,就感觉脑袋咚的一下,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容宝口齿清晰,又是很条理的将这件事说出来,虽然声音听着还是奶声奶气的, 可是却是让盛苍苍再一次感慨容宝到底是怎么长的?

这么机灵可爱,又是这么聪明。

“一会儿到了医院后,妈咪就带你去做检查,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你一定要告诉妈咪。”

盛苍苍的语气很温柔随意,好像这不过是一次普普通通的检查而已。

可是,只有她知道,她心里有多么担心和害怕。

小孩子忽然间头晕,眼前一片黑,什么都看不见,这让她想到了很多种可能。

这个时候,盛苍苍恨不得自己不是医生,这样,不至于因为知道的太多而想的太多。

容宝嗯了一声,就乖乖的坐着没再说话。

盛苍苍一路开的很快,从车子后视镜她还能看到容宝和容溯父子两头挨着头的样子,竟然说不出的可怜。

……

仓央妤到了古寺后直接气势汹汹地去找仓央尉。

仓央尉这个时间正靠着床懒洋洋的看书。

这个看书,当然指的不是佛经之类,而是小说。

他看的津津有味,仓央妤气势汹汹冲进来都没有抬头看她一眼。

“哥!”仓央妤喊道。

仓央尉掏了掏耳朵,懒洋洋看了她一眼,继续看书,“干什么啊, 耳朵都要被你搞聋了。”

仓央妤冲上去就将仓央尉的手机给丢到一边,然后怒瞪着他。

“那枚压魂古玉呢?”她声词严厉。

仓央尉一听,靠在架子床旁边,挑了挑眉,“你见过盛苍苍了?”

“你别管我见没见过她,我现在就想知道,那枚古玉怎么在她身上?是你送给她的还是别的原因?”仓央妤质问道。

仓央尉便笑了笑,“东西本来是在我这里,现在在盛苍苍这里,那当然是我送出去的,至于我为什么会送出去,那当然是有人有所求,不然我怎么会送出去?谁让我送出去的,你自己也能猜到吧?”

“容溯?为什么?”仓央妤眼底里都是奇怪。

好端端的要那块玉做什么,那块玉,在普通人眼里就是块玉而已,容溯要是想送盛苍苍玉,可以送她更名贵的。

“哥,你难道不知道我想要那块玉很久了么?!”仓央妤很生气。

仓央尉摊了摊双手,“那没办法, 我送出去了。”

“哥,盛苍苍为什么要那块玉?不会无缘无故只是为了玉吧,只是为了玉的话,容溯可以给她买更好的,为什么非要那块玉不可呢?哥, 盛苍苍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仓央妤紧接着就问道。

她虽然不是继承家里传承的人,但好歹是在这个家,这个环境下长大,面对一些问题还是很敏锐的。

她直觉盛苍苍是有问题的,她是需要那块玉的,而那块玉的作用就是压魂固魂,那么,盛苍苍需要它的话……

仓央尉看了一眼目光灼灼盯着自己的妹妹,“怎么,你还想把那块玉抢回来?”

仓央妤别开了头,“你都送出去了,关你什么事,你告诉我,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行,就算你不说,我也能查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