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 扑朔迷离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1-19 06:46:43 字数:3336 阅读进度:454/923

徐君然跟叶有道站在一起,低声问道:“有没有派人去附近调查一下情况?”

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徐君然还有一层担心,他有些不太放心洪天明的办事效率,之前如果不是王晓龙和崔秀英受自己的委派一直监视着这边的情况,弄不好洪天明都敢把这个事情给压下去,最起码也不会这么快通知自己,弄不好等自己从县委开会回来,人家已经跟葛大壮把事情给了结了。

叶有道听了徐君然的话,点点头说:“已经派了,是我们县局的人,一队去马家村和周围的村子,包括红星煤矿我都叫人去调查了。另外一批人则是去附近勘察地形了,你也知道,你们长青乡存在一些小煤窑,我怀疑这人是小煤窑的工人。”

徐君然点点头,看了看周围的地形,这附近两边是山,中间是一溜狭长的峡谷,中间有一条小小的河水,只不过现在已经是黑色的了。

“走,咱们过去看看。”徐君然开口对叶有道说。

叶有道犹豫了一下,想到徐君然的身份,点点头低声说:“有点恶心,徐书记你多加注意。”他这是在提醒徐君然,毕竟死人的这种案子一般领导都不会去亲自观看的。

徐君然微微笑了笑,摆摆手:“没关系,我就是看看。”

他其实还有话没说出来,上辈子徐君然做过一任政法委书记,还真就接触过不少这方面的案子,对死人什么的,徐君然倒是没有那些所谓的忌讳,确切的说,对徐君然来说。仿佛死过一次的他,在这个世界上害怕的东西不太多。

两个人跨过警戒线,来到停放尸体的地方,一名干警掀开盖着的白布。摆在徐君然面前的是一具黑不溜秋的尸体,徐君然一眼就看出来这是长年累月在煤矿上干活的工人。尸体腐烂的很厉害,四肢已经露出白森森的骨茬,根本看不出本来的五官面目。

法医在检查尸体,看见有领导过来,连忙站起身。徐君然也不客气,和蔼的对那人问道:“能判断是死亡多久的吗?”

现在这个时候法医还不发达,徐君然也没指望能够从他们嘴里面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那个法医看了一眼徐君然,却没有马上说话,而是看向了叶有道。

叶有道才是他的直接领导。徐君然就算看上去有些威严,可他太年轻了,在法医看来,这应该是县里某个领导的秘书,被派过来询问案情的才对。

徐君然笑了笑,对叶有道努努嘴:“叶队长的好部下啊。”

叶有道也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为他们介绍道:“这位是长青乡的陆书记。有什么情况尽管说吧。”

听了自己顶头上司的话,法医这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徐君然和叶有道说:“徐书记,叶队长。根据我的检查,这个尸体至少是半年以上的,也就是说,这人起码死了已经超过半年。我说句实话啊。尸体烂到这个程度,认尸也就是走个过场。没有确切的身份证明一般很难认定死者的身份。”

徐君然眉头一皱,他马上想到一个问题,身份确定不了,案子根本就不会查出个什么眉目来,除非找到其他确凿的证据。就连自己这个外行人都能想得到,十有**这个案子又是一个悬案了。

叶有道叹了一口气,对法医点点头,给徐君然使了一个眼神,迈步朝外面走去。

徐君然微微一愣神,也没再多说什么,而是随着叶有道向外面走去。

“徐书记,看来,这个案子又是一个悬案啊。”叶有道开门见山的对徐君然说道,此时他们两个人已经坐在了县公安局的吉普车里面。

徐君然轻轻点头,他知道叶有道说的没有错,类似于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山上千疮百孔的,全是大大小小的煤窑,有合法的、有不合法的,死个把人几乎成了家常便饭。煤窑雇佣的工人,来自全国各地的都有,人杂身份自然也就就杂,有的煤窑工人把命丢在这块,家里人连知道都不知道。这样的情况现在仅仅是个开端,徐君然很清楚,未来的十几年,在山南省等煤炭大省,这样的情况会愈演愈烈,煤炭安全问题将会成为一个影响很多地方的关键问题。

