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感动(上)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48 字数:3303 阅读进度:137/923

徐君然又不是神仙,自然猜不到此时此刻秦寿生所想,他只是看着秦寿生愣在那里不动地方,淡淡的说了一句:“还打么?”

秦寿生稍微有些尴尬的顿了顿,后退几步,上上下下的看了徐君然几眼。

“今天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秦寿生的一句话,让徐君然差点没笑出声来。

“秦三儿,我送你一句话。”

徐君然看向秦寿生,继续用那种让他恨不得在徐君然脸上来一拳的淡然语气道:“多行不义必自毙。”

秦寿生一怔,半天没回过神来,很明显没明白徐君然的意思。

这家伙读书读的不多,徐君然这句话对他来说,着实有些难以理解。

不过徐君然也不在意,笑了笑,就那么转身离开了。

有些时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道理,同样可以用在对付坏人身上,而且徐君然相信,有程家兄弟最近的事情,秦寿生应该会老实一阵,等到他再想作恶的时候,估计也没有机会了。因为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把他的保护伞秦国同彻底踩在脚下!

“君然,你回来了。”

回到李东远的家里,徐君然却看见李东远和严望嵩两个人正等着自己。

“老书记,六叔,怎么了?”微微有些诧异,徐君然不解的问道。

李东远一笑,看了看严望嵩却没有说话。

严望嵩表情严肃的说道:“你跟周书记说要把啤酒厂承包了?”

徐君然点点头:“这么快?”

苦笑了起来,严望嵩无奈的说道:“周书记让人专门给市委领导传的话,市委张书记亲自把电话打到我办公室了,要求我们要尽快落实贯彻省委领导的指示。”

徐君然倒是没想到周德亮的动作这么快,估计他是跟自己分开之后,就叫手下的人给全州市委打电话说了这个事情。看来这位省委一把手对于江南省如今积贫积弱的现状也十分的担忧,希望能够通过徐君然在武德县搞的这些试点,来探索一条新的发展道路。

看向严望嵩。徐君然笑着说道:“老书记,市委是什么意见?不愿意还是反对?”

严望嵩摆摆手:“反对什么?省委领导的指示,就算张书记再不满意,也得执行。逸群市长也打电话过来,表示希望我们县能够在全市走出一条新的国有企业改革之路。”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话。严望嵩的话里面明显透露出一个信息,那就是市里面的当家人,对于武德县的工作应该是有些不满意了。确切的说,是张敬敏这个市委书记不满意了,否则严望嵩也不会说出这种阴阳怪气的话来。

至于朱逸群的表态,徐君然并不意外,相信老书记应该已经跟他沟通过了,让杨维天做县委书记,这对朱逸群扩大他在市里面的影响力,那可是十分重要的。

果然,严望嵩说完这个之后。微微一笑道:“我跟朱市长已经汇报过了,打算过几天就向上面申请,退下来。”

徐君然愣了愣:“退下来?咱们不是说好了……”

他确实没想到严望嵩竟然直接要退下来,原本他的想法,是让严望嵩做人大的主任,然后留在县委常委会当中坐镇。可万万没想到,严望嵩竟然直接选择了退休。

看向严望嵩,徐君然有些焦急的问道:“老书记,您怎么能退休呢?县里面的工作……”

这件事着实超出他的意料之外,对于徐君然来说。原本按照他的想法,严望嵩今后的作用是很大的,那是要充当定海神针的。

严望嵩笑了笑,跟李东远对视了一眼道:“怎么样,我就说这小子会这个样子吧?”

李东远点点头:“是啊,您还真了解他。”

有些莫名其妙的看着两个人,徐君然一脸的不解,着实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严望嵩道:“坐下吧,我和你六叔有话跟你说。”

徐君然带着满腹的疑惑坐在了桌子旁边的椅子上,三个人围在一起,一个人面前一杯茶水,很平静也很安详。

“君然,你跟我说实话,如果按照你定的这个路子发展下去,咱们武德县,究竟能不能发展起来?”

