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麻烦来了!

小说: 权色风流 作者: 晨光路西法 更新时间:2015-02-23 01:18:56 字数:5389 阅读进度:678/923

跟何主任见了几个常先介绍来的老板,达成了几项合作协议,徐君然忙碌了一天,一直到晚上这才得空休息休息。

只不过,他没有回到驻省办,而是回到了谢美娟在省城的住处。

自家的事情,谢美娟对于仁川县的招商活动也很关注,因为这是关系到徐君然以后发展的大事。

“怎么样,今天的情况还可以吧?”谢美娟对徐君然问道,伸手递给刚坐下的徐君然一杯热茶。

徐君然伸手接过茶杯,笑着点点头说道:“不错,说实话,我也没想到会吸引这么多的人过来看,这几天我们县的闲置土地大部分都已经被承包出去了,老关都被承包金给吓坏了。”

谢美娟笑了起来道:“这是好事儿啊,说明你们仁川县的这个政策很受欢迎。”

徐君然点点头:“是啊,做任何事情都要有一个预见性,起码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一个很好的政策,只要我们能够充分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就可以做好这个事。我觉得这一次的投资商很多人都是抱着一种试一试的想法参与进来的,未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把这些人留在我们仁川。”

跟其他只看见形势大好的人不一样,徐君然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土地承包是流动性的工作,并不是一租了之,而是要让租出的土地反过来对农村的发展起到促进作用,他希望这些省城的人能够把一些新的先进的知识和技术带到农村去。

谢美娟笑着点点头道:“我看你这就是想的太多了,首先一点,仁川县是给他们提供了一个自己创业的机会,成与不成是他们的事情,就算不成,对他们来说也不存在伤筋动骨的地步,毕竟省城与仁川县那种贫困地区不同。省城的人花个几万块钱做生意,这对于不少人并不影响生活,但是,仁川县的农民们如果能够得到几百块钱就给全家带去了生存下去的希望,就当他们扶贫了一把。”

徐君然听到谢美娟的这番话,一愣神。随即就笑了起来,点头说:“看来谢处长在省城工作了之后有进步啊。这水平见长,比我都厉害了,这一点我都没想到,你可以啊。”

谢美娟俏脸微红,伸出手敲了徐君然一下道:“你啊,就是喜欢乱说。”

徐君然伸出手搂住谢美娟说道:“我是说真的,你能够看到那么深,这说明你真的了解了我的想法。仁川县太贫困了,几十块钱。甚至几块钱对于每一户农家都非常的重要,别看我们的土地承包每亩地才十几块钱,可是这些钱如果分到了农民的手中,对他们的家庭真的作用巨大不要说他们有可能进入承包人的土地中去工作的收入,我希望到时候让农民们除了土地承包的收入之外,再培训一下他们。让他们有一定的技能可以成为工人,到时候他们的家庭状况就能够得到一点点的改善。”

谢青烟明白徐君然的意思,她自从到省城工作之后,见识也涨了不少,明白很多事情不能像自己在富乐县时候那么考虑。

笑了笑,她对徐君然说道:“我看你们仁川县,应该多琢磨一点别的路子。不一定光靠土地吃饭,还可以发展别的嘛。”

徐君然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对仁川县的农民来说,目前首要地就是从吃扶贫款中走出来,只有能够自食其力,才能够继续发展我们地招商工作。我也设计了不少的项目,比如农副产品种植业等等,如果发展起来能够带起一条产业链,大量的群众能够从中受益。比如旅游业、加工业、土特产品加工业等等些产业链如果形成,就能够把农民地生活水平提高。还有,冶炼、铸造等大型企业的建设也要加快,各方面工作一起起来,相信仁川县的经济水平能有一个大幅提高,我打算在明后年之内摘掉贫困县的帽子,还有许多的工作要做啊。”

“呵呵,你那么厉害,肯定能行的。”

谢美娟娇笑着对徐君然说道,在她的心里面,徐君然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只要他想做的事情,就没有做不成的。

与此同时,松合省委大院当中,省委常委会正在召开扩大会议。

负责招商引资工作的副省长朱桓手里面拿着一叠文件,对其他常委们说道:“今年我们的招商博览会总体上很不错,各个地市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尤其是丹江市,他们的仁川县搞出来一个土地承包政策,根据我们得到的情况来看,这种大面积承包土地的做法,在投资商那边得到了很高的评价,最近几天时间里,已经达成了数百万元的租赁合同。”

松合省委的其他领导其实有的人已经知道了这个事情,省委一把手看了一眼周围的人,淡淡的问道:“这个事情倒是不错,方省长,你有什么看法?”

