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真相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42 字数:3338 阅读进度:373/923

“哎……你这又是何必呢?”

半晌之后,杨莲花一声叹息,对徐君然缓缓开了口。

徐君然摇摇头,脸色沉重的说道:“杨姐,是我对不住您,你就别推辞了。”

杨莲花的表情有些松动,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不自觉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半晌之后开口道:“你如果真的能把我的户口办到京城去的话,能不能把我和老陈的孩子,也办一个京城的户口?”

“孩子?”徐君然一愣神。

崔秀英已经脸色大变的一把抓住杨莲花的手:“杨姐,你有孩子了?”

杨莲花的脸上闪过一抹晕红,低下头,小声说道:“已经一个多月了。”

顿了顿,她眼圈一红道:“原本打算给老陈一个惊喜,没想到……”

崔秀英的眼睛也红了,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比一个孩子刚来到世界上却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跟自己阴阳两隔更悲惨呢?她也没想到,杨莲花竟然有了身孕,怪不得她会这么生气了。

想到这儿,崔秀英抬起头看向徐君然,却发现此时的徐君然表情严肃,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徐书记,你要是有办法,就帮帮杨姐吧。”崔秀英转身,对徐君然哀求着说道,她最是心软,见不到人受苦。

徐君然始终没有说话,目光在杨莲花的身上停留了半晌,忽然开口说道:“杨姐,我答应你,等孩子出生之后,我就叫人把他的户口转到京城去。而且,这孩子以后的生活费,学费都由我来负责。”

杨莲花跟崔秀英的脸上都露出笑容,崔秀英更是高兴的大叫起来,反倒是杨莲花不由得流出眼泪来。也不知道是高兴的还是激动的。

正在这个时候,从门口传来一个声音:“莲花,吃饭了吗?”

紧接着,大门被人推开,好像有人走了进来。

杨莲花的脸色一变。刚要说话。徐君然却已经站起身迈步朝外面走去,一俯身把门帘给挑了起来。

“徐,徐书记。你怎么在这儿?”出现在徐君然面前的,赫然是脸色有些发白的安维明。只不过此时他的表情好像见了鬼一样的意外,甚至于看到徐君然的那一瞬间,还忍不住后退了两步。

徐君然淡淡的一笑:“我来看看杨姐,顺便拜祭一下陈主任。”

顿了顿,他反问道:“安组长有事儿?”

安维明的脸色微微有些尴尬,闻言强笑着说道:“我是来看看有没有能帮忙的。”

徐君然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却没有说话。

杨莲花这个时候走过来道:“进屋喝口水吧,都别在外面站着了。怪冷的。”

几个人走进了屋子里面,徐君然跟在安维明的身后,看着他跟杨莲花走在一起的背影,眉头一皱,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一幕。

这屋子不算大。就是那种东北最普通的农家小院,脱下棉袄坐在炕上,崔秀英忽然看着安维明说道:“安组长也有这件马甲啊?”

徐君然抬起头,赫然看见安维明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马甲,不算很新。但是却有些紧。。

杨莲花听到崔秀英的话,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就连安维明的表情也变了。

徐君然没吭声,故意对崔秀英问道:“秀英,这马甲我看着不错啊,挺暖和的,怎么着,你知道哪儿有卖的?”

崔秀英却是没想到那么多,她今天陪着徐君然来原本以为徐君然是来追问陈爱国死前有没有说什么的,没想到徐君然到了这之后就知道跟杨莲花说好话。说起来,崔秀英对杨莲花也是有不满意之处的,毕竟陈爱国确实有问题,杨莲花不依不饶的追着徐君然不放,摆明了有借机耍赖要挟的意思。

此时听到徐君然的话,她哼了一声道:“我记得陈主任也有一件啊,跟这个差不多的。听他说是老辈子人在山里打的貂皮做的,现在这貂皮也不多了,这种上好的马甲去哪儿弄啊。”

说着,她忽然站起身走到安维明面前,竟然自顾自的拿起那个马甲的边看了起来,然后说道:“这不就是陈主任的那件么?下乡的时候他跟我说过一次,这里兜的皮子有一个地方是坏的。”

徐君然一笑,转头看向脸色已经变得惨白的杨莲花和安维明:“安组长,杨大姐对你不错啊,把陈主任的旧马甲都给你穿了。”

说着,他看了看安维明的鞋,笑着说道:“还有,安组长昨晚上应该是在这儿睡的吧?”

