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章 麻烦上身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8:55 字数:5275 阅读进度:652/923

“邓主任,这是怎么回事?”

徐君然站在县委办公室主任邓文兵的面前,沉着脸问道。

邓文兵满脸的苦笑,很明显今天也是被闹的有些头大:“还不是桃花镇那边的麻烦,老爷子的家里人变卦了,原来谈好给他们五万块钱,现在人家说了,非要十万。镇里面协调了好几回,受害人家属就是不同意,他们说自己原本就不同意拆迁,是建筑公司把老人给埋起来的,按理说,应该赔十万块钱。”

徐君然眉头一皱:“建筑公司那边怎么说?”

邓文兵苦笑道:“人家能怎么说,通知早就发下去了,他们赖着不走谁能有办法?再说了,老爷子都九十来岁了,根本身子骨就不成了,鬼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徐君然道:“白书记知道这个情况么?他怎么说?”这个事情既然是白林主导的,徐君然的想法还是希望白林自己能够解决。

邓文兵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白书记让我们劝走他们,您看这架势,怎么能劝走?刚才我们给桃花镇那边打了电话,桃花镇那边的领导也来了,可就是没办法,他们说了,不见到白书记不打算走人。”

徐君然听到这里,心里面相当的不好受,不管怎么说,这个事情原本是政府提起来要做的,可闹到如今的地步,建筑公司那边的态度强硬,政府这边却玩起了太极拳,白林这个负责人又存心推卸责任,老百姓的困难,谁来负责?

想到这里,徐君然走到众人前面的台阶上。大声喊道:”大家不要吵,有什么事情慢慢讲!“

那群县委办的工作人员马上就好像救星到了一半,对人群大声说道:“这是咱们徐县长。徐县长,是这样的,他们要找白书记,我说白书记不在,外出开会去了,他们不相信,非要往里闯。”

徐君然理解他们的想法。毕竟这个事情闹的挺麻烦的,白林既然不露面,现如今自己这个县长过来了,他们自然就希望自己能够接过去这个事情。

轻轻的点点头,徐君然开口说道:“大家不要乱。我是仁川县县长徐君然,大家有什么要求可以跟我说。”

既然自己遇到了,那也只能把事情揽过来了。

这个时候,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走出人群,摆摆手,让人群安静下来,对徐君然说道:“徐县长。白书记不在的话,我们可以跟您说道说道。您是大领导,俺们也不绕圈子,今天来就是想请县里面的大领导给我们做个主。这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我爹被他们拆迁活埋了,建筑公司就给我们五万块钱就打发了,这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呀!我们农民的命是贱,但再贱也是命呀!”

说着话。年过花甲的老爷子一下子就跪在了徐君然的面前,身后十几个家属也扑通扑通的都跪了下来。

徐君然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心里面疼的要命,眼看着这些跟自己在江南的那些乡亲们年纪相仿的老人跪下,他连忙走下台阶来到几个人的面前,伸手扶着老爷子道:“大爷,您别这样,别这样。快起来,您这是折我的寿啊!”

老人仰起头道:“徐县长,您不给我们做主,我们就不起来。”

让一个几十岁的老人家跪在地上,徐君然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出来的,所以他连忙说道:“老爷子,您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们做主的,不过你们得先站起来,这么跪在地上,我承受不起啊。快起来,起来吧,大家听我说几句话。”

老人见状,总算站了起来,他是领头的,其他人也都站了起来。

徐君然扶着老人,对周围的人群说道:“乡亲们,我是仁川县县长徐君然,相信你们有的人听过我的名字。因为我们的工作做得不细,导致了严重的事故,给你们的家庭带来了灾难,心灵上造成了伤痛,我向你们表示深深的歉意。”说着,徐君然向大家弯下了腰,深深的鞠躬。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些老百姓都只是普通人,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官给自己行过礼,那可是县长啊!

领头的老人连忙说道:“县长,使不得,使不得啊。”

徐君然直起身,继续说道:“刚刚大家的要求我都听见了,要求建筑公司赔偿你们十万块钱的抚慰金。对吧,我现在要问的是,除了这个要求,你们还有别的要求么?有的话,现在可以告诉我。”

老人咬咬牙说道:“县长,俺们没有别的事儿,就这么一个要求。十万块钱的赔偿金是托人打听过的,凭啥俺爹的命就只值五块钱,这不是明摆着欺负我们老实人吗?我们今天来找书记,就是想让书记给我们做个主,如果答应了,我们也就认命了。要是不答应,我们就一级一级去告状,去讨个公道!”

