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6章 防洪抗洪

小说: 权力之门 作者: 温岭闲人 更新时间:2018-01-12 22:25:18 字数:2420 阅读进度:490/512

<>雷电交加,大雨倾盆。.cc

大雨接连下了六天,从七月底下到了八月初。

夏季多雨,七八月份正是云岭市降雨量最密集的时候。

当务之急,防洪救灾。

云岭市有独立的水系,就是云岭水库与北云岭河和南云岭河,而南云岭河穿越市区,是防洪救灾的重点。

按照预案,常务副市长陈修杰是市防汛指挥部总指挥,负责全市的防洪救灾工作。

南云岭河市区部分由市委书记徐浩东任总负责,下面分为四段,每段两岸,共八个市领导分别负责,他们分别是:纪委书记沈腾、组织部长罗新良、公安局长杨凌、宣传部长王伟明、统战部长孙和平、武装部长杨文康、副市长陶书兰和副市长朱国平。

各位市领导在危险地段驻点指挥,既能及时掌握汛情,供市防汛总指挥部正确决策,又能安定民心,防止市民盲目出走,消除不安定因素。

雨下了六天,南云岭河水位暴涨,徐浩东不敢怠慢,一直没有回家,带领一个机动工作小组,日夜巡视在南云岭河两岸。

机动工作小组除了徐浩东自己,还有水利局总工程师展开宏、公安局政委周正安、市委办公室秘书一科的李子健和耿晋文。

八月四日黄昏,雨终于停了,还见着了一抹夕阳。但南云岭的水位仍在上涨,特别是市区段,水位高于路面零点九米,全靠两岸一米五高的防洪堤坝挡着。

徐浩东不敢掉以轻心,吃过快餐,五人一车,离开市行政中心大楼,再次沿河巡视起来。

周正安政委开车。

西岸C段,八点五公里,责任人是副市长朱国平。

车在C段指挥部门前停下,耿晋文下去,进门不到一分钟就出来了,“徐书记,朱副市长不在,值班的同志说朱副市长下去巡堤了。”

徐浩东道:“不管他了,我们巡我们的。”

车继续沿着堤边路向北缓行。

副驾座上的徐浩东问后座的总工程师展开宏,“宏老,咱们检查河堤,不用上堤吗?”

展开宏五十几岁,一辈子与水利打交道,南云岭河市区段两岸全长六十五公里的堤坝,全部是他负责设计并督建的。

“浩东书记,郊外的河堤河坝,主要建设材料是石头和水泥,那需要上堤检查。而市区的堤坝由钢筋水泥构成,最有效的检查办法,是用仪器直接扫描堤坝的里面。”

说着,展开宏拿出两支强光手电筒,将其中一支递给徐浩东,两支强光手电筒的两束强光,照在堤坝的内墙上,“浩东书记,如果堤坝的内墙上有水渗出,那就表示堤坝被水全面浸泡,就是最危险的时刻,这是一级危险,需要立即加固堤坝。如果堤坝的内墙是潮湿的,那是二级危险,需要在三小时内加固堤坝。如果堤坝的内墙冒出水滴,就象人那样冒汗,那是三级危险,需要在六小时内加固堤坝。此外,还有四级危险、五级危险和六级危险,需要有关电子仪器才能检测出来,并采取相应的措施。我们的人员都经过专业的培训,六人一组,两名科级干部带队,每组负责两千米,每组四个小时一班,能随时随地向指挥部报告堤坝危情”

徐浩东关掉强光手电筒,并还给了展开宏,“宏老,所谓的一级危险到六级危险,应该是你的发明吧?”

“是啊,我认为特别管用。”展开宏道:“现在想起来,这还得感谢浩东书记你,当初所有人都反对这套预警系统,要不是你坚持,现在也不会有这套预警系统。反正我始终认为,这套量化的预警系统,不但对防洪抗洪管用,而且对参与防洪抗洪的人更加管用。”

徐浩东点着头道:“宏老,你说到点子上了。灾害分为两类,一是自然灾害,二是人为灾害,我们的防灾措施,一半就是针对人的,针对人主要就是针对我们这些责任人。”

展开宏道:“所以,你们当领导的主要任务是管人,管住那些责任人就行,没事不要瞎跑,你们都是外行,跑到堤坝上去没有用,不但没有用,还净给我们添乱呢。”

“呵呵,接受批评,接受批评。”

笑过之后,徐浩东问:“宏老,雨停了,估计不会再下,但水位还在上涨,堤坝只剩下零点六米。以你的判断,这零点六米守得住守不住?泄洪区那边要不要做好泄洪的准备?”

展开宏道:“只要三天内不再下雨,云岭水库又没有险情,水位还会上涨零点三米,明天的这个时候,水位达到峰值后慢慢回落。而按照规定,市区堤坝还有零点二米,上游就不需要泄洪,所以,我认为目前还没到泄洪的准备时刻。”

正说着,开车的周正安咦了一声,“这是C段二号堤,咱们跑了五分钟多,没见到巡查的责任人啊。”

徐浩东下令停车,“子健,查一查是谁负责。”

李子健打开掌上电脑,只用几秒钟就有了结果,“C段二号堤长两公里,这个时候么,负责人应该是中城街道办事处副主任杨震和市建筑工程管理局副局长刘一民。”

徐浩东皱起了眉头,“找人,悄悄的。”

周正安和耿晋文二人下车而去。

不一会儿,周正安和耿晋文二人回来,耿晋文道:“前面拐弯处的小酒馆,杨震刘一民全组六个人,都在小酒馆里息着。”

徐浩东一行五人,悄悄来到小酒馆,但没有进门,而是站在窗外。与此同时,徐浩东示意耿晋文,拿出手机拍摄。

杨震和刘一民等六人,围坐在一张桌子边,一边喝着啤酒,一边高谈阔论,全然不知窗外有人。

桌子上除了啤酒花生米,还有一付玩开了的扑克牌。

杨震三十岁,刘一民三十二岁,其他四个也都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分别来自中城街道办事处和市建筑工程管理局。

杨震正在宣扬他的官场经验,“这当官么,除了机遇,主要还是情商和技巧。情商是天生的,爹娘给的,技巧是后天的,是可以培训的。你们几个臭小子给我听着,我就以掼蛋游戏为例,说说为官需要的技巧。”

同桌的人鼓噪。

徐浩东又气又好笑,这个姓杨的,倒要听听他狗嘴里吐出的是什么象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