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一章 夜奔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8 23:14:42 字数:3260 阅读进度:411/923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孙老听完徐君然的话之后,脸色陡然一变,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徐君然冷笑了一声,平静的说道:“今天上午我遇见建设部老李家的人,好大的威风啊,几十万上百万的车开着,就因为他们家在天涯那边有关系,可以把汽车走私到京城来卖。连他弟弟**了京华大学的一个女学生,都能把事情压下去,连京城公安局都没人管这个事情,需要我跟曹二哥用纨绔的方式替人家报仇。呵呵,这就是你们打下来的江山?”

“这个国家的主人是工人阶级么?是人民吗?当初是谁依靠人民打赢战争,现在又是谁在人民面前耀武扬威?”

慢慢的站起身,徐君然淡淡的说道:“您要给子孙后代谋福利我不管,我只是想告诉您一句话,如果有一天,我们的国家蜕变成了另外一个国民政府,那才是这个国家最大的悲哀。”

说完,徐君然不再停留,径直离开了房间,直接出了书房。

对于他来说,自己想说的已经说完了,有些话不需要说的太明确,他相信孙老肯定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这番话徐君然憋在心里很久了,从他一回到京城,就一直想要说这番话,不仅仅是因为遇到李健仁的事情,还因为他从曹俊伟的嘴里面知道了很多东西,知道了京城现在某些人的一些做法,在徐君然看来,后世某些资本与民争利的行为,就是从现在这个时候开始的。只不过现在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罢了。

俗话说的好,“穷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位置越来越高、权力越来越大,而权力往往又比金钱更管用、更有尊严,那么“亲戚”越来越多。实在不难理解。与此相对应的,是“人一走茶就凉”——权力一旦失去,马上就由“车如流水马如龙”变为“门前冷落鞍马稀”。

徐君然前世就听一个省部级的领导表示过,官越做越大,亲戚也越来越多。当省长时亲戚就比以前多出很多。后来当书记了,“亲戚”更是会越来越多,“亲戚”的数量与官职高低成正比。官越大亲戚越多的现实。无非说明了一点,官越大利用价值越大,权力越大则其向外递延的空间也越大。“亲戚”们想做的,也只不过是充分挖掘官员的利用价值,以为“我”所用。实际上,真正亲的亲戚还是那么多,只不过利用价值一大,八杆子打不着的人也来“攀亲”。这里面不乏自充小辈来认干亲的——“奴性的人总是按照他人的法规生活”,也不乏扯大旗作虎皮行狐假虎威之事的人。

对于这些事情。徐君然知道没办法避免,唯一能够依靠的,只能够是官员自己的自觉性,可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上辈子已经发生过一次的杯具再次发生,他还是忍不住开口对孙老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走出孙老的书房,徐君然长出了一口气。不管最后老人怎么决定,他都不会允许孙静芸嫁给黄家的那个小儿子,政治联姻如果真的管用,那就不会有权利倾扎了。

“怎么样?”

等在门外的孙宇航快步来到徐君然的身边,脸色焦急的问道。

他是真的关心这个事情。如果徐君然也不能够说服爷爷的话,那事情真的就是无法挽回了。

徐君然笑了笑,看着站在孙宇航亭亭玉立的孙静芸,缓缓问道:“小姨,你愿意嫁给那个姓黄的吗?”

孙静芸一愣:“君然,你什么意思?”

徐君然平静的开口道:“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想,都有权选择自己的人生。如果你不愿意嫁,那就不嫁。我安排你去岭南。”

说着,他转过身看着四合院,嘴角露出一个冷笑来:“这天下之大,并不是有些人说了算的。”

他心里面已经打定主意,到时候让二哥和林雨晴他们帮忙,把孙静芸送到香江或者国外去,到时候鞭长莫及,甭管是孙家还是黄家都拿孙静芸没有办法,那个所谓的联姻自然也就烟消云散了。其实徐君然的想法很简单,孙老既然不久于人世,黄老爷子同样也没有几年好活的了,等到两位老人一去之后,相信自然也没有人会再提起孙静芸联姻的事情。

孙静芸犹豫了,她迟疑着看向徐君然,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面前的年轻人,虽然比自己的年纪还小,可是孙静芸在他的身上,却好像能够感觉到一股可以跟任何人抗衡的气势,那是一种让人不得不沉醉动心的气魄。

