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朝里有人好做官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48 字数:3243 阅读进度:153/923

八十年代初,行政规划是很混乱的,生产队上面是公社,公社上面有区公所,区公所上面才是县。一般公社委员会主任是副科,极少数资格老的才是正科。只不过武德县实在没有那么大,严望嵩做县委书记的时候,设立过两个区公所,后来干脆给撤销了,直接由县里负责管辖公社。即便如此,很多地方的公社书记,也不都是正科,其他的干部有的是股级,有的是副科,混乱的很。

这一点,李家镇公社同样很明显,整个公社除了党委书记李乾坤是正科级,其他人有的是股级有的是副科级,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定论。

徐君然清楚,这样的情况,等到年底国家正式取消人民公社的文件下达之后,才能够得到改变。

送走了建筑队的人,徐君然迈步走在大街上,他没有回公社大院,现在那些记者们对他的兴趣很大,刚刚徐君然可就听人说了,有记者希望给自己做个专访。

平心而论,要是放在徐君然重生之前的那个时候,一个大学生到基层能坐上党委副书记的职务,那简直就算找到铁饭碗了,要知道后世考公务员的人有多少就是为了那个国家待遇。可现在,别说徐君然这个名牌大学毕业生做了公社党委副书记,光是他放弃京城的工作回到武德县,就足够让那些记者们倍感惊讶了。

要知道,这个时候城市和农村的差别可是很大的,有多少农村人为了一个城市户口、工人身份而辛苦奔波,就连县城里面的一般工作人员,都要比农村的一些乡长牛气,毕竟人家是城里人嘛。这放在后世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可偏偏在如今就是理所当然。

徐君然甚至知道,李家镇公社的好几个领导,都在希望调到县城里面工作。哪怕是闲职都可以,只要能回城,哪怕做文化局的副局长,也比当乡镇党委副书记要强!

第一次知道这个事情的时候,徐君然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走在李家镇的大街之上。看着不时走过的乡亲。徐君然心中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如今的这个情况之下,自己的真的不知道重新踏上仕途是对是错。

徐君然没有那种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远大理想。他对范老先生的那一套一点都不感冒,做了那么多年的官,要是连官场这点本质都看不透,徐君然也就白活了。

如果说开始他怀着为养父报仇弥补遗憾的愿望的话,现在徐君然除了这个愿望,还想要找一个让自己奋斗下去的理由。

官场绝对不是那么好混的,无规矩不成方圆,徐君然前世官场经历告诉他,官场自有官场的规矩。自己虽然拥有穿越的这个先天优势,可问题是,随着时间的不断发展,很多东西都会跟自己所知道的不一样,就如同现在的江南省,徐君然固然能够判断未来华夏的政局走向。可却不知道江南省官场的未来。具体到一市一县的组织内部人事调整,累死徐君然都不会知道。

这就有一个麻烦的问题了,就像严望嵩为徐君然担心的那样,徐君然的身后没有靠山!

曹俊明日后能发达,孙家欠徐君然的人情。甚至于杨维天能够做到市委书记,但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徐君然缺乏一个能够为自己仕途铺路的伯乐。

不得不说,华夏的官场就是这样,要想升官快,不仅要有本事,上面还要有人才行。

所谓“朝里有人好做官”,此言诚不欺人。

琢磨了半天,徐君然最后叹了一口气,除了做官,自己还能做什么?

虽然是重生,可前世整日忙于工作,除了官场上的事情,徐君然关心的真就不多,别的穿越者仗着先知先觉可以去做生意,可自己的话,恐怕就算赚了钱也会赔光的,毕竟那些生意场上的事情,对自己来说不啻于是盲人摸象。

“罢了,罢了。”徐君然摇摇头,苦笑了起来,自己看来天生就是官场的命,想来想去,除了做官,没什么别的选择。

既然做官,那就做华夏最大的官!

徐君然也是一个洒脱的人,最近的情况实在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忽然出现在伟人的口中,再加上县市领导的出现,媒体记者的关注,让他有种不真实的感觉,甚至怀疑自己如今的生活,会不会是一场梦呢?

庄周梦蝶固然让人心驰神往,可谁又敢肯定,不会是那只蝴蝶梦中化身为庄周呢?

