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找你帮个忙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6:50:39 字数:3285 阅读进度:212/923

“小徐,你怎么来了?”

看着站在自己房间门口的徐君然,孙静芸一脸的诧异。

她刚下班,就看到徐君然正站在自己门口,看样子等了有一会儿了。

徐君然笑了笑:“怎么着,孙姐不欢迎我吗?”

被徐君然的话给逗的一笑,孙静芸秀眉微蹙的瞪了他一眼道:“欢迎,欢迎的想揍你。”

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很融洽,不管是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孙静芸,还是城府极深的徐君然,似乎都把对方当做可以相信的朋友,彼此之间的那种信任很让人意外。

现在才下午三点多,因为孙静芸喜欢安静,郑宇成按照徐君然的要求,早就清空了住在这里的客人,反正民族饭店这样的小楼有五六栋,一般的时候只有在国家领导人来视察的时候,这里才会被启用。

孙静芸很明显是没有按照正常的作息上下班,要说起来,记者也是有异于常人作息规律的职业之一,每周都有双休日可过对于每天围着新闻转,甚至于要寻找新闻的记者来说,简直是身处于天堂一般。

虽然刚调到江州没多久,可孙静芸已经渐渐的习惯了这种工作方式,与自己在京城不太一样,她在这里并不是什么领导,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记者罢了。好在她是一个比较豁达的人,面对这一切,她都能够欣然接受。

因为,来江州,是她自己的决定。

徐君然打量着孙静芸,今天的她披散着头发,一副黑色边框的眼睛正架在脸上,那原本看上去显得有些消瘦的面庞似乎也被遮盖了几分。

每个人或许都会遇到这样的一个女人,无关任意一种男女之情,只需要见到她就自然会感觉轻松、愉悦。

生活中遇到的某些问题或许会让人感觉到有些难过头痛。但是生活却并不仅仅是一片灰暗的,总会有一抹亮色会让人愉悦的笑出声来,可以是路边玩耍嬉戏的一个孩子,也可以是电视上,不曾在现实中见过的女孩。自然也可以是某个第一次见面却仿若相识多年的陌生人。

人与人之间或许真的有心灵感应。彼此那一举一动中对别人的关心让人能感觉得到。

即便是假的,那么在这场欺骗中,也有很多人愉悦了自己。

“孙姐。最近很累吧?”

看着孙静芸开门,徐君然忽然开口问道。

孙静芸停下拧动钥匙的手,推开门,却没有回头,闻言点点头道:“有一点,最近采访任务比较重。”

说着,她转身对徐君然笑道:“进来吧,你要是再晚几天过来,姐姐就换地方住了。”

按照道理来说。孙宇轩跟徐君然平辈论交,他应该也管孙静芸叫姑姑,可用孙静芸的话来说,叫姑姑有点把她叫老了的架势,索性大家就各交各的,徐君然这声姐姐也叫的习惯了。干脆就没改。

走进房间坐下,徐君然有些意外的听说孙静芸要搬家,诧异的问道:“怎么了?不是住的挺开心的吗?”

顿了顿,他继续问道:“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周到?”

他的意思,是以为民族饭店这边哪里让孙静芸不满意了。

孙静芸笑了笑。摆摆手:“我也不瞒你,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二哥过来江南省做省长了,我长期住在这里不合适。就托人在市区找了一栋房子,环境还不错,就在报社附近的小区里。有时间,你也可以过去坐坐。”

徐君然闻言这才点点头:“那好,有机会一定去叨扰孙姐您。”

起身给徐君然倒了一杯水,放在他的面前之后,孙静芸这才笑着问道:“小徐,今天来是有事儿吧?”

不得不说,环境造就一个人,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徐君然刚进屋,孙静芸就察觉到他的来意,这种敏锐的政治嗅觉,来源于她从小到大在孙家养成的环境,见多了这种事情,自然也就有了所谓的洞察力。

徐君然也不矫情,直接点点头承认道:“今天来,确实有事情求孙姐帮忙。”

孙静芸这种女人的好处就是她们很聪明,有些话不需要说的那么直接,只要稍微提点一下,人家马上就能够举一反三的给你说出更多的答案来,就比如现在徐君然虽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要找孙静芸帮忙,可孙静芸秀眉微蹙,眼睛稍微转动了一下就娇笑道:“恐怕,你这个忙未必是找我,应该是想找我二哥吧?”

