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她怎么来了?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09 23:24:56 字数:3296 阅读进度:111/923

秦书记很不高兴,但严书记现在却是心情大好。

严望嵩此时的表情虽然严肃,可心里面却是高兴的不得了,虽然不知道那个自称叫楚闻天的记者是怎么得到消息来到武德县的,但是他既然跟徐君然认识,还是徐君然的朋友,那就等于,徐君然可以影响到他的决定。

八十年代,电视和电脑这种媒体还没有走进千家万户当中,广播和报纸的力量绝对让人难以想象。生活在新世纪的人很难相信用一个假记者证可以骗到一个市的干部,但是偏偏在八十年代,这就是真事儿。

要不是严望嵩亲眼看见了楚闻天的记者证和介绍信,打死他都不会相信,群众日报这样的京城大报社,会派出一个记者来武德县这样的穷地方,这就等于是古代皇帝的御史忽然出现在某个县衙一样啊。

“小徐啊,你真的认识那个记者么?”杨维天有些紧张的看向徐君然,他并不清楚内情,只是听严望嵩跟自己说了一些情况,所以还有那么一点担忧,忍不住开口问道。

徐君然恭敬的点头道:“如果他自称叫楚闻天的话,那就应该是我大学同学了。”

“呼!”

好几个人长出了一口气,俗话说朝里有人好办事,起码徐君然如果跟那位记者认识,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不是没有人考虑过,这个记者会不会是徐君然给弄来的,可随即大家就否认了这个想法。对于他们来说,徐君然不过是刚刚进入官场的一个小菜鸟,虽然有学历,能力也不错,可却没什么大的威胁,毕竟刚刚上班,就算严望嵩看重他,但是上面没有人的话。徐君然还是没什么发展的,最多也就是在武德县厉害厉害。

至于这个记者,大家心里怕归怕,却没人觉得徐君然有这么大的本事指使动一个京城大报社的记者。他真要是有那个本事,哪能留在武德县这个小地方呢。早就进市里或者省城了。

“小徐啊。你能不能去问问你那个同学,来咱们县有什么事情?”

即便是秦国同,此时也不得不放缓了语气对徐君然客气的说道。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现在都得客客气气的对徐君然,毕竟只有这个小家伙跟那位记者大人熟悉。

徐君然点点头,对严望嵩问道:“严书记,请问他是一个人来的,还是跟别人?”

严望嵩看向县委办主任吴梁新:“老吴,你负责接待的楚记者,你介绍一下情况。”

吴梁新点点头:“楚记者是今天早上到的,随行的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是据说是京城群众日报的摄影记者。另外还有个女的。说也是群众日报的记者,我看了他们的介绍信和工作证,确实是群众日报社的。”

徐君然却是一愣,他原本只是让楚闻天自己过来的,却没想到竟然来了三个人,还有个女记者。楚闻天在搞什么?

看向徐君然,严望嵩问道:“小徐同志,这次接待中央记者的任务,县里交给你了,有问题么?”

徐君然连忙站起身严肃的表示:“请书记放心。我一定完成任务。”

…………………………

…………………………

武德县委招待所之内,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满脸苦笑的看着面前的孙静芸:“孙姐,您说您非要跟过来干什么啊,这穷乡僻壤的,我是听说农科院要在这儿搞个试点,所以来看看的,您这倒好,您可是副主任啊。”

端庄贤淑的孙静芸微微一笑,冲坐在自己对面的年轻人淡淡的说道:“小楚,你说孙姐对你怎么样?”

那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是徐俊荣的宿舍三哥楚云天,他此时正无奈的说道:“孙姐,您对我倒是真不错,我也很感激。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孙静芸就打断道:“我就是来跟你看看而已。”

翻了一个白眼,楚闻天心中暗暗的撇了撇嘴,根本就不相信孙静芸的话。

这位孙姐虽然自从自己进报社就对自己十分照顾,可楚闻天也知道对方是什么人。京城孙家最小的女儿,虽说是养女,可却极得孙家老太爷的喜欢,年纪轻轻三十出头就担任了报社社会新闻部的副主任,那可是副处级干部,比自己这个新人记者可是厉害的多了。

就是这么个人,听说自己要来江南省全州市武德县,居然提出要跟自己一起来!

