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想让你释怀

小说: 情深缘浅:亿万宠妻 作者: 括剑灵 更新时间:2019-04-15 16:24:45 字数:4709 阅读进度:395/399

到了墓地之后,安馨心将吴倩最爱的玫瑰花束放在了墓地前,她跪在了冰凉的地上,看着石碑上吴倩的照片,一直压抑在心中的酸楚全化作了眼泪。x

这一段时间,她流的泪是她这二十多年来哭得最多的时候,在监狱里,她也看到了外面的相关报道,关于吴倩的死,还有她的身世,全都成为了所有媒体最热门的新闻。

她的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无声无息地落着,就这样,她在吴倩的墓前,坐了一整天。

回到安家别墅,安馨心站在大厅里,环视着这个久违的家,从前,只要她一回家,吴倩就会温柔优雅地笑着朝她走来,“宝贝,回来了!”

现如今,偌大的别墅对于她来说只是一座空壳,有的只剩下冰冷,还是冰冷。

她回到房间里,径直走进了浴室里,衣服脱了一地,洗去了这一身的污秽和晦气后,她身着白色浴袍走了出来。

她想要喝酒,开门走了出去,叫了几声,都没有人理会她,这时她才注意到从她回家后,她便没有看到一个家佣。

这时,管家缓步走了出来。

安馨心拧眉一紧,冷冷地开了口,“家佣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全都被老爷遣送走了!”管家的声音客客气气的回道。

安馨心双眸一颤,心脏一阵紧缩,冷冷地瞪向女管家,“那你呢?为什么不走?”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女管家是她妈妈娘家的女佣,因为口风紧,手脚麻利就被她妈妈调了过来。

“我走了,夫人在天上也不会安心的!”管家幽幽地道。

安馨心眉头紧锁,鼻头酸酸的,因为她那一句‘夫人’,所有的女佣都走完了,只有她还留在这里,从前辉煌的家一下子变得冷冷清清。

她淡淡地开了口,“我想喝酒,可以给我拿一瓶伏特加吗?”

管家没有说什么,转身就走了,回来时,手中拿着伏特加递给了安馨心。

安馨心轻轻地说了一声,“谢谢!”

随后,她拿着酒瓶走上了楼,她连杯子也没有倒,直接拿着酒瓶就喝了起来,辛辣的液体从咽喉一路灼烧到胃里。

她倒在了沙发上,后背被什么东西给搁得痛了,她转过身来,只见一只棕色的公文包,她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吴倩名下所有的财产,全都过继到了她的名下。

酒是个好东西,在人最难过的时候,可以用酒精来麻痹自己!

而她今晚,只想把自己灌醉!

她现在有好多的钱,好多好多的钱!

可是,她最爱最爱的人却永远的离开了她!

这就是她现在所拥有的东西?!

呵!

她拿起酒瓶,猛灌了一口,动作太猛,她还来不及下咽就被那冰凉的液体呛得难受地咳了起来。

她没有问安振豪,也没有去找他,答案很清晰明朗。

今天是她出狱的日子,从头到尾,她都没有看到安振豪本尊,唯一看到的就是他派来的保镖。

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男人竟然不是她的父亲,她笑了,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旭林华庭

因为安馨心出狱了,贺兰夜为了确保纪子恩和两个小孩的安全,加强了别墅的安保系统,保镖们全都是24小时轮流执勤,凡是出行,全是保镖贴身保护。

贺兰夜自枪伤后,天天窝在家里,吃得好,睡得好,再加上强于物理锻炼,现在他走路已经不再是一瘸一拐了,更不需要拐杖了。

晚上,纪子恩正在自己的工作室里画设计图纸,她答应过is,每一个季度为曼特尼设计一系列单品,马上就要到夏季了,这份工作她一拖再延,白天忙着处理公司的事情,现在只能抽出一点时间在家里做。

她累了一天,回到家后也不休息,贺兰夜心疼她,亲自给她泡了一杯热牛奶。

贺兰夜轻轻地推开门,只见纪子恩一手插在腰上,一手拿着铅笔,若有所思地想着,突然有了一个灵感,拿起铅笔落在了图纸上。

就连贺兰夜什么时候走进来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纪子恩抬眸看着正捧着热牛奶的男人,“干嘛一直猥琐地盯着我看?”