徐君然一听这话,就知道这些人不是之前邓文兵所说的闹事者,不说别的,一桩人命案,只赔偿十万块钱,真的不算多。毕竟就算现在的经济不发达,可那也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徐君然可是知道,后世类似这样的情况,赔偿个上百万也不是没有的。而且相对于别处发生的事故,这次拆迁埋人事故更为严重,他们就是索赔三十万都不过分,何况人家才提出十万?为了息事宁人,避免事态扩大,徐君然当即决定答应这个事情,想了想他说道:“如果大家能相信我,请你们放心,这件事我给你们做主。三天之内,我让人赔给你们十万的抚恤金。但我对你们也有个要求,你们看,这是县委大院,是我们县领导办公的地方,你们这样一围在这里,一是影响县委的正常工作。二是社会影响也不好,我希望你们先回家去。三天的时间,我给你们协调处理好,你们说行不行?”

那老人犹豫了一下:“县长,要是三天之后,他们不给钱咋办?”

徐君然一摆手:“大爷你放心,他们肯定会给钱的。要是他们不给钱,你就来找我,我给你赔!”

听到他这么说。站在人群不远处的邓文兵眉头皱了皱,想要说什么张张嘴却还是没有开口。

人群听到徐君然这么说,有了一些变化,为首的那个老人说道:“有徐县长您这句话,我们就再相信政府一回。”

说完。他转身开始招呼自己的家里人离开。不一会儿人群就走的一干二净。

徐君然见人群都走了,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低头看了看表,十分钟不到的时间,也不知道这白林是怎么想的,这么点事情,就是不愿意出头。真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我打个电话。”徐君然迈步进了县委,随便找了一个办公室,拨通了桃花镇党委书记王猛的电话。

桃花镇作为仁川县最大的乡镇,王猛又是县委常委。自然有那个底气,而且他跟徐君然之间的关系一般,也没必要让着徐君然。

王猛接到电话,一听说是徐君然的声音一愣。笑了笑说道:“是徐县长啊,有什么指示么?”

徐君然对于他这种语气很不喜欢。夸张的不像样子,好像多么尊重自己这个领导,可实际上做事的时候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一点都没有像他语言上表现出来的那种尊重。

哼了一声,徐君然直接就说道:“老王,你们桃花镇是怎么搞的?几百号人披麻戴孝的围攻县委大院,你们镇党委和镇政府是干什么吃的?这点事情都做不好?”

王猛也吓了一跳,很显然对于这个事情也是知道严重性的,连忙严肃的说道:“徐县长您不要生气,我马上派人过去,把闹事的群众带回镇里来严加管教。”

徐君然眉头皱了皱,还严加管教,他王猛难道不知道这个事情是越闹越大么?

“不必了,我已经向他们做了承诺,三天内给他们兑现赔偿金,他们才撤离了。老王啊,你们一定要做好安抚工作,他们提的要求并不高,不就是十万元的赔偿费嘛,让建筑公司那边赶快落实了,别再让他们到处上访。”徐君然对王猛认真的说道。这个事情绝对不能小视,否则很有可能出大事。

没想到王猛却吞吞吐吐的说道:“徐县长,这事儿……我们已经落实过了,群众那边提出要十万,建筑公司这边不接受,说没钱。这个,这个,您看……”

徐君然一听这句话火气腾的一下子就冒了起来:“你别这个这个的,一条人命,人家索赔十万块还算多吗?这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他们拆迁的时候不事先查看地形,就发了一个通知,现在把人埋在了里面,十万都不想赔,哪有这样的道理?如果人家要起诉,进入司法程序,还要追究建筑商的刑事责任。你们务必要以大局为重,以安定团结为重,尽量把这件事摆平,否则闹大了,造成的负面影响你可以想象得出来。”他是真的生气了,这个事情要是闹起来,整个仁川县委县政府都要跟着倒霉,到时候市委过问起来,自己要怎么跟上面交代?

王猛见徐君然真的发火了,这才说道:“好好好,是是是,就按徐县长您说的办!”

