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如何安置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48 字数:3294 阅读进度:154/923

“杨书记,您找我。”

走进杨维天的办公室,徐君然笑着说道。

他紧赶慢赶,到县城的时候已经下午一点多了,好在杨维天早就交代萧鸿桦了,让徐君然一来就去自己的办公室,否则像其他干部,想要见县委书记,那得等一阵才行。

“坐下吧。”

杨维天笑了笑,对徐君然说道。

徐君然点点头,走到旧沙发坐了下来,他跟杨维天倒是没有那么客气。

杨维天也不以为忤,对跟在徐君然身后的萧鸿桦说道:“一会儿我跟徐书记谈点事儿,不管谁来了,都让他们等一下。”

萧鸿桦微微一躬身,点头答应着,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看着徐君然,杨维天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家伙,挺厉害啊,愣是把张书记跟逸群市长都给说服了。”

他又不是那种什么都不懂的人,张敬敏和朱逸群这两位领导,只不过是跟徐君然谈了半个小时,随即就做出决定带着县市领导离开李家镇公社,甚至于第二天的欢送会也没参加,早早的就离开了武德县。要说这里面徐君然没有起什么作用,打死杨维天都不相信。

只不过身为下属,他自然不好对领导追根究底,那就只好找徐君然来寻找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徐君然笑了起来,对杨维天道:“杨书记,您这好奇心也太重了吧?”

他很清楚,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杨维天就是自己在武德县的靠山了,所以徐君然觉得自己有必要迅速拉近跟杨维天的关系。

官场里面的关系有时候就是这么简单,虽然说有那么一点利益驱使,可是无缘无故的,任何人都不会轻易为彼此出力的。徐君然对此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更何况,拉近跟杨维天的关系。对他们两个人都有好处的。

不管是在什么行业,只要涉及到人和人的关系,就必然很复杂。这是人的天性决定的,你没办法让所有人都喜欢你,就好像厨师没有办法满足所有人的口味一样。有一千个顾客。就会有一千种要求,所以每一个官员也都面临着一样的问题,那就是要如何处理好官场里面的人际关系问题。这种人际关系。有跟上级的,有跟下级的,还有跟同事的。再往下划分,还会有更多的关系。

就好像现在徐君然一样,他要处理好跟杨维天的关系,跟秦国同等人的关系,以及跟李乾坤乃至张敬敏、朱逸群等等各方面的关系。而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徐君然清楚的意识到,未来一段时间内。只要自己处理好跟杨维天的关系,就不需要考虑武德县其他的关系了。

有时候,抓住了主要矛盾,就不必考虑其他的次要矛盾。因为你只要解决了主要矛盾,其他的次要矛盾,就不算矛盾。反之。如果没能处理好主要矛盾,反倒是纠结于次要矛盾,最后很有可能是得不偿失。

而杨维天,就是徐君然要抓住的主要矛盾。

“你小子,少跟我耍花腔。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杨维天却并不生气,而是看着徐君然,认真的问了一句。

徐君然无奈,只好把自己对张敬敏和朱逸群的说法重新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那么多领导要是一个个的都讲起来没完,弄不好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杨维天没有回答他,露出一个笑容来点点头:“你考虑的很周到,我们某些领导,就想着给自己脸上贴金,根本不考虑实际情况。”

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可徐君然也知道,杨维天说的自然是市委宣传部那位赖月晶赖部长,说实话,对于这位的名字,徐君然实在是忍俊不住,要不是自己控制情绪的能力高超,恐怕第一次介绍的时候,徐君然就得爆笑出声。

“杨书记,市委领导走之前,有没有什么重要指示啊?”

徐君然关切的看着杨维天,朱逸群可是答应要给自己拨款五万块的,别一转身走人就忘记这个事情才好。

杨维天一笑:“放心吧,市长已经跟我说了,答应你的拨款最近就会下发到咱们县财政。另外张书记也做了重要指示,县里面同意你们李家镇公社承包县啤酒厂,不过我有一点要求,啤酒厂的工人,你们要妥善处置。”

徐君然的眉头一皱:“杨书记,明人面前不说暗话,啤酒厂既然我们要承包,那肯定是必须进行整改的,有用的人留下,那些混吃混喝的人,您觉得我有必要花公社的钱养着他们么?”

