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坐不住了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06:50:39 字数:3201 阅读进度:226/923

“兄弟,没事吧?”

徐君然刚退出大厅,郑宇成就走上来焦急的问道,他刚刚接到手下人的报告。

轻轻的笑了笑,徐君然对跟在郑宇成身后的白沙和王伟达问道:“王哥,白哥,事情打听的如何了?”昨天,他安排这两个人帮忙打听了一下,省里面对于民族饭店承包这个事情的始末。

白沙点点头,把他打听到的一些事情都告诉了徐俊荣,最后说道:“好像是省委周书记的提议,当时陈书记和张部长他们都是反对这个事情的,孙省长的态度很暧昧。”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却没有说什么,看来这个事情还真不太好办,毕竟牵扯到省委的角力,就好像呼延傲波说的一样,自己牵扯进去的话,不管事情最后的结果是什么,都要面临着一个困局。要知道这种级别的较量,跟之前的可不一样,如果说徐君然之前写文章的事情有曹俊明撑着的话,那么这次的事情,就等于是他无意当中搅进了省委的派系之争当中。

“里面怎么办?”

郑宇成满脸焦急的看着大厅里面,对徐君然问道。

徐君然呵呵一笑,摆摆手无所谓的说:“不管他们,叫个经理过去就行。”

顿了顿,他冷笑道:“等着于泽演他们找上门再说,我倒要看看,这几位衙内到底想要怎么玩下去。”

他已经打定了主意,把这边的事情尽快了解,大不了保住郑宇成,让他帮忙去鹏飞那边做事,或者去李家镇公社的厂子做管事人。徐君然很清楚,不管是自己还是李家镇公社或者武德县的其他领导,没有一个人有本事经营好一个企业,自己也许可以凭着先知先觉的本事给企业找一条快速发展的道路,可却没办法一直靠着这个把企业做大做强。毕竟经营一家工厂不仅仅是靠几个好点子就能维持下来的。那需要的是各个方面的经营。

所以徐君然一直就在物色合适的职业经理人,这个人必须要有那种商业头脑,还要熟悉现在各个方面的关系,最重要的,这个人要值得自己信任。否则辛辛苦苦搞起来的企业。弄不好就要毁在人家的手里。前世徐君然可是见过太多原本发展态势良好的企业最终毁在领导手里,那些厂长经理们根本不懂经营,就是一味的用行政命令代替一切。最终厂子破产,他们拍拍屁股走人的事情也是屡见不鲜。

要是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徐君然肯定是不答应的,他费尽心思搞起来的企业,如果成了别人捞钱的金库,那还不如杀了他来的痛快。

而如今的郑宇成,恰恰是最合适的人选。

经过这次的事情,不管最终的结果如何,郑宇成都不能够再继续留在省城了。得罪了于泽演等人,就算有人保他,郑宇成一样没办法留在体制内,要知道陈楚林可是省委副书记兼省委组织部长,门生故吏极多不说,也许用不着他说什么。就有想要讨好陈楚林的人帮忙对付郑宇成了,毕竟他如今的做法,可等于是站在了陈书记的对立面。

所以,郑宇成肯定要离开民族饭店的,而徐君然给他想好的地方。就是李家镇公社。

虽说经过这次的事情,郑宇成科级干部的身份有些麻烦,不过徐君然考虑,可以让郑宇成干脆辞职下海,到时候李家镇公社聘任他为酒厂的经理,按照徐君然的计划,他是打算把白酒厂、啤酒厂和饮料厂联合起来,搞一个股份制的公司,还是跟建筑公司一样,让李家镇以集体企业的名义入股,这样一来,既能够形成规模化、集团化的管理,又能够统一指挥。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还得想办法把这次的事情搞定才行。

“君然,这会不会闹的太大了?”

