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理想者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06 23:41:27 字数:2419 阅读进度:6/923

好不容易在严朵朵的带领下来到严家门外,李逸风却是打死都不跟徐君然进去,用他的话说,每一次屋里面的那两个老爷子看见自己,总是会给他上思想政治课,对于李逸风来说,这比杀了他还难受。

没办法,严望嵩在武德县的威望无人能比,又是李逸风老爸李东远的上级,而且老人性如烈火,李逸风这个时候还处于不学无术的混混时期,面对老人又怎么能不畏惧呢?

吟月先生就更不要说了,他是李家镇公社如今的学校校长,大部分李家镇识字的人都是他交出来的,李逸风自然也不例外,虽然他只是在镇里面读到了小学,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县里读的,但是一样对老校长敬畏不已。

有这两尊大神在,打死李逸风都不跟徐君然去严家。

徐君然苦笑着点点头,虽然自己上辈子没见过,却也听朵朵阿姨说过这个事情。

跟徐君然交待了一声,李逸风就转身回家了,他还得把徐君然回来的消息告诉父亲和奶奶他们呢。

“朵朵,严爷爷最近身体怎么样?”徐君然笑着对小萝莉问着。

小萝莉咬了咬手指点头道:“唔,应该是很好吧?反正爷爷还是喜欢大声骂人。”

徐君然哑然失笑,这老爷子的脾气果然是火爆啊。

其实他今天来严家,是有原因的。

在上一世,按照徐君然的记忆,养父是要在京城度过两个月无人问津眼看着同学们投奔大好前程的日子之后,才被黄子轩趾高气扬仿佛施舍一般的赶回武德,从此一蹶不振。而这一世,他干脆没有给黄子轩机会,在学校拿到毕业证之后,直接返回了武德县。

与其等待着被人羞辱,倒不如自己干净利落的离开。

更何况,这一世回到武德县的徐君然,才真正是龙投大海,虎奔高山。

两个人正在说着话,一道苍老的声音在房子里面响了起来:“朵朵,你跟谁在门口呢?”

徐君然耸耸肩,果不其然,下一刻就看到小萝莉大声喊道:“是君然哥哥。”

“君然?”随着里面一声疑惑,下一刻严望嵩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门口,身后是同样一脸诧异的龙吟月。

“严爷爷,老师,我回来了。”徐君然的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对两个人发自肺腑恭敬的鞠了一躬。

这一躬是为了前世,也是为了今生。

“呵呵,回来就好,回来就好。”龙吟月伸手在徐君然的肩膀上拍了拍,这个孩子是他一手带大的,说是师生,可却与父子无异。

严望嵩则是愣了一下,点点头道:“进来说吧。”

严朵朵的父母并不在武德县,他们都在全州市区工作,徐君然记得好像是都是普通的工人。严望嵩生性严谨,不希望自己的家人进入仕途当中,也没有为他们安排什么工作。

“君然,你今年不是毕业了吗?”等到徐君然在自家的沙发上坐下,严望嵩这才诧异的问他。

徐君然点点头:“恩,已经拿到毕业证了。”

“噢?”龙吟月跟严望嵩对视了一眼,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徐君然一眼,二人都是久经世事的老狐狸,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一批大学毕业生,京城的各个部门应该都会抢着要留下徐君然才对,怎么他却回到了武德县呢?

徐君然在半路上就已经想好借口了,他脸色平静的对严望嵩和龙吟月解释道:“我父母都在这儿,而且,我觉得这个地方更需要我。”

八十年代初期的时候,人民的思想并没有后来那么复杂,那个时候人们的生活水平虽然不高,也不富裕,但是却很稳定。没有下岗职工不说,贫富差距也没有三十年后那么大,可以说,生活在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是最自由,最幸福的,因为他们只要想着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就可以,不必去考虑现实的残酷。

而且那个时代,理想主义并不是一个让人嗤笑的话题,像徐君然这样毅然决然放弃中央部委的工作回到家乡的人,并不少见。在那个时候叫做为了理想主义而献身,也许用现代的目光看,这些人的做法甚至有些天真无知,可在那个时候,他们却是放弃优越的条件,用自己美好的青春去实践着梦想的一群人。

这样的人,无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也能够得到尊重!

所以,当徐君然说出自己想法的时候,龙吟月第一个满意的点点头,他是一个纯粹的学者,而且是那种深受儒家影响的国学大师,在他的想法当中,自己的弟子这么做,是应该的。因为知恩图报,是一个人最起码的品质。

严望嵩却是眉头紧皱,不同于龙吟月的理想化,他更多的考虑,是如何安置徐君然。

京华大学的毕业生,这要是放在京城都得被哄抢,哪怕是到了江南省,一样也是众人瞩目的焦点,怕就怕徐君然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市里面的领导给调走。

徐君然似乎看出了严望嵩的难处,微微一笑,从包里面拿出一样东西来,放在严家的茶几上:“严爷爷,这是我们学校开具的证明,是我个人要求到基层来,不在机关里面享受生活。要跟贫下中农在一起!”

上辈子大小也算是正厅级干部,徐君然又怎么考虑不到这个问题呢?虽然自己主动离开京城让黄子轩无处下手,可回到家乡之后,京华大学毕业生的身份一样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毕竟现在最缺乏的就是人才,领导们是不会舍得把这么一个高材生扔在区区武德县的,一旦有调令给自己的话,严望嵩恐怕也无力阻止。

所以,徐君然干脆连着给学校党委和系领导写了几封信,言辞恳切的要求学校给自己开具证明信,让自己回基层去,回到群众当中去。用徐君然自己的话来说:“我是被农民养大的孩子,这辈子,也要认认真真,勤勤恳恳的为农民办事!”

那个时代的大学,还没有被物质社会那种乌烟瘴气的东西所污染,不管是做学问的人还是求学的人,都还抱有一颗赤子之心,而且也有人知道徐君然的遭遇并同情他,所以学校就给他开具了一份证明。内容很简单,就是表明徐君然是在学校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在学校多方挽留未果的情况下,一心想要报效家乡,请武德县委接受。

这样的一份证明,在徐君然后世所处的年代是无法想象的,可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却是一个让所有人都不得不相信的铁证。

看完了那份盖着京华大学公章的介绍信,严望嵩脸上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好小子,你就留在县委吧。”

(第二更,求收藏,求推荐票,求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