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杀人案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09 23:24:56 字数:3306 阅读进度:99/923

(今天晚上12点,也就是四月一号凌晨上架,兄弟们,咱们准备好保底月票和订阅噢!)

“你怎么来了?”

看到徐君然出现在自己办公室门口的时候,李东远一脸的意外。

徐君然哈哈一笑:“六叔,您这么说我可就不爱听了。怎么着,不欢迎我?”

李东远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当先走了进去。徐君然跟在他的身后,转身把门关上。

现在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秘书之类的,像李东远这样的领导,要么是自己动手收拾办公室,要么就是在县委办公室找人,今天刚开完常委会,也没顾得上收拾。

徐君然倒是不客气,干脆自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给李东远倒了一杯,这才坐在了李东远办公桌的对面。

“听说你这次京城之行收获不小?”

这是最近长辈们对徐君然问的最多的一句话,他也不止一次的跟人解释过了,此刻李东远又问了起来。

徐君然笑着点点头,把京城的情况向李东远介绍了一遍,最后才说道:“虎子哥呢?”

他回来之后居然没在镇里看见李逸风,所以才有这么一问。

李东远意味深长的看了徐君然一眼:“不知道抽哪门子风,非要嚷嚷着去部队,我好不容易才托关系让他去当兵了。”

他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一向顽劣不堪的儿子忽然主动要求去部队接受锻炼,这让李东远高兴之余又有些疑惑不解,但不管怎么猜测,这个事情肯定跟徐君然脱不了干系,毕竟谁都知道,李逸风的脾气那么暴躁,除了徐君然的话照做之外,连他亲生老子的话,这家伙时不时的还敢打打折扣呢。

徐君然也不瞒着李东远,点点头道:“是我跟虎子哥提的建议,让他去部队当兵。老是在县里面四处晃荡,动不动跟人动起手来,早晚是要出事的。到时候可未必有人能保得住他。”

李东远一愣,敏锐的察觉到徐君然话里面的隐藏意思,沉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上面要……”

他是做政法工作的,当了半辈子的警察,徐君然的话虽然说的不是那么明显,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好像在暗示着上层要对社会治安进行一次大的整顿,像李逸风那样整天在街上游手好闲、惹是生非的货色,肯定要倒大霉,到时候连自己都未必保得住他。

徐君然点点头:“我去京城的时候,京城现在正在搞严打,几个当街调戏妇女的流氓,被一群士兵按在地上暴打一顿之后抓了起来。听说保守估计要判十几年,如果严重的话,弄不好是要枪毙的!”

李东远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他可没想到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李逸风在武德县那也算得上是县内一霸了,跟程宏达、秦寿生并称为“三虎”,好在他有自己管着,平时倒是不怎么为祸乡里,只是喜欢打架斗殴而已。

“君然,你不是说笑吧?”

“六叔,我怎么会拿这个事情说笑呢?”徐君然看向李东远,压低了声音道:“用不了一年,国家就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严打的。”

他并不是在说谎,如果徐君然没有估计错的话,这个时候曹俊明应该已经把另外一篇文章送了上去,那是他专门为曹俊明炮制的,目标就是针对近几年来全国各地屡次发生的恶性犯罪事件,徐君然的目的很简单,早一点把严打搞起来,也能够早一点的让某些犯罪事件不会发生,否则这样恶性的事件越多,受到伤害的人也就越多。

平心而论,虽然前世对于那场严打的毁誉参半,颇有些矫枉过正的嫌疑。但确实产生了不小的效果,至于后来所产生的问题,则是在具体执行的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些偏差。毕竟谁能说对严重的刑事犯罪不应该严厉打击?问题在于沿用过去搞运动的方式,很容易导致各种偏差。由于“严打”的矛头是针对严重的刑事犯罪,目的是为了维护社会稳定,因而在党内高层很容易取得共识。公安机关更是倍受鼓舞,认为可以放开手脚大干一场。1983年“严打”伊始,仅仅三个月时间,全国就拘捕了108万余人。在这种高压态势下,社会治安一度有所好转,因而在初始阶段,多数民众对“严打”持肯定态度。但是,随着一系列非常措施的出台,大大突破了法治的底线,它的负面效应就突显了出来。最初,人们按照“矫枉过正”的惯性思维,对“严打”中的某些过火举动也觉得可以谅解。后来“严打”竟成为常态,广大干警也被拖累得极度疲劳,震慑犯罪的效果反而逐渐减弱。

