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案中案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0 19:18:30 字数:3245 阅读进度:247/923

“秦县长,刚刚我们的同志突击审讯了秦寿生,得到了一些情况,我觉得有必要向您汇报一下。”刘柳坐在秦国同的办公室里面,沉稳的缓缓说道,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丝毫看不出什么问题来。

可是他越是如此,秦国同心里面不祥的预感就越强烈,因为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说,刘柳哪怕去找县政法委书记或者县委书记杨维天汇报,都不应该找自己这个罪犯的父亲汇报。毕竟就算自己是县长,此时按照规定,也属于应该回避的那种人。

但是偏偏刘柳却第一个找上了自己,这让秦国同的心里,蓦然间泛起一丝不对劲的感觉,可是他又不能说什么,只好默默的掏出一根烟给自己点上,狠狠的吸了一口之后,这才看向刘柳,平静的说道:“刘局,你也知道,我是秦寿生的父亲,按理说我应该回避。可你既然来找我,那就说明这些情况是我应该听的。既然如此,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听听你的汇报吧。”

刘柳脸上不动声色,可心里面对于这位虚伪之极的县长却是鄙夷的要命,徐君然还真就没有猜错他的虚伪,这家伙果然会用这么一套说辞来对付自己。好在自己之前跟徐君然见了一面,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呢。

咳嗽了一声,刘柳脸色严肃的看向秦国同:“县长,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以及秦寿生自己的交待,他不仅仅跟沈志强的妻子马丽娜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另外还跟秦家寨以及县城的三四个女同志,有着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另外根据秦寿生的同党交待,秦寿生还曾经伙同秦家寨公社党支部书记秦明,一起对秦家寨的一名寡妇进行了强暴!”

宛如平地一声雷,秦国同顿时觉得自己差点被击倒在地。

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刘柳,半晌之后秦国同才涩声道:“刘局长,你,你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无论如何。他都不敢相信,儿子竟然背着自己做出这等天怒人怨的事情来,这已经脱离了流氓的范围,直接变成了土匪恶霸一般的存在,说一句不过分的话。就算他秦国同本事通天。恐怕都没办法保下来秦寿生了。

可是,刘柳告诉自己这个事情,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秦国同百思不得其解的看着刘柳。他很清楚,接下来刘柳说的话,应该就是问题的答案了。

果不其然,刘柳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是这样的,秦寿生交待,他听马丽娜说起过,宣传部沈书记暗中叫她和沈志强为宣传部做了一份假账,上面有一部分关于宣传经费的支出。被变成了宣传部的公费,可实际上,那笔钱,被沈书记给用掉了……”

秦国同闻言一愣,随后冷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沈勇敢用宣传部的钱中饱私囊。还叫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妇给他做假账?”

刘柳点点头:“按照秦寿生的交待,确实是如此。这个事情,我已经让人形成口供,送到了政法委黄书记和县委杨书记那里,您这边。我考虑了再三,还是决定亲自来跟您汇报。”

秦国同半天没说话,默默的抽着烟,半晌之后才忽然对刘柳问道:“关于沈志强被打伤的事情,沈书记家里是什么态度?”

刘柳愣了愣,答道:“沈书记没表态,倒是沈夫人的态度很坚决,要求我们严惩犯罪分子!”

犯罪分子,自然指的就是秦寿生了。

对于沈家的这个态度,秦国同倒是早就已经想到了,只不过听到刘柳的话,他还是冷笑了一声,心中却已经有了计较。

“刘局长,谢谢你了。”

半晌之后,秦国同抬起头,对刘柳平静的说道。

刘柳点点头,站起身道:“那位就不打扰县长了。”

走出秦国同办公室,刘柳露出一个笑容来,徐君然猜的果然不错,秦国同看样子肯定是忍不住了。

之前他去见过徐君然,自然是因为沈志强和秦寿生的这个案子,在听完了刘柳的介绍,得知秦寿生交待了不少问题之后,徐君然对刘柳微微一笑,缓缓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刘哥,你应该去见秦县长,让别人去给杨书记汇报。”

听到徐君然的话,刘柳眉头一皱,微微有些意外的看着徐君然:“你的意思是,投石问路?”

徐君然笑了笑,意味深长的点点头道:“光是秦寿生的事情,还掀不起来什么风浪,虽说中央刚刚公布了严厉打击刑事犯罪的决定,可对于地方上来说,暂时还没有影响到我们江南省。刘哥你要是想在这次的严打斗争当中获得嘉奖,就必须要办成几个大案要案!”

