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扮猪吃虎(上)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8:53 字数:3288 阅读进度:597/923

不得不说,年轻是个好事情,可以做很多肆无忌惮的事,包括懵懂无知,包括横行无忌。

就好像现在的徐君然,看着林远等人的表情,就知道这些家伙心里面在想什么,如果换成上辈子,他可能早就拍案而起,拂袖而去。但是现在,他看着这些年轻人,心里面却有一种陪小孩子过家家的感觉。

张梅的话他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不过在徐君然看来,就算告诉这些人自己的身份又能怎么样,他的世界,跟这些人太遥远了。

他这么想,可有的人却不是如此。

林远整了整自己的衣服,挺直了腰板,淡淡的对徐君然问道:“那徐哥你在哪里发财啊?听说现在好多人都流行什么下海……”

很明显,他这是希望能够在众人面前探探徐君然的底细了。

徐君然轻轻的扫了一眼林远,淡淡的说道:“我在富乐县上班。”

“噢?”林远眉头挑了挑,笑嘻嘻的说道:“不错啊,是县里面哪个单位啊?”

“是啊,是啊,看不出来,徐哥你还是个当官的呢。”张梅等人也笑嘻嘻的说道。虽说话是这么说,可这几个人的眼中却并没有对徐君然有什么畏惧之意,毕竟这个年头城市和农村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在座的人大多数都是城市户口,自然对徐君然这个富乐县来的“泥腿子”干部,有些无所谓的态度。

徐君然无所谓的答道:“县政府。”

他说的是实话,县长还真就是在县政府里面上班的。

林远很是矜持的点点头,听徐君然自爆家门之后,他顿时就有了一种发自肺腑的优越感,毕竟身为副市长公子的他。觉得这种小地方来的干部,再有本事又能比自己强到哪里去呢?

笑了笑,林远道:“富乐县这个地方不错,我跟你们县财政局朱局长很熟的,有空一起吃个饭啊。”

他脸上的笑容很随意,语气也是十分的得意,显得他跟这个朱局长的关系很好一样。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这么做的目的自然是希望能够引起崔秀英的注意。不过很可惜,张梅和小华等人固然喜笑颜开的对着林远笑。可是崔秀英却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她跟着徐君然连县委书记都办了,自然也不在意那个朱光明了。更何况之前她辞职之前,在县政府办公室工作的时候,也见过朱光明。自然不会把朱光明当做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徐君然自然明白林远的那点小心思,只不过他对这种事情实在是没什么兴趣,所以很是平静的摇头说道:“我跟朱局长不熟。”

不熟的意思,自然也就是没什么兴趣一起吃饭了。

可惜林远似乎听不出来徐君然的弦外之音,热情的说道:“没关系,不熟我可以介绍徐哥你认识嘛。吃顿饭交个朋友,以后就熟悉了。再说了。你在县政府上班,跟朱局长肯定要打交道的,跟财政局长打好交道,以后也能进步进步嘛。”

那个叫张梅的女生也说道:“是啊。是啊,有林远介绍,徐哥你说不定能被提拔提拔呢。”

看得出来,张梅很喜欢林远。每一次林远说话,她都很给面子的凑趣。徐君然无奈的在心里面叹了一口气。这张梅不去做说相声的捧哏实在是太可惜了,简直就屈才了。

不过徐君然真的不愿意跟林远玩什么礼贤下士的把戏,直截了当的说道:“有机会再说吧。而且,朱光明管不到我。”

他这句话可就有些硬气了,所有人都有些意外的看着徐君然,想不到这位崔秀英的神秘朋友,竟然底气不小,直呼一个县财政局局长的名字不说,而且看他那个语气和态度,分明就是不把朱光明放在眼里的架势。

林远呵呵一笑,继续说道:“那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叫县委办钱主任出来吃顿饭,我跟他也算是老熟人。”

徐君然眉头一皱:“算了吧,我跟钱谦益没什么可说的。”

这个林远既然是林弘毅的儿子,徐君然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林弘毅就是钱谦益和朱光明的后台,如果换成别的人也许会被他这番话给吓住,奈何徐君然对林远提起的这两个人是半点好感都没有,要不是碍于这是崔秀英的同学聚会,徐君然都有起身离开的想法了。

