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章 信任抉择

小说: 潜行追凶 作者: 摸底牌 更新时间:2019-08-14 13:44:57 字数:3271 阅读进度:251/512

要等胡楚光回来解决问题是不可能了,而且从邹政耀的话语中可以听出,即使胡楚光和卓乐峰联系,也因为可能的内容保密不会给与卓乐峰更多支持。现在只能依靠卓乐峰自己了。

从昨晚过后,乐家成失踪不见!可是目前黑白两道都在寻找此人,乐家成真的长翅膀飞了?卓乐峰估摸乐家成没这么快离开安京市。目前他还在当地,只是藏匿于一个不被人所知晓的地方。

对乐家成最熟悉的人无碍乎就是小野,但是现在小野已经死了!剩下还有谁?卓乐峰当然想到了乐泽颖。与此同时,他也意识到一个问题。

赶忙拨通乐泽颖的电话,但是这会已经没人接听。再去打谭菲菲的手机,同样没人回应。卓乐峰慌了,他又赶忙给刘婧婧打去电话,得到的消息是今天乐泽颖并未来上班。但是公司里有余友泰安排的人手。

刘婧婧听出了危机感:“卓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记住,不管有谁问打听颖少以及乐董的事情,你都说不知道。你和阮弘毅现在老老实实的上班,多余的事情不要掺和。”

毫无疑问乐泽颖是被余友泰控制了!但是鉴于之前乐泽颖和余友泰还算“相处融洽”,卓乐峰相信余友泰还不至于那么早对乐泽颖下黑手。再者,乐泽颖也是聪明的家伙,他也会有周旋的办法。

即使不想去见余友泰,到了这一步,卓乐峰也不得不去找他了。

打通余友泰的电话后,卓乐峰按照约定地点前去。约了中午去酒楼,但是现在他要去的地方则是一处院落。

到了旁边,卓乐峰便看见附近有不少马仔,甚至卓乐峰还看见小狼也在不远处。他赶忙上前打招呼。

小狼见到卓乐峰已然非常恭敬,从各种渠道,小狼也知道卓乐峰俨然身份和之前大不相同。

“卓哥!”

“你之前可不是这么称呼我!”

小狼摸着后脑笑嘻嘻道:“卓哥可别笑话我。你现在可是大佬,以后得带着我发财。”

说完,他还悄悄凑了过来,竖着大拇指小声道:“听说你现在和泰哥都平起平坐,乖乖,可不得了。”

“呵,别听他们瞎传。你怎么跑到这边来了。”

“泰哥在里面办事,让我们在外面看着。”

办事?

余友泰指明让卓乐峰来这地方,显然不一般。和小狼道别后,他便径直进入院子。旁人见到卓乐峰都点头致意道一声卓哥。卓乐峰并未多加回应,从走廊一直朝前,他终于看见余友泰正悠闲的坐在一个八角桌前喝茶。

“泰哥怎么一个人在喝茶。”

“这不是在等你吗?”余友泰将一个小杯子递上去,道,“知道为何喊你来这边吗?”

卓乐峰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摇头道:“刚刚在外面碰到小狼,说是泰哥在这里办事,只是不知道办什么事情。”

“你这么聪明,如何猜不到?”余友泰面露微笑,但是这笑容让人感觉到杀气。

和初次见到余友泰不同,现在的余友泰让卓乐峰心慌。之前卓乐峰把余友泰定位于笑面虎,那现在便是要展示虎的凶狠。

指着里面,余友泰道:“我请了两个人在里面,希望他们能和我好好聊聊。既然你来了正好,我知道你和他们的关系都还不错。”

卓乐峰心中一紧,已经猜到是谁。难怪余友泰会直接将卓乐峰喊道这里,便是余友泰已经不需要和卓乐峰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之前在乐家成面前压抑了太久,现在的余友泰有点天性释放。

那里面被“邀请”的人就是乐泽颖和谭菲菲。和卓乐峰想的一样,余友泰对这两人暂时并未动粗。他将乐泽颖和谭菲菲“请”到这里,只是为了得知乐家成的下落。

跟着余友泰进入里面的房间,卓乐峰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情形。

那对情侣互相依偎着坐在沙发上,谭菲菲双眼通红显然刚刚哭过,至于乐泽颖还算平静,他搂着女朋友无奈的看着打开的电视。

卓乐峰知道乐泽颖“见多识广”,但是对谭菲菲而言可谓第一次受到这样的惊吓。

“颖少和乐家成并不住在一起,他根本不知道乐家成在哪?”

“别急着下结论嘛!”余友泰道,“我就不信儿子不清楚老子的几个藏身处。再者说,你我现在都想赶紧找到乐家成,以免夜长梦多,难道不是吗?”