看着徐君然,严望嵩语气认真的问道。他的表情很严肃,少有的让徐君然感觉到了一种压力,这是老人几十年掌权所养成的威严,那是一种可以让人动容的力量。

李东远也点点头:“是啊,君然,我跟老书记今天等着你回来,就是想问你一句话,从你嘴里面听到一个真正让我们放心的答案,我们才能决定以后到底应该怎么做。”

望着两位对自己寄予厚望的长辈,徐君然沉思了一会儿之后,才缓缓说道:“武德县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咱们的底子太差,我能做的,就是尽量让县里面的家底厚实一些,让乡亲们的收入提高一点,别的我不敢保证,三年,三年之内,我肯定让李家镇公社脱贫致富。至于县里面的话,我说不准,但是我能保证,啤酒厂如果按照我的方式经营下去,不出两年之内就可以扭亏为盈。”

严望嵩和李东远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徐君然居然有这么大的信心,两三年之内就能发生这么大变化?

“君然,你说的,是真的?”

李东远有些发愣的看着徐君然问道,在他想来,如果能够用四五年的时间,让全县达到温饱,不再依靠国家救济就已经算是很大的成绩了,至于像徐君然说的那样脱贫致富,他压根就没有想过。

徐君然重重的点头道:“六叔,您就放心吧,只要建筑队在鹏飞市那边打开市场,以后李家镇公社的发展,保证让你们意想不到。”

他可是从后世回来的人,别的东西不敢保证,徐君然清楚的知道,未来的几十年里面,建筑行业一直都是华夏最为发达的几个行业之一,不说别的,随着华夏经济的发展,城区改造建设等一系列城市建设的开展,光是建材市场这一块,就早就就了无数亿万富翁。而现在,武德县要做的,就是趁着还没有人注意到这个聚宝盆的时候,捞出第一桶金子来。

“怎么样,东远,我就说这小子脑子里面有东西吧?”

笑吟吟的看着李东远,严望嵩在一旁开口说道。

李东远此时也点点头:“是啊,看来这书果然是没有白读。”

无奈的摇摇头,徐君然苦笑道:“你们二位,到底想要说什么?”

他现在已经隐约感觉到,似乎这两个人有什么东西瞒着自己。

李东远跟严望嵩对视了一眼,后者露出一个老怀大慰的表情来,看着徐君然道:“君然,你觉得,你要是在咱们全州市发展的话,最需要的是什么?”

徐君然一呆,却没有反应过来,而是有些奇怪的看着李东远和严望嵩,不明白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严望嵩悠然的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么?我和你六叔私下里聊天,我们都觉得,你这个孩子自从在京城回来之后,变化很大。这种变化,不是说你有什么不好,而是你脑子里的东西,这些东西太复杂了,我们俩自然是不懂的,可如果像你说的,这些东西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的话,那就不一样了。”

表情渐渐的严肃起来,严望嵩看着徐君然:“凭着这些东西,你能在咱们县里取得好成绩,让上级领导看见,那今后你就有可能被提拔。但问题是,在武德县有我和你六叔帮你,在市里面呢?”

李东远没说话,只是默默的喝着茶水,他知道,严望嵩这是要把一生的经验都告诉徐君然。

就在徐君然有些失神的状态下,严望嵩继续说道:“我老了,也没什么希望了。可我清楚的很,就算我年富力强,一样也不能升上去,因为我上面没有人。说的明白一点,我老头子是个无门无派的孤家寡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所以咱们武德县才连一笔市里面的财政拨款都拿不到手里,要不是杨县长每次去市里求爷爷告奶奶,市里面根本就不会想着把钱投给我们。”

看着他平静的说着这些平日里不会轻易向旁人说起的事情,徐君然的脸色也渐渐的变得有些严肃起来,他很了解严望嵩的为人,也知道武德县在整个全州市的尴尬位置,自然知道,严望嵩所言非虚。在整个全州市里面,武德县就是处于一个这样尴尬的地位。因为严望嵩这个县委一把手跟市委任何一个领导都不是站在一条线上的人,所以市里面有什么好事都不会想着武德县,就连上面拨下来的扶贫款,时不时还被市里面以“借”的名义挪作他用,更不要说正常的财政拨款了。

要不是后来杨维天来到武德县做县长,凭着他市长嫡系的身份,时不时去市里面找朱逸群这个市长打打秋风,搞不好武德县连给县里面工作人员发工资的钱都不一定有。

不得不说,孤家寡人固然是清高的表现,可是也让严望嵩吃尽了苦头。

只是徐君然不明白的是,他这个时候跟自己说起这个,打着什么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