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人命案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9 06:46:43 字数:2216 阅读进度:453/923

官场如战场,但绝不是某一两个人的战场,而是一群人的战场,一群,一大群………………

徐君然赶到县城的时候,在县局门口见到了王晓龙跟崔秀英。

“怎么回事,出什么问题了?”徐君然焦急的对崔秀英问道,他生怕这两个小年轻因为着急办错了事情。

崔秀英的脸色严肃,看徐君然很着急,直接说道:“是晓龙,他发现红星煤矿那边死人了。”

“什么!”

徐君然的表情一变,看向王晓龙沉声道:“到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发现的?”

王晓龙这才插话摇摇头说:“不是我发现的,也不是红星煤矿上的人死了,是在马家村附近发现一具尸体,县局已经派人过去了,我觉得有问题,所以才急忙给您打电话。”

徐君然一愣:“你啥意思?”

崔秀英低声道:“我跟晓龙查过,马家村没有失踪人口。”

徐君然顿时就说不出话来了,直觉告诉他,这个事情里面肯定还有别的东西,只不过现在自己没办法马上确定。略微沉吟了一下,徐君然对崔秀英和王晓龙道:“这个事情你们不要跟了,回去找黄主任保道,让他安排你们的工作。”

既然已经出了人命,那就肯定不是小事,徐君然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去查了。

王晓龙和崔秀英都是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在他们看来,出了人命案子,那是要捅破天的大事,所以他们才火急火燎的给徐君然报信,没想到徐君然一来却把他们给安排回了乡政府。两个人刚要开口,没想到徐君然眼睛一瞪,仿佛知道他们在想着什么一般沉声说:“这个事情,你们两个不需要再参与了,剩下的事情,我会请县局的同志介入。”

说着,徐君然语重心长的说:“有些东西,不是你们这个级别能参与的,明白么?”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要是王晓龙和崔秀英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们俩人也真就成傻子了,崔秀英有些担忧的看了徐君然一眼,想要说什么却没有开口,虽然徐君然年纪比他们大不了几岁。可是他们却都觉得,徐书记就好像是四五十岁一样的老江湖一般。

似乎知道崔秀英在为自己担心一般,徐君然伸出手在崔秀英的脑袋上面揉了揉,笑道:“放心吧,我能处理好。”

安排人把他们送回长青乡,徐君然坐在那辆旧吉普里面沉思了许久,这才对司机道:“去马家村。”不管怎么说。既然是发生在自己辖区内的案子,徐君然没有理由不去过问一下,更何况这个事情关系到长青乡的稳定,徐君然可不觉得。一个外地人会无缘无故的死在红星煤矿附近,要知道长青乡的下属自然村当中,马家村是距离红星煤矿最近的。

更让徐君然耿耿于怀的是,按照王晓龙和崔秀英的说法。这个案子已经发生了大半天,可派出所那边愣是一点消息都没透露给自己。派出所的所长洪天明干脆就来了个消失,这让徐君然心里面有种被人欺骗的感觉。虽说他也知道洪天明跟王祥林私交不错,两个人之前可以说是穿一条裤子的,可毕竟自己才是乡里面的一把手,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洪天明竟然敢不通知自己,真是胆子太大了!

等到徐君然驱车抵达现场的时候,就看到县公安局刑警队和派出所的人已经把现场围了个水泄不通,外围是来围观的闲散群众,还有马家村的一些干部。

看到徐君然下车,刑警队那边的人群里面张飞已经溜了过来。

“徐哥,你来了。”张飞没那么多规矩,笑嘻嘻的对徐君然说道。

徐君然点点头:“怎么样?”

张飞回头指了指人群当中说:“叶队带人在里面呢,还有你们乡派出所的人。”顿了顿,他低声道:“那个姓洪的所长,我老觉得不对……”他话没有说完,可徐君然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无非是告诉徐君然洪天明有问题。

挤进人群,叶有道迎了上来,先跟徐君然握手,然后才说:“徐书记,你好。”

徐君然一笑,毕竟是公共场合,两个人就算私交再好也要估计一些,他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顿了顿,徐君然故作惊讶的说:“什么时候发生的事情啊,我都不知道。”

叶有道微微点头:“徐书记,是你们马家村这边的一个村民报的案,我们经过检查。发现尸体已经腐烂的不成样子,看样子应该是埋在山坡上面,不过因为最近下雨下的厉害,所以被山洪冲了出来。”

徐君然眉头一皱:“叶队长的意思,是谋杀?”

叶有道摇摇头:“说不好,因为看不清楚死者的脸孔,根本就不知道这人是不是本地人,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

站在他身后的长青乡派出所所长洪天明插口道:“徐书记,叶队长,派出所最近没有接到人口失踪的报案,我也问过马家村的村民了,没有人家发现有人丢失。”他这话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说那个死者不是马家村的人,或者说是在推卸责任了,因为这种失踪人口的案子,如果没有什么明显的线索,基本上就要被当做死案挂起来的。

徐君然皱了皱眉头,没理会洪天明的话,而是看向叶有道:“找人认尸没有?”

叶有道答道:“还没有,我们也是刚到没多久。”

徐君然点点头,想了想说:“安排人问一下情况,搜索范围要扩大,不要局限在马家村周围,如果可能的话,最好看看县里面有没有失踪的人口报案。”他知道这样吩咐有些越权,可毕竟这是自己上任之后没多久发生的第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徐君然不得不慎重对待。叶有道也理解徐君然的想法,对于徐君然的要求一一点头答应。

说了几句话,徐君然跟叶有道迈步走到一旁,徐君然苦笑着说:“叶大哥,你说我这倒霉催的,昨天刚开完人代会,今天就出这样的事情,这是存心给我添乱啊。”

叶有道伸出手拍了拍徐君然的肩膀:“放心,一切有我,我一定尽快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