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抓到了!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19:18:30 字数:3309 阅读进度:242/923

“我希望刘哥你帮我一次。”

“怎么帮?”

这是徐君然和刘柳两个人之间的对话,不管是徐君然还是刘柳都清楚的知道,这次的事情如果做了,两个人的利益就等于彻底的绑在了一起,毕竟得罪了两名县委常委,其中还包括一个县长,对于任何一个武德县干部来说,都基本上等于在自己仕途上判了死刑。

可尽管如此,刘柳还是答应了下来。

这是因为,他之前跟大舅子郭伟全通过一个电话,郭伟全在电话里面明确的告诉刘柳,如果有机会让徐君然欠下自己人情的话,一定不能够放过,因为这位徐书记,很有可能是省政法委呼延书记的乘龙快婿。

省政法委书记的乘龙快婿,一想到这个,刘柳就坚定了自己帮徐君然的信心。

想要在政法战线混下去,得罪谁都不能够得罪呼延傲波。

做官不容易,想要做一个不得罪人的官根本就不可能,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就会有利益上的纷争,不管是任何人,只要身处官场当中,就肯定会遇到取舍的问题,跟下级,跟上级,跟同级之间,都需要一个和谐的关系。可这些错综复杂的关系,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很难搞的,哪怕是再聪明的人,也没有办法做到面面俱到,总归是会因为某些利益方面的关系,得罪一些人。

既然如此,那得罪人就要讲究一个学问了。

华夏是个官本位的社会,想要做好自己的位置,就需要明白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作为政法战线的干部,刘柳宁可得罪县委书记和县长,也不愿意得罪省政法委书记。要知道得罪了县长最多工作难做一些,可要是得罪了省委常委,政法干线的老大。那就等着被一纸调令挂起来吧。

呼延傲波可是江南政法战线一言九鼎的人物,他想要在公安政法系统动什么人,那个人就是在劫难逃。

更何况,冲着李东远的关系,刘柳也绝对不会眼看着徐君然倒霉的。

想到这里。刘柳沉声对徐君然说道:“近期我们县公安局准备相应上级指示。积极在全县开展打击违犯行为的行动,为全县人民创建一个安全放心的生活环境。”

徐君然一笑,点点头:“麻烦刘哥了。”

他也知道。刘柳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肯定是要帮自己办好这个事情的。

果不其然,第二天上午,袁建设就找到了徐君然的办公室来。

“徐书记,有点事儿跟你说一下。”

此时的袁建设已经调任县局刑警大队的副大队长,不再李家镇公社任职了,他是李东远的老弟兄,自然跟刘柳的关系也是很好的。刘柳被任命为武德县公安局局长之后,需要有自己的人手。索性就把袁建设给调了过来。

徐君然一愣:“袁队长,怎么了?”

袁建设嘿嘿的笑了起来:“没什么,局长说了,今天晚上要对全县进行夜查,让我通报您一下。”

虽然这话有些没头没闹,可徐君然却笑了起来。点点头:“我知道了,麻烦你了。”

他知道,刘柳应该是已经按照自己提供的线索,找到了某些东西了。

夜很静,宽大的双人床柔然而舒适。阴暗的灯光下,秦寿生正奋力的冲刺着,宛若一头健壮的公牛正在奋力耕耘着那块属于他的沃土。

女人不时的发出一声声压抑至极的闷哼声,正是这种闷哼声,极度的刺激着像公牛般耕耘的沃土的秦寿生,女人的每一声压抑的闷哼就像那战场上的催人奋进的鼓声一般,激励着秦寿生奋力向前挺进,每一下重重的撞击则更是令女人闷哼声恰到好处的被撞飞出来,益发的刺激着秦寿生的神经。

随着时间的推移,秦寿生突然的加快了速度,身躯宛若安上了弹簧一般的,陡然间感觉到脊椎骨微微一麻,一种极度的舒爽感闪电般地冲至脑后,身躯下意识一颤,旋即趴在女人身上。

女人很温柔的亲吻着他,顺手抓起衣服给他擦了擦汗,脑袋放在他的怀里感受着他急促的呼吸和心跳声,一种满足的幸福感充斥着她的心头,自己在那个男人身上,是远远得不到这种满足的。

“小生,你该回去了,不然他一会儿回来就麻烦了。”女人伸手在秦寿生的身上抚摸着,低声说道。她口中的那个他,自然是自己的丈夫沈志强,也就是县委宣传部长沈勇敢的儿子。

秦寿生一愣,嘿嘿的笑了起来道:“不用担心,我打听过了,那家伙今天跟着别人去市区耍了,根本不会回来的。”说着,他身躯微微用力一翻,扑了过去,将被子下的女人压在身上,大手缓缓的从被褥的边缘伸了进去。触手一团柔软的丰盈,五指微微一缩,那一团丰盈慢慢地从他的手指尖滑了出来,秦寿生的心里一颤,掀开被子就要扑上去享受这番美味。

就在两个人**高涨,准备再一次翻云覆雨的时候,一件让他们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咚咚咚!”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让秦寿生跟女人顿时就愣住了。

“开门!公安局的!”

