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獠牙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6:50:39 字数:3352 阅读进度:205/923

武德县委会议室内,杨维天脸色阴沉的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从会议一开始,他就沉着一张脸。

最开始的时候,杨维天讲了几句话,大概说了一下关于县啤酒厂准备改制,承包给李家镇公社的想法,然后就把身子靠在椅子上不再开口,在他的目光注视下,萧鸿桦把县啤酒厂的一些资料分发给了会议室内的常委们。

会议室内的气氛很安静,一方面是因为大家都在看资料,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杨书记此时的脸色。

吴梁新是写材料做文秘工作出身的,当初严望嵩提拔他就是因为这家伙的文字水平高,笔杆子硬,也正是因为他自己擅长这方面的本事,所以看的出来这份杨维天拿出的材料,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过的。可以不夸张的说,这材料的起草者,水平相当的高,甚至于比自己还要强上那么几分。这材料把啤酒厂的现状分析的十分透彻,关键在于,用词也很谨慎,深入浅出的分析了啤酒厂的现状和困境,以及如何发展的未来。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事情后面必定有徐君然的影子在。

京华大学中文系的高材生,这点材料在他手里,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半晌之后,带着眼镜看完材料的秦国同,缓缓把材料放在自己的面前,悠然的点了一根烟,却没有说话。

很明显,他在等。

等什么?

自然是等第一个开口说话的人。

果不其然,等到大家都差不多看完了的时候,杨维天沉着脸,吐出一个烟圈,然后把烟蒂掐灭,淡淡的说道:“都看完了,大家都谈谈自己的看法吧。”

他已经失去了耐心,尤其是在徐君然给他看了那一堆打秋风的条子之后,杨维天对于某些人的小伎俩已经彻底的忍无可忍。拿一个效益好的国有企业当银行用,真亏他们想的出来。

而且杨维天考虑的更多的,则是如今这个县委常委会,秦国同最近因为马上要到选举的缘故,颇有些偃旗息鼓的架势。凡事都不跟自己针锋相对。大面上都对自己恭敬的很,如果自己不趁着这个机会多做一些事情的话,恐怕以后没有机会了。

果然。杨维天的话说完之后,常委们的脸色纷纷有些变化,彼此相熟的人马上开始交换眼神。

这其中,新调来没多久的常务副县长盛诸石却是看向秦国同,很明显是为秦国同马首是瞻。

对于这位常务副县长的身份,杨维天专门调查过,听说是从京城某个部委空降下来的,之前的经历也很普通,看不出什么地方来。到了武德县之后,按照规矩也来向自己汇报了几次工作,可话里话外一点都看不出他的站队意思。但是在政府工作方面,却是一直追随着秦国同的脚步,如果秦国同反对的事情,他肯定不会投赞成票。但是平时听说跟秦国同又没有什么私下来往,让人有点琢磨不透他到底是因为秦国同的县长身份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站队的学问在官场里面,本身就是十分让人很无奈,站对了队,鸡犬升天。站错了队,虎落平阳。实力强的、底气足的,态度通常会很明确,就好像县纪委书记白天佑,他就明确的在常委会上表明了自己态度,他很清楚,不管是杨维天还是秦国同,拿自己都没什么办法,纪委跟其他部门不是一个系统的,就算自己得罪了他们,谁都拿自己没什么办法,所以白天佑干脆就直接在常委会上面来个公事公办,该拿的好处绝对不放过,就事论事,该支持谁支持谁,并没有确定投靠谁。

至于势力稍微差一些的,比如组织部长伏醉之流,在常委会上一般就是察颜观色,见机行事了。因为他是组织部长,上面有县委书记管着,身边还有分管人事的书记在,说句不好听的,这手里面的权力,可时时刻刻都容易被人分走,所以伏醉一般在常委会上面都不会明确表态的。

他也是个聪明人,总结出来了三个方针:不支持、不反对、不表态。

外面都传说伏部长是不倒翁,可徐君然给杨维天分析的时候,却说,这位伏部长看似聪明,实际上却是最笨的。

所谓三个方针看似很高明,其实两边都不讨好,因为两边都觉得你不是自己人,都把你当墙头草,都认为你好欺负。这一点,从伏醉治下的县委组织部屡次被县里面的大佬伸手进去,就能够看得出来。

当时杨维天就问徐君然,怎么样的站队才是最好的办法?