不管是朱光明还是钱谦益,这两个人哪一个不是徐君然想要收拾的对象,林远在他面前提起这两个人的名字,可真就算是撞到枪口上了。

当然,这一切只有徐君然和崔秀英知道,对于其他人来说,都觉得崔秀英的这个朋友有些装了,所谓装,用北方话来说,就是没什么本事硬充大人物的意思,用一句成语来形容叫做打肿脸充胖子,毕竟林远的身份他们都知道,堂堂的副市长公子,虽说林弘毅不是市委常委,可毕竟是副厅级的干部,在这些老百姓的眼中,那可是天一般的大官。

这个名叫徐君然的家伙,竟然连林远都不放在眼里,自然就是属于那种特别能装的人。

林远冷笑了起来,在他看来,面前的这个家伙十有**是个骗子,什么在富乐县政府工作,连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钱谦益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可能么?真以为自己是什么都不懂的外行人,不明白这官场上的弯弯绕绕么?一个普通干部,也许可以不把财政局长放在眼里,可要是连县委常委都不保持尊重,那可是要倒大霉的。

“呵呵,看样子,徐哥在富乐县是背靠大树啊,连钱主任这个县委常委都不怕。”

林远笑着说道,可话里面的意思,却在戳穿徐君然刚刚的话。

这下子,张梅等人看向徐君然的眼神都变了,毕竟他们都知道林远的身份,明白从林远嘴里面说出的话不可能有假,如果徐君然真的是在富乐县县政府工作,怎么能够不在意一个县委常委呢?

“这人,不会是个骗子吧?”

有人小声嘀咕着,目光却带着狐疑在崔秀英和徐君然的身上来来回回穿梭着。

徐君然的嘴角带着一抹微笑,无所谓的自斟自饮着,对于他来说,跟这几个年轻人置气实在没什么意思。反倒是崔秀英瞪了徐君然一眼,气呼呼的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旁人以为她是又羞又怒,实际上她却是笑的,也不知道徐大哥是怎么想的,非得拿林远这家伙开涮么。

“其实,我刚到富乐县工作一年左右。”

徐君然耸耸肩,淡淡的说道。

林远一愣,诧异的看着徐君然道:“不会吧,你不是北方人吗?”

徐君然摇摇头,心里面忽然起了一个恶趣味,让林弘毅那家伙给自己添乱,自己干脆就戏耍他的儿子一下好了。于是淡淡的说道:“不是,我之前是在江南农村来着,后来家里面的长辈说了,让我来富乐县锻炼锻炼。”

他这话说的倒是实话,听起来好像是南方人闯关东的意思,可实际上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儿。

崔秀英听到徐君然的话,噗嗤一声,差点没笑岔气了,心道这家伙可真能骗人,她知道徐君然摆明是要逗林远玩。毕竟徐君然跟她的关系,虽然没有把自己的家世说的太具体,可崔秀英却知道,徐君然说的话根本就是删去了很重要的一部分。比如他是在江南农村长大不假,但是大学却是在京城读的,毕业之后在江南闹出了不少麻烦,结果在中央党校读了一年之后,又被家里的老爷子扔到富乐县来锻炼。只不过这个锻炼跟林远等人以为的却不一样,他是在做县长…………

当然,这话崔秀英是不会点破的,难得徐君然有这个闲心,她可是听舅舅说了,最近一段时间,徐君然的心情很不好,能有个事情让他找找乐子也不容易。

林远却不知道这些,听了徐君然的话,他倒是有些意外:“想不到你是刚到富乐县,徐哥你不会是在富乐县下面的村镇工作吧?”

他却是想歪了,以为徐君然不归朱泽成和钱谦益管,是那种不入流的小干部,所以才这么无所谓的态度。

徐君然自然不会多说什么,看他那个样子,心里面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也不算,反正我总在村镇里面跑。”

他倒是没说错,就算当了县长,徐君然也隔三差五的下乡去调研,县委里面甚至有人笑称说咱们这位县长别看是读书人出身,可比那些农民还喜欢泡在田间地头。

林远一下子心情就好了很多,笑了笑偷偷的看了崔秀英一眼,心里面却忽然有种放松的感觉,因为他觉得崔秀英肯定看不上一个基层干部,带着这个徐君然来,估计十有**这个姓徐的是崔家的亲戚,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托自己帮忙。

毕竟林远自我感觉,自己这个副市长的公子,在双齐市的很多地方,说话还是比较管用的。

如果徐君然知道了他心里面的想法,估计要佩服这位林公子脑补的能力,这家伙自我感觉实在是太良好了。

ps:

求订阅,求订阅,求全订阅领取大神之光,顺便推荐自己的书《权色仕途》书号3013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