要不是楚闻天知道孙静芸不是那种人,还以为这位报社第一美女对自己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呢。

“主任,既然您来了,那采访农科院金教授的事情,可就您上了。”

楚闻天心中一动,对孙静芸笑着说道。

孙静芸意味深长的看了楚闻天一眼,点点头:“那好,我也打算在这里转转。”

说着,她转身对一直默默做在角落里的一个身影说道:“宇轩,你跟我出去走走,好么?”

那身影站起身,点点头:“我陪小姑。”

等到他们两个人出了门,楚闻天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对坐在那边摆弄摄影器材的人说道:“我说张哥,主任到底来干什么的啊?”

张哥抬起头,摇摇脑袋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咱们主任每年都要来江南省采访几次的。”

楚闻天点点头,却没再说什么,而是对摄影师笑了起来:“张哥这次要麻烦你了,好好给拍几张,回头我请客,东来顺!”

摄影师憨厚的笑了笑,点点头。

离开那个房间,孙静芸跟孙宇轩走在过道上,孙宇轩忽然说道:“小姑,要不然,明天我自己去给太爷爷上坟吧。”

孙静芸的脚步一停,随即摇摇头:“我陪你去吧,楚闻天这回过来,应该是跟金教授约好的。我早就知道,他跟金教授的女婿是大学同学,刚刚话虽然那么说,可我真要是抢了他的工作,还真未必能见到金教授。”

孙宇轩默然,他本身就是那种不喜欢说话的人,更习惯的是去做,而不是夸夸其谈。

“宇轩,你前几年来过,找到你大姑姑的下落了吗?”孙静芸低声忽然问道。

孙宇轩轻轻摇头:“我去过爷爷说的地方,但是那里早就没有人住了。”

叹了一口气,孙静芸无奈的低声道:“也不知道,大姐这些年过的好不好。”

犹豫了一下,张张嘴迟疑了半天,孙宇轩才缓缓问道:“小姑,当年大姑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孙静芸苦笑起来:“这个事情,说起来谁都不能怪。当时你大姑在读大学,家里给他安排了一门婚事,老爷子也没说非要她嫁过去,可大姐的性子属于那种外和内刚的,听说家里面安排了婚事,竟然第二天就离家出走了。直到那个时候,家里面才知道他竟然在大学的时候就有了对象,而且听说还是个才子。当时我也还小,不少事情都是你三叔说的,他还认识那个男人呢。”

“噢……”孙宇轩难得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什么,长辈的事情,不是他这个小辈所能够评价的。

对于那位传奇的大姑姑,孙宇轩只是小时候听父母聊天说起过几句,听说是当时京城赫赫有名的美女和才女,后来因为不满意爷爷安排的亲事,怒而离家出走,在京城成了一个传奇!据说有人在江南看见过她,因为那个跟她在一起的男人,也是江南人。这些年来一直都杳无音信,奶奶临终的时候,最为挂念的,就是这个大女儿了。因为她是出生在长征途中,小时候跟着父母南征北战,受了不少的苦。

只不过这么多年来,大姑一直没有消息,让家里人很是着急。

孙宇轩虽然性子木讷,可不代表他笨,爷爷偶尔看着全家福叹气的画面,他小时候也见过,当然明白能够让执掌天下的爷爷这副样子,除了失散在外的姑姑,没有别的人。

因为他听小姑姑说过,奶奶临终之前,念念不忘的,就是女儿一直不能回家。

“走吧,去四处转转,明天我跟着楚闻天去采访,今天陪你去扫墓。”

孙静芸缓缓说道。

顿了顿,她捏了捏手中的某个东西,暗暗想道:“我总能见到你的。”

孙宇轩沉默着点点头,他这个人就是如此,习惯保持沉默,用后世的话来说,这是一个酷酷的帅哥。

两个人走在武德县的大街上,琢磨着找一家卖祭奠之物的地方,却没想到迎面走来了一大群人。

孙静芸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孙宇轩却是微微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的出声道:“竟然是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孙宇轩的话让孙静芸楞住了,从小到大跟孙宇轩一起长大的她,清楚地知道这个侄子的性格,说的好听一点叫不善言辞,说的不好听一点,那就是一块木头,常常一个人看书或者练武能打发一天的时间,平时对别的事情也不怎么关心。

现在孙宇轩表现出这么惊奇的样子,让孙静芸倒是有些意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在二人耳边响起。

“我说,你们俩,瞎了吗,堵在道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