挂了电话,徐君然心里不由得泛起一阵一阵的愠怒来,他非常清楚,如果自己是县委的一把手,谅他王猛也不敢在自己面前支支吾吾的打马虎眼。他早就听人说过,这王猛就像刀切的豆腐,不管对哪一方面都是圆滑的很,除了对白林这个县委书记还有点畏惧之外,对其他几个县委常委都有点儿爱理不理的,至于那些非常委的县领导,更是不屑一顾。而徐君然在跟王猛打过几次交道后,觉得真是这样,心里便暗想,等有朝一日自己当了一把手,一定把他从常委的位子上拉下来,看他还敢狗眼看人低。

回到车里面,徐君然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可是人都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心情并不好。

王晓龙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徐君然脸色不好,想了想低声说道:“哥,我听小车班的人说,那家建筑公司,好像是白书记的关系户,据说是从市里面来的。估计也是因为这个,桃花镇那边才不敢管吧。”

徐君然听到这句话,顿时脸色就变了。难怪白林装糊涂不吭声,王猛又推三阻四的打起了太极拳,难道这个建筑公司有什么天大的背景?想了想,觉得应该不至于这个样子,要真是白林的亲戚。出了这么大的状况,他白林真的能够置身事外么?那岂不是更加容易叫人落下把柄么?白林应该没有那么笨吧。

摇摇头,徐君然对王晓龙低声道:“没有根据的话,以后少说,你也注意点,别乱说话。”

王晓龙点点头:“知道了,哥。您放心吧。”

徐君然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知道王晓龙是在提醒自己注意。司机与秘书,是离领导最近的人,也是领导的耳目与心腹。他们汇集了许多民间的信息。有时候,在领导面前有意无意地吹吹风,领导便可从中掌握更多的社会信息。而他们,总希望自己所依附的领导能青云直上。他们也好水涨船高,跟着领导沾光。王晓龙这个县长的秘书与司机明显要比其他几个副县长的优越得多。副县长的秘书与司机又明显要比乡镇一级的司机牛得多。他们的地位,往往不是来自自身,而是取决于他们所依附的领导,领导的地位高与低、权力大与小,直接影响了他们在圈子中的座次与社会地位。

徐君然到达县里面的福临门宾馆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多了。

这次来的投资商是香江人,名叫何昌盛。徐君然在富乐县随着松合省招商团去岭南的时候跟他见过一次,两个人一直都保持着联系,何昌盛知道仁川县这边盛产大米,就想要在仁川县这边投资开办一个大米深加工厂,这一次就是来实地考察的。仁川县地处松合省偏僻的地方,相对于东南沿海一带,经济滞后,招商引资比较困难。过去,总是雷声大雨点小,每次招商引资洽谈会结束后,县里的报纸电视上总要大肆宣传一番,成绩是多么的喜人,规模是多么的宏大,但真正落到实处的并不多。而一些冒牌的投资商正是抓住了这些领导人招商引资的急切心理,假借投资考察之名,来此游山玩水,骗吃骗喝完了,再大包小包装满了土特产,一走了之,从此杳无音信。

自从徐君然到仁川县做县长之后,他亲自分管招商引资工作,坚决杜绝放空炮的做法,没有落实的事坚决不报道,没有考察清楚的投资商一律不接待。然后改善了交通条件,进一步出台了一系列招商引资的优惠政策,广开门路,引进外资,筑巢引凤,仅去年一年,就引进了大大小小三十多项投资项目,其中方杰介绍的几个朋友,投资搞了一家百货商场,不仅为仁川县的建设增添了一道亮丽的风景,也为当地解决了近百个劳务用工。

福临门宾馆是县政府招待所改制之后被个人承包的,这里的服务员对于县里面的领导早就已经都认识了,对于徐君然这个县长自然也是不例外,徐君然一进门,服务员就笑着说道:“徐县长您好。”

徐君然点点头:“嗯,关县长他们在哪里?”

之前他已经让关波替自己先招待一下客人了,毕竟这个事情不仅自己要关注,关波这个常务副县长也得参与进来才行。徐君然不希望因为招商引资的事情,让人诟病自己贪图政绩。

那小服务员微微一笑:“徐县长您是来见香江来的客人的吧?”

徐君然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你倒是聪明。是啊,客人在哪里呢?”

服务员笑着点点头:“关县长他们在福字厅呢,县长您请跟我来。”

说着,她朝前走去,在徐君然前面为他带路。

徐君然跟在她的身后,那个小服务员在前面走着,看她的背影倒是很让人意外,身材苗条,腿长腰细,随着小蛮腰一扭,那圆滚滚的小屁股便也跟着扭,整个身子犹如风摆杨柳,顿时有了神韵,让人倍生怜爱。不得不说,青春少女的气息让人很舒服。尤其是一股清爽的香味渐渐向他弥漫过来,不觉心旷神怡,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清新入脾,人也一下精神了起来。再看服务员,唇红齿白,面如桃花,浅浅一笑,两个迷人的酒窝便绽放在了她的脸上,人也就越发生动可爱了,那香味又混合了她的体香,更加清新。

对于徐君然来说,倒是没想到仁川县这样的地方,居然还会有这样的美女,露出一个微笑来,徐君然随口问了一句。

“你叫什么名字?”

ps:

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