而徐君然希望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结果。

所以,他才针对如今全国的治安形势写了那篇文章,让曹俊明署名发表,并且他离开京城知青,还和曹俊明做了一次深谈,在谈话当中,徐君然开诚布公的对曹俊明讲述了自己“分析”出来的一些情况,最后确定一件事,那就是如果曹俊明可以把握住现在的机会,完全有可能成为党内被看重的高级干部。

用徐君然的话来说,曹俊明是自己认识的人当中最有可能身居高位的人,如果能够帮助他,就等于是在帮自己。

原本曹俊明还有些不情愿,毕竟在他的想法当中,徐君然是自己的小兄弟,自己如果能够帮助他扬名是最好的,但是在徐君然详细的分析了利害关系之后,他却打消了这个念头。就像徐君然对他说的一样,如果仅仅是那个经济建设方面的文章倒是罢了,再加上这个治安问题的文章,如果都是他曹俊明写出来的,别人不会说什么,只会说曹俊明家学渊源,可要是冠上徐君然的名字,那就等于是让人怀疑徐君然是不是受人指使了。毕竟说起来,一个无根无底的普通农家大学生,贸然发表这样的见解,肯定要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抱着什么目的的。

所以最后,曹俊明还是同意了徐君然的建议。

李东远虽然不知道徐君然哪里来的消息,不过他却也知道,现在的社会风气确实有些不太对,这些个小年轻一个个的精力有些太过于旺盛了,教育的缺失让他们的行为也有些肆无忌惮起来。

“你今天来找我,恐怕不仅仅是因为虎子的事情吧?”李东远看了一眼徐君然,开口问道。

徐君然嘿嘿一笑:“还是六叔您聪明啊,我真有事儿找您。”

李东远点点头:“说吧,有什么事要六叔给你办。”

徐君然站起身,走到李东远办公室的门口看了看,确定外面没有人之后,这才转身回到椅子上坐下,看着李东远认真的问道:“六叔,当年您办的那个案子,能不能给我说说。”

“案子?”李东远微微有些诧异,不解的问道。

徐君然脸是平静,伸出三根手指比划道:“是的,就是三年前那个案子,您跟我说的所谓斗殴杀人案。”

他说完这句话的一瞬间,李东远的表情就变了。那种感觉就好像从人生的最高点一下子跌落到最低点一般,甚至于徐君然感觉到李东远听到自己说出那个案子的时候,整个人的精神都有了那么一点萎靡不振的感觉。

所谓三年前的斗殴杀人案,是徐君然从大学回来之后才听说的,当初在武德县城郊的一个村子里,发生了一起奇怪的案子,受害人是村里的盲流子,名叫陈三炮,因为跟人打牌的时候起了冲突,结果发生斗殴。四个大男人打在一起,陈三炮头部受了伤,随即就回了家,没想到第二天却死了。这个事情一时间在整个武德县都传开了,李东远作为县公安局的局长,肯定是要亲自过问此案的,当即抓捕了三个跟陈三炮打架的嫌疑人。

经过审讯,李东远认为三名犯罪嫌疑人都没有杀害陈三炮的动机,所以就让县局把人放了。

结果他这边还在侦破的过程当中,那边程宏达却带人又把先前李东远放掉的那三个人给抓了回来,经过一番审讯之后,其中一个人招供,是他在陈三炮回家之后,又潜入陈三炮家里将他杀死。

这个事情说起来可大可小,要是放在后世,不外乎是犯罪分子太过聪明,瞒过了我们办案民警的侦查而已。可在当时,特别是在某些有心人的推动之下,很快就被渲染成了李东远不称职,没能分辨出违法犯罪份子,要不是程局长慧眼识珠,恐怕这么一个杀人案就要变成悬案了。

后来的结果,就是李东远被免去了县公安局局长的职务,由程宏达继任。要不是老书记严望嵩亲自出面去市委陈情,恐怕连县委常委的职务都要给李东远撤掉,毕竟当时给他扣的帽子可是渎职来着。

这个事情,是李东远的禁忌,平时都没有人敢在他面前提起的。而现在,徐君然却忽然说起这个事情来,这让李东远感到有些奇怪。

“君然,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看向徐君然,李东远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

反观徐君然,却是淡淡一笑,平静的说道:“六叔,很简单,我要替您翻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