完全没有想到徐君然会忽然这么说的安维明顿时就呆住了,嘴里面期期艾艾的说道:“徐……徐书记,你可不能血口喷人!”

他抬起头,眼睛跟徐君然的目光交错,却发现原本平和的年轻书记此时确实眼神如刀锋一般锐利,脸色骇人仿佛要把自己给吃掉一样,咬着牙说道:“安维明!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京城公安部的人叫来,让他们好好调查一下到底陈爱国是怎么死的?”

安维明大惊失色,想不到徐君然竟然敢说这样的话,张嘴就是京城公安部这样的部门,此时的他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原本组织好的那些托词,此时却仿佛没了作用,无奈的低下了头,一句话也不说。

杨莲花虽然表情也很难看,但还是咬着牙说道:“徐书记,你这是疯了吗?害死了我们家老陈,还想糟蹋我和安组长的名声吗?”

徐君然冷哼了一声,转身看向杨莲花:“杨大姐,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可知道,这个世界上,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难道真的以为就没人知道你跟安维明之间的事情吗?”

他这句话说完之后,霍然起身,那一刻,崔秀英只觉得面前的男人无比高大,眼神如刀,刺的安维明和杨莲花两个人好像惊弓之鸟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呵呵,徐书记真是好算计啊!”

半晌之后,安维明脸色有些苍白的开口道:“想不到,你徐书记还有这样的本事,佩服,佩服。”

顿了顿,他冷笑着看向徐君然:“我听说现在办案子要讲证据,徐书记你要是有证据的话,我安某人等着就是了。”

徐君然眉头一皱,就已经明白他的意思,这安维明是豁出去了,你徐君然不是说我跟杨莲花之间有事情么?那就拿出证据来,没有证据的话,凭着现在的局面,杨莲花和安维明甚至可以反咬一口,说徐君然是故意污蔑他们的清白,想要解脱自己的关系。

崔秀英此时也是不敢置信的看着几个人,她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片刻之后,徐君然嘿嘿一笑,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杨莲花,起身说道:“我忘了告诉你们,咱们国家今年引进了一种国际新型的技术,名叫亲子鉴定,就是把孩子和父母的基因放在一起进行检测,是不是亲生父母,一检查就知道。”

语气带着嘲讽,徐君然嘴角泛起一丝冷笑道:“恰好公安部负责这个项目的人,是我在中央党校的同班同学。杨大姐,你说说,你这孩子真的是陈主任的吗?”

这一刻,安维明如同一滩烂泥一般,一下子萎顿在地上,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连杨莲花也是是呆若木鸡,像个傻子一样看着徐君然,想不到这个年轻的书记,竟然还有这种底牌。

崔秀英在一旁听着徐君然好像在说天书一般把安维明和杨莲花给吓的不轻,她怎么都想不到,徐君然竟然知道这么多东西,难道大学里面,连破案都教么?

“现在是严打期间,杀人,乱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还诬陷我这个乡领导,安组长,你给我说说,我徐君然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和杨莲花了,你们要下这么大的力气对付我?”

徐君然的目光越发的凌厉,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那个问题。

安维明瘫坐在地上,闻言忍不住发出一阵冷笑:“为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还需要我说么?”

徐君然的表情一变,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以为隐秘的行动,在别人的眼中根本就不是秘密,从自己开始找陈爱国谈话,就已经打草惊蛇了,不得不说,安维明的嗅觉很敏锐。

“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杀了陈爱国?”徐君然冷声喝道。

“老陈不是我们杀的!”杨莲花一声尖叫,打断了徐君然的话。

徐君然眉头紧皱:“到底是怎么回事?”

杨莲花不顾安维明的眼色,焦急的开口道:“老陈根本就不是我们杀的,他是看到我们在一起,结果就……”

崔秀英这才明白过来,原来陈爱国真的是自杀,只不过原因却不是因为徐君然找他谈话,而是因为亲眼撞见妻子和别的男人tou情,这才气不过上吊的。

徐君然则是满脸的无奈,想不到这个陈爱国竟然如此想不开,为了这种事情竟然走上了绝路。

可转念一想,徐君然蓦然间想到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表情不由得严肃起来。

看着安维明和杨莲花,徐君然沉声道:“最后一个问题,那份遗书,是怎么回事?”

ps:

求月票啊,明早还得送媳妇去市里,齐齐哈尔这边大雨滂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