一直没有说话的方中原笑了笑,这个事情他自然是早就听徐君然汇报过了,看了一眼一把手,他隐约能够猜到书记的想法,不外乎是上面如今斗争很激烈,关于防止资产阶级自由化思想的斗争一直争论不休,仁川县这个事情既然是从土地上入手,反倒是一个比较新颖的路子,估计书记的心里面也是打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意思。

呵呵一笑,方中原对朱桓问道:“朱桓同志,你觉得这个土地承包,有什么利弊么?”

朱桓在省委常委会当中是个很有意思的存在,跟省委一把手和省长的关系都不错,大抵是属于中间派的人。到了省部级这个层次,派系的印记虽然很明显,但是很多时候,大家做事情却远没有基层那么泾渭分明。原因很简单,毕竟都是到了一定级别的大人物,谁背后没有顶级的大佬支持,真要是鱼死网破撕破脸,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

政治上的事情。从来都是妥协和交换是主流,斗争只不过是为了获得利益的一种方式罢了。

朱桓听到方中原的问题,愣了一下,随即回答道:“从长远来看,这确实是一种吸引投资的方法,仁川县火爆的招商情况已经证明。我们可以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引社会上的闲散资金。”

他又不是笨蛋。仁川县徐君然跟方中原的关系在省里面不算是秘密,谭欣那天都被朱桓给警告了,朱桓自己又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主动说徐君然的坏话,让省长大人对自己生出怨恨来呢。

更何况,看省委一把手的那个意思,似乎并没有要追究什么人责任的意思,分明就也是赞同啊。

果不其然,一把手听完了朱桓的话,笑了笑说道:“这个事情中央没有明确的政策。不过既然是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上面引申出来的,总归还算是符合上级的要求。所以我的意见是我们暂时不表态,不支持,也不反对,顺其自然,让实践来检验这个事情。大家怎么看?”

方中原点点头道:“我看可以,我们干脆就拿仁川县做个试点,让他们去折腾,看看能不能搞出什么大名堂来,毕竟咱们省在改革开放的发展上,可是要落后兄弟省份不少啊。”

其他的几个省委常委纷纷点头,毕竟做官到了他们这个地步。不仅仅要考虑自己派系的利益,更多的考虑的还是如何发展当地经济,否则一任期满之后,留下一地疮痍离开,他们可丢不起那个人。

松合省本身就是相对落后的省份,跟沿海地区相比起来,经济发展远远落后那些发达地区,现在如果不能够抓住一切可以发展的机会发展起来的话,以后想要追赶上别的地区,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省委负责宣传工作的副书记犹豫了一下问道:“那宣传工作上面,书记有什么指示?”

书记一笑,看向方中原:“省长,你的意见呢?”

方中原很平静:“既然不支持也不反对,那索性就顺其自然好了,以前不是允许搞百家争鸣、百花齐放么?咱们省在经济发展上面,也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允许下面的同志们自己想办法。”

书记点点头:“不错,这个提法好。”

一把手和二把手都没什么意见了,其他的常委们更不会不懂情趣的跳出来跟两位领导唱反调,很快这个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

宣传部长这么问是有原因的,最近省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还有报社那边都送来了请求,想要采访一下仁川县的这个事情,他因为摸不准省里面领导的态度,一直压着没同意,现在来看,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其实,宣传部门于徐君然搞出来的这个事情其实也很感兴趣,特别是新闻媒体,对于这种市民们最关注的话题也早就想报道了。

最近两天的省里许多有钱人见面都会问上那么一句“打没打算到仁川去投资?”的话。

看着一笔笔进帐的钱,仁川县前来负责招商引资的人都感到了吃惊,如此大的数目是仁川县财政从来都没有过的事情,除了每年得到的扶贫款,这可就是最大的一笔收入。

为了这钱的事情,徐君然专们给县财政局长刘畅交待了,无论是谁都不得挪用哪怕是一分钱,这些钱全都是农民们租地的收入,要一分不少的分到农民们的手中。哪怕是县委书记白林要动这笔钱,也不行。徐君然是打定了主意,这笔钱要一分不少的交给群众。

随着招商博览会的深入,仁川县的招商团现在成了焦点,每天要做大量的解释工作,许多人的嗓子都说得沙哑了,李素梅作为招商局局长,人又长得漂亮,找她问承包情况的人很多,很天都搞得她很能够是兴奋。

与仁川县的展位热闹非凡不同的是,丹江市其他的各县招商洽谈工作并不如意,本来在事前谈好的几个项目也进入扯皮阶段,谭欣是负责招商工作的人,她感到了头痛,这次前来招商,市里面是对很多项目都寄予厚望的,为了参加招商博览会,丹江市拨出了大量的资金进行准备工作。眼看到了第五天了,自己这边却一个像样的成果都还没有。

正想着事情,市长贝超群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谭欣同志,招商博览会的情况怎么样了?”