卓乐峰从这句话中听出敌意,道:“我和泰哥都想尽快找到乐家成,但是不应该为难颖少。颖少是我们朋友。”

余友泰忽然用手点着卓乐峰的肩膀,道:“记住,在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心软。乐泽颖确实和乐家成不同,但是他们毕竟是父子。乐家成一旦要出口咬我们,我们都得玩完。如果我是你,现在就该进去好好劝劝乐泽颖,让他尽快说出乐家成的下落。否则?”

看了看表,余友泰冷冷道:“约好中午一起吃饭,我还邀请了其他人。如果十二点之前不能问出大概,或许我真的会着急冒火。”

“让我和他谈谈!”

“呵,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

拍拍卓乐峰的肩膀,余友泰将门打开后将其推了进去。

开门的动静让屋内两人扭头看来。当谭菲菲看见是卓乐峰时,她猛地坐直了身子。乐泽颖也睁大眼睛,先是安抚谭菲菲后,他主动起身走了过来。

可不等乐泽颖先开口,卓乐峰便先道:“泰哥想要知道你父亲的下落,如果你知道就赶紧说!”

“所以你也来逼我!”乐泽颖话语带着不满,“卓乐峰,我把你当朋友。我也知道把我和菲菲扣留在此不是你的主意。只是如果你想让我说出我父亲的下落。我只能回答不知道。”

卓乐峰紧咬牙齿,他脑门上的青筋都动了一下。他确实有很多话要说,可是这个时候,他说再多也无用。余友泰扣留乐泽颖,且让卓乐峰进来,就是想要他们“言多必失”。

那么,不说太多,能不能解决问题?

“颖少,你信我吗?”卓乐峰抬起头,双目真诚的看着对方。

两个人对视了十来秒钟,乐泽颖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回头看了看双目期盼的谭菲菲,乐泽颖心中一酸,道:“你能让我相信吗?”

“你是聪明人,从始至终,你的眼睛雪亮。你比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局面,甚至你能知晓每个人的立场。那么到现在,你更应该明白如今的局面。”

说完这些后,卓乐峰目光侧视,示意门外,又是声音忽然变小,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清,道:“如今黑白两道都在找你父亲。泰哥已经获得了圆桌会其他人的支持,他们所有人都在找你父亲的下落。一旦你父亲落入泰哥和这些人手上,他必死无疑。你觉得你父亲能一直躲下去?”

乐泽颖细语道:“所以你想干嘛?”

“告诉我答案,我向你保证,留你父亲一条性命。”

“你如何向我保证?你是余友泰的人!”

“我就是我自己!”

这几个字说的无比清晰,让乐泽颖又重新打量卓乐峰。即使他猜到很多,但是在性命攸关的时刻,如果不是确切答案,乐泽颖还不敢轻易抛出底牌。

“如果你还存有幻想,那就是让你父亲慢慢等死。信我,就告诉我答案。泰哥在外面看着,如果我两私语时间过长,他必然起疑。”

短暂的思考后,乐泽颖眼睛一亮。他本身就是极为聪明,所以清楚该如何抉择:“那你如何对余友泰说。”

“我自有办法,重点是你信与不信。”

乐泽颖喘着粗气道:“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想干嘛!”

“我不管你知道什么,现在你应该做出抉择。我知道你狠你父亲,但是你一定不会想着他去死!”

“去新头村,那里会有答案。”不等卓乐峰说完,余友泰丢下这句话便扭头回到沙发。他又把谭菲菲搂到怀中,目光又一次无奈的看向电视。

一个蠢货装聪明叫自大无知,而如果一个绝顶聪明的人要掩饰自我,他总得需要其他的弊端去遮掩自己。乐泽颖便一直用花花公子这个形象来掩饰自我。

走出房间,卓乐峰迎着余友泰走去。他点点头,道:“乐泽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我还在揣摩含义。我想让泰哥派些人手给我,我好亲自去找乐家成。”

“派些人手给你?”余友泰眼睛一动,嗯的点点头,“也好,外面小狼几个人你带走吧。不过我可要提醒你,十二点我在酒楼等你。”

“泰哥放心,我一定赶回来。那我先走了!”

卓乐峰确实聪明,他让余友泰派人手给自己其实就是要让余友泰放心。表面是人手支援,实则是故意让余友泰在身边安插眼线,这样卓乐峰的一举一动都在余友泰的监视之下。这一点余友泰也想到了,所以他在内心佩服卓乐峰的谨慎聪慧。

对卓乐峰而言,这么做也是不得以而为之,因为卓乐峰不可能一个人去新头村,他也无法对余友泰说更多内容。现在要带着一群尾巴,他不仅得找到乐家成,还得保证乐家成的生命安全。

在和小狼等人集结后,卓乐峰并未马上前去新头村,他让小狼等人先去乐泽颖的住所,像是要寻找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