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章 尴尬境地

小说: 潜行追凶 作者: 摸底牌 更新时间:2019-08-13 13:02:47 字数:3306 阅读进度:250/261

这一晚上的闹腾让卓乐峰筋疲力尽,身上的伤势更让他难忍。但是他现在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一切都等到明天白天再说。当然,卓乐峰这一觉显然不能睡得太死,他还得留意外面的动静。

乐家成的圆桌会在这一刻分崩离析,也意味着乐家成的犯罪网络从内部瓦解。余友泰既然已经跟乐家成闹翻,意味着他不可能让乐家成活命,否则乐家成手里握有余友泰等人的把柄也会让那些人头疼。所以这一夜,余友泰的人势必在全城搜找乐家成。

卓乐峰很想就目前的情况和胡楚光沟通,但是到目前为止,胡楚光仍未回到国内。他又想起小野临死之前说过的那些话,这让卓乐峰睡了没多久就被梦境惊醒。

等他从床上窜起之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他的精神状态稍微恢复,可身上的伤势似乎在提醒他,这事还没完!

余友泰和乐家成的人在厮斗,夹杂着赛蒙和吉祥街的人也会参与,警方这一夜显然会有大动作。卓乐峰这会不想再“惹事”以免自己陷于黑白都不利的局面。但是他实在不能静等,至少他还得把一个问题弄清楚。

看了看手机,上面有余友泰等人打过来的电话。卓乐峰现在不想回复他,那些事情天亮再说。在现在,卓乐峰要给另外一个人打电话。

凌晨三点多约一个女孩子出来,这显然有些过分。但是卓乐峰却等不了,更何况那个女生在接到卓乐峰电话后相当兴奋,她原本想让卓乐峰直接来自己家,但是却被卓乐峰拒绝。

有了前几次的接触,卓乐峰不想和季雪艳产生更多误会,他现在只想将心中的疑问弄清楚。

在约好的地点,卓乐峰等了半个多小时终于见到季雪艳。

那个女孩兴奋的朝这边走来,她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卓乐峰。不仅卓乐峰不接她的电话,也没回她的信息,所以对今晚忽然到来的相约她很期待。只是还不等季雪艳开口,卓乐峰便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质问道:“你认识切茜娅?”

“谁,谁?”季雪艳被吓了一跳,但是她脸上的神色已经表明,她确实知道切茜娅。

面对着开始慌张不安的季雪艳,卓乐峰并不想责怪她:“那个切茜娅是个国际犯罪分子,她善于对别人进行洗脑,驱使别人按照她的指令行事。之前韩燕之死就和她有关。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接受过她的训练,按照她的指令在行事。”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季雪艳想要逃避,但是这会卓乐峰真的很焦急,他紧紧的拉着季雪艳,苦口婆心道:“你不要在深陷其中了。雪艳,你要走出来。那个切茜娅在东南亚已经跟我说明了一切,她是想利用你对付我!”

“那我能怎么办?”刚刚还惊慌失措的季雪艳忽然爆发,她用力的甩开卓乐峰,双眼通红道,“我想要有人帮我,却没人能理解我。只有她主动接近我,且知道我心中想着什么。她给我想要的东西,我自当信任她。”

“她的绰号叫克朗普斯,那是一个给人礼物却要附带恶果的恶魔。你只要接受过她的好处,就会收到更大的恶果。”

“那我喜欢你,又能得到什么恶果?”季雪艳显得非常委屈,“卓乐峰,你知不知道我很孤单,我也希望有人呵护。但是我身边都是一群肤浅的人。遇见了谭菲菲,她现在却整天去谈自己的恋爱,我很寂寞,我想要得到我自己喜欢的人,这有错吗?切茜娅主动找到我,说会帮我。起初我也不相信,但是按照她的办法,你确实对我关注增多。甚至我在那一刻觉得我就是你女朋友。这就够了。”

其实卓乐峰早就看出季雪艳的心思,可是当听到对方亲口说出这些后,他的内心还是有些动容和难堪。他早该斩断季雪艳不切实际的幻想,也不该和她产生不清不楚的暧昧,可是那会他自己也是局中人,有些事情他并不能彻底理清。

面对着有些歇斯底里的女人,卓乐峰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原本准备的很多话语在那一刻都显得苍白。他微张着嘴巴,好似成了白痴。

但是季雪艳没有停下,抹了抹眼泪,女人摇着头道:“我知道我比不上余菲娜,但是我想过争取,我只想追求我自己的幸福。如果我做错了,我愿意承担我自己的责任。”

“她是个罪犯!”这是卓乐峰现在仅能挤出的词句。又是停顿了好久,他才重新整理语言,鼓足勇气后道,“从始至终,我也是过错方。所以,我也该对你道歉。但是现在,我们必须要面对现实。我需要知道更多有关切茜娅的事情,而你是目前可能接触过切茜娅最多,且可以帮我获取更多她信息的人。”

季雪艳摇摇头,委屈的朝后退去,可她并未走开,静静的看着卓乐峰良久后,用手挡住嘴巴,想说却又不说。

卓乐峰知道季雪艳被切茜娅洗脑过,所以一时半会她不可能配合。

“我在东南亚的时候,那个切茜娅跟我交代了很多,但是最终她被大火烧死。原本我以为切茜娅的阴影不会继续笼罩我,可在几个小时前,有一个人告诉我一切还没完,我的内心忽然感觉到不安。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季雪艳终于开口:“你到底在怀疑什么?”

