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节:阮氏三兄弟

小说: 乾十一传 作者: 玉琊 更新时间:2020-05-23 07:22:09 字数:2788 阅读进度:126/143

阮文礼这些年执掌阮氏一族以来,阮氏一直没有什么太大的起色,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朝中无人才导致的。

他不是不想找个靠山;可是那些当官的小的他不愿意靠,大的不愿意搭理他这样的地方上的商家。如此以来就造成了这不上不下的局面。

本来阮氏在岳州城内还能稳压蒋氏一头;可是蒋氏出了蒋巍这样的人物几年时间就升到了岳州刺兼都督这样的官位,成了岳州城的一把手。

由这样的一位父母官照应着,蒋氏这些年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已经将阮氏给比了下去了。虽说蒋巍当这么个官,蒋氏出了不少的钱财来打点关系。

可老话说的好,三年知府,十万白银;一个地方知府都能有这样的收入,更何况是蒋巍这样的地方政要高官。那些年花下去的钱早就捞回来了。

阮文礼不是没有想过也给自家人花钱买个官回来,可是自家的兄弟们全没有这个本事,所以也只能放弃这个念头。

如今好了,自己这个从未归家来的弟弟,第一次回来就给自己带回来了少将军这样的一座靠山,阮文礼心中的雄图伟业已经开始展开。只要有少将军这座靠山在,他阮氏一定能称为全大唐数一数二的商家。

自家的二弟和三弟之前一直心里觊觎着阮白条手里的那笔钱财,阮文礼倒是时常拦着他们两。因为那笔钱阮白条自己都不一定知道,说是阮白条祖上运走了那笔钱也是传说中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还不知道呢。

相反是这个四弟阮白条,这些年来;在洞庭湖中明着暗着的帮了不少忙,也算是没有忘记了自己的姓氏。

阮文礼喊来了自己的二弟和三弟两人;跟他们说了这个事情,他们二人听了以后也不免高兴一场。

本来两人都是在外打点着生意的,此次回来是正好调运货物出去的。和阮白条算是前后脚,所以阮白条没有见到他们两个。

阮文礼想将阮白条留下吃晚饭,那时候正好自己的另外两个弟弟回来,一家人算是吃个团圆饭。只是阮白条坚持离去,阮文礼也就随他去了。

他再次叮嘱着自己的两位弟弟道:“现在老四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们不要在老惦记着那笔钱;老四给我们牵上了西北军这条线,可比那些不知道在哪的钱强多了”。

他的二弟阮文禄道:“大哥,你放心就是;我们知道事情的轻重的。老四给我们找来了这样一座靠山,我们还和他提那笔钱,我们两也太不近人情了”。

老三阮文珏点点头附和道:“二哥说的是,我们知道事情轻重的”。阮文礼见自己两位弟弟都能识大体,心里很是开心道:“你们两个能这样想就好;如今族里近亲的就是咱们四兄弟了,如我咱们还起内讧,咱们阮氏可就更要日落西山了”。

“以前咱们一直觉得是咱们朝中无人,所以导致我们生意每况愈下。如今算是好了,咱们靠上了这位少将军,以后不愁没有机会将生意做到全天下去的机会”。

阮文珏道:“那是,这位少将军可是咱们大唐最有潜力的一位了;别的不说,当当是他那未来的岳丈可就是咱们大唐的真正财神爷。更别说他自己本身就是大将军的独子了;这样的人,咱们得小心伺候着才行”。

阮文礼点点头道:“三弟说的不错,所以我决定以后和少将军的来往都由咱们几兄弟亲自负责;老四不是经商的料,但是他的性情能被少将军喜欢,咱们就只管让他在少将军面前保持本意就好了,不要去要求他改什么。万一惹恼了这个少将军可就不好了”。

阮文禄和阮文珏都点点头,觉得自己这个大哥所说不错;老四居然不愿意经商吗,那就随他自己去好了。阮文禄道:“四弟就让他好了,咱们以后的粉红也不会少了他那一份”。

阮文礼道:“以后西北那边牵线的生意,我的那一份也一起归到老四那里”。

阮文禄和阮文珏两人疑惑道:“大哥,这是为什么?”

