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回忆往事

小说: 倾世盛宠:粗野将军,求别撩 作者: 颜如欢 更新时间:2019-03-14 22:09:52 字数:2282 阅读进度:369/377

“是,她若是对咱们抱有敌意,是绝对不会管怜心死活的,所以现在咱们也只能相信她了。”沈芸有些无可奈何的说着。

“哼,就算是她说的,那也只是她假好心,绝对不会是真心的。”

“与城,你不要再这么执拗了好不好,如果你真的怀疑她就是咱们的安然,如果你觉得她对咱们不安好心,那你就好好想想,当初你深陷北辰军营,我去求她救你的时候,她没有一丝犹豫的就只身前去救你,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沈芸说着便不自觉的眼泪流了出来。

“……”安与城沉默了,这一点确实是自己没有想到的,只是,“就算有过这事,那就能保证……”

“与城,我相信她一句话,”沈芸打断了安与城的话,知道他一定也说不出好听的话来,“她说,毕竟,怜心是她的妹妹啊。”

安与城怔住了,她是真心将怜心当作妹妹疼爱的,这一点,自己也是看的出来的。

“与城,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不能怪别人,安然更是无辜,这么多年了,我不求其他的守在你身边,为你生儿育女,不指望你能多爱我,但至少,我希望你心里能有我,我的心里满满的装的都是你,我知道你心里到现在还有柳月,我不求你能将她忘掉,只希望你的心里有我的一席之地便可。”沈芸说着,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止不住的往下流。

安与城有些惭愧的低下头,自己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沈芸,她为自己确实牺牲太多了,如今看她这样,心里莫名的疼痛,这种疼痛,当初只对柳月有过,如今我大概也能正视自己的心了。

只是心里终归有些不忿,有些不甘心。

沈芸在安与城的怀里小声抽泣着,“你若不想呆在安家,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但是,只求你让我找到我女儿,好不好。”

“好,好,找怜心要紧,只要能找到怜心,你现在让我跪下求安然我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安与城眼神坚定的说着,是啊,我还有妻子和女儿,这是我需要用生命去保护的人。

“如今,老爷子的寿宴被咱们毁了,想来他一定是气急了,你该跟老国公去道个歉,哪怕他不原谅你,他不让你在这个府上呆着,你也不能让老国公心里硌应。”

“是,你说的对,是我对不起我父亲,我是怨恨他当初的行为,但是如今想来,我做的又何尝不过分,他如今年事已高,确实也经不起多少折腾了。”安与城声音轻柔,沈芸的情绪也慢慢平复,靠在安与城的怀里,慢慢抬起头对他说,“你的未来,还有我和怜心,老国公若是不原谅你,等找到怜心,我们便回莲台去可好。”

“好,都依你。”安与城眼神慢慢变的温柔,看着沈芸的眼睛也化作一汪柔情似水。

沈芸此时的心里是很紧张的,早点离开也有自己的私心,如今安然已经回到安家,我也就不觉得罪孽深重了,只要找到怜心,能尽快离开就绝不停留,毕竟……

听着他们两人的话,安然三人便悄然离开。

“老头儿,你曾经应该很疼这个小儿子吧。”虽然这话有些过了,但安然也不在乎这身份备辈分了。

“……”安老头儿沉默了一会儿,是啊,我当初可是最心疼这个孩子了,安定的性子像极了他,所以一直以来,自己对安定都是格外疼爱。

见老头儿不说话,却只看着安定,眼里有莫名的宠爱,其实相处下来不难看出,安定的性子有几分像安与城,大概,这也是老爷子很喜欢安定的原因吧,因为这种性格都挺像老爷子的,看来这老爷子也挺自恋的。

“我觉得吧,千错万错,怜心没错,我们应该帮他们把怜心找回来,毕竟,这怜心也是安家的血脉,不是吗?”安然这话是说给安定听的,他既然说人已经交给君离殇了,那由他出面要人,应该没问题吧。

安定眼神有些闪躲,见爷爷不说话,便声称自己有事要离开,“我会帮忙找怜心的,既然是我安家的血脉,找到后就留下来吧,再不能出现让安家的孩子在外漂泊的事情了,不过,安与城他们是去是留,单凭爷爷吩咐。”

安定说了这句话就离开了,安然自然的以为他是去找君离殇要人去了,所以自然也不担心此事。

“走吧,吃的都备好了。”安然见老爷子还在愣神,便出声打断道。

“嗯。”安老爷子陷入沉思,第一次,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做,一方面希望老三能留下,一方面又懊恼他做的事情,真是一时无法原谅啊。

“老爷子,跟我说说,我娘亲和我爹还有安与城之间的事情呗。”虽说是老一辈的恩怨,但到底也事关这具身体主人在外糟心活着的原因,想来,也是有必要知道的。

“嗯。”安老爷子还是浅浅回应了一声,只是跟着安然的脚步往前走。

安然也不催促,直到到了映雪阁小院。

安老爷子自顾自的坐在院中小凉亭里,安然示意春彤她们拿出吃食便退下。

“年轻人之间的事情,我老头子真是不能理解,”安老头儿先是哀叹了一声。

“你说出来,或许,我能理解呢?”安然也不急,很懂心的接茬说着。

安老爷子看了安然一眼,真是越看越像她娘亲柳月,便沉沉叹息了一声,摇了摇头。

“当年,与城跟柳月感情好的事,整个烈都的人都知道,你爹当年对柳月有心思,但是因为弟弟喜欢就没有表现出来,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安老国公说话顿了顿,“柳月与与城的事情本来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两家已经商量好要提亲定日子的事情了,可是,就在我准备给与城提亲的前一天,柳月突然趁与城不在家的时候跑来跟我说不想跟与城成亲,说想成亲的人是承轩,希望我能成全她。”

“怎么这么突然?”安然听着觉得奇怪,虽然故事很简单,但总觉得有什么事。

“是啊,就是这么突然,”安老爷子回想着,“我欲问原由,可是柳月却死活不同意,而且哭着哀求我一定要成全她和承轩,并且在事情尘埃落定之前都不能让与城知道,我当时也是蒙了心,怎么就这么同意了呢?”安老爷子说着忍不住怪了自己一声,如今想来真是太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