“叶队,有多大的把握破案?”徐君然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叶有道摇摇头:“我曾经给领导提过几次,建议县上加大对矿山的整顿力度,最好把非法的小煤窑全部关掉,不然,矿山的治安问题就是一大隐患。但你也知道,我人微言轻,提的建议等于根本没提,因为压根就没人搭理我。”说到最后,他也是满脸无奈,毕竟这就是官场上的现实,这煤矿关系到很多人的利益,就算叶有道提出的意见是正确的,县里的某些人也当做没听到。

掏出一根烟点上,徐君然吸了一口,浓烈的烟草味道让他的神经一阵刺激,吐出一个烟圈来,徐君然忽然觉得,自己面前仿佛隐藏着一只怪兽,张开嘴不住的在吞噬着什么,有人的性命,也有国家的利益。

“查!这个案子必须一查到底!”徐君然咬咬牙,对叶有道沉声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叶有道说:“我已经安排人去调查最近半年来的报失人口了,但问题是,如果这人是从外地过来的,那想要确定他身份可就很难了,毕竟你也知道,最近这几年,山南山北那边几个省来咱们东北的人不少,这些盲流子没有户口,什么活儿都能干,想要认定他们的身份,难度是相当大的。”

徐君然听了他的话,轻轻点头没说什么,他知道,叶有道说的很有道理,不仅是富乐县一个地方,整个华夏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公安部门三令五申要求各煤炭企业和煤窑主,对自己雇佣的煤窑工人一定要到当地派出所等相关部门登记。但在实际操作的过程中很少有煤窑主在意这个,尤其是那些证照不齐的非法小煤窑就更不敢让工人去登记了。现实情况是,光滞留在矿山上的外来黑户劳工就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数字。这部分人口,根本不在公安部门的掌握之内,也就是说,大部分外来的黑劳工,公安部门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所以一旦出了问题,麻烦也就会随之出现,甚至于连死去的人姓什么叫什么是哪里人都没有人知道,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么变成了尸体,连个名字都没有。

说起来,这个事情相当的麻烦,死的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死的?什么原因让他死的,事故?他杀?自杀?病死?猝死?

这一切,都是个谜团,徐君然有些头疼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知道,这个事情对于自己来说是一个考验,毕竟事情出在长青乡的辖区之内,虽说破案的事情有县公安局,可自己这个领导人却是难辞其咎,这就是俗话说的领导责任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管理不善,也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虽然按照法医的鉴定,这个人已经死了超过半年,之前一直都是埋在山上,现在才被山洪给冲出来,而实际上半年之前徐君然还没到松合省工作,更不要说成为长青乡的党委书记了。

很可惜,既然到了这里,那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哪怕这个责任很有可能是上一任领导没擦干净的屁股。

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嗡嗡的议论声,徐君然眉头一皱,看向外面越聚越多的人群,对叶有道问:“怎么回事,怎么人越来越多了?”他有些意外,按说这人不应该这么多才对,毕竟虽然是人命案,可按照华夏人凑热闹的心思来说,见有这么多警察在,应该躲的远远的才对。

叶有道无奈低声道:“都是一群闲人,这长青乡民风彪悍,山上的小煤窑十有**跟他们就有关系。而且,您不知道,这马家村,当年可是出胡子的。”

胡子,在东北话里面就是土匪的意思,当年关外的土匪在华夏可是大大有名,最出名的就是那位从土匪变成大帅的张大帅,虽说最后被日本人炸死在皇姑屯,可那位却是实实在在的东北王。马家村既然出胡子,可见其民风之彪悍了。

叶有道这个时候提醒徐君然,倒是带着一丝善意,毕竟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外人是不清楚的。

徐君然轻轻点头,走下车朝着人群最密集的地方走去,他倒是想听听这些都在议论着什么,叶有道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还是跟在徐君然的身后。可还没等徐君然走近人群,人群就已经自动让出一条路来。徐君然一愣,这才意识到老百姓把自己当大人物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百姓对所有当官的都存了一份敬畏心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老百姓跟干部之间有了如此之大的心理上的隔阂?这让徐君然的内心多少有些不舒服,他是被李家镇的乡亲们养大的,骨子里把自己当做农民的孩子,甚至于他认为在自己的血管里流的也是属于农民的血液,而且在某种程度上,他这个乡党委书记根本算不上多大的官。

但是现在,徐君然却不得不面临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个大官的窘境。

ps:

求订阅,祝愿大家情人节快乐,求赞,求大神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