刘柳默然,他很清楚,徐君然说的没有错。

身为公安局长,刘柳知道自己跟纪委的干部实际上差不多,想要获得上级的赞赏,想要在仕途上走得更远,就必须要办大案要案,这是一个没有办法的事情。

官员提拔看政绩,看gdp,看所在地能不能取得经济发展,而政法纪委系统的干部想要升迁,除了上级领导的赏识之外,最重要的,就是要有能够说得过去的案子。刘柳想要被提拔,出成绩,那就必须要在这次严打的风潮当中,拿出过硬的政绩来。徐君然很清楚,如今华夏干部提拔还没有后世那么离谱,硬性要求并不是太多。这一方面是因为十年浩劫刚刚过去没多久,干部结构老化,急需补充新鲜血液,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过去的十几年之内,很多所谓的三种人混进了干部队伍,使得干部队伍素质被拉低了不少,中央想要提高干部队伍的素质,就必然要把这三种人清理出去。

恰恰因为如此,就更加需要突击提拔一大批领导干部充实队伍。

所以,这个时候如果能够获得升迁和政治资历,那是最好不过了,否则等到九十年代之后政局稳定,想要获得快速提拔,除非是有某些特别突出的成绩,又或者得到了某个大人物的青睐,否则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官场有官场的规矩,除非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否则不会有违犯规矩的事情发生。

秦寿生的这个事情,徐君然其实也没想到会牵扯出秦明和沈勇敢来,之前他跟刘柳提起这个前世自己听说的花边新闻,还是从严朵朵跟李逸风两个人之间的闲聊里面知道的。那个时候秦国同已经是副市长了,结果马丽娜和秦寿生把孩子弄出来了。要说这个事情其实也挺有意思的,开始的时候沈志强并不知道孩子不是自己的,沈家人还当宝贝一般的宠着,后来一次孩子受伤需要输血,结果发现孩子的血型居然跟沈志强不一样,暴怒之下的沈志强差点没把马丽娜打死,最后她扛不住了,才承认是秦寿生的孩子。

这么大的一个丑闻,一下子就让沈志强无法接受,自己戴了那么多年的绿帽子,还帮别人养孩子,最关键的是,孩子的亲爹居然是自己一直以来引为至交的秦寿生,沈家和秦家这么多年的交情居然是这种真相。

沈志强当时就疯了!

这个事情的后续徐君然并不清楚,因为当时李逸风也是当做笑话对他说的,只是后来听说,秦国同跟沈勇敢翻脸,两个人最后的结局都不算很好,在仕途上也没什么进步。

对于徐君然来说,之所以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提前把这个事情给揭开,除了让秦国同焦头烂额之外,最大的目的,是希望能够通过这个事情,让沈勇敢和秦国同翻脸,毕竟在如今八十年代的社会风气看来,秦国同的儿子出了这种事情,他肯定是没脸再继续留在武德县了,毕竟如今的社会风气对于作风问题看得可是很重的,远没有后来人们观念那么开放。

一个县长的儿子跟县委宣传部长的儿媳妇私通,最起码在八十年代来说,这两个人的官肯定都是做不下去的。这要放在后来,很多人估计都会一笑置之。徐君然就知道,某些作风问题被诟病的领导,在这个位置跌倒了,改头换面在另外的地方爬起来,归根结底,是因为时代不一样了,人们的观念也不同了。

可是他也没想到,秦寿生竟然是个软骨头,进了公安局被刘柳手下的几个心腹一吓唬,竟然还牵扯出那么多事情来。

所以在听了刘柳的介绍之后,再加上跟萧鸿桦的一番恳谈,让徐君然也对于杨维天有了新的认识,他的脑海里面不由得想到一个计划,一个即便是自己离开武德县,也能保证李家镇公社顺利发展的计划。

不得不说,徐君然前世的政治智慧让他想事情要远远比旁人看得远,通过萧鸿桦的一番话,徐君然已经隐约猜到杨维天之所以会受到对付自己命令的原因,也猜到了幕后的主使者,只不过让他有些诧异的是,那个人看上去并不像是幕后黑手。

必须要承认,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ps:

求订阅啊,求月票!求推荐票!周一了,求各种支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