站在徐君然的身边,王伟达有些犹豫的对徐君然说的。

徐君然摇摇头:“没什么的,孙宇轩有分寸,他们省厅的人这次纯粹是借题发挥,咱们坐着看戏就好。”

他自然不能够告诉王伟达等人孙宇轩的身份,总不能说,这是一个大纨绔跟几个小纨绔之间的斗争,别说于泽演和任深那几块料了,就算是省委周书记来了,恐怕也只能骂这位孙家大少一顿,然后找孙振安这个省长去算账。

这个事情,如今实际上已经不仅仅是郑宇成跟于泽演等人之间的矛盾了,已经演变成为江南省委改革派与保守派之间的某种角力。

徐君然才不会相信,陈楚林对于这个事情一点察觉没有,毕竟在江南省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门生爪牙遍布各地不说,这位陈书记要是没有几分本事,恐怕早就被周德亮这个老狐狸给吞的连渣滓都不剩了。能跟周德亮周旋了这么多年而不倒,那说明陈楚林这个人,是真正有一点本事的,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

而这样一个人,自己反对民族饭店承包出去的事情,却还默许孙子于泽演承包这里,分明就是打着坐山观虎斗的主意。以他的智商怎么可能看不出这件事的后面有人在推波助澜,而他的打算,恐怕也是想要利用那个幕后黑手,给周德亮和孙振安找点麻烦吧。

想到这里,徐君然心里面忍不住一阵摇头苦笑,这些省部级的领导,脑子里面的弯弯绕绕太多了,饶是自己前世大小也是个市委书记,此时被他们这么一弄,这脑袋里面也是一团浆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不得不说,跟他们斗,自己还真是吃力的很,毕竟纵然大家能够看穿对方的想法,可是人家的地位摆在那儿,一力降十会的道理,徐君然很早就明白了。

他们几个人正在说话,大厅里面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孙宇轩今天就是专门打算闹事的,郭伟全则是下了大注,他们家老爷子退休前是省厅的老领导,自然在省厅有不少关系,可这些关系让他升到处级已经差不多到头了,再想往上,还得靠贵人扶持。而很明显,郭伟全心里最合适的贵人,恰恰就是孙宇轩。

李虎等人跟派出所的一帮人全都被带走了,郭伟全并没有亲自过来,只是叫刚刚跟徐君然一起吃饭的某个省厅干部过来打了个招呼。

徐君然明白他的意思,这次的事情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纯粹是因为省公安厅刑侦二处内部聚餐,遇到地痞流氓在民族饭店聚众闹事,再加上派出所有人跟地痞勾结,这才引发双方的冲突。

这就是郭伟全和孙宇轩要给上面的交待。

徐君然也知道该怎么做,对他们的做法徐君然是理解的,他自己本身也在考虑,要如何抽身了。

回到房间里休息了一会儿,徐君然正跟王伟达和白沙说话,郑宇成就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沉声说道:“刚刚有人来找我,说是于泽演叫人给我传话,让我老老实实的退出承包的竞争,他不追究我,保证到此为止。”

徐君然一笑:“看来,于大少爷坐不住了。”

几个人都愣住了,不解的看着徐君然,很诧异他为什么这么说。

徐君然缓缓解释道:“从当初想要把郑哥整进局子里,到现在的退让,分明就是他们也听到风声了啊,郑哥,你没什么事情了。回头叫人告诉于泽演,你答应他,退出这次的承包。”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如今这个民族饭店的承包,已经是烫手的山芋,不管谁接过这次的事情,到最后都会得罪省委的大佬,徐君然可不认为,这些大人物会那么好脾气的忘记某些在他们面前上眼药的家伙。

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急流勇退。

郑宇成也明白徐君然的意思,他能够在这次的事情当中保全自己,就已经是万幸了,再也没什么想法要竞争承包民族饭店,所以徐君然说完之后,他就点点头:“那好,我马上就找胡局长说这个事情。”

徐君然的嘴角泛起一个冷笑来:“郑哥,不仅仅要退出,你还要辞职!”

“什么?”

“辞职?”

这下子不仅仅是白沙和王伟达,就连郑宇成自己也是一愣,不过他们马上转念一想就明白了徐君然的用意,他这是不想给于泽演等人事后报复的机会,只要郑宇成离开体制内,起码于泽演这些人就没有办法去为难他了。毕竟如果郑宇成辞职了这些人还继续纠缠不休的话,那就等于是给了郑宇成跟他们撕破脸的把柄,真要是把事情闹大,大家都没有好处。

毕竟,就算是陈楚林,也没有办法在江南省一手遮天。

脸色稍微缓了缓,徐君然终于露出一个轻松的表情来,平静的说道:“郑哥你的事情结束了,可这次的事情,刚刚是一个开始,用不了多久,这省城就会有一出好戏的。”

抬起头看向窗外,徐君然望着天空中的太阳,忽然想到,此时此刻,应该有很多人,已经因为那件事,开始行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