贺兰夜拿走她手中的铅笔,把温热的牛奶放到了她的手上,邪魅地撩起唇角,“把这个喝了!”

纪子恩微微拧眉,斜睨着他,“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在这里面下药了?”话语中带着丝丝玩味的调笑。

“看来心情不错!还知道调戏我!”贺兰夜玩味地勾唇一笑,伸手握住了她手中的牛奶杯,然后就那样握着她的手喝了起来,喝完后,他还邪魅地添了一下唇上沾到的牛奶,“我已经验证过了,没有下药!”

纪子恩微瞪着他,“恶心!我不要喝了!你自己留着慢慢喝吧!”她把手中的那杯牛奶还给了他,转身就要走,却被贺兰夜一把给抓了住,伸手一勾,掐住了她的腰枝,“恶心?你吃我口水时怎么不见你说恶心!”

纪子恩羞得脸都红了,贺兰夜就喜欢看她脸红的样子,妩媚又可爱。

她伸手推他,手腕被他反握了住,她气恼,“贺兰夜,你要是敢把牛奶倒在我的设计图上,你就死定了!”

贺兰夜无赖地笑着,“怎么一个死法?”他咬着她的耳朵,暧昧地笑着,“你知道我最喜欢哪一种死法吗?”

纪子恩剜了他一眼,推开他,走到了办公桌前,贺兰夜把手中的牛奶杯放到了办公桌上,搂住她的腰,咬着她的耳朵缠绵细语。

纪子恩听完后,推开他,冷冷地瞪着他,“贺兰夜!”

“嗯?”某男正一脸呆萌地看着她。

“你可以再厚颜无耻,不要脸一点吗?!”纪子恩眉头紧锁,“外界传言你是冰山……”这句话,她似乎上次就说过了。

突然回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就一副不要脸的样子,接下来的几次见面,他每一次都把‘无耻’和‘不要脸’演绎的淋漓尽致。

“什么?”贺兰夜搂着她的腰,轻问着。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面?”纪子恩一眨也不眨带着疑惑地看着他。

“没有啊!”贺兰夜想也不想就回答了。

“是吗?”纪子恩表示怀疑地斜睨着他,“那为什么第一次见面时,你说了一堆奇怪的话?”

“男人在勾搭女人时,不都是喜欢装深沉么!”贺兰夜撩唇邪笑着。

“我长得像你的前任女友?”纪子恩猜测地问道。

贺兰夜轻挑起眉骨,邪魅地一笑,“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纪子恩白了他一眼,“我没有兴趣听!你可以出去了!”她翻脸比翻书还快,脸一沉,就开始赶他走。

贺兰夜赖着不走,纪子恩直接无视了他,拿起铅笔继续画了起来。

他就那样静静地站在一旁,一句话也没有说,至到纪子恩手中的笔顿了住,似乎是在思考。

“这里……这里应该这样画!”他突然握着她的手就在图纸上画了起来。

刚开始,纪子恩还在做挣扎,贺兰夜从她手中抢走了铅笔,然后就在她的图纸上画了起来。

纪子恩单手托腮地看着他画出来的设计,若有所思地看着,某男开始讲解起他的构思,“这个图案是一个古老民族的图腾,传承了百年的历史,如果用人工刺绣做出来会更好看!”

纪子恩斜睨着他,轻笑着,“不错嘛!”

贺兰夜就属那种给他一丝阳光,他就灿烂,他邪魅地笑着,“能得到国际首席设计师的夸奖,我深感荣幸,请问,纪子恩女士,除了夸奖还有额外的奖励吗?”

纪子恩轻挑了一下眉,“没有!”她拿起他手中的铅笔,继续画设计稿。

这是一件女士连衣裙,这让她突发灵感,设计一套情侣款的系列出来,算算日子预发期可以推迟到七夕情人节发售。

贺兰夜抱住了她,“baby,今晚我想和你睡!”他就像一个深宫怨妇一样,幽怨得趴在她的背上。

纪子恩专注地画着设计稿,心不在焉地回道,“今晚能不能睡觉还是个问题!”

“明天你不上班吗?”贺兰夜娇嗔道。

“上班!”

“那你今晚是要熬吗?”

“嗯哼!有可能!”

“那个破公司没有别的设计师了吗?”某男开始发飙了。

“友情合作!”纪子恩轻叹。

贺兰夜抓起她手中的铅笔就丢了,“这才刚春天!离夏天还有三个多月,早着呢!明天晚上画吧!”

