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章 连环突变(1)

小说: 奇术之王 作者: 飞天 更新时间:2017-12-07 06:18:55 字数:3276 阅读进度:559/559

到达头层甲板后,四面海天相接,视野极度开阔。

按照航向计算,轮船由美国开往rì běn,船头向着西北方。

此时,大概有三十余名穿着黑zhì fú的保安人员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举枪围向船头。

船头上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背对大海,面向朝阳,浑身都被日光镀上了一层金huáng sè,仿佛一尊黄金铸就的佛像。

我远远望着,那人有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双眼灼灼放光。面对数十保安、数十把长短枪械的围困,他脸上丝毫没有慌乱之色,淡定自若,腰背挺直。

只看其气色,我已经明了,保安根本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好强大的气势!”唐晚低声赞叹。

“是啊,如果他是敌人,那就是绝对的强敌。”我点头回应。

我们没有急于向前冲,而是暂时停在舷梯旁边,半掩身形,静观事态发展。

刚刚那小头目带着手下兄弟赶来,另外三个方向,也各有一支保安队伍出现。先后五队人马加起来,至少有一百五十人,里三层外三层,在船头与船身之间筑起了一道人墙,以此来保护船上的人们。

“船头的人听着,束手就擒,听候宽大处理。船头的人听着,你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束手就擒,争取宽大处理……”船上的扩音器响起来,对那人进行攻心战术。

唐晚从口袋里取出wēi xíng望远镜,自己不用,先递给我。

望远镜中,那男人的五官变得非常清晰。

我觉得此人有些面熟,稍一思索,便想起他曾经出现在爷爷的葬礼上,应该是跟随济南当地的帮派大人物过来的,向着爷爷的遗相鞠躬行礼后,还在外柜上递交了吊仪。

当时,老宅内人来人往,谁都不会刻意追问凭吊者的身份。过门都是,如果啰啰嗦嗦追问,那就太**份、太没有礼貌了。

我把望远镜交给唐晚:“看那人,判断一下,我们从前是不是见过他?”

唐晚反应迅速,只看了十几秒钟,便十分肯定地回答:“曲水亭街老宅葬礼中出现过,我记得他在外柜账簿上留的名字是‘贾十方’。看来,那是一个化名,他到老宅去,也不是为了祭奠老人,而是别有所图。”

既然我们两个人的印相重合,那么此人在老宅、船上的两度出现,其身份就变得十分微妙了。

在这种情况下,此人要么投身碧海,要么束手就擒,再没有第三种选择了。

“他是为你而来的。”唐晚说。

“隐藏太深太久了,而我却一直毫无察觉。”我有些惭愧。

世界如此复杂,我纵使重新经历一次人生,也未必能猜到对方的用意。

曲水亭街发生过那么多事,爷爷的死搅动了济南城的江湖往事,竟有那么多江湖大佬前来吊唁,而我,既对他们一无所知,也对夏氏一族的往事毫不知情。

“活捉他,也许就能知道一些事了。”唐晚若有所思。

“你们不要过来,我有话要说。”被围住的人突然大声叫起来。

“投降吧,趴在地上,双手抱头,不要有任何轻举妄动!”广播喇叭也在大声叫。

“我要见夏天石先生,他是船上的旅之一。船上有*,见过他之后,我会告诉你们*藏在哪里。现在,把夏天石先生请出来,我要跟他对话!”那人再次大叫。

进攻一方立刻停下了脚步,如果对方不是虚声恫吓,那么这艘远洋轮船将会在大爆炸后沉入海底,所有人无一幸免。

“麻烦了。”唐晚顿足低语。

广播喇叭沉默了,对一个不速之的围剿战立刻演变为反恐行动,只凭那些保安,已经无能为力。

“既然对方已经叫板,那我出去跟他谈。”我说。

“我陪你。”唐晚立刻说。

“不。”我向船舷两侧指着,“你去找救生艇,同时穿好救生衣。如果大船有事,确保能够在海上漂浮四十八小时。我们分头行动,做好两手准备。”