阮文礼道:“我的那一份由老四给到少将军手上,也算是咱们阮氏的一点儿心意”。

阮文禄和阮文珏听后,不免竖起大拇指道:“还是大哥会做人。既然如此我们两的那一份也一起交道公帐上,咱们三人在平分就是,总不能让大哥吃亏呀”。

阮文礼对此也不说什么,他们两既然这样想,那么他也不会拒绝;他说道:“蒋大人送了请柬过来,过两日在岳阳楼设宴,邀我一同去;到时候我便有机会见着这个少将军了,到时候我便向他表表心意。看看这个少将军好不好打交道”。

阮文禄道:“有老四子这个面子在,大哥你就放心就是”。

阮文礼道:“这个少将军,这次把蒋氏给辞了,找了咱们阮氏,可还真就是看在老四的面子上,这回老四可是给咱们阮氏立了大功了”。

阮文珏道:“大哥,我这次从渤海辽滨回来,正好带回了两样不错的东西,本想给大哥做私藏的,这次正好可以拿给大哥做那送人的礼物”。

阮文礼听后道:“哦,是什么东西,说来听听?”

阮文珏道:“一件是一百零八颗深海明珠,每颗都有龙眼那么大,这样的珠子即便是在深宫大苑里也凑不出这样的成色珠子来;可是我花了好大的气力才弄到手的”。

阮文礼听后点点头道:“这确实难得;一两颗十几颗倒是不难寻,一下子这么多,还真是少见了;你将这珠子找人匠人给我装在我那颗深海紫珊瑚上,这样子的礼物才算拿的出手呀”。

阮文禄听后笑道:“大哥真是好手笔呀,这颗最爱的珊瑚都能舍得送出手”。

阮文珏接着道:“这样东西送给少将军应该不错;他是西北人士,这类东西应该少见”。

阮文禄道:“既然少将军的礼物解决了,这个蒋大人高迁咱们送点什么好?刚刚文珏你说有两样东西,还有一样是什么?”

阮文珏道:“还有一件算不得异宝,但是也绝对是一件奇珍了”。

阮文禄道:“到底是什么少卖关子了”。

阮文珏道:“是一把茶壶”

阮文禄听后道:“一把茶壶算什么奇珍”。阮文珏道:“二哥,有所不知这把茶壶可是何人用过的吗?”

阮文禄道:“还是一把别人用过的茶壶,除非是皇帝用过的送给蒋大人才行”。

阮文珏道:“二哥可猜的真准”。

阮文禄惊讶道:“还真是啊?”

阮文珏道:“是的,就是咱们大唐皇帝李瑞用过的,是他的亲身太监偷卖到宫外的,被我给买了。你说这样的茶壶送给蒋大人,二哥觉得算不算是一件好礼物?”

阮文礼听后点点头道:“三弟这次事情做的好,有这样的东西在,蒋大人那里咱们也算是过得去了。毕竟咱们抢了蒋氏的生意”。

阮文禄道:“还是三弟去的渤海等地有这样的东西收回来,我去的地方都没有见着些能上眼的东西”。

“二哥,能上你眼的东西可还真不多”阮文珏笑着说道;阮文禄的眼光可是挑剔的很,吃穿用度哪一样不是极尽奢华。

阮文禄听后道:“你少打趣你二哥,在这方面大哥才是真正的厉害,大哥的宝库内哪一样东西不是人间少有”。。

阮文礼喜欢收藏世间奇珍异宝,这些年来自然网罗了不少好东西。阮文礼道:“我那些东西不都还是你们俩个送给我的”。

阮文禄和阮文珏二人知道自己这大哥喜欢这些东西,所以每次遇着好东西都会想着法的给自己这位哥哥淘回来。他们兄弟三人在这方面还是感情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