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不再是朋友了

小说: 全能修炼至尊 作者: 蓝领笑笑生 更新时间:2017-06-15 02:01:37 字数:2336 阅读进度:181/670

“你就是因为这个而来?”大老爷越荣昌微微皱眉道。

“没错,欠别人的,我不还会不舒服。”姜小白点点头,淡淡地说道。

“你欠的不是我,是你继母。”越荣昌说道,从始至终,姜小白都只是越娇云带进来的,用的是越娇云的资源。

“不一样,她的是她的,我还没有准备和她划清界限,也轮不到我来。”姜小白摇摇头说道,不管是不是通过越娇云的关系,他的前身是欠越家的,他要还清了。

“那你这样是什么意思,是想要和我们越家划清界限吗?”越人杰已经忍不住问话道,被人登门这样划清界限,就算对方是属于弱势的,自己也巴不得对方划清界限的,也是一样有一种被人上门打脸的感觉。

“没错!”姜小白点点头。

“姜小白,你不要太嚣张了!”

“我嚣张?你们的意思是不想和我划清界限?那我也无所谓,就当我今天没来过,我们依然还是好朋友。”姜小白摆摆手,转身直接走人,而围着他的人,此时也不由得给他让出一条路来。

不过,很快众人就反应过来了,不行,这怎么行,我们可不能和他有关系,他来划清界限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我们有什么理由拒绝啊,我们应该是跪求他跟我们划清界限才对。

“先不要走,姜小白,你既然想要和我们划清界限的话,那就随你。”越荣昌立刻开口叫住了姜小白。

“就知道你们会同意的,好了,这是我这多年在你们这里的花销。”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拿出了一张清单与一张不记名的星力卡,“每一年的花销,我都会在前一年算利息,一年算20%,并且,每年利息结算一次,滚入欠账之中,总数是三百七十五万,后面的零头直接给你算成一万了。”

这不算不知道,算下来,这个帐还是挺大的,这个拖油瓶竟然这么会花钱,并且,越娇云私下拿出来的都还没有计算,那会更多。

而此时,让越荣昌意外的是,姜小白给出的清单十分详细,详细到他都无法去查证,一些每个月都发的东西,他还算能查,但有不少都是另外拿出来的。

这些东西,他是怎么记下来的,这还是从他来的那一天就开始计算,这绝对是有人帮忙记下来的,不然他自己怎么可能能记下这么多。

越荣昌并不知道,姜小白只要调出自己脑中的资料,就可以将这些清单理出来,也因此,他所计算的金额,那也是绝对清楚准确的,并不是随便估算的。

而三百多万的巨额,姜小白是怎么有的?

行医的一些医药费,有些人找不到东西,就是用高价来求医,这个虽然说姜小白是看心情而定,但他不会缺病人。

不过,算起来,他的钱在这一次之后,又一次空了。

“好了,再见了各位,以后见面的时候,我们就是认识的陌生人了,不再是朋友了。”姜小白摆摆手,再一次走人,这一次,没有人再有理由阻挡他了。

而在这个时候,姜小白却突然出拳,将附近的侍卫都打飞了,同时也在远处的门子老胡扔了出去,这是他故意过去的,门子老胡对此表示莫名其妙,但现在他现在也是敢怒不敢言。

“姜小白,你别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们越家没人!”越荣昌怒了,下令让手下高手去攻击姜小白。

他也听说了,星尉八级的小都统根本不是姜小白的对手,但越家怎么可能只有星尉八级的,超过星尉的星将都是大有人在,他身边就有一个护卫是二级星将!

那护卫明白越荣昌的意思,纵身飞起,重重的落在姜小白的面前,而这个落地还带起了一阵气浪,向着附近扩散开来,这股气浪让一些实力弱的人,都有点站不住脚的感觉。

此时,在看到这个护卫出手之后,边上的人立刻清场了,留下姜小白与那护卫两个人在那里对峙。

“父亲,你让阿龙去,会不会将他打死?”越人豪问道,毕竟是二级星将,他们觉得姜小白再怎么强,也不可能是星将了吧,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跪下来叫他爸爸。

“打死了不是最好,可以献给王上,说我们抓到了叛国者,唯一不好应付的是你三姑那里,不过,阿龙应该会有分寸的。”越荣昌不是很在意地说道。

“哦。”越人豪应道,也是,打死他有什么问题的,不过最好是把他给打残了,这样才会更加痛苦。

“你如果想要少受一点苦,那就自己打断自己的手。”那侍卫淡淡地看了姜小白一样,眼神很是不屑,根本没有将姜小白当成自己对手的意思。

而姜小白似乎并没有听到他的话,只是说道:“你先出招,作为主人家,我让你一招,你要用全力,不然白白浪费我好心好意给你的这个机会。”

“你说什么?”那侍卫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让你先出招,让你一招!”姜小白继续淡淡地说道。

“哈哈,真是太好笑了……”

“既然你不要这个机会的话,那我先出招了,我没什么时间在这里消耗,注意了,我要出招了。”姜小白手中出现一把短刀,这是悬浮在他身边的短刀之一。

那侍卫看了看姜小白手中的短刀,眼神露出不屑,随口说道:“你出招吧,我等着……”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就发现姜小白对着自己挥出了一刀,一股刀劲冲向自己,那是带着金色火焰的刀劲。

侍卫一个激灵,感觉到危险,明白这个刀劲不简单,但这个时候已经晚了,他此时必须要硬接这个刀劲。

他手里的刀以最快的速度挡住刀劲,在接触到刀劲的时候,他就立刻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这力量让他不得不用另一只手来抵住刀身,双手一手握着刀柄,一手握着刀头部位的刀身。

“啊……”

他发出了叫声,这不是惨叫,而是一种需要对于力量的呐喊,想要用声音唤起自己全身的力量,他要用自己全身的力量去抵挡这刀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