“贝市长,没有进展啊,只有两个十多万的小项目签约。大的项目都没进展。”谭欣无奈之下,只好实话实说。

“怎么搞的。你可要认真对待一下啊!对了仁川县的情况是不是很不错啊?我这可是接了不少省里的电话了,全都是问这事的,听说仁川县那边连副县长都亲自上阵做讲解了,这事也算是咱们市的一个成果嘛。回来之后市委要听取这次招商博览会的情况汇报。”说到这里贝超群又意味深长的说道:“谭欣同志,省里面的意见是不支持也不反对,你要好好的理解一下。”

挂了电话,谭欣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这不支持不反对真是不太好理解,同意不同意真是难说。她对于这个事情开始头痛起来。

“县长,出事了!”

徐君然正坐在休息室里面休息,刘华强一脸紧张的拿着一张报纸走了进来。

眉头一皱,徐君然沉声道:“慌什么,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你看看你。一点办公室主任的样子都没有!”

刘华强满脸的苦笑,对于徐君然的呵斥根本就没在意,无奈的说道:“县长,您看看这个吧。”

说着,伸出手递给徐君然自己刚刚拿着的那张报纸。

徐君然心里面微微感到有些诧异,刘华强的性格他是知道的,虽说有些胆小。但是在关键时候还是靠得住的,否则自己也不可能对他委以重任,可是现在却慌乱成这个样子,看来这个报纸上应该是有什么东西触动了刘华强的神经了啊。

接过报纸看了一眼,徐君然的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

这是华夏京城的某个报纸,名字很简单,叫做《警惕地主阶级的反攻倒算》,内容则是就仁川县在松合省招商博览会上开展土地承包的事情进行了报道和评论,在这篇文章当中,对于仁川县所搞的土地承包进行了批评,认为这是历史的倒退,原本已经分配到农民手中的土地,被再一次大量承包给了个人,然后这些人又雇佣农民进行劳动,这分明就是地主阶级再次死灰复燃。

因为是京城的报纸,自然也就引起了刘华强的紧张,毕竟说到底,仁川县跟京城大报纸相比起来,实在是太渺小了,人家随便在报纸上报道几次,就可以彻底的搞臭仁川县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成果。

“哼,真是无聊透顶。”

徐君然很快看完了报纸,冷哼一声把报纸扔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这些人呐,真是找死!”

在他看来,这分明就是有人打算借着自己的事情,对改革开放说三道四,正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说白了,这篇文章讲了一大堆的目的,恐怕最终的目的还是针对改革开放这个事情。

这一点,从编者按上面就能够看得出来。

“县长,这,这可咋办啊。”刘华强一脸苦笑的对徐君然说道。他是真的有些焦急了,毕竟这个事情都闹到京城去了,对仁川县的干部来说,京城是遥不可及的地方,如果是好事情进了京城大人物们的法眼还好,偏偏是这种坏事,真要是哪位京城的大领导看到报纸,对仁川县的工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打个电话,就可以让现在这些人全都回家种地去。

徐君然露出一个笑容来,安抚刘华强道:“你啊,不用那么担心,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刘华强还想要说什么,却被徐君然一眼给瞪了回去:“没那么夸张,你给我镇定一点。”

徐君然理解刘华强的担心,毕竟是在基层工作了一辈子的人,恐怕在他眼中见过最大的官也就是市长或者市委书记了,京城的高官他的眼中,每一个都是不能得罪的,现在被京城的大报纸点名批评,在刘华强看来,无疑是灭顶之灾。

估计不只是刘华强自己一个人,恐怕其他知道这个消息的人,都应该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徐君然的手指轻轻在茶几上面敲打着,心里面却在分析了起来,究竟是什么人想要利用这个事情做文章,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么做针对自己,等于是在挑衅京城的某位大佬么?

又或者,京城的某个变局此时发生了一些变化,保守势力准备正式对改革派开战了?

他不得不这么考虑,现在是一个很关键的时候,八十年代末期就好像黎明前的黑暗一样,改革开放遇到了最大的阻力,这种阻力不仅来自外部,也来自内部,很多人对于改革的不理解,使得他们结成了一个相当强大的同盟。

也许,今天就是一个开端!

徐君然的眼神忽然变得凌厉起来。

ps:

求订阅,求打赏,求大神之光,求赞一下,求推荐票,求月票支持!