“不知道!”卓乐峰摇摇头,“我只是感觉……切茜娅还没死,她可能就在我周边!”

这么多年,卓乐峰的直觉都还比较准,特别是对危机感的判断,他似乎有种天生的敏锐。在小野身上发生的一切,以及那些对话和曾经的一幕幕刺激着卓乐峰。那个恶魔难道阴魂不散?

季雪艳并没有回答卓乐峰,女孩满怀欣喜的来约会,却最终失望的跑走。这个凌晨,季雪艳对卓乐峰的内心充满了怨恨,她觉得她不仅没有得到重视,甚至只是被卓乐峰当成一枚棋子。

或许是自己真的心急了吧!卓乐峰扪心自问,他真的不该在凌晨给季雪艳打电话。

从凌晨三点多开始,卓乐峰就一直没有在睡过觉。天一亮,他就给余友泰回了电话。自当是报平安,同时也在试探余友泰的口吻。

从余友泰的语气中,卓乐峰听出得意,恐怕昨晚余友泰收获颇丰。电话中余友泰还让卓乐峰中午一起酒楼吃饭,卓乐峰先且答应,心中提醒自己谨慎。

安京市都闹成这样,胡楚光难道还不现身?这不合常理!

信息的隔绝让卓乐峰焦急,他迫切希望找个人商量。现在安京市警方系统中,知晓卓乐峰身份的有胡楚光、金晓晨和周蜀山,目前这三人都处于半失联状态。还剩下最后一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卓乐峰决然不会和他见面,可现在不能不出此下策。

街道上警车不时呼啸而过,而今天路上显然多了不少执勤的警员。卓乐峰走在路上甚至都不由自主的低下头。他不是恶人,可他现在已然是恶人其中一员。

今天市局领导要出席一个活动,卓乐峰到了现场后便马上进入侧门,随即来到后面的一座小礼堂。

等了约莫五分钟,终于在身后听到咳嗽声。

一扭头,他便看见邹政耀站立在那。

“你胆子倒不小。”市局局长面色铁青的看了看腕表,“你只有三分钟!”

“**他们到底在干吗!”

“暂时不方便对你透露!”

“都这个时候了还不让我知道?昨晚事情闹得那么大,如果**再不出来,我后面怎么办?跟他们同流合污混黑道?还是我现在主动站出来说我是卧底!”

“卓乐峰!”邹政耀的声音变得严厉,“我提醒你,既然你知道你的身份,你就该清楚你的行动准则。在这个节骨眼上你和我会面本来就不妥。如果你再有其他情绪,我也非常怀疑你现在的行动能力。”

被局长训斥后,卓乐峰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深呼吸之后,他冷静道:“乐家成现在在哪?”

“据我所知,乐家成目前下落不明,黑白两道都在寻找乐家成。”

“那市局打算什么时候对乐家成犯罪团伙收网!”

邹政耀轻轻吐出两个字:“快了!”

“真的?”

“所以我才说,越到这个时候,你越不能犯错。乐家成现在不能落到余友泰的手上,因为乐家成掌控着其他人的犯罪证据。一旦他被灭口,将来我们手上的证据便只能指认一个死人乐家成,却并不能对诸如余友泰等人形成控告。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回到余友泰身边,密切关注他对乐家成的一切行动。一有消息便马上给警方提供暗示。”

“可余友泰现在对我已经有戒心。”卓乐峰道,“从陈宇然再到和赛蒙的私下勾结,我现在确信余友泰的野心很大,甚至他早已经对我有了行动。”

邹政耀又看了看表,显然三分钟已经到了。他转过身去,丢下一句话道:“**信任你,将这个重要的任务交给你。我们都相信你能处理好。能不能将乐家成犯罪团伙一网打尽,就靠你了。成败在此一举,放手去做吧。”

领导的话说的轻描淡写,可卓乐峰知道现在情形如何。要在余友泰之前找到乐家成就得让卓乐峰回到余友泰身边,但这样卓乐峰就得和余友泰正面交锋。更加上赛蒙的人也在安京市,有人不一定会让安京市存在两个争大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