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插曲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1:21:48 字数:3515 阅读进度:167/923

ps:

新书月票榜,嗯,争的很厉害,各种各样的手段都新鲜出炉,有些事情我就不说了,副版主群里的人可以作证,升迁没刷过一张月票。那些有事儿没事喜欢用受害者的嘴脸博同情的人,麻烦你战斗归战斗,别扯上我。这个圈子水很深,有些人的那点儿伎俩我也懒得戳穿。晨光在此也跟各位看书的兄弟说一声,咱们老老实实投月票,我多多更新,不要被人当枪使。月底还有大爆发,各位准备好枪支弹药,说实话,距离第一也就是三百票,双倍是150,要是能保持这个差距,晨光还真就想搅合搅合了!诸位,咱们走起!

“金泰妍?”

徐君然听到呼延傲波的介绍之后微微一愣,父亲姓呼延,女儿却姓金,再加上两个人之间似有似无的那一股暗流,这真是让徐君然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的架势。

按理一对父女的话,起码应该互相之间比较亲热才对,可在呼延傲波跟金泰妍的身上,徐君然却看不到半点亲近的意思,反倒是有那么一丝生疏。呼延傲波的尴尬和金泰妍看似礼貌实则疏离的态度,并没有能够瞒过徐君然的眼睛。

似乎也直到有些尴尬,呼延傲波笑着说道:“泰妍随母姓。”

“噢。”徐君然点点头,站起身对金泰妍礼貌的伸出手:“你好。”

看了一眼徐君然,金泰妍点点头:“你好。”

只是点头问候,却没有跟徐君然握手。

有些尴尬的看着徐君然,呼延傲波脸色一沉,刚要发火,金泰妍已经转身离开,平静的声音传来道:“我拿点东西就走。”

等到她的背影消失在两个人的视线当中,呼延傲波叹了一口气,抱歉的对徐君然道:“不好意思。小徐,让你见笑了。”

徐君然微微一笑,并没有把这个事情放在心上,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纵然呼延傲波位高权重。可面对女儿的时候。他也就是一个普通的父亲而已,而且徐君然也看得出来,呼延傲波很在乎金泰妍这个女儿。否则金泰妍刚刚那么做,可以说让他这个省委常委在部下面前丢尽了脸面,换成一般人早就发火了,毕竟毫不夸张的说,刚才金泰妍的行为很失礼。

可呼延傲波非但没有生气飞,反而为女儿向徐君然道歉,以堂堂省委常委之尊,向徐君然这样的副科级干部道歉,自然不是因为徐君然被轻视了。而是因为自己女儿的无礼。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老话:可怜天下父母心。

没有心思去打听呼延傲波的家事,徐君然笑着摇摇头:“书记您客气了。”

有了这么一个小插曲,徐君然也不好留下来吃饭,他主动提出告辞离去,呼延傲波似乎也知道徐君然的心思。便没有多挽留他。只是告诉徐君然,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自己帮忙的,都可以过来找他。

虽然这只是一种客气的承诺,可徐君然却知道,自己总算是在这位省委大佬的心里面留下印象。等于是对方认可了自己。毕竟之前呼延傲波肯见自己,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曹俊明的关系,而现在,则是因为自己有让这位呼延书记看重的价值。

虽然现在来看,这个价值未必有多大,可徐君然有信心,让自己在别人的眼中越来越值得帮助、扶持。

这就是官场当中的道理,你只有表现出让别人看重的资本,别人才会帮助你,否则一个毫无价值的官员,有谁会去提拔呢?

这个世界上最不容易做的事情就是当官,因为当官要跟各种各样的人相处,而任何事情只要扯上了人,就有无穷无尽的变数。当官的人需要有面具,有各种各样的面具用来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在上级面前要表现出自己的能力,要让上级觉得自己是一个令人放心,有能力完成任务又不会危及上级地位的下属。而在下级面前要保持威严,同时要让下面的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可以信任,能够给下级带来希望的领导。

做官难,做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官更是难上加难。

徐君然离开省委大院,回到了机械工业厅的招待所,他没有出去闲逛,事情还没有办完,一方面是没有那个心情,另外一方面,徐君然对这个时候的省城也不太熟悉,八十年代的华夏哪怕是京城都没有什么娱乐的地方,徐君然琢磨琢磨,干脆回到招待所去看报纸。

坐在招待所的房间里面看报纸,徐君然却想到了李家镇公社的一些情况,这次回去,要是县委开始对李家镇公社的班子进行调整,自己就要考虑该怎么样拉拢一些人了,毕竟想要把李家镇发展成为现代化的乡镇,需要的不仅仅是好的项目和机遇,还要有一批有能力肯做事的干部来实行自己的想法。