按照航海安全规则,船上会配备足够多的救生设备,其数量远远大于乘总人数。只要不死于爆炸,一般情况下,都能漂在海上,等到经过的船舶伸出援手。

我和唐晚已经成为一个整体,时时刻刻替对方着想,自己的生死却被置之度外。

“好,我去准备,不要中了对方的圈套,先弄清楚对方代表的是谁。”唐晚连声叮嘱。

我笑了笑,高举双手,从保安中穿过。前面的人自动向两边闪,给我让出一条通道。

“我就是你要找的夏天石,有什么话,说吧。”我在距离那人二十步的地方定,语调平静地说。

“走近一点,我有个秘密告诉你。”他向我招手。

我毫不犹豫,继续向前,直到跟他相距五步。

“跟我去见一个人,一个对你们夏氏一族而言非常重要的人。”他说。

“在哪里?”我问。

“在水里。”他狡黠地笑了。

人不可能活在水里,我敏锐地意识到,他说的“水里”一定指的是潜水艇。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在济南的时候,你就已经到过我住的曲水亭街老宅,并且化名贾十方,到底是何心?”我问。

那人有些吃惊:“那些事你都记得?我其实没有恶意,只是出于对夏老先生的仰慕而已。那时候没事发生,你身边又有高手扶持,所以就没有过于打扰。现在,事情有变化,我必须冒死前来相邀。”

对方的语气十分真诚,但我在放映厅中亲眼看见了骇人听闻的那段录像,又在船底目睹了假fú wù生的死,现在不可能再去相信一个陌生人了。

“要我去哪里?”我低声问。

“不可说,但请你相信,去了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害处。”那人说。

我缓缓摇头:“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只有掉陷阱的。”

这是老济南人的俗话,也是大实话。尤其在江湖之上,越想捡便宜,就死得越快。

“我怎么做,你才能相信我?”他问。

“先告诉我去见谁,然后由我自己决定要不要去。那样的话,大家才会有得谈。”我语气坚决地说。

那人犹豫了一下,轻轻摇头:“我不能说,那不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这一次的机会很难得,如果你不肯去,那就白白浪费了。不过,我不会勉强你,只是必须提醒你,错过了机会,别怪我。”

话说至此,我们已经无法继续谈下去了。

我向后连退三步,沉默地盯着他。

“再会了,但我还会再来,因为这对你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事,不信你看看后面就知道了——”他不无遗憾地长叹,并且向我身后一指。

他的态度一直很诚恳,没有对我流露出丝毫的敌意。所以,我不可避免地有些大意轻敌,随着他的手指扭回身去。

唐晚很听话,已经退到右侧船舷边,靠在一只救生艇上。她已经穿上了橙色的救生衣,一只手拎着另外一件救生衣,应该是为我准备的。

保安一方,退到我后面二十步以外,免得开战时被殃及。现在,我身后二十步内连个人影都没有。

“上当了!”我扭头、思考、想通只用了三秒钟时间,但真正的高手在三秒钟之内已经能做很多事了。

我的后颈上遭了重重一击,立刻两眼一黑,浑身发软。不过,我在突变之下,仍然身子一扭,泥鳅一样从敌人的臂弯里逃脱。

“跟我走,别浪费时间了!”那人叫着,双臂一绞,把我的右臂锁住。

他的力气极大,只拖住了我一只手臂,就弯腰将我扛在肩上。

保安们投鼠忌器,不敢开枪,只能再度围过来。

我没有失去意识,头脑依然清醒。所以,这时候我有七八种方法能置对方于死地,插眼睛、双峰贯耳、扣喉捅气嗓等等,毕竟我在上、他在下,而且他两只手臂控制我的右臂,至少我还空着一条左臂呢。

不过,我没有下死手。

死手一出,战斗就结束了,这条天上掉下来的线索就连根断了。留住线索,才能带来新的变化。

“都退后,都退后,别逼我当场shā rén!”那人吆喝着。

我趁乱高举左臂,示意唐晚不要向前。

此时此刻,我考虑的不是个人安危,而是简洁高效地解决问题,揭开所有秘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只有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才能保持一颗平常心,积极高效地投入到工作中区去。

保安们也很聪明,看到我向唐晚打手势,他们也止步不前,能做的仅仅是压低枪口,避免误伤到我。

“很好,很好,大家很听话,就这样着别动。我保证,夏先生一定平安无事,一根汗毛都不会少地回来。”那人说。

我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此人要带我去的地方一定能揭开一大部分陈年谜题,跟夏氏一族的兴衰有关。

既然如此,再危险,我也要去。

“谢谢!”那人也很机敏,仰面向上,望着我的眼睛,诚恳道谢。他当然明白,只锁住我一条手臂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不是我自愿配合,他早就捉襟见肘。

“希望你要带我去的地方,不至于令人失望。”我低声回应。

“当然不会,当然——”他的声音突然顿止,额头正中出现了一个拇指肚大的凹陷洞口,随即大步后退,靠在船头围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