“徐书记,你在这儿呢,让我好找。”

冯红程一脸微笑的走了过来,他现在是公社组织委员,跟徐君然的关系不错。至于是不是因为徐君然请严望嵩退休之外帮忙把他媳妇洪颜欣提拔到县妇联副主任的位置上,那就不得而知了。

“老冯大哥,怎么了,记者们还没走么?”徐君然看向冯红程,笑着问道。

冯红程摇摇头:“哪能那么快啊,听说还要下乡去看看,李书记陪着呢。我找你是县里面打电话来了,杨书记要你赶快去县城。”

看着徐君然,他不由得羡慕不已,别看人家小徐现在是党委副书记,可谁都知道,李家镇公社这浅滩是困不住这条蛟龙的,就凭人家的本事,连中央首长都点名表扬,早晚那是要干大事儿去的。

徐君然点点头:“那好,我先去县城了,公社的事儿你让李书记多盯着点。”

想了想,他又说道:“对了,冯书记,你跟郑书记最近抽空跑一趟四合大队,看看上次我说的那个石墨矿的位置,他们清理出来没有。你跟生产队的同志打好招呼,以后哪里周围不准再放东西了,我要在那儿盖工厂的。”

虽然不明白徐君然嘴里面说的都是什么意思,但冯红程也知道,徐君然最近去了好几次四合大队,画出来一片原本是打谷场的地方,说是那边有什么东西。要是几个月之前,也许对于徐君然的话下面的干部群众还有所迟疑,可是现在,冯红程相信,只要是徐君然的话,李家镇公社就没有人会反对,公社能被中央领导点名表扬,不都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么?

“你放心吧,这事儿我亲自盯着。”

冯红程对徐君然笑着说道。他也是聪明人,在基层工作这么多年,一直都没什么靠山,所以才升不上去,如今这基层工作不好做,普通的基层干部在城市当中根本不受人待见,去县城办事儿,一个邮局的普通工作人员都敢给自己脸色,所以冯红程一直都在谋求调回县城去。宁可当个闲职也比在李家镇这边受苦强。可是现在,他却改变了主意。

如果有机会,雪中送炭,总比锦上添花要容易成为领导的心腹。

他现在所看重的,是徐君然未来的潜力。

徐君然是不知道这些的,他听到冯红程的话之后点点头,迈步就朝着公社大院走去,找出林雨晴给自己买的永久牌自行车,徐君然一边哼着歌,一边朝着县城而去。

现在是中午,自己快一点走的话,下午就能到县城见到杨维天了。

杨维天现在很高兴,朱逸群临走的时候,特意把他叫到自己面前嘱咐了一番,核心内容就是关于徐君然这个年轻人的。对于徐君然搞出来的这些东西,朱逸群很满意,他很清楚,徐君然搞的这些东西,正是改革派一直倡导的,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年轻人完全可以被树立成标杆,树立成先进典型。

对于杨维天之前力挺徐君然的行为,他更是满意,起码自己把这事儿汇报给夏省长的话,自己又能得到一番表扬了。

“老杨,你是我最信任的同志,你办事我放心,我现在明确的告诉你,对于徐君然同志的工作,你要全力支持。”看着杨维天,朱逸群认真的说道。

杨维天当时就明白过来,市长这是把徐君然当做重点培养对象了。

他当即表态,自己对于徐君然同志一直都是看好的。

与此同时,张敬敏也暗示秦国同最近不要给徐君然找麻烦,至于秦国同听进去多少,那就不得而知了。因为张敬敏并不知道的是,昨天晚上秦国同跟黄子齐见了一面,牵线的人,是沈勇敢和赖月晶。

赖月晶十年浩劫之前是市委办副主任,当时沈勇敢在她的手下工作。后来随着时间变迁,赖月晶靠上了黄家的这条线,如今成为市委常委、宣传部的一把手,而沈勇敢还是她的下属,只不过两个人这个时候都成了领导而已。官场里面的关系很复杂,这种老上级老下属总是能够攀上关系,所以沈勇敢跟赖月晶的关系一直都不错。

如今的这个时候,牢牢掌控舆论宣传是斗争制胜的关键,张敬敏拉拢赖月晶,却没想到,赖月晶跟黄子齐是一条心的。

黄子齐跟秦国同谈了什么别人不知道,但是秦国同跟沈勇敢离开的时候,脸上却是挂满了笑容。

有时候,官场上的事情,根本就说不清谁究竟是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