上辈子徐君然做了二十几年的官,他很清楚基层干部的心态。这些人当中大多数人都是那种喜欢做官的人,喜欢当官手中掌握权力控制别人命运的那种感觉,这样的人没什么本事,只能够听命于人。还有一种人是那种有本事,想要掌握更多权力的人,这些人做官的目的是希望通过掌握更多权力来完成自己的政治抱负,这种人徐君然很欣赏,因为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还有一种,自然就是那种只要能为老百姓服务,做什么工作都可以的人。对于名利权位,他们看的很淡。

这种人很少见,严望嵩属于这样的人。

李家镇公社如今的这批领导,徐君然相信在未来不久之后肯定要换一批的,一旦李乾坤被杨维天调到县财政局去做局长,接下来关于公社党委书记的争夺,县里肯定要经过一番博弈的,纵然杨维天能够按照自己所说的,让冯红程接任李家镇公社党委书记,可接下来,公社其他位置的争夺,必定要对其他常委们有所退让。这是官场上的规矩,好事情不能都让一个人占了。除非杨维天有本事控制县委常委会的大局,否则他既然要贯彻自己的意志,就必须要适当的对其他人进行退让。

如此一来,徐君然要考虑的。就是如何在杨维天无法全力帮助自己的情况下。让李家镇公社党委之中的实力对比,不会影响到自己接下来的诸多计划。

苦思冥想了半天,徐君然不得不承认。如今这个局面之下,自己的力量,还是有些弱了。特别是在严望嵩和李东远都离开武德县委领导岗位之后,自己所能够依靠的力量并不算多,在这个时候,还真就不太好办。

“罢了,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

徐君然心里暗暗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实在不行。他也只能够动用最后的底牌,请杨维天向市里面汇报,看看能不能让朱逸群来干涉一下武德县委的决定了。徐君然相信,在巨大的政治利益面前,身为改革派的朱逸群,肯定没办法淡定。

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徐君然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下午四五点钟了,约莫着这个时候白沙和林丽两口子差不多下班了,徐君然起身洗漱了一下,准备去问问消息。早上林丽可是跟自己说了,晚上白沙应该就会带回消息来。

还是那个筒子楼,徐君然这次轻轻敲了几下门,里面就有人回应了。

“谁啊?”声音有些模糊。

徐君然高声道:“林姐,是我,徐君然。”

里面似乎有人嘀咕了几句话,然后门被打开,露出一张让徐君然有些意外的容颜。

“允儿,怎么是你?”

看到给自己开门的是林允儿,徐君然微微有些诧异,不禁开口问道。

白了徐君然一眼,似乎对这个家伙问出这么幼稚的话题感到很不满意,林允儿说道:“我姐和我姐夫都没下班呢,当然是我。”

顿了顿,小丫头有些不满意的说道:“怎么?你觉得我不应该在家?那好吧,你在门外面等着吧。”

徐君然顿时无语,这丫头别看年纪小,可跟严望嵩的孙女严朵朵一样,都是属于那种小大人类型的,古灵精怪着呢。

“允儿,你不让我进去吗?”

咳嗽了一下,徐君然看着林允儿试探着问道。

林允儿歪了歪脑袋,想了想才无奈的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唉,要是不让你进来,姐姐回来肯定要训我,好吧,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你进来坐着等他们好了。”

顿了一下,她忽然瞪着自己的大眼睛,眉毛一挑道:“你可得老老实实的噢,不能打扰我写作业。”

徐君然愕然无语,好半天才涩声道:“好吧,我知道了。”

对这个小丫头,他算是彻底的无语了,实在是太让人无奈了一些。

走进林丽的家,徐君然就看到客厅的茶几上摆着一堆作业和课本,看来林允儿刚刚应该是在做作业了。

“你喝水么?”林允儿看向徐君然问道,还没等徐君然推辞,小丫头又跟大人似的摇摇头:“我知道,你不喝。”

伸手指了指沙发,她接着说道:“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你请坐吧,我忙去了。”

徐君然就那么呆愣着看着她自顾自的说话,半天才缓过神来,敢情这丫头把自己当成平时跟林丽和白沙两口子来往的人了,看来要是不出意外的话,平时林丽两口子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一想到这里,徐君然也忍不住一阵好笑,这丫头倒是很可爱的样子。

在沙发上坐下,徐君然也不说话,就默默的看着林允儿半蹲在地上做作业,对于他来说,十几岁的孩子,就跟自己的女儿一样,毕竟前世今生加在一起,他也有几十岁的心理年龄了,当然不会跟一个小孩子一般见识。

片刻之后,徐君然看着脸色微微涨红的小丫头,嘴角泛起一丝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