徐君然沉思了许久,给出一个他自己也不太确定的答案,那就是不管怎么做,都让争斗的双方,觉得自己是在帮他。或者说,一碗水端平固然很难,那索性就打出自己的风格来,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不偏向任何一方,也不以权谋私,这样任何人都说不出你的毛病。

这样的做法,说起来简单,可真要是付诸实践,可绝对没有那么容易。

最起码,徐君然就在努力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淡化自己身上的派系色彩,而是努力做成绩出来。

杨维天摇摇头,目光在会议室内的常委们身上扫过,再次开口道:“大家有什么看法,都谈一谈吧。”

他今天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彻底的解决掉。

既然书记都这么说了,自然有人要响应,作为杨维天在常委会上面的头号心腹,副县长王凤举咳嗽了一声,说道:“我觉得可以试试,上面的文件既然有关于承包责任制的说法,我们武德县完全可以照着上级的指示搞。”

他是杨维天提拔起来的,没可能不顺着杨维天的话来说。

他开了头,其他人自然不敢再玩沉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杨维天的脸色,伏醉少见的发表自己的意见道:“我同意凤举同志的意见,这个事情是好事儿,虽然没有经验,不过最高首长不是说了吗?改革开放就是要摸着石头过河,只要是对群众有益处的事情,我们完全可以搞。”

县委副书记,宣传部长沈勇敢的眉头皱了皱:“关于承包我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只不过李家镇公社的这个承包,具体是怎么执行的?承包之后这县啤酒厂归哪里管?”

县委办公室主任吴梁新连忙附和道:“是啊,之前县啤酒厂归县里面管辖,可一旦承包给了李家镇公社的话,这责任归属……”

接下来,县委的常委会成了菜市场,大家纷纷按照自己的想法发表意见,其实道理也很简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自然不甘心轻易的就这么把事情定下来,都希望能够从中获取一些好处,哪怕只是在杨书记心里面留下一个好印象,那也是值得的嘛。

杨维天眯起眼睛,看着大家唇枪舌剑,目光最后定格在一直默不作声的秦国同身上。

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杨维天直起了身子,摆摆手,等到众人都安静下来之后,他看向秦国同,淡然的问道:“县长,你怎么看这个事情?说说吧。”

原本还有些嘈杂的会议室一下子变得安静起来,甚至于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够听的清清楚楚,大家都很清楚,这才是今天常委会的重头戏,县长的意见才是决定今天到底会有什么结果的关键所在。

就看到秦国同同样对杨维天微微一笑,平静的说道:“杨书记,您的想法呢?”

杨维天很固执的看向秦国同:“我想先听听你的意见。”

一种名为紧张的气氛一下子在会议室内每一个人的心头泛起,县长和县委书记之间的对话虽然看似简单,可是实际上却隐藏了刀光剑影,两个人分明就是在争夺着常委会上面的主导权。要知道最后发表意见的那个人,往往是最为重要的,简而言之的话,谁最后发表意见,往往起着一锤定音的作用。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般情况下,一把手都是最后发表意见的。

发言的顺序很讲究,尤其是一把手,如果一把手开始就大谈特谈,那叫定调子,是给后面的人发言做了一个榜样,一般不出意外的话,后面的领导发言都会按照一把手的话头继续说下去。而如果一把手最后谈的话,那就叫做下结论了,毕竟是党委领导政府,党委书记下了结论的事情,轻易是不会被改变的。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一把手才轻易不会说话。

而此时秦国同和杨维天之间的对话,分明就是两个人在争夺最终话语权。

不过很明显,一向温和甚至于有时候显得有些懦弱的杨维天,这一次似乎并不打算像平时那样,对秦国同的某些逾越行为予以包容了。

眼睛直盯着秦国同的脸,杨维天的语速很慢,一个字一个字的让人能够清楚的听到,他平静的说道:“县长,关于啤酒厂承包的事情,我希望你今天能够给我一个态度。”

那一刻,杨维天第一次在常委会上面,露出自己隐藏许久的獠牙。

ps:

感谢lanslios的飘红打赏,顺道跟大家推荐一本书《韩国之飓风偶像》,写的不错,特别声明,那本书里面,有名为兰斯的龙套,就是某个飘红毁坏哥纯洁小帅哥名誉的家伙!<最后,求订阅,求月票支持!今天只有两票,杯具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