孙静芸的二哥,自然就是那位新任江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府一把手孙振安了。

徐君然也不瞒她,点点头:“没错,不过也不全对。”

“噢?”听到徐君然的回答,孙静芸倒是微微有些意外。她在江南省日报社是很低调的,除了社长之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她的身份,就连社长也仅仅知道她是通过省委宣传部一位大佬的关系进来的,具体是什么背景,也是一头雾水。否则的话,要是别人知道省长的妹妹在报社做记者,恐怕早就有人找上门拉关系了。

徐君然笑了笑,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水,这才对孙静芸把郑宇成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隐去了刘斌传话的事情,只是说自己打听到这个事情里面,牵扯了几位省委常委的家人,其中就包括了孙振安的女婿冷岳,这才想着通过孙静芸打听一下。

孙静芸听完徐君然的话,表情变得古怪起来,看向徐君然很是诧异。

“怎么了,孙姐,很为难?”徐君然有些不解的问道。

孙静芸无奈的摇摇头:“不是为难,是莫名其妙。”

这下子轮到徐君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看向孙静芸一脸的不解。

孙静芸苦笑起来道:“我跟你实话实说,冷岳那人我见过,跟我二哥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沉稳的让人都有点害怕。他们家翁婿两个人反倒更像是父子,平时不苟言笑,做事情一丝不苟,你要说冷岳有心思搞什么饭店承包,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徐君然听了她的话,脸色顿时就变了,他知道孙静芸没有理由骗自己,那么就是说,刘斌在说谎?

可他为什么要说谎骗自己?还把冷岳这尊大菩萨给牵扯进来,难道是希望自己去求呼延傲波,让呼延傲波跟孙振安心生芥蒂?

要不然说做官累,当官的人都有这样的习惯,一件事发生之后,总能够联想到很多内容,各种各样各个方面的事情都会被他们在心里面梳理一遍,就好像徐君然,前世的习惯已经深入他的意识当中,不管做什么,都会仔细的考虑一番,这种行为说好听的叫三思而后行,说不好听的,就叫做瞻前顾后。

看着徐君然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化,孙静芸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又帮他倒了一杯水,不知道为什么,每一次看到这个男人,她的心里总有一种特别亲近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

有时候孙静芸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以前见过徐君然,不过听徐君然的说法,他除了上大学之外,并没有离开过武德县,这才让孙静芸打消了那个念头。

更重要的是,孙静芸的心里,还记着那块玉佩的事情。

虽然徐君然自称那东西是别人送的,可孙静芸却相信,他跟玉佩的主人一定有关系。而那玉佩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孙家大姐。弄不好大姐是因为不想让家里人找到她,这才不允许徐君然承认跟自己的关系。

毕竟自家大姐的脾气,孙静芸还是了解一些的,那是一个倔强到让人心疼的女子。

半晌之后,徐君然抬起头,看向孙静芸道:“孙姐,要是按照你的说法,那这个事情有可能就是一个误会。”

他怎么想,都猜不到刘斌到底是为什么要把冷岳牵扯进来,到了他这个地步,已经没有必要说谎了啊,纵然跟冷岳不对付,也没必要在自己的面前陷害于他,这根本就是不合情理的事情。

孙静芸看着徐君然有些焦急的脸庞,心中一软:“你别着急,这样吧,我晚上去我二哥家看看,帮你问问这个事情,怎么样?”

徐君然一愣,随即点点头:“那就麻烦您了。”

平心而论,他真没想到孙静芸能够这么帮助自己,原本他只是打算从孙静芸这里了解一些关于冷岳或者孙振安的事情,毕竟那可是省长大人,省政府的一号首长,即便冷岳,那也是省委办公厅综合二处的处长,省政府的第一号秘书,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人物,胡乱招惹的话,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

孙静芸嫣然一笑,皱起自己好看的鼻子:“跟姐还这么客气,这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

徐君然无奈的摇摇头:“以前自然是无所谓,现在可不敢招惹姐姐您,万一您老人家龙颜大怒,我可是还要在江南省混饭吃的。”

孙静芸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可随即就明白过来,这小子又是老人家的,又是什么混饭吃的,分明就是在暗讽自己。她顿时柳眉倒竖,杏眼圆睁道:“徐君然,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