门外传来的声音让两个人都愣住了。

公安局的?秦寿生顿时有些恼火起来,刚想要张嘴开骂,却忽然想起,这是沈志强的家,虽说这沈志强两口子没有跟沈勇敢住在一起,可是不少人都知道这里的,沈志强夫妇在县财政局工作,万一自己在这里的事情传出去,可就要麻烦了。

想到这里,秦寿生对身边的女人摇摇头,示意她开口说话。

女人名叫马丽娜,是省城来的,当初跟沈志强在省城的中专学校认识,结婚之后就住在了武德县,这女人水性杨花,喜欢勾搭那种长的帅又有能力的男人,没多久就背着丈夫跟秦寿生勾搭在一起,两个人春风暗度,已经有大半年的时间了。

此时见秦寿生穿衣服的动作,马丽娜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披起一件衣服,眼看着秦寿生穿好衣服顺着窗户离开之后,这才开口道:“谁啊?我丈夫不在家,你们是什么人?”

她也是有恃无恐,自己的公公是县委常委,平日里在机关当中,也没有人敢得罪她,借这些公安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硬闯。而且自己家在财政局家属大院,周围都是县财政局的家属,万一有什么事情,自己喊救命都有时间的。

门外很快安静了下来,等到马丽娜穿好衣服打开门,这才看到门口竟然站着十几个警察。

“你们要干什么?”马丽娜强自镇定的开口问道。

门口领队的人,赫然是县公安局局长刘柳。

此时刘柳脸色严肃,对马丽娜问道:“我想问一下,你今天有没有看见一个陌生男人,身高大概两米左右,刀疤脸。”

马丽娜一愣,摇摇头:“没看到,出什么事情了吗?”

刘柳转过身,对身后的人问道:“确定是进了财政局家属大院么?”

在马丽娜诧异的目光当中,那人点点头对刘柳说道:“局长,我亲眼看见的!”

刘柳转过身,对马丽娜道:“不好意思,我们县局在抓捕一个逃犯,打扰你了,小同志。”

他今年都三十多岁了,叫马丽娜小同志也不为过,毕竟马丽娜才二十出头。

马丽娜嫣然一笑,露出一个很客气的表情:“没关系,没关系。”

虽说刘柳不认识她,可她却认识面前的男人,县政法委副书记,县公安局局长刘柳,这也是在武德县有一号的大人物,马丽娜的公公是县委常委,这使得她对县里面数得上号的人物都了然于心,刘柳虽说不是县委常委,可却是县公安局的一把手,也算是手里面握着重权的人,自然不会被放过。

“小同志,你看着有些眼熟啊。”

刘柳笑着对马丽娜说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真的认识对方呢,谁能想到这是他跟徐君然商量好的一个计划。

马丽娜听到刘柳的话,微微一笑道:“刘局长您好,我是沈志强的爱人。”

“沈志强?”刘柳若有所思的想了想,忽然想起来道:“是不是沈书记家的二小子啊?”

沈书记,自然指的是马丽娜的公公沈勇敢,这个时候的县委当中,各个部门的主管领导都挂着副书记的职务,毕竟还没有出现专职副书记的划分,所以一般来说,县里面会有好多个县委副书记,沈勇敢也是如此,以县委副书记的身份兼任县委宣传部部长。

马丽娜连忙点头:“是啊,爸爸在家还说起过刘局您呢,说您办案很厉害,前段时间那个杀人案,就是被您慧眼给识破的。”

不管怎么说,该奉承的话还是要说的,虽说对于刘柳带着这么大队人马来自己家还有些意外,可马丽娜也不是那种什么场面都没见过的女人,简单的客套场面还是能应付的。

刘柳笑了笑,摆摆手:“沈书记过奖,过奖了。”

二人正在说话,耳边就听见后屋传来一阵喧哗声:“抓到了,抓到了!”

刘柳脸色一变,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