这腾到了极致!

夜色沉魅,微凉,冷风习习。

安家别墅,二楼的卧室里,安馨心躺在沙发上,一地的空酒瓶。

“滚!”一道粗吼声响彻天际。

男人们虽然人多力大,但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最后全都吓得爬着跑了出去。

床上的安馨心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眼泪从眼角滑落,鼻子酸的很难受,心痛得像是要炸了一样。

男人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坐到了床上,他抱起躺在床上的安馨心,把西装给她穿在了身上,而后又解下了脖子上系着的围巾围在了她的脖子上。

安馨心惊呆,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他的脸,他的眼睛,他的鼻子,还有那熟悉的气息,是他,没有错,那个莫名消失了八年的男人!

安馨心猛地转过身,心顿时仿佛漏跳了一拍,紧得发痛,“谢谢你救了我,你可以回去了!”

“心心,让我来照顾你吧!”司慕颜沉沉地开了口,声音里尽是温情,流露出了浓厚的情愫。

安馨心嗤鼻冷笑,“你是我的什么人?凭什么要你照顾我?我自己有手,我会照顾我自己!”嘴上冷冰冰的说着,可是心却是在滴血,眼泪就像水龙头一样,嘀嗒嘀嗒地流个不停。

他为什么会来这里?

她想过他们重逢的情景,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再次重逢,她的不堪,她的狼狈全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司慕颜伸手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将她搂进了怀里,他的声音沉沉的,很动听悦耳,带着丝丝的温柔,“不要再拒绝我!跟我走吧!”

安馨心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出自己软弱,可是眼泪就是很不争气地流了下来,他霸道冷沉的声音就像一道命令符一样深深地紧锁着她的心。

“为什么现在才出现?看我笑话吗?”安馨心冷声讥笑道。

“对不起!我来晚了!”司慕颜的眉宇紧锁,满是懊悔和痛楚。

“我不要你可怜!你走!走啊!走啊……”安馨心推开他,用力地将他往外面推。

司慕颜抓住她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心心,我错了,我来得太晚!”这一次回国,若不是他在报纸上看到近来安家发生的事情,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回国。

只要她过得好,他便是晴天!

可是她过得并不好,他一回国,几次都想要显身见她,可是他却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身份来见她!

“心心,跟我走吧,让我照顾你!我们重新开始……”

安馨心哭了,哭得很伤心,刚才与那几个se狼抗衡时,她也哭了,不过那时的哭是绝望,此刻的哭是真情流出,有感动,有悲伤。

他紧紧地抱着她,她被他抱着,眼泪不停地掉着,心像撕裂开了一样。

最后,她还是跟着他走了,他带她去了他现在所住的酒店里。

司慕颜放好洗澡水之后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而安馨心穿着他的西装,蹲坐在落地窗前,双眸看着窗外璀璨的夜景,身影是那么的孤寂和落寞。

他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她,“我已经放好洗澡水了,去洗个热水澡,我叫了夜宵,待会儿我陪你吃点东西!”

安馨心缓缓转过头来,双眸凝视着他,“颜,你还爱我吗?”

司慕颜眸子弯弯地眯起,温情地一笑,“如果不爱,我就不会回来了!”

“那你还爱我吗?”安馨心微怔,追问道。

“爱!”司慕颜回答的很真诚,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爱她,不管时间过去多久,不管她变成什么样,她在他心的位置都从未变过,他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跟我回多伦多吧!离开这里,忘记这里的一切!”

安馨心双眼一滞,心里有那么一丝的萌动,可是一想到她如今变成这样全都是纪子恩害的,她就恨不得咬牙切齿,她眸光一凛,“我还有事情没有做完,我不会跟你回去!”

司慕颜沉声追问道,“因为小七吗?”

安馨心的心脏一紧,窒息地抽痛着,本就冷鸷的眸光闪过一丝阴狠,“对!就是她!是她把我害成这个样子!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她好过!”

司慕颜抓起她的手放在了胸口,声音温柔低沉,“心心,忘了这些吧,我们有错在先,像这样一直报复下去,冤冤相报何时了!”

安馨心嗤鼻冷笑,“你怕她了?”

司慕颜沉声道,“不是怕她!我是想让你释怀!像这样一直报复下去,只会两败惧伤,阿姨在九泉之下她不希望看到你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