“你决定了吗?”徐君然看着孙静芸的眼睛,再一次开口问道。

这一刻,孙静芸看着那双闪烁着光芒的眸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一直到多年以后她还对自己这一刻的选择骄傲不已,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如果不是在那个时候她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那么后来的她就不可能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好,我听你的。”孙静芸看着徐君然,用力的点头说道。

徐君然笑了起来,脸色却变得严肃认真:“你现在收拾东西,马上离开京城,去岭南,我会安排人在那边接你。”他现在已经打定主意了,不管孙老答不答应自己,自己绝对不会让孙静芸嫁进黄家的。一个整日混吃等死的纨绔想要娶孙家最骄傲的公主,做他的春秋大梦吧!

说完这几句话,他看了看旁边一脸兴奋的孙宇航:“宇航,你最好还是当不知道这个事情,不然你爷爷怪罪下来的话,你可是同案犯。”

孙宇航嘿嘿一笑:“过完年就要到基层去工作了,没时间回来。”

徐君然翻了一个白眼,倒是没想到这位孙家大少还有这么无赖的一面。

“对了,你去什么地方?”徐君然诧异的看着孙宇航,倒是没听说他要去基层工作的事情。

孙宇航不好意思的看着徐君然,低声道:“那个,去江南,二叔的意思让我去武德县锻炼锻炼。”之所以不好意思,是因为武德县能有今天的发展,全靠徐君然当初在江南的那一番折腾,现在的武德县,算得上是江南省经济发展速度最快的地区,以建筑行业和酒类饮料生产业为龙头的多元化发展迅速,孙宇航这个时候去那里,分明就是镀金去了。要知道就算是徐君然,党校毕业之后,也是被扔到松合省那个情况复杂的地区去锻炼,哪里有孙宇航这么幸福,有孙振安保驾护航,只要他不出大错,政绩唾手可得。

“呵呵,你二叔倒是好算计啊。”徐君然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倒是让孙宇航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看到孙宇航的样子,徐君然就知道他肯定是因为这个事情不好意思了,笑了笑,徐君然伸出手拍了拍孙宇航的肩膀:“你不要多想,我没有怪你的意思,身为党的干部,自然要服从组织分配嘛,回头我帮你写几封信,你去武德县之后可以帮我交给几个朋友,他们都是我在江南时候的故旧,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们帮忙。”

他说的一点不夸张,武德县的发展首推李家镇,而徐君然在李家镇乃至整个武德县的人脉关系,那自然是毋庸置疑的了。

孙宇航大喜过望,他很清楚徐君然在武德县的影响力,如果有徐君然的引荐,那自己在武德县的发展,恐怕会更加的顺利一些,毕竟孙振安就算是省长,也没办法太过于明显的帮助自己,武德县的情况虽然很不错,但也是各方都关注的地方,想要出成绩的人很多,能不能成功的话,就要看自己的努力了,而有徐君然帮助,孙宇航相信,自己肯定能够事半功倍。

“那这个事情,就麻烦你了。”孙宇航也不再矫情,他知道徐君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他就不会出面帮自己了。

徐君然点点头,转身看向孙静芸:“你是现在跟我走,还是等明天过完年的?”

他主要是担心夜长梦多,毕竟自己跟孙老刚刚的谈话实际上最后并不怎么愉快,老爷子被自己顶撞的不轻,说不定怒火中烧直接改主意了,万一他要是非把孙静芸嫁到黄家去,那自己可没什么好办法了。毕竟虽说自己如今已经是老人承认的外孙子,可说到底自己并不姓孙,而且也没有那个本事决定孙家的大事小情。

孙静芸沉默不语,今天是腊月二十九,明天就是春节了,按照孙老跟自己原本说好的,过了初七就让自己跟黄皓定亲,然后赶在年底把事情办了,她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毕竟是父亲的吩咐,如果不是因为徐君然今天被孙宇航说服,横插一杠子的话,孙静芸肯定已经选择屈服于命运的安排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当中开始飘落起雪花来,一片片洁白的菱形雪花落在几个人的身上,偶尔窜入脖颈当中,给人带来一丝冷意,就在那一瞬间,孙静芸咬咬牙,看着徐君然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跟你走!”

ps:

私奔啦,私奔啦!求订阅支持!求全订阅领取大神之光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