“这个…………”

杨维天迟疑了起来,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徐君然解释。他也知道徐君然所言不假,武德县啤酒厂如今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一方面有自身的原因,另外一方面,县里面不断从啤酒厂抽取资金,然后各个部门领导往里面安插自己人,这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不说别的,就连杨维天自己也知道,啤酒厂办公室,足足养了十几个光拿工资不干活的闲人,这些人就是为了那个工人的身份和城市户口,毕竟武德县属于全州市管辖,户口算是城市户口。

这些东西,都是徐君然上次跟他提起让他关注一下县啤酒厂之后,杨维天专门找人了解到的。反正武德县地方不大,啤酒厂又是县里面为数不多几家归县政府管辖的国有企业,有点什么事情根本就瞒不住。

在得知这些事情之后,杨维天第一反应就是拍桌子骂娘,可发泄完愤怒的情绪之后,他却冷静下来,不得不摇头苦笑。

投鼠忌器,说的是因为有所顾忌而不敢做出决定。武德县啤酒厂就是这样,因为里面牵扯县里面太多的关系,使得即便是杨维天这个县委书记,在得知内情之后,也不敢轻举妄动。

看杨维天不说话,徐君然淡淡的说道:“杨书记,啤酒厂的情况您应该已经了解到了,您说说,我们李家镇公司承包之后,该继续养着那些闲人么?”

杨维天默然无语,他不是那种是非不分的人,但越是如此,他越说不出话来。

在杨维天看来,徐君然肯出面解决啤酒厂这个乱摊子,已经很不错了。还要让他负责解决那些闲人的问题,的确有点强人所难,这就好像你扔给人家一个包袱,还要去把包袱里面某些肮脏的污垢也让人一起接受。

不管怎么说,杨维天都不觉得这是一个好事。

沉默了大半天,杨维天缓缓说道:“小徐,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事情?”

徐君然微微一笑,平静的说道:“杨书记,这可是市委领导的决定,您难道要拒绝执行么?”

“啊?”

杨维天一下子就愣住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看着徐君然一阵发楞。

徐君然老神在在的看了一眼杨维天,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然后低头开始喝水,两个人就那么保持一个诡异的安静。

足足几分钟之后,杨维天才看着徐君然苦笑起来,抬起手指着徐君然,好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来。

“你小子,不会是早就计划好的吧?”

徐君然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来,很认真的对杨维天解释道:“杨书记,熟归熟,你可不能胡乱诬陷我噢。我这个人可是坚决执行上级指示的好干部,市委领导要求我们李家镇公司承包县啤酒厂,并对啤酒厂进行改革。可没说要我们继续养着那些闲人,凡是在啤酒厂工作的人,都必须要接受重新上岗考核,凡是不符合资格的,必须要离开工厂。”

杨维天的眉头随着徐君然的话一下子就紧紧的皱在了一起,这个时候国有企业还是“大锅饭”的时代。所谓大锅饭,最早是从六七十年农村集体大食堂来的,不过用在国企当中,则是指集体工作,工作中不管谁干多干少,大家都会领着相同的工作报酬。

说的明确一点,这就是所谓的铁饭碗。

不得不说,这种大锅饭的体制下,弊端是很多的,正是因为这种情况导致了企业里的一些不平衡的发生,一部分工人头脑灵活的,就想方设法怎样去偷懒,自己少干点让别人多干,反正大家的报酬都是一样的。这样一来,老实巴交的同事每天上班就累个半死,那些投机取巧的人就轻轻松松。这种现象也极大伤害了企业职工的工作积极性,拖慢了企业发展的脚步,给企业带来一些连锁的危害。

杨维天虽然也知道这些情况,但他却觉得,徐君然说的那些,实在是让自己难以接受。

国家的企业,怎么还要像资本家那样辞退工人呢?

所以,杨维天表情严肃的摇摇头,对徐君然沉声道:“小徐,我不同意你的做法!你这么做的话,跟旧时代的资本家有区别么?那些吃闲饭的人你可以赶出工厂,但是啤酒厂的工人,一个都不能少!”

顿了顿,杨维天又继续道:“就算你去市委领导面前反映情况,我也绝对不会同意你的做法!”

徐君然看着表情认真的杨维天,忍不住苦笑起来。

有时候,最让人无可奈何的,就是这样固执的坚持错误原则的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